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妈妈快点想死我了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2020-09-12 09:47 · 新商盟-chnore.com

“啊……好舒服,好久都没,没这么舒服过了,苏大哥,你……嗯嗯……你的好大好粗。”

好久都没有被滋润过的那处,在老苏卖力的耕耘下,舒服得让王秋兰忍不住放声浪叫起来。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苏每一次卖力地挺入,王秋兰都忍不住扭动起娇躯,主动迎合着他。

察觉到王秋兰的反应,老苏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恪守妇道,端庄的王寡妇,做起这事来是如此的放浪形骸,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嘿嘿,妹子,你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骚,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苏故意狠狠的挺动了两下,顿时王秋兰娇躯一颤,肥臀稍稍抬起,双手搂住老苏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

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

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使得两片雪白硕大的饱满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种姿势冲刺了有两三分钟,老苏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气喘吁吁的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王秋兰,“妹子,哥厉害不?”

“厉,厉害,我都快被……快被你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啊……”

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王秋兰此刻只想忘情的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苏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就跟躺在云里一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的身子,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立马达到那不知多久都没有达到的顶峰。

而老苏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人都是压抑了很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现在交缠在一起,可谓是干柴遇烈火。

“啪啪啪……”

斑驳破败的小屋里,年近五十多岁的老苏,压在号称村里第一俏寡妇王秋兰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

而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的王秋兰,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苏大力的挺入,她总会抬起肥臀,卖力的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苏想要喘口气歇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则搂住老苏的脖子,主动怼撞起来。

真是一个骚寡妇,看来平日里那模样都是假正经,其实早就想要得不行!

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王秋兰,老苏一鼓作气,立马将王秋兰送到了顶峰。

只见王秋兰突然用力的搂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胸上摁,同时娇躯一僵,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老苏的粗腰,一动也不动。

下一秒,老苏只觉那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自己酥麻难忍,就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样。

“你个骚娘们,老子今天搞死你!”

用力的在两片雪白柔软上抓了一把,老苏整个人跟打桩机似的,掐住王秋兰的水蛇腰,低吼一声,“妹子,老哥来了!”

“给我,全部……啊……喷给我……”

王秋兰眯着眼睛,满脸骚媚。

“好烫,烫死人家了。”

完事之后,两个人气喘如牛的躺在床上。

老苏压在王秋兰身上,一动也不动,而王秋兰红唇微张,双眼微眯,一脸满足。

“妹子,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

歇得差不多了,老苏翻起身,在王秋兰柔软上抓了一把,嘿笑着看着她。

听到这话,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样儿,还不是被你弄成那样。”

说着,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裤裆扫过,芳心不由一颤。

这么大的部位,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舒服了吧妹子?以后这方面有需要,尽管来找哥。”

迎上老苏灼热的目光,王秋兰柔媚一笑,“苏大哥,你今天跑到我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

这话一出,倒是把老苏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时候应该不早了,连忙翻身坐起。

“妹子,今天就先到这里,日后有需要直接来找哥,哥包你满意。”

说完,匆匆清理了一下,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

“苏大哥,那我以后……以什么名义找你呢?”

听到这话,老苏先是一愣,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简单,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想找哥瞧病。”

王秋兰撇了撇嘴,没说什么,不过看向老苏的眼神却有些幽怨。

好一个怨妇,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

“妹子,那哥就先走了啊。”

老苏嘿嘿一笑,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胸前抓了一把。

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

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

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

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笼罩大地,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

老苏敲了敲烟锅子,从藤椅上翻身坐起,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苏小纯,“小纯啊,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爹爹,晚上想吃啥?”

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苏,苏小纯有些心疼。

雅婷嫂嫂也真是的,涨奶了就去卫生所看,干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看把爹爹累的,回来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动,真是的。

“今晚吃点好的吧,爹去杀只鸡,咱们蒸米饭吃。”

说着,老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鸡笼走去。

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当时还没觉得啥,回来这一躺一歇,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

唉,到底是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在心中一叹,老苏逮了一只鸡,提着向后院走去。

但在经过苏小纯身边时,她也刚好起身,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哟。”

苏小纯顿时娇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

老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你这丫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小纯没事,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

苏小纯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另一只手指了指鼓囊囊的胸脯。

老苏顿时一愣,这小丫头最近该不会是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有感觉了呢?

见老苏有些发呆,苏小纯眉头一皱,突然抓住短袖,一下撩起。

“爹爹,你快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

老苏立马当场呆愣,因为苏小纯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白花花一片。

两座规模不大不小的雪白柔软,就这么暴露在他视线中。

外形饱满,轮廓圆润,就跟刚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一样。

上面两点粉嫩的嫣红,好似还没有熟透的樱桃,看上去诱人极了,让老苏不禁生出一种想要一口含住的冲动。

“咕咚……”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你,你这丫头,怎么里面啥也不穿?赶紧把衣服放下来。”

“不嘛,爹爹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嘛,为啥轻轻一碰就麻麻的,还有点胀痛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苏深吸口气,艰难的将目光从苏小纯胸前移开,同时松开了手。

“你这丫头,爹爹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这是正发育呢,比较敏感,所以一碰就有感觉,没有啥大事。”

“真的吗?”

苏小纯瞪着一双清澈滚圆的大眼睛,半信半疑的看着老苏,略显青涩稚气的俏脸,流露出懵懂好奇的神情。

见状,老苏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故意板起脸,瞪了她一眼,“爹爹的话都不信了,赶紧把衣服放下来,生火做饭!”

“哦,小纯知道了,爹爹不要生气。”

苏小纯乖巧的应了一声,立马跑进灶房,生火做饭。

但因为她从来没有弄过鸡肉,没切两三下就把手给切到了,顿时鲜血直流,老苏只好帮忙搭手一起做饭。

不大一会儿,香喷喷的晚饭终于做好了。

菜很简单,一荤两素,外加一个西红柿青菜汤,两碗白米饭,但父女两人却吃得格外起劲儿。

因为家里很少弄肉,只有来客人了,或者逢年过节,老苏才会杀鸡割肉,沾点荤腥儿,平常都是粗茶淡饭。

晚饭过后,苏小纯只觉得身上黏糊糊的,想洗澡,但因为手割破了不方便。

思来想去,只好求助的看向老苏,“爹爹,小纯想洗澡。”

正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老苏顿时一愣,“洗啥洗,手都割破了,沾水就会感染,等好了再洗。”

“可小纯就是想洗嘛,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听到这话,老苏顿感无奈,“那你说咋办,难不成让爹爹给你洗澡?你都多大了,还让……”

“好呀好呀,爹爹帮小纯洗澡喽。”

不等老苏将话说完,苏小纯立马蹦蹦跳跳的去打水。

见状,老苏一脸呆滞,片刻过后,苦笑摇头,“这丫头,真是……真是坑爹啊!”

不一会儿,苏小纯从后院跑了出来,“爹爹,小纯把水打好了,快来吧。”

“知道了,你先泡进去,爹把院门关上。”

看着苏小纯高挑妙曼的背影,老苏心里没来由一阵悸动。

匆匆将院门上了闩子,老苏来到后院儿,苏小纯已经泡到了木桶里。

再往前稍稍走近,老苏脚步顿时一滞。

只见苏小纯浑身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躺在木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下巴以下全部泡在水里。

尽管如此,可那白花花的娇躯根本无法被清水遮掩,完全暴露在老苏的视线中。

两片雪白的柔软,和成人拳头大小一样,飘荡在水里,随着苏小纯双手划水嬉闹,不时轻轻的摇晃颤悠着。

视线下移,是毫无任何赘肉纤细的小蛮腰,以及平坦的小腹。

再往下看,老苏顿时两眼发直。

那一抹稀稀落落的黑草地带,呈倒三角形,完美的占据在肚脐眼下方,配上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是那样的诱人,看的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爹爹快来帮小纯洗澡呀。”

苏小纯一只手搭在木桶边沿上,另一只手在桶里不断的划水嬉耍。

见自己老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呆愣在原地,立马招了招手。

老苏这才如梦初醒,艰难的咽了几口唾沫,“来,来了。”

来到木桶旁,看着女儿白花花的娇躯,老苏喉结滑动了下,颤巍巍的伸出两只粗手,一只手抓住苏小纯白嫩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拿起香皂,开始滑打起来。

先从两只胳膊开始,然后从脖子一路下滑,当要给苏小纯胸前打香皂时,老苏犹豫了。

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啊,虽然是继女,可他是当爹的,咋能在女儿胸上胡弄呢?

但就在他纠结犹豫时,苏小纯突然开口,“爹爹,小纯要不要站起来?这样方便爹爹打香皂。”

说着,不等老苏回答,苏小纯蹭的一下从桶里站了起来。

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雪白的香肩以及背上,两片柔软随着动作无助的乱晃着。

晶莹的水珠从上面肆意滑过平坦的小腹,没入神秘区域。

“小纯。”

老苏嘶哑低沉的叫了一声,双眼发直,那处更是蠢蠢欲动,隐隐有苏醒的迹象。

“咋了爹?”

“没,没咋,胳膊伸直,爹爹给你打香皂。”

听到这话,苏小纯立马乖巧的伸起两条纤细白嫩的胳膊。

顿时,两片雪白的柔软因为动作的原因,微微向上拉伸,挺得更加凸起,显得很是硕大,颤抖晃悠间,泛起一阵阵白花花的肉浪。

老苏看得两眼发直,口干舌燥,仅剩的那点负罪感立马烟消云散。

他有些颤抖的伸出两只粗手,盖在苏小纯雪白的柔软上,随着香皂的滑动,慢慢揉搓起来。

顿时,一股略带微硬却软棉惊人的弹触感,通过掌心传来,让老苏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嗯……”

苏小纯立马嘤咛一声,俏脸有些微微泛红。

但她对于老苏是百分百相信,并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但这可苦了老苏,不但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还要忍受生理上的折磨,而且他还不能太过分。

“咦?爹爹快看,小纯胸上那两颗小豆豆又发尖变硬了,都凸起来了,这是咋回事儿啊?”

听到这话,老苏在心里苦笑一声,“傻丫头,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不是得什么病了,更不是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别胡思乱想了。”

“哦。”

苏小纯乖巧的应的一声,但是随着老苏粗手在柔软上不停搓弄,那种涨麻感越来越强,隐隐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感。

这种感觉让苏小纯俏脸越发通红,鼻息也逐渐粗重,并且娇躯时不时轻颤一下。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这种反应,老苏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胸。

老苏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苏小纯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苏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苏小纯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苏那高高耸起的小帐篷。

“爹爹,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苏小纯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爹爹是不是也很难受不舒服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听到这话,老苏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不免一阵发烫,但同时却激动非常。

在欲望驱使下,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苏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苏小纯,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小纯,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苏小纯应了一声,重新躺在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看着老苏。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苏那高高耸起的裤裆,俏脸露出好奇之色。

“爹爹,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苏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苏小纯却嘴一撅,“爹爹为啥不和小纯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苏的大裤衩子。

老苏吓了一跳,一把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爹爹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爹爹是不是嫌弃小纯,不想和小纯脱光光洗澡?”

听到这话,老苏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见苏小纯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大裤衩子。

顿时,那早已高高耸起的部位立马暴露在苏小纯视线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老爹这处部位,但是小纯依旧好奇的很,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也不眨。

老苏被她看得脸皮有些发烫,干咳了两声,故意板起脸,“看啥看,赶紧洗你的澡。”

话虽如此,但好不容易压下的欲火,在自己女儿直勾勾的目光下,再次升起,并且越烧越旺,使得那处逐渐一柱擎天。

“呀,爹爹,你那里咋越来越肿了?就跟充血了一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苏小纯满脸好奇的娇呼一声,然后竟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探到老苏两腿之间,盖在火热上面抚弄起来!

“咝……”

老苏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让他爽得两眼直翻,根本没有心情呵斥,只想享受更多。

见状,苏小纯甜甜一笑,“舒服多了吧爹爹?小纯就知道爹爹难受得很,要不然这东西怎么会变肿呢。”

说着,苏小纯伸出另一只白嫩的脚丫子,两脚夹住老苏的火热,上下左右的抚弄起来。

老苏顿时浑身一颤,两眼瞪得滚圆,先是看了一眼脸露甜笑的苏小纯,再低头看着下面。

生理上的快感以及心理上的刺激,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三重打击之下,让老苏那处再次膨胀了几分。

浸泡在清凉水中,然后火热那处又被两只柔嫩的脚丫子夹住来回抚弄,并且这双美脚的主人还是自己的女儿。

“你这丫头,真是的,赶紧把脚松开,咋能用脚碰爹爹……爹爹这里呢,快把脚拿开。”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苏变得格外兴奋,忍不住在水里缓缓耸动起屁股,使得那处在苏小纯双脚中更舒服的滑动起来。

“不嘛,爹爹这么难受,小纯要帮爹爹缓解一下。”

苏小纯确实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在生理方面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老苏帮自己洗澡,更不可能对老苏这样做,尽管老苏是她的爹爹。

但就因为老苏是她的爹爹,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这个心理,是出于对老苏百分百相信。

相关文章:

教师节送什么礼物

工作绩效怎么写 客服绩效考核表怎么写

【生物探索】-biodiscover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动态图片 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MIDE-705,我从未有过的愉悦,我从自己的意图中脱颖而出,达到了顶峰番号,2019年11月13号|极品磁力链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