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狼狗卡住了我的子宫 风骚的空姐女友

2020-09-11 18:01 · 新商盟-chnore.com

大学刚毕业,跟同学一起合作,成立一个小组接游戏平台的单子开发小游戏。 .由于我们是工作小组的形式,所以我们都是soho工作的,而我就是一个本地人,理所当然的跟父母一起住。

我家是福利分房,都是90年代初建成的房子,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当初很多跟我们住进这里的邻居都搬了不少,空下来的房子都或者租借,或者卖掉了。一年半之前,隔壁的大叔也搬到新的地方,他的房子随即也卖给了甘婧。甘婧,27岁,职业是一名空姐,身高大约1米72左右,鹅蛋脸,乌黑的长发,皮肤倒是白里透红,样子不算是什么绝色倾城,不过还是挺标致的。最重要的是,她的身材十分的傲人,腰是标准的水蛇腰,nǎi子很大,估计是有罩杯了,屁股又大又翘,走起来一扭一扭的,好像无时无刻都在勾起男人的欲望,很多住楼上楼下的男人经常看见甘婧的时候都忍不住去偷看她那肥美的臀部。如此一个尤物,我这个宅男当然也不会例外地不偷看她,而且我更知道,甘婧很骚,跟她的屁股一样骚:才一年半的时间,就我看到甘婧带男人回家都好几次了,3个,每个几次,几乎每次都会在她的房 间里面“妖精打架”,而甘婧那销魂的呻吟声都会穿过并不厚实的墙壁传到住在隔壁的我的耳中。每当甘婧她在隔壁完事之后,我要么是去浴室洗冷水澡,要么就是去用手解决

作为邻居,我们当然是认识的,也仅仅是点头之交,我倒是想找个机会什么的亲近一下甘婧,可是哪有那么多机会什么的,再说我又不是高富帅,所以也只好在网上买了一些原味的丝袜或者内裤,当做是甘婧的贴身用品,闻着撸就是了。

直至到今年清明节前一天,老爸老妈回家乡拜祭去了,我很常规的,没回去,留在家里工作。当我把几天堆积下来的工作都完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咯咯咯”的高跟鞋声音从窗外传进来,伴随着的是“剌剌”的轮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一年多以来已经听习惯了:甘婧回家。我便兴冲冲地跑到家门,透过猫眼去偷看对面的甘婧。啊,太勾人了,甘婧背对着我们家开她的门,我则在欣赏那美丽的背影,当然主要是那浑圆肥美的骚屁股。当甘婧关上她家的门时,我才恋恋不舍的回到自己房间。然而,才不到10分钟,我又听到高跟鞋敲地的声音,甘婧竟然又出外了,我还听到她打电话的声音,说是要去一个姐妹的家里打牌。透过路灯的光亮,我看到甘婧换了一身衣服,猛然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她是不可能洗澡洗衣服的,她把衣服换了就出门,那就意味着她那身充满体味的贴身衣物应该还没洗我们两家的阳台之间只有不到1米的距离,但平时要么父母在家,我不敢这么胆大包天,要么甘婧就是洗好了衣物,都已经洗掉了美人的原味,我要了也没用,但是今晚,就完全不同了

第一次做内衣贼,哪会不紧张,我都是观察了好久,看到楼下没有行人,才现出身形,偷偷一步跨过去,直奔她的浴室。果然,在洗衣机的旁边,我发现了甘婧刚换下来的那套衣物,一条粉红色的内赫然在其中。我都不管有没有危险了,就把那条内裤捂在脸上,真爽啊,好骚的味道,甘美人的体香味,汗味,yin水味,还有少许的尿味,混杂在一起,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催情的灵药,再拿起那双混有汗,皮革和熏臭味的丝袜,一条包裹着我的rou棒,快速的抽动起来,幻想着我自己正在抽插着甘婧多汁的美穴,撞击着丰满的臀部,很快,一股快意像电流般遍布整个身体,我粗喘气息,抖动着身体射出了jing液。我不敢拿走甘婧的东西,害怕被她发现怀疑,所以,小心地擦掉我的jing液,回到家里,兴奋得一晚都没睡。

第二天甘婧就回来了,她应该没有发现我昨晚的行为,不过我还是提心吊胆了很久,生怕她发现什么。经过那个晚上之后,我再也没有遇上那样的机会去享受了,生活也回归到以前的样子。一个月之后的某天,甘婧让我很意外地按响了我家的门铃,她打扮很清凉,短袖小衣超短牛仔裤,嫩白光滑的肌肤大部分都裸露在我眼里。脸色有点红,支支吾吾地说:“小林是吧我有些东西被风吹到你们这边的露台上了,能不能帮我拿一下。”这时我才有点清醒的感觉,有点紧张,“哦哦,好的,在露台上,你等等,先,先进来吧。”“嗯,好吧。”

原来甘婧的一件工作服被大风吹到我家的露台上了,要说露台是个很蛋疼的地方,在阳台外边,往下倾斜的样子,需要用竹竿子去挑回来。当我辛苦把衣服拿回来之后,缺发现坐在客厅的甘婧不见了,接着我又看到那位美人在我的房间里,用着我的电脑,刚好那时,我正准备购买原味商品我拿着甘婧的衣服,看着甘婧对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紧张得冷汗直流。

“嘻嘻,小色鬼,原来你喜欢这调调啊。”“婧姐,我”我越发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什么啊,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喜欢原味而已,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甘婧过来拿走衣服,扭着屁股离开我家,出门口之前还转过身来对我抛了一媚眼,说:“这样吧,与其网上买这么贵的,不如我把我的那些便宜一点卖给你”“啊”

往后的日子里,我加了甘婧的qq,有些时候,她无聊起来,就会叫我“小色鬼”、“小处男”来调戏我,每当甘婧有什么好货,都会在qq上我问我需要不需要,而我当然是不会错过甘大美人每一件贴身的私物

相关文章:

如何判断路由有没有被蹭网

在我们这个年龄

吉井玲奈_个人资料_作品

小松鼠造新房

梦转纱窗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