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2020-09-10 22:36 · 新商盟-chnore.com

我褪掉衣裤,坐在电脑前,将她的小裤裤拿了出来,“嗯,感觉很好,如果……”剩下的话我没有说,我想她应该能够猜到我想说什么?

“叔,你有点得寸进尺了哟!”

“我错了,不过,谁让我的小翠这么迷人呢。”

随着我俩地交流,感情不断地升温,话说的越来越露骨。

屏幕中,她的身体不停地左右扭动着,耳机里不断地传来她的低语声。

我的热血沸腾着。

“叔,我想看看你,可以吗?”刘翠突然发来一条信息。

我停下了动作,拿着手机照了张发了过去。

“小翠,我也想看看你,行吗?”我怯怯地问道。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会不会生气,万一以后再不理我,那我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屏幕中,她也停了下来,注视手机迟迟没有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身体已经慢慢没有反应。

嘟!手机又响了起来。

点开图片后,热血再一次的沸腾起来,再次有了强烈的反应。

“谢谢,很美!”我回复到。

我又开始动作,看着图片,我细细地品味着。

屏幕中的她也如我一样,拿着手机在慢慢地动作。

高亢声后,我们同时迎接着喜悦。

她拿起手机,发来了条信息,“我是不是很贱?”

“不是!”

“我这样算不算出轨,我感觉对不起王生。”

“不属于,只要你心里还爱他,那你所做的一切都不算,包括身体。”我昧着良心回复着,同时也在暗示着她。

“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在外面有人了!”

刘翠突然转变了说话方式。

我看向电脑,她坐了起来,靠在了沙发上,眼角还流着泪。

“不会吧?你还好吗?不会在哭吧?”

“我很好,你怎么知道我在哭,你会透视吗?”她发了个俏皮的笑脸。

“我会算,而且我算出你正在笑。”我看着电脑屏幕。

“你不会在我家安摄像头了吧?”她发了个疑问的笑脸。

我看到后,心虚了起来,这个女人不会发现什么了吧?正想怎么回答她的时候。

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叔,我心里难受,你能过来陪陪我吗?”

我一看,立马跳了起来,向着门口跑去。

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又返了回去,当看到衣服时,又犯起难,我应该穿什么过去呢。

寻了一圈,最终我选择了大裤衩子,光着膀子向她家跑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门打开了,留着一条缝。

拉开门的那瞬间,我的呼吸急促,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此时心情激动的无比形容。

刘翠靠在沙发上,毛毯盖在身上,不过她的上身却露在外面,见我进来后,她的脸更加地红晕。

我傻傻地站在门口看着她。

“傻样,站在那干什么?”刘翠扑哧地笑了起来。

我抓了抓头发,慢慢地向沙发移去。

“叔,你能抱着我吗?”

我坐在沙发上后,刘翠抬头瞅着我,眼角含泪。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的那份占有欲,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看向她的时候,眼睛充满地却是长辈对晚辈的关怀。

我轻轻地点了下头,紧紧地搂着她。

“叔,抱我进卧室好吗?”刘翠说道。

我站起身,抱着她走向了卧室,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她把身体向里移动,让我上床。

我冲着她笑了笑爬了上去,把刘翠抱了过来,两只手搂着我的腰,把头依偎在我的胸前。

“叔,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次王生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不会的,你想多了。就算他不回来,不是还有叔吗,叔会照顾你和孩子的。”我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地说着。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刘翠说完这句话后,再没有了动静。

房间陷入了宁静。

她在哭,我的胸口已经沾上她的泪水。

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我,恐怕我消失一般。

刘翠的胸前紧紧地贴在我的大腿。

刘翠低了下头,破涕为笑,坐了起来,水旺旺地眼睛看着我。

我的老脸感觉很热,热的窒息。

“是不是很难受?”刘翠没有看我,低着头说道。

“我,我,我先回去了!”我语无伦次地说着,急忙起身准备逃走。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刘翠从后面抱住了我,身体紧紧地贴在了我后背。

她的手慢慢地向下滑去。

“我帮你吧,下不为例!你不能转过身。”刘翠抓住后对我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

突然,她拉下了我的裤子,抱着我靠着她坐在了床边。

“婶子一定很幸福吧!”刘翠继续着。

“嗯,每次她的声音都很满足。”我回想着和老伴恩爱的过程。

“真羡慕她!”她的声音竟然夹带着醋意。

我想回头看看她,却被她的手挡了回来。

“说好了,不许看的。”她娇气地说着。

听着我的心里这个痒,不过随着她的温柔,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这种感觉已经五年没有体会到了。

我的手偷偷地伸了过去。

当触碰到对方时,她的动作不由地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着。

我知道她这是默许我了的意思,心里激动无比。

哇……哇……

孩子的哭泣声响起。

她连忙松开我,迷恋地看了我一眼后,快速地跑向客厅。

看着她的身影,我知道今天又泡汤了。

我提起裤子,不上不下的滋味还真的难受,不过我也比较满足,必竟我和刘翠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推倒她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走出卧室,她正在喂着孩子。

我拿起沙发上的浴巾盖在了她的身上,坐了她的身旁,“我们准备出去玩几天,你跟我一起去吧!”

刘翠抬头盯着我,眼睛不停地转着,“我去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再说许红和李丽你也都认识。不行,我就说你是我的干女儿,当她们的面你叫我爹,私下里,你就叫我老杨吧!叫叔有些太老了。”我微笑着说道。

“可……”

她刚准备说话,我连忙打断,关键我怕她不去,“就这么说定了,可能要去三五天,你一会收拾下衣服,我先回去了。”

“嗯!”刘翠低下头看着孩子,没有再看我一眼。

我回家后,关上门后,我欣喜若狂地握着拳头用力地向下一顿,两只脚随着我的兴奋左右乱踢。

唉哟!

还真是乐极生悲,没注意一下踢到了床角上,疼的我直掉眼泪,不过心里还是感觉很值。

我从床的这头爬到那头,点开监控,看着刘翠。

她放下孩子后,开始整理起了衣服,而且还往行李箱装了两套情趣内衣。

看到这里,我的心更加不能平静,更加地期待明天的游玩。

我拿起电话给许红打了过去。

“喂,许红,地方定好了吗?”

“老杨,定好了,郊区外有个农家乐,有山有水有树林,环境非常好。”许红高兴地说道。

“行,你定个中巴车,刘翠跟咱们一起去。”我解释着。

“好了,老杨,我现在就打电话定车。”

许红的声音很有诱惑力,还真是个小妖精。

我挂掉电话后,竟然想起她的身子。

想起许红的样子时,我的身体竟然又起了反应,虽然她长的比较大众,可却总有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勾引你。

第二天一清早,许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告诉我车已经到楼下,让我们赶快下去。

我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漱后,敲响刘翠的房门。

“叔,你先吃饭吧!我给孩子穿衣服。”

进屋后,刘翠穿着一身运动装,显得十分活泼可爱。

饭后,我提着两个行李箱跟在刘翠的后面向电梯走去。

“老杨,我把鱼杆都带来了!”

刚到楼下,许红的老公赵凯跑了过来,接过了行李箱,显得很兴奋。

“好,这几天,咱爷俩好好钓钓鱼。”

我大笑地从刘翠的怀里接过了孩子,率先登上了中巴车。

许红走过来挽着刘翠,笑着说:“恭喜了,小翠!你认老杨做干爹,你就偷着乐吧,他没有儿女,所有他更珍惜这种父女感情。王丹都让他宠上天了,你也快了。”

刘翠望着我的背影,脸色羞涩,在许红的身上拍了下,“红姐!你又打趣我。”

“好了,不说了行吧。走,上车,这几天咱们姐妹好好玩。”

说着,许红拉着刘翠登上了车。

中午十一左右,我们达到了许红她所说的村庄。

村子不大,依山畔水。

中巴车停在了村庄的外面,约定好回去的时间,中巴车便驶离了这里。

我抱着小家伙,踏上了进村唯一的小木桥上。

站在桥上望着远处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

“叔,孩子给我吧!你休息一会。”刘翠走过来,并臂站在我的身边。

我微笑地看着她,说心里话还真挺累,把孩子递到她的怀里。

小家伙到了妈妈的怀里后,竟然转头看着我,表情出一种不舍的神态。

“哈哈,爷爷累了,让妈妈先抱着你,一会爷爷再抱你好不好?”我逗着小家伙。

听我说完,小家伙竟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见他的腿脖露在外面,伸手去拉了下他的裤子,手却鬼使神差地摸了刘翠的胸前。

顿时,我俩大眼瞪小眼,尴尬不已。

“我去那边看看!”

我急忙走掉,把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真香。

许红给定好的农家打了电话,很快他们带着我们来到这个乡土气息深厚的小院。

木板围墙,三间砖瓦房,院子里放养着几只鸡和鸭,左边的那间房子的烟筒上飘扬着缕缕青烟。

阵阵饭香传来。

“老杨,我们一家睡左边的那间,李丽和她对象住右边的那间,中间那个最大的,你和小翠带着孩子住。”许红说道。

“行,现在你是大总管,一切都听你的。哈哈。”我玩笑着。

许红拿眼睛白了一下我,“没正形!”左右看了一眼后,飞快地打了我一下,转头跑进左边的那间房子。

我愣愣地看着她的身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老杨,吃饭了!”李丽站在左边房子的门口大声地喊着我。

饭菜很香,全是纯正地农家菜,或许是感觉到饿了,我吃了很多。

饭后,我们大家围着桌子坐着,我张嘴问:“下午怎么安排的?”

许红正好洗完碗,走了过来,“中午这一顿是老板请的,以后几天,咱们的饭菜就要自己做了。”

“老板不在这里住,也就是说,这几天,这里是咱们的家。所以,想去哪都行。我看不如大家自由活动吧,免得大家玩不到一起去。”

李丽拍着手跳了起来,“我同意,我同意。”

她的鼓舞,连带着许红的两个孩子也跟着蹦跳起来。

“我没意见,不过我要睡觉去,老了,跟你们年轻人比不起。”

说着,我站起身,向中间的房子走去。

很干净的两间屋,进屋后是厨房,厨房旁边是住人的地方。

东西两个大火炕,这东西我有三十几年没住过了。

炕上已经铺好了被褥,换上背心和大被衩后,倒头就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给我盖被子。

“把你弄醒了,叔!”刘翠跪坐在炕上,手里还拿着被子。

我温柔地看着她,“没事,你叫我什么?”

“老,老杨!”刘翠轻声地叫着。

我笑着说:“她们呢?”

刘翠放下被子,侧坐在我的身旁,“她们都出去玩了,走了好一会。”

“哦,那你怎么没去?”我向她的身边靠了靠。

她感觉到我的动作,脸红了起来,白了我一眼,用手支撑着身体,“孩子才睡,明天去也一样,反正还有好几天时间呢。”

相关文章:

淮北师范学院

霍桑舞宫觅魔踪

华为(HUAWEI )无线路由器详细设置图文教程

世界智谋故事 英军换标惑敌人

涉外民事诉讼期间的特别规定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