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被窝里的公息全章

2020-09-14 20:30 · 新商盟-chnore.com

想到这,我再偷偷的看了一眼高雯馨,突然就龇牙咧嘴,显得一副很疼的模样。

起初高雯馨还没发现,直到过了一会,她才看到,顿时把她吓得不行:“陈叔,你怎么了?是我刚才按疼了吗?”

我摇了摇头,一副强忍着痛苦的模样,声音都缩小了很多:“没有,不是你按疼的,刚才那臭小子踹了我一脚,正好踹着我大腿内侧了,估计现在是发作了。”

说完,我偷偷的瞟了高雯馨一眼,她似乎没有发现我在骗她,反而很紧张的问道:“那需要我干什么呢?我再帮你揉揉的话,能好吗?”

我心中大喜,要的就是这句话啊,高雯馨真是撞到我枪口上呢。

我赶快装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雯馨,你先回去吧,还是陈叔自己来揉揉,毕竟大腿根部很隐秘的,我有点难以……”

说到这,我就不说了,高雯馨愣了一下,很快脸上愧疚的表情再次浮现,她摇头倔强道:“陈叔,有个女人帮你揉,总好过你自己揉吧,大腿根部又怎么了?陈叔你不是也为了给我治病,然后……”

因为太过激动,高雯馨激动着,就发现说错了话,连忙停了下来,小脸一片微红,都不太敢看我了。

我内心偷笑,但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高雯馨脸红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就带着这一丝娇羞坚毅的看向我说道:“陈叔,就让我帮你揉揉吧,没事的。”

我内心兴奋到了极致,但我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吧,那陈叔把裤子给拿掉。”

说着,我就要拿掉裤子,高雯馨啊的一声,脸蛋微红:“还要tuo裤子吗?”

我苦笑着点头:“是啊,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揉了啊。”

“嗯,那你拿掉吧。”高雯馨脸色发烫。

我偷笑一声,迅速就把裤子给拿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裤,躺在高雯馨的面前,高雯馨看了一眼,红着脸问我:“陈叔,你大腿是哪里受伤了啊?”

我老脸一红,抓着她的手,然后就放在了我大腿根部,距离那里很是接近,几乎只要一个不慎,就可能会碰到我那里。

高雯馨也没想到部位会这么隐秘,她偷瞄了我那里一眼,支支吾吾的问:“是这里吗?”

我假装很疼,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却十分享受她碰到我大腿的感觉。

高雯馨没说什么,只是红着脸低下头,把手伸过来,轻轻的开始给我揉了。

因为距离那里实在是太近了,没揉几下,高雯馨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那里,她手上一颤,脸色更红几分,但却强忍着没收回手,继续帮我按了起来。

而她的手碰到我那里的一刹那,我舒服得都快要叫出来了,那种感觉使得我浑身火热,简直美妙到了极致啊。

我忍不住眼神火热的盯着高雯馨,高雯馨半坐在床沿,认真的给我揉着,我盯着她那前面被包裹的两团,以及那妖娆的小蛮腰,还有那娇羞的小模样,使得我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同时下面也有了强烈的反应。

虽然有些怕被高雯馨看见,但我还是心脏狂跳的期待起来,待会高雯馨看见我那里,会是什么反应啊?她那么久没碰过这玩意了,说不定看一眼,就会勾起那种心思呢?

此刻的我,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揉了几下,高雯馨的手,再一次不小心的碰到了我的那里,我舒服得都快叫出来了,而这时候,高雯馨似乎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了,她疑惑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下面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高雯馨的脸,如同被抹上了红霞一般,整张小脸蛋红的十分可怕,她赶忙把头给低下了,不过在低下的那一刹,她似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那里,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

“陈叔,你大腿,腿应该好多了吧,揉得也差不多了吧?”高雯馨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也老脸一红,说道:“雯馨,不好意思,陈叔没别的想法,也没那种意思,就是想上个厕所,所以憋得厉害。”

我故意这样解释着,是怕高雯馨不理我了。

高雯馨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抬起头,忍不住又悄悄的看了我那里一眼,这才说道:“陈叔,你要不要先去上个厕所,然后我再给你揉?”

我摇了摇头,假装可怜,苦笑着道:“这里越来越疼了,还是等你揉完了再说吧,这会儿下床太疼了!”

说着,但是我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动得很快,因为高雯馨眼神中的小动作,被我捕捉得一清二楚,她明显偷偷的看了我那里几眼,这就代表,她对我那里不排斥啊,并且似乎还有些喜欢,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偷偷看呢?

想到这,我更是激动得要命,看来,这次又有机会啊!我果然猜对了,每个女人都有很强烈的裕望,高雯馨也不例外,她自己的老公不行,身边又没有其他男人,她自然也很渴望那种东西,要不然她怎么会偷看我那里呢?

上次我碰她的时候,她反应那么大,甚至被裕望冲昏了头脑,这就足以说明,这次我可以故技重用,而且我一直对自己的本钱都很是骄傲,即使现在年龄大了,但比起一般的小伙子可还要猛。

高雯馨显然也发现我比别人大了,接下来她在帮我揉的时候,频频的偷瞄我那里,眼中闪着惊讶和好奇。

而我,则假装有意无意的,疼得扭动身子,而那里也时不时碰到她的手,开始她还有些躲着我,不过紧接着,当我那里再一次碰到她手的时候,她竟然像是没有反应一般,继续给我揉着,也没闪躲。

这一个发现,瞬间把我激动得不行,她居然不躲着我了?

我看向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脸蛋已经红的不像话了,把头低得很低,但我还是能看到,她那咬着唇,娇羞的模样,真是美丽极了,我的征服裕,一下到达了极致。

我现在真想直接抱着她,然后和她来一次完美的战斗,可我还在尽量的压制住自己,因为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万一她又跑了,那下次再想要接近她,又很麻烦了。

“雯馨,你怎么脸蛋那么红啊?”我故作奇怪的问道。

“啊?陈叔,有吗?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吗?”高雯馨被我问得一个激灵,她努力的把表面装得很淡然,但越是这样,我就越看得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你脸蛋那么红,是不是又涨奶了啊?我现在倒是好多了,不过你这个样子,我倒是挺担心你的!”说着,我一脸很关心的表情。

犹豫着,我试探着问道:“雯馨,我给你的药,你都吃了吗?你要不要陈叔再帮你按一下啊?”

话语之中,我充满了关切之意,其实我内心很清楚,她根本没有涨奶,我只是想试探试探她,到底让不让我碰她。

而高雯馨脸蛋红润,她看了我一眼,又低头了,似乎在犹豫着,我瞬间内心一喜,看这个架势,似乎有戏啊。

我连忙变得更加关切道:“雯馨,你有事情可要说呀,不然到时候涨奶会变得更加严重的,陈叔这就来帮你检查一下。”

说着,我装作急得忘乎所以的样子,从床上半躺起来,伸手就要去碰她那里,眼看着我的手距离她前面的那两团只有一寸的距离了,而高雯馨恍惚之中,她赶紧抓住我的手,脸色都红了一大半。

她娇羞的看着我,开口说道:“陈叔,不用检查吧,我真的没事……”

“那你脸红什么?只有涨奶涨得难受,才会憋红脸啊。”我皱着眉头,一副很严肃的模样。

高雯馨说不出话来了,她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却又不好说,而我内心偷笑,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脸红了,但是她总不可能明说出来,说是因为看到我那里,她才脸红的吧?

“陈叔……”她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趁着她放松警惕,我直接把另外一只手伸了出去,然后迅速的放在了她的那里!

“啊……”

一声轻哼传出,高雯馨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忍不住叫出了声,脸色也红透了,她看向我,有些生气,又很娇羞的说:“陈叔,你干什么?”

说着,她就赶紧去抓住我那只手,想要把我的手从她那里拿下来,我连忙在按了几下,高雯馨顿时娇羞欲滴,从喉口中再次发出一声长吟。

而她抓着我手的力度,也瞬间松了很多,有点欲拒还迎,想要拿开,又舍不得的感觉!

我很清楚,她是被我弄舒服了,现在只要再加把劲,说不定就可以把她给拿下了,想到这,我顿时无比激动,兴奋到了极致。

我内心嘿嘿偷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十分严肃的说道:“雯馨,我刚才已经检查了一下,你那里都有点肿胀的迹象了,还骗陈叔说没事呢,赶紧的,陈叔再帮你按一下,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陈叔真是白救你了,自己身子都不爱惜,症状又出来了,也不早和陈叔说!”

高雯馨羞愧欲死,她看向我,也没有想着要拿下我的手了,反而看向我下面的时候,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不过很快一闪即逝。

“雯馨,你坐好了,陈叔现在帮你按,待会回去到我屋里再拿一些中药回去熬。”我严肃的说道。

“嗯……”高雯馨点头,显然已经沦陷了。

我激动到了极致,调整好心情,我就开始帮她按了。

帮她按了没多久,我就等不及了,而且见她也早就迷失了,我一把把她扑倒在了床上,嘴巴就向着她凑了过去。

可就在我扑倒她的时候,她猛地警惕起来,反应忽然变得很激烈,双手猛地一把推开我,有些羞涩的说道:“陈叔,我们不能那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相关文章:

河南烟草局长河南省烟草局官网

颠倒黑白

一本不说话的书

朱丹溪蚂蟥医疮

雪白的屁股,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