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下面好养又酥又痒 男友压着有节奏地顶我

2020-09-12 16:57 · 新商盟-chnore.com

“小翠,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推拿的话没法将奶排出来,就只能用吸力疏导了。”

看到刘翠一愣,我连忙解释道,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产生别的想法。

“没……没有,老杨,我没有误会你,我只是……”

听到我的解释,刘翠也生怕我误会,可说着说着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

“小翠,叔送你去医院吧,只不过这距离医院差不多半小时的车程,要是耽搁久了……”我话虽然这么说,可故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或许是今天好运钟情于我了,我这话刚说完,就看到刘翠的身体一颤,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老杨,你……你来吧!”

咬了咬性感的薄唇,刘翠似乎下定了决心,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诱人的地方展现在我眼前。

我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她就答应了我这过分的要求!

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这样不太好吧……不过小翠你放心,叔一定会帮你的!”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都答应了,我也没理由拒绝,两眼炙热地愣盯了会,我缓缓蹲跪在了她的面前,噘着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啊!”

随着我这一凑,刘翠的身体很快就剧烈颤抖了起来,小嘴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听到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我的激动,那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她的肌肤很细嫩,嘴唇触碰的感觉跟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令人心醉。

不过我并没有立刻给她疏导,毕竟这样难得的机会可是我费劲脑子好不容易才争取的,自然得好好享受享受。

刚才之所以没有疏导成功,那是因为我刻意避开了那些敏感的穴位。

不然只要随便来个人,乱按一气也是很容易成功的,只不过没有专业的手法的话,会给身体留下很多的隐患,这才是关键的。

“老杨,好了吗……好难受……”

在我享受的时候,紧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刘翠伴随着一声颤抖的轻哼,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我了。

“小翠,快了快了,你别急,马上就要出来了。”

搂着她的芊芊玉腰,我没有继续使坏,将手放了上去,在其中一个穴位轻按了一会后,那股早就憋了很久的热流顿时如开闸一般冲了出来。

“嘶!”

感受到那股畅快的感觉,刘翠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嘶。

原本盘踞在胸前的阵阵剧痛,也随之四散而去,一股正常的红晕一下从她脸上朝四边扩散,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中生出了一丝得意!

对于我这种老中医而言,解决这种事不过是小问题,只不过为了享受这种福利才搞的这么麻烦,现在享受到了,更不能浪费了。

“嗯!”

在我刻意的撩拨下,刘翠美妙的哼吟声也大了起来,双手竟然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将我的头按在她胸前。

而且她的身体不自觉扭动的同时,那双玉手竟然在我身上游走了起来……

看到她的反应,我知道这女人已经开始动情了。

所以面对刘翠的主动,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地迎合起来,很快就抱着她慢慢地倒在沙发上,嘴唇慢慢地向着颈部移动,接着是下额……

“哇……哇……”

当我马上就要亲到她的香唇时,孩子的哭声突然响起。

刘翠猛地睁开眼睛,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快速地推开我,羞涩地跑向孩子,身体颤抖不停。

我尴尬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的感觉。

“小翠,孩子怎么了?”我忐忑地问道。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声地说道:“没,没事,可能是睡惊到了。”

“小翠,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一会还胀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容易再次造成堵塞,再搓揉的话会更疼,弄不好就只能动手术把它割掉了”。

走之前,我还特意重复了之前说的严重后果,因为我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福利。

“真的吗?老杨,你可别吓我,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

刘翠潮红的脸色再度变的有些发白,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

“叔是医生,怎么可能骗你呢!疏导一次不代表永的解决,再说,咱左右住着都这么长时间了,叔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我故作生气,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毕竟是你的长辈,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更何况我还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叔不怪你的,再怎么说我也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如果一会实在挺不住,就打电话给我。”

说着我头也没不回,直接转身离开了。

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可出门的那一刹那,我的老脸禁不住都有些发红,太不要脸了!

回到家,我赶紧冲了个冷水澡,躺在床上还是失眠了。

因为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刘翠那动人的娇躯,久未躁动的欲望疯狂地叫嚣着,怎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一晚上基本没睡,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刘翠,挥之不去。

可是白等了一晚,刘翠始终没有给我打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刘翠就好像故意躲着我一般,就连面也没有见过。

第五天心中空荡荡的我不到八点就睡了,半夜被尿憋醒,从卫生间回来后扫了眼手机,刘翠的微信头像一直在闪动着。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调到了静音,看到她的信息后,我感觉错过了全世界。

九点零五分:“老杨,睡了吗?”

十点十二分:“老杨,有事找你,回个话可以吗?”

十点五十一分:“老杨,在吗?”

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最后一次消息已经过去十几分钟,赶紧给她回了条消息:“不好意思,这几天太累了,今天睡的早。怎么了,小翠,有事吗?”

我本来有些忐忑,可却没想到下一秒刘翠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对不起老杨,打扰您休息了。”

“没事,这几天太忙,忘记问你了,你好些了吗?”我压下心头的激动,继续回复着。

“叔,你能再帮帮我吗?前几天买了个吸奶器,今天不知道怎么就坏了,我现在胀得很疼,你看你有时间吗?”接着一个羞涩的表情。

我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心里乐开了花,敢情她买了吸奶器啊,怪不得不来找我!

“有时间,我现在就过去。”

放下手机,激动得浑身发烫的我,毫不犹豫就出门朝她家走去。

几步就走到她家门口,我发现刘翠早已经打开了房门,她穿了件粉色的吊带连衣裙睡衣,衣摆很短,刚过大腿根部。

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溢出的nǎi水浸湿,看上去很是撩人。

“叔,你怎么不穿件衣服呢!”刘翠羞涩地低着头,她这一开口,我这才反应过来,老脸有些发烫。

太过激动,我直接穿着底裤就跑了过来。

刚才兴奋得满脑子都是刘翠那动人的模样,哪还想着那么多。

“担心你太疼了,所以就……,要不叔现在回去给穿上。”不过看到刘翠这娇羞的模样,我装腔作势就要回去。

“不,不用了!叔你进来吧!”

刘翠连忙摆手,红着脸转身向着沙发走去。

心中暗喜,我紧随其后关好门后,走到她的跟前,说道:“小翠,孩子睡了吗?”

我扫了眼客厅的婴儿床,没见到小家伙,上次就是被她给打断了的,我还真怕等会那小家伙再来那么一次。

“嗯,睡了,在他的小房间里。”刘翠声如蚊音,看我的眼神有些躲闪。

“那咱们开始吧,不过,小翠,这沙发有点不舒服,你看能不能进卧室?”听到她的回答我心中大定,看了眼沙发故意说道。

刘翠听到这话,本能地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比刚才红得还严重。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红着脸点点头,转身慢慢地向着卧室走去,从后面看到她那婀娜的身姿,一想到马上就能尝到这尤物的滋味,心头就一阵火热。

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刘翠一脸娇羞地坐在床边,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

我迈着激动得有些发颤的双腿,再次地蹲跪在她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慢慢地掀起她的睡裙。

入眼是半透明的白色内裤,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里面那神秘的风景线。

不过我没敢一直盯着那里看,而是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胸前,不过看到他那由上至下的吊带连体睡裙,感觉等会操作肯定会很不方便。

“小翠,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可能操作起来不太方便。”

可能是因为我心中那难以启齿的小心思,我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而且磕磕巴巴,说完我老脸不自觉就红了。

“嗯……”

娇羞地看了眼我,刘翠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略微一顿就闭着眼睛,轻轻地点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到刘翠这幅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我顿时激动了起来!

相关文章:

【081215-945】舞希香在线观看视频 舞希香作品番号封面

美女姐姐 美月恋 番号:117HBAD-360

女子投诉快递被打 快递员:没法律的话打死你

DDB-293 澁谷果歩作品2016年04月17日

succeed是什么意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