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哥太大了会坏掉的好痛

2020-09-12 12:28 · 新商盟-chnore.com

白露的话,让王磊心中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假装疑惑道:“我的手怎么了?是在给你按摩呀。”

“师...师傅你按错地方啦...让你按的是大腿。”白露羞得满脸通红。

“啊?美女对不住,我刚干没多久,实在是抱歉...”

王磊当即诚恳道歉,但看到白露羞红的脸颊,心中却是越发暗喜。

白露听王磊的诚恳口气,不由娇嗔道:“没事,小心点就是啦。”

而此刻,她的心中有些砰砰跳着,刚才还没注意到,这瞎子竟然长得还不错,身材也很好,只可惜眼睛看不到。

暗叹一声,白露松开双腿,王磊这才将手抽了出来继续揉按。

如今恢复视力了,他恨不得将眼前这双大美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狠狠的...

在王磊的手法下,白露感觉越来越舒服,突然问道:“师傅结婚了吗?”

王磊顿了顿,不禁苦笑:“我这样的瞎子谁会愿意嫁给我啊?不是受罪么...”

“结了婚,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受罪呢...”

白露却自言自语,心头微动,差点就脱口而出:你那儿看起来那么强,女人嫁给你享福还来不及呢,还受罪?

自己的老公每次都是三两下就结束,这才是真的受罪呢,让她都快得抑郁症了...

王磊没听到白露小声嘀咕什么,心中只想着占便宜:“美女,我现在给你按肩膀,为了方便,得坐在你腿上,可以吗?”

“嗯...行,你坐上来吧。”

白露思虑片刻,趴在了床上,轻声道。

王磊随即坐了上去,感受着下面传来的火热之感,白露的娇躯都不禁微颤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吟。

“师傅...你稍微快点吧?我家里还有客人来。”

她忍耐不住,低吟了一声。

实际上哪是为了家里所谓的客人呀,完全是因为被王磊按的太难受,满脑子想着回家和自己老公做那事了...

“好。”

王磊应了一声,双手搓了搓,像之前一样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了几分。

火热的地方,恰好抵在了白露的那处,一下一下的碰撞着。

虽然隔着裤子,但这种感觉还是让白露浑身火热,喘息连连:“师...师傅,你轻点,有点难受...”

但王磊却看得出来,这女人是情动之下、来了反应啊!

立马,手下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

这种好机会,不能轻易放过!

“师傅...今天就到这吧。”

正在王磊想着如何攻略这极品美女的时候,白露却突然开口。

不等他反应过来,直接就穿好衣服离开了。

白露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彻底受不了。

王磊有些失落懵逼,看着下面依旧昂首,唯有暗叹一声。

不过好在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好多了。

离开后的白露火急火燎就回到了家中想找老公赵海泄火,但却发现老公并没有下班。

而那说要来暂住的表哥也不在,她轻咬嘴唇,大胆坐在客厅自己安慰了起来...

“老...公...”

正在此时,门突然被打开,白露下意识以为是自己老公回来了,发出了一声诱惑轻吟。

但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懵了。

怎么是他?刚才给自己按摩的盲人按摩师?

难道...他就是表哥?

王磊也震撼的不轻,死死盯着,咽了口唾沫。

白露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到了自己表弟这,本想告诉表弟自己恢复视力的好消息,谁知打开门,竟是刚才的女人?

并且...眼前的极品女人衣衫不整,一手在衣服里、一手伸进短裙下面...

王磊突然觉得继续装瞎更好...

因为这一幕,不言而喻...

气氛一瞬间上升到一个奇怪的层次,好在王磊反应快,急忙装作盲人一样伸出手四处摸索着,嘴里喊道:“阿海我回来了,你在吗?”

见状,白露这才松了口气,同样反应过来,急忙穿好衣服。

“表哥,阿海还没回来,我是小露。”

“是小露啊,表哥常听阿海说起你过,贤惠漂亮。以后我暂住你家,不知道方不方便啊?”

王磊继续道。

被这么一夸,白露心中吃了蜜一样,急忙走上前道:“表哥哪里的话?阿海也说过,你和他亲哥一样,自家人那么生分干啥?快坐。”

扶王磊坐下后,白露的心里却无法平静。

刚才在按摩店工作的人,竟然真是表哥...

这也就算了,自己居然还被表哥按出了反应,一想到之前的画面,她就感觉很羞耻。

好在表哥是个瞎子,否则真是丢尽了脸...

“表哥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哈。”

白露羞得不行,倒了杯水后,找了个借口就要走。

看着表弟妹那娇艳欲滴的身材和脸蛋,王磊心里的想法更强烈:“小露...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白露刚准备起身,一听这话顿时慌了,急忙道:“表...表哥肯定记错了,我们这是第一次见呢。”

“也是,或许是我记错了。”

白露的紧张模样王磊看在眼里,表面却不以为然。

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波澜壮阔的胸口,一片雪白乍现,让王磊更是心头火热。

要是能攀上去肆意揉捏...那该多舒服?

“我可是瞎子,不小心碰到点什么,应该也没问题吧?”

突然,王磊的心中闪过一道念头。

他立马就伸手假装去拿水,但摸索半天都没找到,最后一把就抓在了白露的那团柔软上面...

好大!

好软!

“嗯啊...”

白露本就渴望的很,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烈了。

但想到王磊的身份,急忙退开。

见此,王磊就知道自己可能太过了,立马开口道歉:“啊!小露,太对不起了,表哥不是故意的...”

“没...没事,杯子在这里,我...我去做晚饭了。”

白露惊慌失措,将杯子放在王磊手里后,逃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两口气,想要压下身体那强烈的反应和悸动。

但想到表哥那惊人的部位,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在忙碌的同时,还不忘往外偷瞄几眼。

“既然这小蹄子那么想看,那我就给你好好看。”

这一幕,自然被王磊尽收眼底,心中不断偷笑。

看来这如花似玉的表弟妹,是被自己给吸引了。

“小露呀,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进去一下吗?”

王磊想到点子,突然道。

白露听到,立马就乖巧的小跑出来:“好,我来啦。”

被扶着的时候,王磊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致命的雪白。

那一道沟壑,也让他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表哥,那我就先出去了...”

白露将他扶进卧室找出一副,害羞的娇声道。

“好,麻烦小露了。”

王磊故意对着空气说话,营造依旧是瞎子的假象。

白露没有再说话,假装走了出去,但实则却偷偷靠在门边偷看着。

在她渴望的眼神中,王磊心理更加得意,当着她的面,将裤子脱了下来...

当裤子脱了下来,外面的白露瞪大了美眸,呼吸都有些急促。

在按摩中途看到王磊的强大地方后,白露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想要亲眼看看里面的东西,否则也不会就连做事都心不在焉的。

“怎么能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家伙,要是放在自己那里...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了。”

心里越想着,白露就更是口干舌燥,脸上已经一片绯红。

王磊将白露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他知道,这表弟妹,平日里绝对是没怎么满足啊!

“想看,我就让你再好好看看。”

王磊想到这,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白露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白露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王磊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小露,小露啊...你能来帮表哥个忙吗?”

听到这话,白露愣了一下,顿了顿才答道:“表哥,怎么了?”

“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一下我吗?”王磊扯着嗓子叫道。

“表哥,我帮你穿会不会不太方便啊?”

白露很快就出声回应了,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脚下还是快步进来,眼睛一直盯着王磊下面那处。

但她也知道,自己虽然很渴望,却是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的,毕竟自己还有老公。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白露就会知道,王磊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但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眼前的大家伙,哪会想那么多?

王磊也没想到白露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弟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呐...

“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海回来再帮我。”

不过到这份上了,他也不愿放弃,随即欲擒故纵的苦笑一声。

“啊?表哥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白露思虑过后,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哥,肯定会说自己。

毕竟赵海说过,这表哥比自己亲哥哥还亲!

深呼一口气,白露的心里怦怦跳着,然后走近王磊,拿起裤子蹲在地上:“表哥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王磊照做。

白露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王磊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同时,白露也在不断安慰自己:不行,自己有老公...不能胡思乱想。

“小露啊,表哥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王磊知道白露有些煎熬,心中一喜,干脆再加一把火。

白露一愣,瞥了一眼王磊,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王磊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白露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气吐幽兰,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小露,你和阿海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王磊问道。

“现在还年轻,不准备那么早要孩子,受罪呀...”

白露很快反应过来,俏脸羞红道。

“不会是阿海那方面...有问题吧?”王磊故意调侃。

白露的俏脸更红,还真被表哥说准了,每次就那几下,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王磊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哥,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王磊。

在渴望的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了,试探性的沙哑问了一声:

“小露我好难受,你能帮帮表哥吗?”

相关文章:

碱的通性

IPX-383,今一张覆盖着精和狂欢的美丽面孔!楓カレン番号,2019年10月13号|潮极品BT资料

法律对残疾人的法定扶养人有哪些规定?

tplink路由器怎么恢复出厂设置步骤

【欧卡改装网】-ocar.tv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