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超秦小雨第三百章 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2020-09-12 17:18 · 新商盟-chnore.com

她俏皮的样子,让我为之一动,两只手搂在她的腰间,侧身看去。

刘翠低头看了眼,躺了下来,向着我的怀里娓娓,枕在我的胳膊上。

“老杨,你会永远都对我好吗?”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膛。

我非常使劲抱着她,恨不得把她融入我的身体里,“会的,永远都会。”

我微微抬起头,向着她的唇间探寻着。

嘤!

她轻轻地发着娇声。

这次她没有阻止我,任由我亲吻着她,我的手逐渐不老实起来,在她的身上摸索着。

刘翠闭眼睛,一脸的柔情,身体不断地前靠着。

距离上次的感受,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今天再次的感受到身体的美好,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嗯……”

刘翠受到刺激,不断地轻吟着。

强烈的刺激,加上炎热的天气,我们俩个已经大汗淋漓。

我把背心脱掉后,又扑了上去。

刘翠随着的我的动作,不停在扭动着身子。

我猛地拉扯下她的运动裤。

“小翠,我没想到你会穿这件小裤。”

看着那只有两条小细绳连接的里裤,我激动地看着刘翠。

“喜欢吗?我猜你一定喜欢,所就穿了。”刘翠羞涩地说道。

“嗯,喜欢。非常喜欢。”

或许是我的话刺激到了刘翠,她的反应比以往还要厉害,不过却压着嗓子,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为什么不出声,压着不舒服!”我坏笑地看着她。

刘翠抬手打了我一下,瞪着我说道:“坏死了,如果她们回来听到了怎么办?你就没安好心。”

“呵呵,我不是怕你压着难受吗?叫出来舒服,放心吧,她们不会回来那么早的。”我吻着她说道。

“嗯……,我不,万一让她们知道,我还怎么活。再说,咱们还是在大白天。”刘翠往窗外看去。

“小翠,叔要开始了!”我说道。

“嗯,快点吧!要不一会,她们就回来了。”刘翠担忧地说道。

哇……

此时,我正准备开始,却被突来的防空警报惊扰。

关键时刻,又被小家伙打断了。

刘翠急忙推开我,迷情地看着我,而双手却快速地整理着衣服。

看着我的糗样,她竟然大笑地笑了起来,她靠在我的耳边轻声道:“憋死你!”

然后,她跳下炕向着孩子跑去。

我TMD招谁惹谁了,竟然这样对我,每次关键时候,小家伙都会哭闹。

我有些懵圈,傻傻地看着她们娘俩,身下的反应依旧强烈。

“老杨,穿起来吧,她们应该快回来了,晚上陪我出去走走。”

刘翠把孩子放回对面的炕上,帮我提起裤子,嘴里的热气不停地吹着我的耳朵。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并没有过多地强求。

我将她抱在怀里,不断地向她索吻着。

“老杨,停下,快停下。”刘翠用力地拍着我的后背,猛地推开我,说道:“别,别这样,我快受不了了,晚上,好吗?”说完,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向着屋外跑了出去。

我无奈地躺回炕上,平复着自己的火焰。

不多时,院子里便传来了嘻哈的打闹声,我知道是许红她们回来了,可我却一点也不想起来。

昏昏沉沉中,我又睡着了。

傍晚时分,刘翠叫醒了我。

晚饭后,大家围着桌子说了一会话,便各自游玩起来。

“老杨,孩子没人看着,怎么办?”

回到屋子后,刘翠搂着我的胳膊看着独自玩耍小家伙,皱起眉头。

“老杨,小翠?”

这时,外面传来许红的声音。

刘翠急忙松开我,连声答道:“唉,怎么了,红姐?”

我装着没事人一样,逗着孩子。

许红和她老公走了进来,她拉着刘翠的手说道:“没事,下午你和老杨也没出去,晚上我和我老公留下看家,你们出去走走。孩子交给我就行。”

“这多不好呀!”刘翠心里挺激动的,可嘴上却不敢表达出来。

我回头看着许红和她老公,瞬间明白,原来想把我们支出去,和她老公过二人世界。

“那行吧,下午太热,正好晚上凉爽,走吧,小翠,和叔出去走走。”说完,我率先向屋外走去。

刘翠看着我的背影,尴尬地对着许红笑了笑,“那就麻烦红姐和姐夫了。”

“外道了不是,快去吧,扶着点老杨,必竟年龄大了。”许红拉着刘翠的手说着。

刘翠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年龄大,可本钱不小,想着想着,脸红了起来。

“那我就走了,谢谢红姐。”刘翠客气道。

“去吧!”许红感觉很着急,向外推着刘翠。

也就是刘翠这种涉世不深的女人,换成其他人早就跑的没影了。

许红见刘翠跑出屋子,并追上了我,看着我们出了院子,扑向了她的老公赵凯。

我漫不经心地回头看了眼关掉的灯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刘翠挽着我,也不说话,把头靠在我的胳膊上,和我向着村外走着。

我俩出了村子,沿着村前的小河走着。

我的手却始终在享受中,而刘翠整个人都挂在我的身上。

“老杨,你好坏,再这样,我回去了。”刘翠喃声喃语地说着。

听着她的声音,我故意又加大了不少力量。

“咱们去那里怎么样?”

我看见一片树林,借着月光,感觉这一片树林很大,而且很隐蔽。

刘翠抬头望去,有些担心地问道:“安全吗?别有什么老虎、蛇那些东西。”

“哈哈,你想多了,都什么年代了,没有的!”

我兴奋地拉着她向着树林走去。

为了不被人发现,我拉着刘翠不断地向树林深处走去,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

我一把搂过她,疯狂地吻了上去,她也热情地回应着。

我的手伸过去。

她轻轻地哼着。

嗯……啊……

在我准备下一步时,树林里传来了阵阵令人沉醉的声音。

我和刘翠被突来的声音,吓的停止动作。

我俩不约而同地顺着声音望去,拉着刘翠顺着声音找去。

借着月光,我发现竟然是李丽和她男朋友陈康。

只见李丽扶着树,陈康站在她的身后运动着。

李丽的叫声很优美,跟唱歌一样,带着音调。

同时,她的声音更地激起我的欲望。

“别,老杨,万一她们听到怎么办。”刘翠担心地向着李丽她们望了过去。

我抱着她停了下来,也跟着向李丽她们看了过去。

“没事,你没感觉这样很刺激吗?再说,咱们这个地方,她们发现不了。”我趴在刘翠的耳边小声地说着。

我选的这个地方,非常的隐蔽,前面是两棵并排靠在一起,直径大约50厘米的大树,我估计得有50年以上了。

周围是一片灌木丛,就中间这么一块空地,而且是密密地小青草,感觉就是个纯天然的打野战之地。

刘翠还穿着那套运动服,我拉开了上衣的拉链,一片白花花呈现在我的眼前……。

李丽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只见陈康把她转了过来,把她抱起顶在树上。

刘翠的眼睛有些迷离,始终盯着李丽二人看着。

她咬着嘴唇,努力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的眼睛不时向着那面扫着,没想到李丽的身材还挺不错,特别是她那小美音,特别勾人。

“老公,快点,再快点,我要来了!”李丽大声地叫了起来。

“老婆,还痒吗?老公给你去痒!”

陈康的动作猛烈,每一下都很用力,交汇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都能听见。

听着她们的声音,望着她们的结合,我和刘翠也逐渐疯狂了起来。

我把她转了个身扶在树杆上。

“等,等他们,走了,行吗?”

刘翠转身抱住我,在我的脸上疯狂地吻着。

“嗯,小翠,我要忍不住了!”我看着李红二人,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

这时,李红的声音变调了,我和刘翠都停下了动作,齐齐地向着她们望了过去。

“陈康,你TMD进错地方了!”李红痛苦地叫骂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又换回了最早的那种姿势,陈康用力地抱着李红的细腰,不让她脱离自己的掌控,身体前后疯狂地运动着。

“MD,老子就是要你这里,你怎么的?不服,你TMD别叫!”

“王八蛋,NTMD用力,你记得,老娘跟你没完。MD,用力。”李红逐渐地恢复声音。

她发出的这种声音时,我不由地看向了刘翠,不过相比较来说,还是我家小翠的声音好听。

我向着刘翠那两股间的深涧探去。

她的身体不由地紧绷起来。

这时,陈康和李丽疯狂地大叫起来,我猜她们一定是到了那个高点,不过这个时间上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有点短,要是我,不知道让李丽这个小妮子高吼几回。

“每一次都这样,你就不能坚持久点吗?”李丽埋怨着。

李丽虽然埋怨着陈康,但可以看得出她还是得到了满足。

她们两人整理好衣服后,相拥着离开了这里。

“老杨,咱们也回去吧,我害怕。”刘翠见她们离开后,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我看着她,无奈地点了点头,帮着她整理着衣服。

“老杨,晚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刘翠趴在耳边轻声地说道。

当时,我还明白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我还沉寂在气愤中。

等我们回到屋子后,我才理解它的含义。

“嗯,回去吧,小家伙可能也不干了。小心点!”我虽然心存不满,可嘴上却不能表现出来。

我和刘翠散着步往回走着。

回到住处,李丽和陈康并没有回来,而且我们所住的那间屋子里,不停地传出许红的呐喊声。

我和刘翠坐了大门前的大石头上,赏起了月亮。

“老杨,这几年你怎么办的?”刘翠枕着我的的臂膀轻着问道。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可是我这几年根本就没想过,说句心里话,连起来都没起来过。

直到为她治疗后,欲火才重新燃起。

不过,我还是实话实说了,“自从你婶走后,我就没想过这件事,也不存在着怎么办。”

刘翠抬起头,不相信地看着我,“那为什么现在……”

“呵呵,还不怪你,要不你上次没了奶水,我或许后辈子都不会再想这件事了。”我指了指她的头。

“那你是怪我了?哼,不理你了。”刘翠故作生气的样子,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从后面紧紧地搂着她,“怎么可能怪你呢,我还要感谢你呢,不是你的话,我都快忘记自己还是男人了。”

“讨厌!”她把身体靠在我的怀里。

大约半个小时,我们房间的灯终于亮了。

“走吧!”我轻声地说道。

其实,我更期待的是晚上的节目。

“你能不能小点声,别把孩子吵醒了,你先回去,我等老杨他们一会。”

许红和赵凯走了出来。

“不用了,我们回来了。”

我和刘翠装作刚回来的样子,走进了院子。

“老杨和小翠回来,那行,我们两口就回去了,孩子已经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晚安。”许红拉着赵凯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见她们回屋后,拉着刘翠快速地奔向屋内。

“等一会,老杨,我打点水,咱们都洗洗。”

进屋后,刘翠制止了我进一步的行动。

我坐在炕边,将衣服脱掉,等着她。

只听厨房传来哗哗地水声,接着是倒水的声。

“老杨,你也洗洗。”刘翠把盆放在炕上,眼神不停地闪躲着。

我把脚抬了起来,准备放进去的时候,被刘翠用力地打了一下。

“哎呀,不是洗腿,是洗那。”她羞涩地说着。

这时,我才明白她要我洗那里。

“小翠,你帮我洗洗呗。”我拉着她的手说着。

她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突然揣着脸盆离开。

我还以为她生气了,不一会,她拿着一个小碗水走了进来。!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见她把碗放在炕上后,随手关掉了灯。

黑暗中,她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握着我的那里,慢慢地按摩着。

我伸手去抱她,却被她挡了回来,“急啥?乖乖等着。”

我没敢放一个屁。

还是别动了,我到想看看她干什么。

在她的小手运作下,肾线素传入那里挺立着。

她拿起旁边的那个碗水喝了一口后,向着我的身体靠了过来。

借着月光看去,她竟然在吞吐着。

我感觉到一阵温热,她的小舌头不断摩擦着。

刘翠活动了两下,吐掉嘴里的水,又拿起碗唅了一口。

就这样,她反复地做了七八次,碗里的水没有后,她才停止下来。

此时,我已经难耐,拉过来将她按在了炕上,疯狂了起来。

衣服一件件地在减少,反正也不多,加起来也就那么七八件。

借着月光,我终于近距离地欣赏到了她完美的躯体。

刘翠的口中渐渐地吟唱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我连忙捂住了她的嘴,轻声地说道:“小翠,咱能忍忍吗?小点声,许红她们在家呢!”

她没有回答我,咬着嘴唇哼哼着。

风雨过后,我紧紧地抱着她躺在炕上,“小翠,舒服吗?”

“嗯,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老杨!”刘翠柔声说着。

“怎么了?”

我故意地问着,我知道她还没有满足,而我同样也是一样。

“我,我还想!”刘翠说道。

“还想什么?”我坏笑地看着她,“是还想要这个吗?”

我翻身趴在她的胸前,不停地挑逗着。

刘翠轻轻地拍打了我一下,在我的肩膀上用力地咬了一口,娇声地说道:“讨厌,明知故问!再不理你了!”

我呵呵地一笑,挺动了身体。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刘翠不断地解锁着各种动作,我们踏遍了这个村庄的树林、山间、小河流,甚至玉米地,感受大自然带来的美好与生活。

第五天,车来接我们回去,结束了这次的短暂幸福的度假。

在诊所与许红她们分开后,我拉着皮箱,刘翠抱着孩子,就像是夫妻一般,回到了家中。

晚上,我和刘翠共同做了一桌美味的饭菜,举杯共饮。

当然,是我一人在喝,她还在哺乳喝酒对孩子不好。

我和刘翠并排坐在一起,我抱着她,她夹着菜喂着我吃,这种感觉就好比是一对恩爱的情侣,腻腻歪歪,偶而我还会在她的脸蛋上,亲上那么一口。

她今天穿了套粉色的半袖睡衣和短裤,吃着饭我的手也没有闲着,不断地挑逗着刘翠。

不一会,她就瘫软地趴在我的怀里,眼睛已经迷离。

这时,房门传来了钥匙转动门的声音。

刘翠和我四目相对,快速分开,不用想,指定是王生回来了。

他不要三个月才回来吗?这才一个多月,怎么就回来了呢?

我没有起身,拿着酒杯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坐在椅子上喝着酒。

刘翠慌张地整理下衣服,快速地跑了过去。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三个月吗?”刘翠脸色通红,不时地瞄着我,神情显得十分地紧张。

“老婆,我想你了呗,来亲亲!”王生把行李箱推到一旁,上来就要搂刘翠。

刘翠快速地向后退了一步,用下额向我的方向扬了扬,微笑地说道:“老杨在这呢!正好刚吃饭,洗洗手跟老杨喝点吧!”

王生这才看到了,哈哈大笑地走了过来,“老杨,喝多少了?”

我放下杯子,笑着说:“这不才开始喝吗!你个臭小子,一走就一个多月,也不说给我这个老家伙打个电话,你不在家连个喝酒的人都没有。”

“得了,今天咱爷俩不醉不归。哈哈!”

王生脱掉上衣,交给刘翠后向着卫生间走去。

刘翠皱着眉看着我,紧张地身体已经发颤。

我回看了眼卫生间,见王生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大胆地拉着刘翠的小手,轻轻地说道:“没事的,别慌,有我呢。”

刘翠瞪着我说:“还不是你,再说了,谁知道他今天回来,打个措手不及,老杨,你一会可别说露了?”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好了,他快出来了,去给他拿碗筷吧!”我在刘翠的手上拍了拍。

“老婆,把我上次回来带的那两瓶大曲拿来,我跟老杨喝那个。”

王生坐在下后,把桌子上的那瓶老白干盖上。

“不用,我喝这个挺好!”我说道。

“那可不行,今天必须喝那个,一是感谢您,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没少照顾小翠和孩子。二还是感谢您,感谢您的这几年的关怀。”王生显得十分高兴。

“感谢啥感谢,只要你少出点差就行了。”我违心地说道。

还感谢我,如果知道我已经把他老婆照顾到床上了,他就不会这么说了。

刘翠低着头,又恢复了以往那种羞涩的神情,不过她的眼神中却充满复杂的情绪。

我知道,她或许是想起和我的事情,再次地感觉对不起王生了。

不过,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已经体验到和我在一起的乐趣,她还会断了和我的联系吗?

我是一点也不用担心,不过看着她那矛盾的样子,心里不由地有些心痛。

“老杨!老杨?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了。”王生笑呵呵地说道。

“啊?啊,没什么,就是想起小翠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吃了不少苦,王生呀,不是叔说你,工作就那么重要吗?”我装做生气的样子问道。

王生转头看了下刘翠,冲她笑了笑,对我说道:“叔,现在这社会淘汰率太高了,如果我不努力,明天就会被别人淘汰。到时恐怕连孩子奶粉钱都没了。”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个老家伙也不懂,来喝酒。”我举起王生重新倒的大曲喝了起来。

“嗯,好酒,年份不少了吧?”我说道。

相关文章:

【无忧商务网】-5ucom

古今战役之特拉法尔加海战

罗曼史是什么意思

筑紫美嘉(つくしみか)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无线路由器怎样连接才正确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