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我丢在床上开始啃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

2020-09-10 22:46 · 新商盟-chnore.com

蓝色妖姬酒吧的路程有点远,老马出门后就搭上了出租车,一路上心情相当复杂,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到了酒吧后,老马刚钻进去,就在震耳欲聋的DJ嗨歌声中蒙圈了。

舞池内人头攒动,光怪陆离,形形色色的青春男女,跟着音乐节奏不停摇摆,台上还有两个金发白妞跳着热舞,超短衣袖超短裙,丰满的娇躯裸露了三分之二,白花花的十分火辣。

这里是年轻人的夜天堂,老马第一次来,显得格格不入。他稳住心神,一头扎进了摩肩接踵的人群里。

到处弥漫着酒色的味道,其中还掺杂着刺鼻的香水味,老马原本就喝了酒,这会儿闻到了居然有种想作呕的感觉,他捂着鼻子穿梭在窄窄的过道中。

由于台下光线太暗,老马只好一桌接一桌的仔细搜寻,刚来到一群美女身旁时,一名身穿吊带背心的胖女人,端起酒杯就递给了老马,浓妆艳抹的肥脸上露出渗人的笑容。

“老帅哥,赏个脸,喝一杯呀!”

老马吓了一跳,连退数步,不巧人群过于密集,踩到了领座的一个年轻男子的脚上,老马只听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

“卧槽,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那名穿白衬衣的男子痛得直咧嘴,上来就推了老马一掌。

想着找人最重要,老马没有计较,连声道歉,可男子不依不饶,同桌的两名男子也凑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把老马围住了。

老马是退伍老兵,这架势并不畏惧,只是自己有要事在身,不便与之纠缠,所以一直陪着笑脸,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可是,老马的退让却没有得到对方的谅解,反而使对方得寸进尺,白衣男子揪住老马的衣领,目光凶恶的骂道,“老家伙,老子看你是活腻了吧!”

老马讪笑道,“小伙子,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衣男子还未表态,同行的两名男子上来就踹了老马一脚,满身酒气的指着老马的鼻子大骂,“老不死的,狗眼瞎了啊,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正准备大动干戈时,几名安保人员冲过来及时制止了他们,老马这才得以解脱,虽然挨了那一脚,但也没放在心上,此时他的心思全在邱兰馨的身上。

好不容易找完一圈,也没有发现邱兰馨的身影,这下可把老马给急坏了,他掏出手机准备出去给张小军打个电话,刚一转身,却见一道熟悉的人影穿梭在人群里。

“兰馨!”老马心中大喜,吆喝了一声。

怎奈音乐声过大,邱兰馨根本没有听到老马的喊叫,一眨眼,她就走向了一张酒桌旁。

居然是白衣男子的那张酒桌!

老马的心悬了起来,“兰馨怎么会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放眼望去,整张酒桌就邱兰馨一个女孩子,剩下的就是那三名醉醺醺的男子了。

老马嘴角苦涩,准备硬着头皮过去,却见邱兰馨喝了一杯酒后,整个身体就摇摇晃晃的倒在了白衣男子的怀里。

“不好!”老马眼皮抽了抽,迅速朝那边挤了过去。

可是,舞池中央的人太多了,老马挤了一身汗才穿过人群,来到了酒桌旁,不想那白衣男子已经抱着邱兰馨去了后面的包房里。

老马又急忙顺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一间间的包厢里搜寻着。

刚推开一间包厢的门,只见里面的沙发上一对男女脱了裤子,正在行苟且之事,看到老马进来,大喝道,“滚犊子,死老头!”

老马老脸一红,缩身退了出来,又接着去下一个房间搜索,不过这次他机灵了点,包厢的门上都镶嵌着玻璃窗,他进去之前,先扒在窗户上朝里面瞅一瞅。

瞅了好几间,都不见邱兰馨和白衣男子,老马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他们会去哪里呢?”老马不放心,又重新搜寻了一遍。

这时,老马突然发现,在走廊最深处,有一扇暗门,门上并没有窗户,老马来不及多想,直接推门而入。

这间屋子比其他包厢都要大,似乎是个套房,里边还有一道门。

老马走过去,刚来到门前,里屋就传来一阵笑声。

“兰馨,我的美人儿,今天总算得到你了!哈哈!”

听到笑声,老马瞬间怒火中烧,他早料到邱兰馨喝醉后,白衣男子会趁机图谋不轨,幸好被自己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马抬脚,刚准备踹开那道门时,却听邱兰馨的娇喘声响了起来。

“嗯哼,快过来呀……”老马霎间蒙圈了!

这丫头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好像是自愿的?莫非她和白衣男子有一腿?

这么一想,老马就开始打退堂鼓了,像这种隐私,他根本无权干涉,他只是个房东而已,又不是邱兰馨的老公。

对了,老公!

老马拍了拍脑袋,他差点把张小军给忘了,今晚的行动明面上可是打着张小军的旗号啊。

老马掏出手机给张小军发了条短信息,告诉他邱兰馨就在蓝色妖姬酒吧,并且已经喝醉,和一名陌生男子在一起。

信息刚刚编辑好,还没来得及发送,门里面又传来一阵淫笑声。

“邱兰馨,你不是很高冷吗?”

“你拒绝我呀,快点,再拒绝我一次,我好想再看看你装纯的样子!”

紧接着,邱兰馨软绵绵的娇嗔道,“李昊,我错了好不好,你快点来……”

老马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白衣男子这般嚣张的调戏邱兰馨,邱兰馨却放荡不堪,简直像发春了一样!

醉酒的邱兰馨,老马也见过,这次明显很反常!

难道是酒有问题?!

老马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什么稀奇古怪事没见过,这点江湖上的小把戏还蒙不住他,不容多想,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见有人闯进来,李昊的脸刷的吓绿了,他赶紧穿上裤子,抄起床头的烟灰缸退到墙角处,战战兢兢的提防着老马。

老马环顾屋内,除了李昊并无他人,而此时邱兰馨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一条微薄的毛毯搭在小腹。

看到老马来了,邱兰馨不但不惊慌,反而叫声愈演愈烈,两只白嫩的玉手软弱无力的抓扯着床单,媚眼如丝的看着老马。

“妈蛋,你给她下药了?”老马火冒三丈,虎视眈眈的盯着角落里的李昊。

李昊见老马孤身一人,顿时有了些底气,他指着老马骂起来,“死老头,怎么走哪都能碰到你!老子看你今天来就是找死!”

老马先是扯开床角的被褥,把邱兰馨赤裸的身子遮住,而后朝着李昊步步紧逼,“小子,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

看老马走过来,李昊举起烟灰缸,大喝道,“死老头,你再往前试试,信不信老子砸爆你的脑袋!”

老马呵呵笑,“好啊,试试看。”话音未落,一个跨步上前,左手锁住李昊的手腕,右手扣住李昊的肩膀,反手一撇,一招擒拿将其制服。

胳膊被扭在身后,李昊痛苦的嚎啕,秒变孙子,开始苦苦求饶了。

老马心地善良,想着毕竟是年轻人,况且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因此,见李昊认错态度端正,就松开了手。

失去了束缚,李昊撒腿就跑,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马没心思去追,快步来到床边,摸了摸邱兰馨的额头,顿时吓了一跳,那滚烫的温度都可以煮熟鸡蛋了。

“不好!这样下去,人会出问题的!”老马连忙把邱兰馨从床上抱了起来,想着要尽快送往医院,可低头一看,才发现邱兰馨的衣服还没有穿,就这样抱着出去,这丫头的脸都没了。

于是又将邱兰馨重新放回床上,在沙发上找来她的衣服,准备给她穿上。

不想刚扯开毛毯,欲火中烧的邱兰馨就勾住了老马的后颈,胡言乱语的娇喘着,“马叔叔,你怎么进来了?你快点让我舒服,我受不了呢。”

说着就在老马的身上胡乱的摸着,一双白皙的玉手撩拨得老马都吃不消了。

“这……”老马的动作迟缓了下来,体内的渴望也瞬间点燃了,他犹豫不决,虽然做梦都想得到邱兰馨的身体,可趁人之危非君子,强迫这种事,老马还真做不出来。

这会儿,邱兰馨又把手伸进了老马的衣服里,娇艳的红唇一张一合,急促的气息全部喷在老马的脸上,火辣辣的痒。

“兰馨,你清醒点!”老马有点忍不住了,使劲儿摇晃着邱兰馨的身体,那对儿饱满挺拔的圆润也随着摇晃跳动不停。

“马叔叔,你快给我呀,我想要!”邱兰馨双目迷离,脸蛋红通通的像熟透的苹果,她开始发疯的扒老马的衣服。

老马深吸一口气,用最后的一丝理智压制住心中邪念,他猛的推开了邱兰馨,不料,由于力量过大,邱兰馨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床头柜上。

“兰馨!兰馨!你醒醒,你没事吧!”

这下可把老马吓坏了,万一邱兰馨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向张小军交代?

“不行,立刻送去医院!”老马抱起邱兰馨,飞快的朝门外跑去。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却从外边打开了,几名警察冲了进来,手持警棍对老马警告道,“放开那女孩!”

相关文章:

小米路由器提示:绑定状态查询出错,无法绑定小米账号

复活的女鬼

提升传统产业和发展生态经济 清算水污染历史欠账

汤唯为什么被禁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动态图 是塞按摩棒还是坐我身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