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带到密室调教性奴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2020-09-11 10:51 · 新商盟-chnore.com

老王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还那么直白,这让赵翠有些难以接受。

要知道大腿已经接近那里了,老王又不是个规矩的人,万一碰到那里。

万一她又忍不住,那不是身子就给交代出来了吗?她现在倒不是有特别的拒绝心理,就是觉得有点难受。

人家老王又是帮忙又是出钱,她就迫不及待把身子交出去……

她不喜欢这种像极了交易的方式,所以她摇头拒绝。

并且她随后就说,“我以后不穿这个,太暴露了,不好。”

眼瞅着赵翠要回屋脱衣服,老王急了。

“这衣服还露?你上街看看,这在城里已经是很保守的衣服了,而且这衣服不单是为你买的,也是为了小天天买的,你整天穿着花布裙子,万一班里的小朋友因为你而嘲笑他、欺负他,那会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影响的!”

不得不说,老王确实是掐准了赵翠的心思,如同打蛇打七寸,一击即中。

赵翠本就喜欢这身衣服,只是碍于老王的花花心思才不得已想脱掉。

现在老王一下子把小天天给推了出来,她当时就犹豫了。

确实,在陪小天天去托儿所时,她见到了许多学生家长穿着靓丽。

就拿丝袜来说,连五十多岁的老太太都穿着,就她穿了个大花布裙子。

虽然没有人嘲笑她,但她心里还是难免有些自卑,自觉的矮人一头。

这就连带的她觉得对小天天有些愧疚,觉得对不起孩子。

所以在老王说完后不多会儿,她就决定要穿着这身她本就很喜欢的衣服了。

只是,老王要摸她大腿,这……

正纠结难堪的时候,老王的话又传了过来。

“小翠,你本来腿就很美,穿上丝袜更性感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要不这样吧,你脱掉鞋子,用穿着丝袜的小脚丫帮我弄下,弄完了我也就舒坦了,也就没什么花花心思了,好不好?”

已经用手弄过了,再弄脚丫弄下,倒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只是赵翠还是觉得有些羞赧,恰好小天天从屋内跑出,她赶紧找了个由头脱身。

“等孩子午睡的时候再说吧!”

没答应,也没拒绝,赵翠就红着脸去找小天天了。

刚刚来到孩子近前的,赵翠还没来得及让小天天去感谢老王送的玩具,小天天就开口了。

“哇,妈妈你好美啊!”

赵翠当时就羞急了,这孩子跟谁学的啊这是,他知道什么啊?

不过,羞急过后的她心里还是美美的。

连孩子都看出来她的美,那老王送的这身衣服,还是真的很不错的……

吃过午饭后,小天天玩了一会儿,睡着了。

赵翠去了个卫生间,正准备出门时,一开门的就见到了老王。

都不用多说什么,看到老王身下那高高撑起的那家伙,她心里顿时明镜似的。

脸上火辣辣的发烫着,赵翠伸出白皙小手,推上了老王的轮椅。

两人默默无话,直至进入了老王的卧室。

将房门给带上后,赵翠才羞嗔道:“王叔,昨天才帮你弄了,你怎么还要啊!”

老王显得特别委屈,“我也不想,可是看到你我就忍不住,小翠,你太美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不管醒着还是睡着,脑子里都是你,就想和你干那事儿,我喜欢死你了。”

这种粗鄙又直接的告白,让赵翠大羞,却是生不出半点恼意。

她不敢接话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直接动手,想着早完工早离开。

帮老王脱掉裤子后,小老王暴躁的狰狞彻底显露出来。

她暗暗的吞了口唾沫,每次见到这物件儿,都会让她身心遭受严重冲击。

枯寂二年的小身体,真的受不那么大的家伙,简直致命的诱惑。

赵翠都不敢看,忙低着头坐到床上脱掉高跟鞋。

然后抬起裹在丝袜里的性感小脚丫,慌乱的凑上了老王那里。

不抬头,也就没了准头儿,试探着在老王腿上磨蹭着。

丝袜的冰爽跟玉足的温热交织在一起,让老王感受到了极尽的兴奋。

以前光在小电影上看女人穿丝袜做那事了,哪成想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亲身体验。

大为兴奋的他赶紧伸手握住那双小脚丫,仔细把玩过后,抬起凑到了嘴边。

赵翠感受到小脚丫被抬起,又见老王凑上了嘴巴,忙着急的说,“不要!脏!”

老王却是兴奋的回道:“小翠,只要是你身上的东西,在我眼里都是宝贝,一点都不脏,让我舔你那里都行,我绝对不会嫌弃,只会更喜欢。”

这话说的,赵翠羞到要死要活。

说的如此直白,她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不清楚。

老王竟然还惦记着舔舐她那里,赵翠只是在脑海中幻想下,瞬间浑身难受的不行。

但不等她想更多的,老王就已经亲昵的吻起了她性感的小脚丫。

从脚趾,到温润的掌心,甚至到脚后跟,没有一处的放过。

而且赵翠的小脚丫特别娇嫩,哪怕是脚后跟那里,都没有半点的死皮存在,嫩的诱人。

连同丝袜卷在一起,老王用舌头极尽疯狂的舔舐着,给予着赵翠强烈的刺激。

“王……叔,不要了,好……好痒……”

急促的娇喘中,赵翠有些受不了了。

她不是没被小天天挠过脚丫,可是那种痒痒根本不一样。

小天天再挠她也不会有那方面的反应,可老王的舌头舔舐下,她竟然感觉下面好难受。

而且隐隐约约的,她能感受到有东西流淌出来,粘乎乎的好难受。

她竭力的央求着,却换来了老王更大的兴奋。

两手各握一只性感小脚丫,老王猛地给劈了开来。

这就导致赵翠的裙底的风光顿时洞开,露出了里面那条雪白的小裤裤。

这时候那条小裤裤上已经有湿润的痕迹,而且因为太紧致的缘故,竟然还勾勒出了迷人的轮廓,更为动人的是,随着赵翠的娇息急促,那里竟然还如同呼吸似的触动着。

老王当时就兴奋到不行,再也忍受不住赵翠那娇媚迷人地带的诱惑。

一把,就一把,他就探进了裙子里面,摸上了赵翠娇躯最为敏感的地带——

“啊~!”

那一瞬间,就醉人心魂的欢吟,响彻在整个卧室内,久久不散……赵翠原本还在享受来自老王的舔舐,尽管这让她很痒,可真的好刺激。

突然,她的双腿就被强行给掰开了。

这让她一惊,甚至掰开的幅度过大过猛,牵扯的那里都有些痛。

可还不等她作出任何反应的,老王就迅速将手掌探了过来。

等她想要防备的时候,娇躯最为敏感的地方就已经被老王给扣住了。

随即更是有两根手指隔着小裤裤,不停地触碰按摩着,给予她最为强烈的刺激。

赵翠当时就羞疯了,“老王,老王不要!!!”

羞涩中她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可这动作在此刻看来更像是怕老王离开似的。

而老王的手指也拨弄的愈发急促,哪怕隔着小裤裤,都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二年的荒漠枯寂,让她那里本就异常的敏感,老王又这么强烈的刺激着,她真受不了了。

那一瞬间,有股子强烈的欲火猛地钻出了腔子,化为欢吟冲出。

她感觉好快乐,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

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赵翠大羞,这种可耻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个淫妇。

在老王的强行侵袭下,自己竟然还叫的这么欢快,不是淫妇又是什么?

赵翠很是羞恼,羞恼老王的强行触摸,更羞恼自己刚刚爆出的欢吟声。

所以她急了,急中带怒。

“老王,你再这样我就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赵翠很生气,语气中更是充满了决绝。

老王有些害怕了,他真的担心把赵翠给欺负跑了,都还没睡呢,可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他连忙道歉,并伸手重新握住那对性感的小脚丫,凑在自己那里,轻轻揉动着。

也不知是老王的道歉起了作用,还是老王的下面引发了诱惑与不舍。

总之赵翠只剩下了羞,没有再恼。

起初的时候还好些,可慢慢的她就感觉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

为了撑住身体,她拿双手撑在床上,整个身体向后斜倾。

殊不知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轮廓更为明显。

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玉峰,老王纵使再拿着赵翠的小脚丫干那事儿,也忍不住的焦躁着。

“小翠,你的奶子真美,真大,你脱下罩子来,让我吃吃行不行?”

赵翠羞到不行的,坐起身来挥手就要打老王。

当然不是真的打,只是羞到不行的行为表现而已。

所以老王没躲,她也没舍得真的落下去,只是嗔瞪了老王一眼。

可当她看到老王那火热热的狰狞后,又不敢看了,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交代了身子……

一通旖旎过后,老王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结束了。

赵翠羞红着脸嗔道:“刚买的丝袜,就被你全部弄上那个了,这还怎么穿啊!”

老王却是充满了成就感,更是厚颜无耻的说道:“弄匀了吧,这东西护养肌肤。”

赵翠羞瞪他一眼,起身赶紧回到自己屋子把丝袜脱掉,然后拿去卫生间洗了。

望着赵翠蹲在地上的身影,尤其是望见她那浑圆挺翘的翘臀,老王忍不住的幻想。

如果可以躺在她身子下面,然后让她拿翘臀坐上去,噗噗的捅几下,那该多棒啊!

正无耻幻想的时候,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赵翠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去开门,却看到了不远处紧盯着自己的老王。

看到那色迷迷的目光赵翠就感受到了老王的心思,她忍不住羞嗔道:“老色鬼!”

老王也不介意,只色迷迷的瞅着。

直至赵翠要过来开门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示意她洗衣服就行,自己去开。

门锁打开,然后有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就出现在老王的视线中。

敲门的是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八岁的样子,最多不过二十。

穿着一件印有卡通猫的短袖贴身T恤,下面搭配一条七分牛仔裤。

脚踝处露出的肌肤雪白娇嫩,很是迷人。

而紧贴在胸前的T恤,更让她那儿显得娇挺傲娇。

这个小姑娘名叫楚梦雅,是大学生护工社团的,专门照顾孤寡老人,属于献爱心。

老王不光是孤寡老人,还是残疾人,所以楚梦雅每周末都会来陪他。

或聊天,或帮他带些手工零食,总之用她的话说,就是为了让老王别感觉到寂寞。

见到楚梦雅过来,老王特别开心,赶紧招呼她进屋坐下。

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不能说没有半点旖旎心思,但从没套路过什么。

他就是简单觉得,人小姑娘挺漂亮的,他又是半大残废老头,祸害人家小姑娘可不好。

所以一直以来,他对楚梦雅都是当自家晚辈看待的,很是疼爱。

楚梦雅也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照顾老王也特别的周到,而且每次都挂着灿烂笑容。

可今天例外,今天她刚进门的,就趴在老王身上哭了,特伤心。

老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随着楚梦雅的哭诉,胸前那对傲娇的宝贝儿还一挺一挺的磨蹭在老王胸膛上。

这把老王给磨蹭的,明明没有那种心思,心里也是邪火直冒。

他抱住了楚梦雅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劝慰着。

本想劝楚梦雅别哭了,离开他的怀抱,哪成想竟然又拍到了肩带上。

那条肩带是楚梦雅罩罩的肩带,老王又感受到了胸前的磨蹭,当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好在不多会儿的,楚梦雅就自觉失态,起身擦干了眼泪。

“对不起啊,王大爷,我失态了,还哭湿了您衣服,真的很对不起。”

这倒没什么,老王现在更关注楚梦雅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收起心中的旖旎,他询问起了原因。

楚梦雅说,“有个从高中开始追求我的男生,跟着我追求到大学了。我没有答应他,但是觉得他也挺有毅力的,就想着等大学毕业后他要是能继续喜欢我,我就答应他。”

“可他……可他竟然跟我的闺蜜好上了,他们走到了一起!”

说着,楚梦雅撅起了小嘴儿,满脸的伤心,眼神中还斥满委屈。

这把老王给直说的哭笑不得,“你又不喜欢人家,还不许人家找别的对象,这不好吧?”

“我不管,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半路上跑了就是对我不忠!”

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老王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随口附和几句,表示自己跟楚梦雅同一阵营的立场,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至少也得是不郁闷。

果然,在他表明立场后,楚梦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议给老王洗衣服。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都给你哭湿了,你脱下来我拿去帮你……”

正准备说洗洗的,然后楚梦雅就看到了卫生间里走出的赵翠。

她愣了,这个女人,好漂亮啊,而且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那一瞬间,感受到威胁的楚梦雅又不乐意了。

撅着小嘴儿,她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泪,“王大爷,你也对我不忠,居然也半路跑了,呜呜。

相关文章:

若隐若现

XVSR-135 千金小姐 長瀬麻美作品2016年05月09日

毛晓彤演过的角色令我们记忆深刻的电视剧?

涉谷果步(澁谷果歩)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集合

苏轼“欺”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