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征服成熟官太贵妇

2020-09-11 17:38 · 新商盟-chnore.com

白玉兰过瘾,孙斌也很是过瘾。

原来女人是这种滋味啊,真是舒坦。

尤其是听着她欢吟的刺激声声,那感觉真是棒极了,直感觉从天明弄到天黑都不过瘾。

一通暴力的发泄,愣是把白玉兰给杀的娇声连连,不知丢盔弃甲多少次。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孙斌这才将火热留在了白玉兰的娇躯内,灼烧着她的性感。

完事后,白玉兰瘫软在孙斌身上,小嘴儿轻轻亲吻着她火热的胸膛。

“老公,你真棒,兰兰爱死你了,兰兰都想一辈子和你做那事儿,太舒服了……”

想来也是被爱到了极致,白玉兰真的是服服帖帖的了,一次就被孙斌给征服。

而随便在把玩着她身前的娇媚时,感受着她肌肤的光滑时,心里也是非常的爽。

难怪男人都喜欢干那事儿,真是刺激啊,那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于是在对白玉兰娇媚身子的亵玩中,在对白玉兰娇声旖旎的聆听下,他又一次兴奋了。

白玉兰虽然感觉那里有些痛,但眼睛中还是斥满了欣喜。

她越发的喜欢孙斌了,真是强悍啊,一战半个多小时不说,竟然歇个三五分钟又可以了。

这次都不等孙斌尽速跑了,她直接把人给按倒在床上,更是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

我的天,好舒服,一次就彻底到达了最深处,刺激的她真心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孙斌,我爱你,这辈子我都你给我,别的男人我都不要了,我就要你,就要你!”

如同宣誓,也如同在占有,白玉兰亢奋的喊叫着,根本顾不得什么羞耻之类的。

她就要孙斌,她是活活被孙斌给弄服了,身心皆服。

只是……

当时间流逝,当孙斌从半个多小时一直坚持到一个多小时后,她受不了了。

好痛,原本的舒服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痛苦,火辣辣的。

好不容易咬牙坚持到底,她都趴在了床上,再也没有了半分的力气。

但孙斌却不管这些,尽管看到白玉兰的身子在抽搐着,还没有那种余韵中脱离;尽管听到刚才白玉兰的痛苦要求结束的央求,但他依旧不管。

他今天都想好了,就是要活活玩死白玉兰,让她出坏主意!

所以在休息了十分钟后,白玉兰身子都还没恢复的,孙斌又一次搬起了她修长的大腿。

白玉兰都急眼了,“好孙斌,真的不能再做了,改天好吗?算嫂子求你了,嫂子那里受不了了,嫂子真的求你了,求你不要再做了,好吗?”

眼瞅着白玉兰将那里给弄开,看着眼前的景色,孙斌更有动力了。

于是下一瞬,不够白玉兰撕心裂肺的央求声,他又一次闯了进去……

前前后后一下午的工夫,孙斌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卫生室。

“嫂子,你给我治疗的真好,咱们晚上接着治疗吧,我喜欢这种治疗。”

当听到孙斌站在门口说这些时,白玉兰都哭了,眼泪真的落了下来。

她沙哑着嗓子说道:“我求你了,嫂子不要了,嫂子真不要了。”

她不光不要了,她还想起身去关门。

可身子从床上费力下来时,根本就走不动道,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

这一瞬间,白玉兰直感觉到自己那双美腿是租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那么不得劲。

甚至连半分力气都使不上,想要挪动都做不到。

孙斌想着好心帮帮她,把她给搬到床上,白玉兰当时就吓疯了。

“不要,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拿头撞床角自杀了,我真自杀了啊!”

在半天之前,她还是对孙斌充满无限期待的。

但半天之后的现在,她对孙斌真是充满了无限的恐惧,孙斌不是人,就是头畜生啊……

从白玉兰那离开后,孙斌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这二十年积攒的欲望一朝发泄了个够,真是刺激又过瘾,感觉身子都轻盈了好些。

只不过傻子还要继续装的,所以他咧着大嘴哼着小曲,悠哉游哉的往家里走去。

路上有人问孙斌怎么乐的,孙斌就嘿嘿的傻笑,“你猜我弄了几次?”

问话的人也不懂啊,一个个都变成了河南人,“你弄啥嘞?!”

孙斌也不说,直咧着嘴往家走。

只是走到家门口时却发现,院门竟然大开着。

这显然不是何洁的风格,寡妇门前是非多,嫂子在家从来是不开门的。

这会儿大门竟然开着,那必然证明家里有人,而且门还是嫂子连关都来不及关的!

他连忙冲进了院子内,却听到里屋传来郭长江那个老王八蛋的声音,“小娘们儿,弄弄吧,我知道你很想的,你那里这会儿是不是听到我说话,都激动的出来什么东西了?”

紧接着何洁的骂声就响起,“你滚,你这个老流氓,你赶紧滚!!!”

他么的,郭长江这个老王八蛋竟然又来祸害嫂子。

孙斌当时就怒了,扭头就往院子里找家伙什。

怒火冲头之下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只想着一下子拍死郭长江个老王八蛋。

可就是转身找东西的时候,他却发现沈颖从门前经过。

沈颖这个女人长的可漂亮,容貌不输何洁不说,身上更是有种城里人特有的时尚气质。

村里乐意穿丝袜这种性感东西的女人本就不多,沈颖更是直接穿上了那种带破洞的,看起来就跟被男人给抓破的似的,特别带劲。

而且她的身材也很棒,穿着露脐衫,白皙的小蛮腰露在外面,直想让人扶住后弄她的翘臀。

这会儿走起路来,前面那两蓬高山般的饱挺还颠颠儿的,直要把人魂儿给颠飞了似的。

沈颖今年22岁,据说是镇长的干女儿。

起初村里人都不明白,郭长江个老王八蛋都50多岁了,凭啥能娶沈颖这样的漂亮女人。

但后来发现结婚才三月沈颖就生了孩子,于是大家就都明白了——

这是给人郭长江捎着绿色小帽子来的啊,天生的活王八。沈颖生的那个孩子也没跟她,被城里来的一辆奥迪A6L给接走了。

至于身影则被留了下来,继续以郭长江媳妇儿的身份生活在这里。

后来村里人纷纷传言,这沈颖是镇长的干闺女,是城里某局长的情儿……

总之各种谣言纷飞,没人知道是真还是假。

但有一点那是完全可以确定的,郭长江根本捞不着鼓捣身影这个小娘们儿。

哪怕沈颖天天跟他住一个院,他也没有机会,他就是活王八,戴绿帽的命。

因为有人某天晚上发现,有辆小轿车来到村里,下来个男人去了郭长江家。

那人闲着趴窗户根,听到里面哼哼唧唧的干着男女间的那点事。

而郭长江,则在院门口蹲着抽烟……

看到沈颖从门前经过,原本还准备抄家伙什弄死郭长江的孙斌,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他咧着大嘴傻笑着跑到沈颖身前,将沈颖给拦下了。

沈颖猛地被拦住吓了一跳,但看到是村里有名的傻子孙斌后,长长松了口气,原本准备爆发的小脾气也彻底消失殆尽。她对被人不给好脸色,但是对于孙斌她从来不欺负。

因为她知道只有孙斌才不会传她的坏话,才不管她到底跟什么人好,只会在她经过时真心的拍巴掌,夸赞她长的好漂亮,还说以后要娶她当媳妇儿。

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但并不妨碍沈颖对孙斌留个好印象。

见到拦自己的是孙斌后,沈颖笑着嗔道:“吓我一跳,你干什么呀孙斌!”

孙斌却是不说话,直接拉住了她白皙的小手。

那小手真是舒服啊,又温暖又柔嫩,仿佛没有骨头似的。这要是摸在身子下面……

赶紧把内心中旖旎的念头给压下,孙斌拉着沈颖就往院子里走,更是神神秘秘的念叨着,“漂亮媳妇儿,我给你看个好玩的,你被出声啊,他们在做游戏呢!”

沈颖原本就好奇孙斌拉扯自己干什么,这会儿听到这话后就更好奇了。

有什么好玩的,是谁跟谁做游戏呢?

刚来到窗户前的,她就听到了屋里郭长江的污言秽语。

而且很过分的是,竟然还牵扯到了她!

“沈颖那个小骚货我捞不着掰开她的腿,往里攮一攮,难不成你这里我还捞不着攮?她有的是野男人,排着队都能排到村口去,难不成你何洁也有的是野男人?”

“你那里这会儿一定是痒死了,就快让我弄弄吧,我保证把你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郭长江还在那说着,何洁羞恼不过反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甩了上去。

郭长江当时就怒了,骂骂咧咧的撕扯着何洁,竟然要用强。

两人都撞在了桌子上,直撞的桌子上的东西都哗啦哗啦的,也不知到底撞谁身上了。

窗外的沈颖当时就怒不可遏,孙斌都能看到她那张白皙的小脸儿此刻更是煞白煞白的,毫无血色,像是被气疯了一样,抄起旁边的铝盆就往屋子里面去了。

这时候郭长江刚把何洁压倒在身下,正兴奋的瞪大双眼准备把何洁裙子给撕掉。

可就在这时候,‘咣’的一声炸响在了他脑袋上。

倒也不是很疼,就是那声音受不了,震的耳朵嗡嗡的。

郭长将都快气疯了,捂着脑袋就站起身来,“孙斌,你个死傻子,你是不是真的活腻味了,想去那边找你那死鬼爸妈和大……沈颖?”

他下意识的认为在何洁家里,能揍他的只有孙斌。

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拎着铝盆揍他脑袋的竟然会是沈颖。

而且这时候沈颖气的那双秀眼里几乎要冒火,更是抡起铝盆来‘咣咣’的又是一顿揍。

“想掰开我腿进里面攮攮,是吗?”

“我有的是野男人,排着队都能排到村口,是吗?”

“竟然还敢强迫妇女发生关系,你挺牛啊,是吗?”

那一通小铝盆给砸的,这么说吧,郭长江被砸成什么样不知道,反正铝盆是瘪了。

郭长江蹲在地上讪讪的笑着,想拿手捂脑袋还不敢捂住,真的只能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蜷缩着,任沈颖把铝盆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在他脑袋上,最后更是被沈颖抬起高跟鞋一脚踹肿了眼眶子。

将何洁给拉起身来后,沈颖对郭长江说道:“何洁以后就是我姐,我亲姐。你再敢惦记她一次,你看我不给你把下面薅出来晒成干儿喂狗!”

这时候的郭长江被训成了孙子一样,讪讪笑着连连点头,屁都不敢放一个。

“姐,你不用害怕,以后有事找我,我整不死他……”

沈颖安慰了何洁几句,然后就拽住了眼眶子都被踹肿的郭长江耳朵,直往外面拽。

“走,跟我回去,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还敢在外面编排我?真是大了你的狗胆!”

一路拽着,沈颖把郭长江给硬生生拽出了屋外。

郭长江好疼,眼眶子疼,耳朵更疼,可还不敢哼哼,心里直惦记这次完蛋了。

可就在惦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重重的脚步声。

他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呢,脑袋上‘咣’的又是一下子,这次是真疼啊!

疼的眼泪都下来了,郭长江扭头去看,然后就看到孙斌拿着个铁盆,满脸疑惑。

还直嘟哝,“怎么不变形呢,是不是我使的劲儿少了。”

‘咣’,又是一下子……

借着装傻充愣的机会,孙斌连续给了郭长江三脸盆。

郭长江气的直骂娘,但话刚到嘴边耳边上就传来了用力的揪扯,都快给他把耳朵扯下来了。

“把你那拉屎的地方给我闭上!”

沈颖骂起人来也不是善茬,直接拽着郭长江‘游街’了大半个村子。

至于回到家里是怎么样的一通苦整,那孙斌就不得而知了。

这会儿他也没心情去惦记沈颖怎么整郭长江,就牵挂何洁了。

赶紧回到屋内,他望向何洁,“嫂子你没事吧?”

何洁也不说话,直是瘫坐在地上,双手紧捂着身下,满脸的痛苦。

孙斌是真急了,这到底发生了啥事啊?!

连番追问下何洁就是不说,没办法了孙斌只好继续卖傻。

坐在地上他蹬扯着双腿,“嫂子不喜欢我了,嫂子疼也不跟我说,嫂子不想要我了……”

何洁实在是没法说,可孙斌又闹的厉害,于是她无奈之下只好说出了事情。

“刚才郭长江那个老王八蛋想、想干什么的时候,我和他挣扎,撞在桌子角上了。”

看看何洁捂着的地方,再想想之前桌上东西的一阵晃动。

孙斌猛地醒悟过来,把那儿,撞桌子角上了啊?

相关文章:

日本战犯藤田茂:令部下杀俘虏试胆

天涯明月刀周婷

神奇听诊器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小莹动态图 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

食品添加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