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间的逗弄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

2020-09-10 21:41 · 新商盟-chnore.com

“想得美!”

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灵琴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灵琴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那男的,约摸二十七八岁,平头,戴着个墨镜,是个陌生面孔。

那女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绿色短裙,水蛇腰盈盈手握,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她是族长的女儿洪彩玲。

洪彩玲跟灵琴清一样大,是村里公认的三大村花之一,不过她家条件好,念了大学,听说现在在一家公司做会计。

从小洪彩玲就很高傲,她爷爷和爸爸都是族长,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她目中无人,处处喜欢炫耀。

“哟,这不是灵琴清和章小贝吗?你俩在这干啥呢?”洪彩玲明知故问。

“收玉米。”洪彩玲漫不经心地道。

“这不是才做了新娘吗?怎么要来收玉米了呢?你看你,都晒黑了。你真是命苦,这一生被章小贝给害了。”洪彩玲说着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我瞪了洪彩玲一眼,这丫的从小跟我就不和。小时候去她家吃饭,她宁愿将饭倒给狗吃,也不愿意给我吃,甚至还威胁我,要我学狗叫,不然以后不许去她家。

那男的自从下车后,眼睛一直在灵琴清身上溜转。

“这位美女是?”他摘掉墨镜凑到灵琴清身边往灵琴清胸口里瞒。

灵琴清赶紧拉好衣领口,走到了我的左边。

“这是我的男朋友,他爸是临水局局长。”洪彩玲介绍道。

“我们去瓣玉米吧。”灵琴清置若罔闻,朝玉米地里走去。

我和灵琴清到了玉米地,洪彩玲和她男朋友还在马路上望着我们。

“没想到你们村会有这样的美女,还是个处呢。”洪彩玲的男朋友说道。

“喂,袁克良,你什么意思?”洪彩玲生气了。

“哈哈,真是个美好的地方,看来,我得在你们村子多玩几天了。”洪彩玲的男朋友袁克良拿出手机对着灵琴清拍了几张照,眼中尽是邪光。

下午六点多钟,洪满光叫我去族长家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将玉米运回去。上一次族长借了洪满光的三轮车没有还。

我来到族长家,见洪满光的那辆三轮车在院子里停着,而族长家的门关着,不过没上锁,我正想问有没有人在家,突然听见从屋子里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

“啊——”是女人的呻吟。

我心一怔,硬生生将要喊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你别摸了,再摸,我可要生气了!”

是洪彩玲的声音。

“你一不让我摸,二不让我睡,你说我找你做女朋友跟没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听得袁克良生气地说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不能发生性行为!除了开光师开光,不然,新郎会死。你难道想跟我在结婚那一晚就死掉吗?”洪彩玲说道。

“什么鬼风俗我不信!!还有那个开光,这不是叫你把第一次送给别的男人吗?这简直是吭人,迷信!”袁克良说道。

“你不信也得信。眼下就有一个例子。琴清在结婚前没有开光成功,结果结婚当晚,新郎洪森伟就死了。”洪彩玲说道。

“就是今天在玉米地里那个灵琴清?事情真这么邪门?”袁克良似乎有点相信了。

“真的,不然我骗你干嘛?”洪彩玲趁机说道。

“那现在灵琴清还是个处?”袁克良问。

“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吗?还问我?”洪彩玲语气中夹着一股醋味。

“有意思。那如果现在有人上了灵琴清,那人会不会死?”袁克良又问。

“应该不会吧。”洪彩玲说道。

“这样,给你两个选择。”袁克良兴致勃勃地道,“要么,你跟我睡。要么,我去睡灵琴清。”

“你什么意思?”洪彩玲气呼呼地道。

我听到这儿,也极为气愤。特么地袁克良竟然想睡灵琴清!

妈的,去了洪基勤,来了袁克良,凭空又多了一个对手。

袁克良说道:“你也看得出来,我现在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龄,以我的条件,想睡女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禁欲了。这其实令我的身体非常痛苦。如果你稍为我想想,就让我睡。不然,我只有去睡别的女人。如果你助我睡了灵琴清,我们三个月后就成亲,并且,我会叫我爸提拔你爸,到时你爸就不只是族长这么简单了!”

屋里沉默了。

良久,才听到洪彩玲说道:“我不能让你睡。我不想跟灵琴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死了男人,更不想做寡妇。如果你想睡灵琴清,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一定答应。”袁克良迫不及待地道。

“第一,我们三个月后要成亲;第二,要帮我爸做更大的官;第三,马上给我十万块。”洪彩玲一字一句地说道。

“没问题!”袁克良毫不犹豫答应了。

我越听越气愤,更觉得不可思议。洪彩玲身为袁克良的女朋友,竟然愿意帮袁克良去睡别的女人!

真是一对狗男女!

“钱打来了。”袁克良道。

“收到了。”洪彩玲道,“灵琴清现在住在洪森伟家,你要睡她,可没那么容易。”

袁克良说:“你把她约出来。只要到了外面,我自有办法。”

“若灵琴清不肯呢?告你强奸她,到时一旦让别人知道,会影响到你爸的仕途。”洪彩玲说道。

“这个嘛,我有一计。”袁克良说,“我这里有药,只要对她一洒,她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药?什么药?”洪彩玲问。

“让女人飘飘欲仙的药。”袁克良说道。

“你怎么有这种药?你,你不会对我用这种药吧?”洪彩玲显得很生气。

“放心,我若想对你用这种药,早就对你用了。”袁克良说道。

“就算这样,灵琴清也不是情愿的。她还是会告你。”洪彩玲顾虑道。

“我可以嫁祸到那个废物身上。”袁克良说道。

“废物?你说的是章小贝?”

“对。那个废物不是不行吗?听说在给灵琴清开光时门前谢恩了?你去想办法弄到他的精液,然后放到灵琴清身上。”

“你竟然叫我去弄那个废物的精液?”洪彩玲生气地叫了起来。“他不是不行吗?你只要用手稍微给他一弄就出来了。成功后,我再给你十万。”袁克良说道。

洪彩玲犹豫了片刻,说道:“好。一言为定。”

我稍作思索,决定到时好好惩罚惩罚这一对狗男女。

轻咳了一声,我扬声问:“有人在家吗?”

一会儿,洪彩玲与袁克良走了出来。

我将来意说了。

洪彩玲从屋里拿出车钥匙递给我,嘲笑道:“章小贝,你很能干啊,都成了张森伟家的狗腿子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接钥匙后转身就走。

“站住!”洪彩玲大声喝道,“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呃——淡定,淡定。”袁克良忙上前打圆场,递给我一支烟,呵呵笑道,“小贝兄弟,我第一次来你们这儿,今晚可赏脸,咱们一起喝个小酒?”

“没兴趣。”我上了车,准备开车闪人。

袁克良将手挡在钥匙孔,说道:“你要是来了,我可以给你找份好工作。”

“真的?”我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袁克良说道。

“行。”

袁克良脸色大喜,又说:“到时你把灵琴清一块儿叫来,我和彩玲八点钟备好酒菜在这儿等你。”

“灵琴清可能不会来。”我说道。

袁克良说:“若你能把她叫来,我给你两百块。”

他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人民币,有意在我面前闪了闪。

我正要拒绝,青水仙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

“答应他。可以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顺便采了洪彩玲的阴魅。”

“怎么采?”我在心里问。

“到时自会有办法。”青水仙说道。

想了想,见袁克良正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点头答应,“这可是你说的,先给钱。”

“先给你一半。”袁克良递给我一百,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你的了,兄弟。”

到了玉米地后,我边将玉米搬上车边对灵琴清说:“洪彩玲和她男朋友叫我俩晚上去她家喝酒。”

“不去!”灵琴清一口拒绝。

“如果去了可以玩一场好玩的游戏呢?”我问。

“你什么意思?”灵琴清反问。

“只要你去,他就会给我们钱。”我将袁克良给我的那一百块钱递给灵琴清。

灵琴清说:“他又不是傻子,请我们喝酒,还给我们钱。”

“他们当然有目的。”我把袁克良想睡灵琴清的事说了。

灵琴清听了后,果然很生气。“想睡我,他想得美!”

“那是不是要狠狠惩罚他们?”我趁机道。

“怎么惩罚?”灵琴清问。

“你只要和我一起去,到时我自然有办法治他们。你的任务就是保护自己,袁克良身上有一种迷幻药,只要朝你一喷,你就会对他言听计从。所以,你千万不要被他给迷住了。”我提醒灵琴清。

“放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灵琴清说着,拿出手机,说道:“我叫楚雪湘一起去。”

“不用了吧。”我一阵头大。

灵琴清却已打通了楚雪湘的手机。跟楚雪湘说,晚上去洪彩玲家吃饭。

“我不去,屁股好痛。该死的章小贝,我恨死他了!”楚雪湘痛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挂了手机后,灵琴清质问:“你这个色狼,为什么要捅雪湘的屁眼?”

“不是我捅她,是她自己坐到我身上来的。昨晚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倍感冤枉。

“好了好了。”灵琴清挥了挥,道,“你连雪湘的屁眼都捅得进,说明有点本事。洪彩玲不是串通他男朋友想睡我吗?今晚,你就睡她!”

“这……”我心中那个汗啊。女人的报复心真强。以后千万别得罪女人。

“你要是睡了洪彩玲,明天我瓣玉米我不偷懒,和你一起瓣。”灵琴清一本正经地说道。

“行吧,我尽力而为了。”明明是瓣玉米是我两个人的事,现在好像整的是我一个人的事似的。

将玉米送回到洪满光家后,我和灵琴清刚洗了澡,一辆小车徐徐开了过来。

车里坐着洪彩玲和袁克良,说饭菜已备好,叫我们过去。

来到洪彩玲家后,得知族长夫妻在镇上,今晚只有洪彩玲和袁克良在家。

我见袁克良的裤袋装有东西,便有意贴近他,迅速地将他裤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然后不动声色地叫袁克良把剩下的一百块钱给我,袁克良不耐烦地说:“急什么?吃完饭再给你。”

今晚的菜非常丰富,是洪彩玲特地叫村里的大厨师洪小光做好送来的。桌上还有两瓶白酒。

袁克良一开始就不停地给我和灵琴清劝酒。

我和灵琴清知道袁克良的伎俩,都坚决不喝。

袁克良坐到我身边,说道:“我觉得你小子不错,明日我给你找份工作,你跟着我干,一个月给你两千块。怎么样?”

“什么工作?”我问。

“你就跟在我身边,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每次你要给别人开光时,你第一时间通知我。”袁克良说道。

我立即明白了,袁克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是想在我给别人开光的那一晚,想代替我。

“看情况吧。”我漫不经心地道。

袁克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不是还有一百块没给你吗?我叫彩玲去拿给你。”说着,袁克良朝洪彩玲使了个眼色。

洪彩玲心领神会,站起身说:“你跟我来。”洪彩玲朝门外走去。

我看了灵琴清一眼,跟着洪彩玲一直来到大门外,直到到了大院停放着的那辆小车前洪彩玲才停下来。

今晚洪彩玲穿着一套白色包的臀短裙,将她一对翘臀勾勒得唯美唯俏,两条又白又嫩的大腿修长笔直,看得我暗暗称赞,真不亏是咱村三朵村花之一,跟电视里的女明星平分秋色。

不过可惜了她的好身材,外表鲜艳,却是蛇蝎心肠。

我很清楚,表面上她是来给我那一百块钱,实际,是想得到我的精液。

想到接下来要和洪彩玲做的事,我的心不由怦怦直跳。

来到了小车旁边,洪彩玲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对我说道:“你先上车。”

相关文章:

朱高炽:老实人因肥胖症差点丢失皇位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

几米漫画全集下载 几米漫画下载百度网盘

王祖贤曾经塑造的经典角色,王祖贤认第二,无人敢居第一!

陈可辛_是泰国人_老婆_个人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