魔窟中的白衣女仙

2020-09-10 17:21 · 新商盟-chnore.com

  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异常繁华,各种奇奇怪怪的机遇层出不穷。可是,自小就在上海长大的牛彪却一直没有得到机遇的垂青,近40岁了,还是光棍一条,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

  这天,牛彪闲来无事,就在街上乱逛,他见许多人对着一面墙指指点点,不禁好奇心起,挤了进去,见墙上贴着一张告示,大意是说,一个日本青年里中在鬼哭湾有一套洋房,想请一名管家看守,报酬优厚。牛彪很动心,可是这鬼哭湾非常偏僻,据说那儿人烟稀少,还经常闹鬼,里中的前任管家艾四就是被山中的白衣女仙活活吓死的。这里中倒是个有情意的年轻人,不仅给了艾四家人一大笔钱,还为艾四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呢!想到这,牛彪有点犹豫,但转念一想,机遇不是每天都有的,什么鬼不鬼的,说不定还能捉个女鬼做老婆呢!于是,上前揭下了告示。

  牛彪来到里中的小别墅,里中见他身材健壮,立马表示聘用他,并为他办了一桌丰盛的酒席,还要夫人川子给他敬酒。川子穿着一身紧身透明的衣服,不时地向牛彪抛去媚眼,牛彪见了这般美貌的妇人,早就魂不守舍了,他俯首帖耳地说:“甘愿为夫人效犬马之劳。”川子非常高兴,背着丈夫又送给他一个秋波:“请好好干吧!我会找机会去看你的。”说罢,递给牛彪一本裸体画册,牛彪接在手里,如获至宝。川子又给了他一把手枪和三发子弹,交代道:“守房寂寞,每晚点完一只蜡烛之后,便要安睡,不要久坐。”

  第二天天刚亮,牛彪带着里中夫妇给的东西,径直前往鬼哭湾。刚出家门不远,就遇上了村里的风流寡妇,牛彪一时性起,邀她去了附近的小镇,吃饱喝足后,走到一条小溪边,见一群鱼儿嬉戏追逐,想起身上的手枪,为了逗她开心,就掏出手枪往鱼群射了一枪,又让她打了两发子弹,虽然一无所获,倒也开心。别了风流寡妇,牛彪一个人继续往前走,这才想起:“糟糕!子弹都打完了,要空枪有啥用?”于是高价向一名警察买了三发子弹,高高兴兴直奔鬼哭湾。

  这鬼哭湾坐落在一架高耸入云的大山脚下,山上长满了各种古木怪藤,.浓阴蔽日,地上是一层厚厚的树叶,发出一股难闻的霉味。这里远离人世,正午都听不到人声,入耳的只是鸟兽的怪叫,令人毛骨悚然,牛彪想,怪不得这里叫鬼哭湾,果然鬼哭狼嚎的。里中的洋房就在这片树林里,屋顶上长满了青苔,覆盖了许多落叶,屋檐下长满了青青的小草,几只老鼠在门口的台阶上窜来窜去。牛彪走在门口,用里中给的钥匙打开了大门,见里面相当干净,所有设施一应俱全,牛彪感到心满意足,住了进去。

  晚上,牛彪草草了查看了一遍房间,就关闭大门,来到房中,惦记那本裸体画册,赶紧点起了蜡烛,津津有味地翻看着。很快,蜡烛燃完了,他只好上床,可是怎么都睡不着,那一个个姿色各异的裸体女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一连几天,他就这么煎熬着。

  这天晚上,牛彪看完美人图,伏在窗几前,两眼呆呆地看着进大门的那条山路,盼望着女主人从路上走来。想着想着,隐隐约约看到林中有个白影,一步步从如纱的月辉中跃了出来。牛彪不由叫道:“真的来了,还是个白衣女郎!”只见那女郎头戴白帽,身穿白裙,嘴上蒙着口罩,臂上挎着一个菜篮,篮里放着一个杯子。是谁呢?牛彪死死盯着那女人,只等她喊门,可是门却“啪”的一声开了,牛彪给搞懵了:这门明明是锁着的,她是怎么开的?莫非她真的是女妖?又一想,蒲松龄小说里不是有很多男人和女妖睡觉吗?我牛彪怕什么!正想着,卧室门前一个声音轻轻喊道:“牛大哥,一个人多寂寞啊,我给你送茶来了。”牛彪一惊,这不是做梦,白衣女郎真的是来陪他的,他重新点燃了一只蜡烛,把手枪放在衣袋里,空出了双手,美滋滋地准备开门。只听,又是“啪”的一声,房门也开了,白衣女仙已经来到他的面前,端给他一杯鲜红的血水,腥气扑鼻。牛彪壮着胆子问:“你是什么人?”白衣女郎说:“我是这林中的白衣女仙,特意来陪你的,快喝茶吧!”牛彪痴痴地看着她,突然,“哎呀!”一声惊叫,这哪里是什么女仙,蜡烛的光圈里站着的分明是个青面獠牙的魔鬼,正张开血盆大口,伸着一尺多长的舌头,向他狞笑着。

相关文章:

若隐若现

XVSR-135 千金小姐 長瀬麻美作品2016年05月09日

毛晓彤演过的角色令我们记忆深刻的电视剧?

涉谷果步(澁谷果歩)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集合

苏轼“欺”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