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

2020-09-14 21:28 · 新商盟-chnore.com

不得不说!

小晴真是开放啊,十八岁就交了几个男朋友不说,还看起毛片来了!

虽说,在我们乡下,十八岁就结婚的女孩子不少,但是,人家是冲着结婚去的,正儿八经是为了传宗接代,并不是乱搞的,就算乱搞那也是婚后的事,比如何香玉这样的。

但是,小晴还没有结婚呢!

这城里的人真是开放啊,这让我有了更大的期待。

“哎呀,小晴,你别放了。”小凤捂着眼说道。

小晴嘻嘻一笑,“小凤,这有什么害羞的,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嘛!你先学习学习,免得以后进了城,人家笑你是个土包子!”

“哎呀,小晴,我、我都没有谈过恋爱,羞死人了。”小凤还是捂着不放。

“小凤,你的思想太保守了,你要是一辈子待在农村,我也不说了,可是你是要进城的,你先学习一下,不会吃亏!”小晴一边说着,一边拉开小凤的手。

小凤面红面赤的松了手,把脸扭到一边去。

但我看到,她的余光还在瞟着电视。

她现在的心情就应该像我初次看到女人的光身子那样吧?

嘿嘿,谁没有第一次呢?

如果真让我从小晴和小凤之间选一个当老婆,我肯定是选小凤呢,毕竟人家是黄花闺女。至于小晴呢,做个男女朋友挺好。

这时候我也不能坐着不出声啊,毕竟我也听到了。

于是,我一脸懵逼的问道:“小晴,你们在看什么电影啊,怎么都不说话啊,只听到女人在叫,她是怎么了?感觉有人在打她,好像也不对。我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

小晴吃吃笑起来,“忘了这边还有一个更土的!”

“你们倒底在说什么呀?那女人的声音叫得怪怪的,我听了有些,有些……”我吐吐吞吞的说着,“感觉身上起了火似的。”

我摸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想,我这样说,才是正常的反应,她们反而不会起疑心。

说实话,光听那片子里的女人叫唤,是个正常男人就会受不了!

“哈哈,金宝听了就有反应了!”小晴一个劲儿的笑,好像是成心为了捉弄我的小凤。

再看小凤,脸红红的,不过眼睛却瞟着电视,抿着嘴,仿佛在强忍着什么。

“小晴,你们倒底在看什么?”我站了起来。

我下面的帐篷又支了起来,“我感觉好热呢,我、我要走了!”

我装腔作势的说道,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一个戏精。

小晴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上面,还拉着小凤,示意她看。

“金宝,你要是觉得热的话,就去洗个澡吧!”小晴媚笑道。

她走过来,身子几乎要贴着我了。

说实话,下面已经顶到她了,我打了个激灵,后退一步,差点摔倒。

“小晴,不用了,我还是回去洗!”我在想,她肯定又想偷看我!

“金宝,没关系的,我这里的卫生间比你家的高级多了。”

我看她抿着嘴唇,恨不得把我一口吞下去的模样!

乖乖,她才十八岁呢,感觉她比嫂子懂得还多,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

不过,这样的小妖精可真是勾人啊!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

小晴的脸一下变了,“糟了,我爸爸回来了!小凤,你带金宝先回去!”

然后,我就看到她去关电视。

小凤走过来,拉住了我,“金宝,我们走。”

“哦,我的盲杖。”

小晴把盲杖递给我。

于是,我和小凤下了楼。

刚走出堂屋,我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走过来。

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小晴的父亲了,西装革履,很有派头,完全是城里老板的气质。

“周叔叔好!”小凤叫道。

“周叔叔好!”我也跟着叫道。

周青山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呵呵,你是小凤,你是金宝吧!”

“是啊,周叔叔,我们来找小晴玩的。”

“那你们再玩会啊!”

“不了,我们回去了。”

“那好,以后来玩!”

出了门,我和小凤分了手。

回到家里,看见我妈和嫂子正坐在堂屋说话。

“金宝,回来啦?”嫂子说道。

“嗯。”我慢腾腾的走进堂屋。

“你不是给小晴治疗落枕吗,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我妈问道。

“哦,小凤也在那里,我和她们聊了会天。”我说道,一想起刚才的情景,我心里的邪火就窜了起来。

我瞟了一眼嫂子,咽了一口口水,要是嫂子穿上‘丁字裤’该是什么样子……

“金宝,马瘸子回来了,你知道不?”我妈打断了我的YY。

“马瘸子?”我愣了一下,随及想起了一个人。

马富贵!

这家伙以前也是村里的一个混子,几年前,因为分田的事儿,他和方大庆发生了冲突。结果,方大庆伙同其它人把他打了,把他的一条腿给打瘸了,所以,马富贵就有了一个绰号‘马瘸子’。

随后,他就外出打工了,听说在一个工地当库管,很少回来。

我心里一下亮堂了!

这马瘸子跟方大庆可是死敌啊!

本来农村人娶个媳妇都不容易,现在马瘸子就更不容易娶媳妇了,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打着光棍。

他不恨方大庆才怪!

要是让他知道视频的事儿,他肯定会报复方大庆!

“妈,他怎么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他妈这段时间不是病了吗,他是回来看她的。”

“哦,那看来要待上几天了。”

“那是当然的。”

马瘸子自小没了父亲,是他母亲把他养大,这货没有什么优点,就是孝顺。

“妈,嫂子,你们聊,我回屋休息会。”

我回到屋里坐下。

马瘸子的出现,让我的计划有了实现的可能,这是老天给我机会啊!

想了一会儿之后,我有了头绪。

我必须要让马瘸子看到这个视频,但是,我没有U盘,也没有电脑,镇上熟人太多,那么,我要去县城一趟,买个U盘,把视频复制进去,再扔到马瘸子院子里。

至于他怎么做,就看他的了。

打定主意,我决定明天下午就去县城。

一整个晚上,我脑子里全是周小晴穿丁字裤的情景,最后厚着脸皮让嫂子用手帮我释放了一次,才安心睡下。

反正我和嫂子总要整点动静出来不是?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挨着嫂子睡也是一种煎熬啊!

虽然嫂子这几天表现得很规矩,我知道,她也在极力压抑着自己。

第二天上午,我揣着三百多块钱去了镇上。

虽然我现在出师了,但我在师父店里是没有工钱的,所以,在外的吃喝得从家里拿钱,因此,我身上随时有个几百块。

因为我有按摩认穴的基础,所以,我学起来针灸来,速度也快,只是,我没有机会真正的出手罢了。

上午忙完之后,我就从诊所出来,然后去了附近的车站。

在别人的帮助下,我坐上了去县城的车。

我去县城的次数很少,瞎了之后,就更没有去过了,所以,县城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

到了县城一看,变化真大呀!

马路变宽了,房子变多了,车水马龙。

看到县城变得这么繁华,我想,那大城市就更了不得了,听嫂子说,那里好玩的地方太多了。

可惜呀,我还要等上一年呀!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找了个面馆吃了一碗面。

随后,我就在县城里逛了起来。

街上还有许多人和我一样戴着墨镜,那是为了防晒。

县城里的妹子也不错呀,一个个打扮清凉,细胳膊细腿儿的。

当我发现街对面有家手机店,站在路边准备过马路时,还有一位妹子主动过来扶我过马路!

感动之余,我索性告诉她,我的目的,我要帮朋友带个U盘回去。

于是,这位妹子毫不犹豫的答应帮忙,把我带到那手机店,帮我买了一个U盘。

接下来,我就要寻找网吧了。

我找人问了一下之后,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我就看到路边的一个巷子口外面站着一个穿着很露的妹子,圆嘟嘟的脸,丰满的身体,看起来很肉感!

她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在想什么。

当我走过她身旁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

“帅哥!”

我愣了一下,侧过脸来,“是在叫我吗?”

“对呀,帅哥,我就是在叫你!”那妹子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挺可爱的。

“有什么事吗?我可是瞎子啊!”

她靠近我,低声说道:“帅哥,想玩玩吗?”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一下就明白她是做什么的了!

这么可爱的妹子居然干这样的事。

难道现在的业务不好做了吗,居然连我这个瞎子也要搭讪?

表面上,我一脸茫然的问道:“玩什么呀?”

她凑到我的耳边说道:“玩女人呀,玩不玩?”

我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还真是的!

我口干舌躁的说道:“我……我不玩!”

但我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说实话,妹子真的不错,水灵灵的,感觉掐一把就能滴出水来。

关键是,这阵子,我实在被诱惑了太多,真的想实实在在的发泄一下,尝尝女人的滋味。

“哥哥,很好玩的,不贵,就一百五十块!”妹子眨巴着眼睛。

我不知道一百五贵不贵,反正还是觉得肉疼,但我的双脚似乎被钉住一样,移不动了。

妹子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又说道:“帅哥,看在你是盲人的份上,我再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

“那个…你们这里,安不安全呀?听说有警察啊!”我终于心动了。

“帅哥,你放心,当然安全哦,我自己租的房子!哪里会有人查呀!”妹子低声说道,嘴里的热气喷到我耳朵里了,痒酥酥的。

我的内心做着天人交战。

自己可是个童子娃儿,这第一次就这样没了,还真有点不甘心啊,但是,感受着妹子的火热,我的大脑和档部都开始充血。

妹子的手抓住了我,“走吧,我带你去,不远,就在巷子里面。”

我被她这么一拽,就丧失了所有的抵抗力。

管他妈的,什么童子娃儿,都不知道跑了多少次马了,在嫂子的手上也爆发了好多次了。

妹子拉着我慢慢往前走。

巷子很深,是一片居民区。

拐了几个弯之后,妹子把我带到一间屋里。

屋子不大,比较简陋。

妹子开了电风扇,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帅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是拄着根盲棍,我还以为你是正常人。”妹子嘻嘻笑道。

“呵呵,我八岁那年就瞎了,离现在十一年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还算是白白净净,主要是没干过什么农活,不是待在家里,就是待在诊所里。

“帅哥,我们开始吧!”妹子站起来,准备脱衣服。

“这么快呀?”事到临头,我又有一点紧张。

“那你还要干嘛呀?”

“其实,我以前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我有些紧张。”我如实说道,“我、我都不知道该什么做。”

“不用紧张,我会教你的。”妹子嘻嘻一笑,然后,她抓住我的手,放到她丰满的胸上。

我触电一样缩了回来,然后,又被她抓住按在胸脯上。

虽然隔着衣服,可这手感真的不错啊,弹性十足。

“这、这是你的胸吗?”我装模作样的问道。

“是呀,摸起来舒服不?”妹子笑得很贼。

“舒服!”我不再扭捏了,狠狠的捏了几把,捏得妹子都叫出声来。

那声音听得我热血沸腾,仿佛是士兵听到了上阵杀敌的号角。

“把衣服脱了吧,待会更舒服!”妹子的声音诱惑着我。

我收回手来,摘下墨镜,开始脱衣服。

妹子的动作更快,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

刚脱了上衣,妹子就说道:“帅哥,先把服务费给了吧!”

“要先给吗?”

“当然呀,如果你睡了我,跑了咋办呢?我找谁要去呢!”

我想,她要是骗我的话,也根本用不着脱光。

“那好,我把钱给你。”我伸手去摸钱,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脑补那美好的画面了。

看到那么多次视频,我终于也要当回男主角了。虽然不是理想的对象,但是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实在太受煎熬了。

接着,我咧嘴笑了,内心开始沸腾起来。

房间里,那妹子把衣服脱光了,我也脱了上衣,正要掏钱给她。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

“警察临检!”

我一下蒙了!

作为一个乡下人,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警察!

小时候,我还梦想当一个警察,那多威风啊!可是自从瞎了之后,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那妹子的脸也瞬间白了,不过她没有我这么慌张,飞快的拎起小内内就穿上!

不过,警察显然没有给她足够时间,她刚穿上小内内,那门就被踹开了!

太暴力了!

接着,几个警察蜂涌而入!

我就像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上身还光着。

我看清了,一共五个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警察,啤酒肚,麻子脸,威风凛凛。

让我惊讶的是,最后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二十多岁,唇红齿白,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的要命,那胸比嫂子还要大,感觉那警服随时要被崩裂似的!

这是我长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

那麻子脸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冷哼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不法交易,说吧,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我弱弱的说道。

我瞟了一眼那妹子,她来不及穿衣服,此时,把上衣抱在胸前挡着,低着头。

“没干什么?”那警察冷笑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正在卖淫嫖娼!”

紧张之后,我已经冷静下来,他提到‘瞎子’,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就是个瞎子,我是来她按摩的!”

“你是个瞎子?”

那几个警察一听,有些惊讶。

因为,我此时没有戴墨镜,盲杖也放在一边,他们应该没注意到。

实际上,这几个警察进来之后,除了那女警,他们的眼睛都往那妹子身上瞟。

“是啊,他就是一个瞎子,他是来给我按摩的。”那妹子附和道,然后伸手把墨镜拿给我。

我戴上墨镜,又摸摸索索的摸到盲杖,“警察叔叔,我都瞎了十几年了,村里人都知道。”

“瞎子又怎么样,就能说明你没有嫖娼了?”那麻脸警察哼道,“你看看你们,这女的都脱光了,你也脱了上衣,这怎么解释?”

我心想,幸好你们来早了,要是晚来几分钟,我和这妹就滚床单了。

那妹子一听这话,又紧张了。

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我把衣服脱了,是因为这屋里太热了。这妹子把衣服脱了,是因为我要给她按摩啊!她说她痛经,我要按摩一些重要的穴位,就建议她把衣服脱了,是不是这样,妹子?”

“对,对!”那妹子连忙点头,“我刚才站在马路边,看见这个瞎子哥哥走过来,就问他会不会按摩。他说他会,我就把他带到了出租屋。我这房子没有空调,他觉得热,就把上衣脱了,然后,他告诉我,要按穴,必须把衣服脱了。我就脱了呀,反正他是瞎子,又看不见。”

“哟,你们俩个一唱一合的,还挺默契呀!”满脸警察冷笑道,“小瞎子,既然你说你会按摩,那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一下。现在,你给我按摩,我一试就知道真假!”

说着,麻脸警察摘了帽子,就坐在了床上。

我看见那妹子又变得紧张起来。

另外几个警察都兴灾乐祸的盯着我,不过,那女警的目光却很复杂。

“愣着干嘛,来按摩啊,我坐在这里的!”麻脸警察叫道,“告诉你小瞎子,我经常去按摩,你忽悠不了我!现在,你给我按按头!”

我装着听声音,侧过身体,上前两步,伸出手来,摸到了他的脸。

我平静了一下心静,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开始头部按摩。

“这是‘完骨穴’,主治失眠、偏头痛……”

“这是‘天柱穴’,主治颈椎酸痛,落枕……”

“这是‘哑门穴’,可以治疗顽固性头痛,鼻出血……”

我一边用纯正的手法按着,一边熟练的说出每个穴位的主治功能。

我用余光看见那几个警察的表情变了。

而那妹子的表情也舒缓了,她应该也没想到我真的会按摩。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瞎子原来还真的会按摩。”麻脸警察这下也相信了。

按摩了几分钟之后,麻脸警察站了起来。

“好了,算你们说的是实话,这次,我们就不追究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收队!”

麻脸警察带头走了出去,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想到,先前走出去的女警又走了进来。

我一下又紧张起来,难道她看出了破绽?

她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方金宝!”

“你在哪个盲人按摩店上班?”

“我没在按摩店上班,我跟着我师父干活,他在分水镇有个中医诊所,他叫赵安国,我真的是学按摩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女警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后背全是汗。

“帅哥,谢谢你了。”妹子说道,这个时候,她才把衣服穿好。

“以后别干这个了,危险!”

“知道了,我送你出去吧!”

于是,妹子牵着我,把我送到马路上。

唉,我这个瞎子破个处容易吗,就这么黄了。

接下来,我就找到一家网吧。

然后找到一个网管,让他帮我把手机里的视频复制在了u盘里。

做完这些,我便兴奋的打道回府了,虽说今天差点干了件大傻事,但是好歹也把u盘的事给弄好了。

这下就等着让方大庆为他想睡我嫂子,付出代价吧!

相关文章:

【中控科技官方网站】-www.zkteco.comFingerprint

“半只”小鸡

如何将无线路由器设置成无线交换机

本田岬 番号:223ECB-106

适用诉讼费用缓交的条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