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2020-09-14 22:08 · 新商盟-chnore.com

一脸不敢置信的惊呼了这么一句,还未再次开口,人便被周锐扯着走了起来。

很快,二人便到了苏冷韵的家。

本着最后一丝定力,苏冷韵努力的与自己的欲望抵抗着,死活不肯开门。

“周锐,你知道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

“行了,苏老师,想什么呢?”

双手一摊,哪怕是被人知了心思,周锐却还是不要脸的继续争取着。

“我就只是担心你而已,你放心,我就住这一天。”

“我.....”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周锐这双勾人的眼睛盯着,苏冷韵竟然鬼使神差的点起了头。

“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条件还没兑现。”

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

不过,此时被周锐拥进怀里的苏冷韵,智商再次为零。

之前感觉到的不对劲再次袭来,身体越发的空虚,仿佛.....

“苏老师,你开门吧。”

虽然很想抱个够,但是,周锐是个有远大理想的学生,他绝对不是一点感觉就可以满足的。

放长线,掉大鱼。

本着这个心理,周锐再次把苏冷韵放了开来。

当然。他也不怕苏老师反悔,毕竟她是老师嘛。

如周锐所料,苏冷韵犹豫了许久,最终却还是开了门,引狼入室。

“二楼还有一间客房,自己收拾。”

一进门,撂下了这么一句话,苏冷韵人便高傲的往着楼上走去。

那样子,像似有人求她似的,这让周锐很是不爽。

干了她,撕下她的假面具,看她还怎么高傲。

心里面叫嚣着这话,周锐表面却还是淡定从容的冲着苏冷韵的背影询问道。

“苏老师,请问你家浴室在哪里?这身上脏得很。”

拿手扯了扯衣服,低头闻了下味道,周锐满脸嫌弃的撇到了一边。

对于他这搞笑的动作,苏冷韵非但没有被逗到,甚至还一脸发鄂的看着他。

待过了许久,才见她一脸见鬼般,手指着一个方向道:“那里。”

话落,便一脸羞怯,脚步慌乱的逃了开来。

“呵呵。”低声笑了几下,三步并作两步的到了浴室,周锐得意了起来。

“苏老师啊苏老师,难不成你就觉得我周锐是用下半身考虑的禽兽?连点策略都没有?进来就扑?”

哈哈大笑了几声,对这,周锐感觉到了万般好笑。

早就回了房的苏冷韵,压根就没料到周锐不是那样子的人。

当面猜错了周锐,这让她很是无措,同时,她还深深的怀疑自己的魅力。

如今一听到了周锐的笑声,差点就想找个缝隙装下去。

不过,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不得。

以自己的身材比例,又怎么会勾引不了那个小屁孩?

突然闪过的想法吓了苏冷韵一跳,此时的她竟然隐隐有了想去偷窥某人的想法。

心动不如行动。

令人惊讶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自己控制。

慢慢的下了楼,来到了浴室门口,苏冷韵才反应了过来。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得,破罐子破摔。

“来都来了,不看白不看。”

轻声的嘀咕了一声,苏冷韵激动的咽了咽口水,手颤抖的往着浴室门移去。

轻轻一推,门竟然没锁。

目光望着那一丝缝隙,苏冷韵悄悄的靠了过去。

入眼的这一幕,苏冷韵毕生难忘。

没想到周锐的身材如此的好,看来平时没有少健身。

而掩盖在衣服之下,如今显示在自己跟前的美景,却是一个八块腹肌猛男的沐浴图。

天啊,那身材,那格局。

此时的苏冷韵心中可谓是热血沸腾,就差流鼻血了。

深怕被周锐发觉,苏冷韵偷窥了几下,便再次静悄悄的离了去。

她以为自己如此警惕,周锐压根就没发觉。

不料,就在她转身之及,周锐竟然转过了头来,脸上出现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就知道你丫的会来偷看,哼,这下好了吧?”

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周锐不禁拍了拍那令苏冷韵迷了心的八块腹肌,眼神里面闪过了算计之情。

相比较于周锐的得意洋洋,苏冷韵这次可算是栽了跟头了。

回到房间之后,苏冷韵的脑海里一直萌现周锐的身影。

“咔...”

一听到了声音,立刻便往着门口望去,不料,却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周锐,你.....”

“你怎么进来的你?”

本来还想等周锐先开口,结果这家伙直瞪着自己猛瞧。

无奈,尽管知道先开口,自己肯定会落套的苏冷韵,却还是先开了口。

“当然是走进来的啦。”

用手指了指门的方向,周锐难得没有下套,直来直去。

“我不是关门了吗?怎么......”

话说到了一半,头立马便抬了上来,一脸的狠铁不成钢。

“周锐啊周锐,还真是没有你不敢干的事啊。”

“怎么?苏老师,我又做了什么让你不满的事了?”

一边回着话,一边还不忘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老师露出来的嫩肉猛瞧。

一见周锐这幅德行,苏冷韵便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心急,竟然粗口成脏:“我好心收留你,不料你.....”

“行了,苏老师你想说什么我明白了,不过......”

双手插腰,周锐不屑的撇了苏冷韵一眼,便如数家珍了起来。

“先是偷看我洗澡,又是干这种事,还说这种话,如今还赖我。”

“苏老师啊苏老师,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感叹的道了这么一句,脸色突然一变。

就在苏冷韵暗呼不好的时候,却见周锐笑眯眯道:“不过,我喜欢。”

“你......”

这出乎意料的告白让苏冷韵很是措手不及。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见周锐已经欺身而上,一把掀开了自己的床被。

要知道苏冷韵刚才为了睡觉方便,那可是裸睡在床的。

现在被周锐这么一掀,可算是被看了个头,整个人都发抖了起来。

脸色由黑变紫,由紫变白,手指死死的扣住了床延。

“怎么着?今天不是浪得不行吗,如今又装起纯来了,你们女人还真是多变啊。”

讽刺的道了这么一句,周锐手一动,便往身上抓去,意思已经很明显。

周锐说着已经扑了上来,自己的红唇立马就被塞满。

一下子被抱住的那种感觉,让苏冷韵忍不住叫出声音。

她双腿紧紧的闭合着,不让对方有下一步的动作。

但是对方却强行掰开了她的腿,直接用三根手指伸了进去。

“啊……”

那种一下子被撑大的感觉,让苏冷韵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已,哗啦啦的水流更是止不住的往外。

“还敢反抗?你看,你都已经流了这么多水,肯定是早就想要了吧。”

周锐在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也没闲着,来回的挑逗着苏冷韵。

苏冷韵整个人已经渐渐迷失了,一阵阵的快感涌上大脑,身体都开始紧绷起来。

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动作太快,才短短几分钟,苏冷韵的身体突然间抽搐了几下,一大股暖流从那个地方往外流淌出来。

“看不出来,这么快你就兴奋了?”

周锐抽出了自己的手,手上到处都是透明的液体,他甚至还不嫌弃的伸出舌头尝了一口。

“周锐,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苏冷韵的眼里饱含泪水,她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我还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要是敢报警的话也没用,我上头有人,而且还会让你丢了这个位置。”

周锐一边威胁苏冷韵,另一边却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一下子将他那雄伟的东西露了出来。

苏冷韵心里有些害怕,难道自己真的就要失身在这个地方吗?

周锐那强壮的身体已经压在了苏冷韵的身上,雄伟的东西紧紧的贴着他的那个地方,可这个家伙竟然还能让她感觉到万分舒服。

“周锐,你给我住手。”

在周锐快弄得差不多的时候,一向以温雅柔情出了名的苏冷韵,此时竟然大吼了开来。

不待周锐有所反应,手一伸,准确无误的抓起了柜子上的剪刀。

“你......”

没有料到苏冷韵竟然如此刚烈,周锐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都动刀子了,周锐又怎么可能还有那方面的想法,当下便安慰起了苏冷韵来,深怕她因自己寻短见。

毕竟自己只要色,不要命,更不想闯祸。

还好苏冷韵是名老师,还知道生命的重要,还容得自己商量。

“周锐,我要你立马退出我的房间,立马给我滚出去。”

“这.....”

这是拒绝自己了。

心中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眼看着苏冷韵又要动手,周锐立马便退了出去。

人命关天,不要就不要。

再说我周锐看起来是强人所难的人吗?

不管周锐心中是如何的想,苏冷韵还是在他出去的第一时间锁上了门。

随着“卡擦”一声,周锐感觉到了万般的惆怅。

得,搞了一天了,自己的欲望可算是起起伏伏了好几次了,结果却解决不了。

没人比自己更倒霉了吧。

望着锁上的门,周锐心中很是不甘,却还是不得不告诫自己来日方长。

心知苏冷韵反应如此激烈,今晚肯定得不了手的周锐,只好带着自己的欲望离了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锐躺在自己的床上就是睡不着,双眼睁得老大。

没办法,欲望没解决,无法睡啊。

也不知道今晚经历了这么一遭,苏冷韵睡了没?

“哼,一个浪得不要不要却还要装纯的女人,把老子勾引成这幅鬼样子,结果自己却以死相逼......”

心中越想越气,再加上欲望缠身,周锐顿时便没了睡觉的心思。

一把从床上翻了下来,摇摇晃晃的出了房门,毕竟一直呆在别人的家里也不是一回事,转手打了个车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回到家中,没想到秦可依还没有睡着,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想起昨天晚上的趣事,周锐免不得又兴奋了起来。

偷偷的往房间里面瞄了进去,发现秦可依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胸前两座高山突显得额外挺拔,两抹红晕透着衣服显出粉红的少女味。

下身穿着一件牛仔超短裤,两条腿平摊在床上,干净又粉嫩,而且是光溜溜的。

“嘶,这妮子也是一个狐狸的主,睡觉居然上身内衣都不穿。”

“谁啊?”秦可依好像感受到了门口有人在的动静,不由的出声问道。

“呃,那个,还没睡呢,是我,我回来了。”周锐不免有些尴尬,谁让自己是偷偷摸摸得看呢。

“是锐哥回来了啊。”秦可依一听到是周锐回来了之后,放下手中的手机,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打开门。

“那个,锐哥,我好像昨天的地方还没有检查好,你能在再帮我看看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一直非常渴望周锐能够帮她解决需要,买来的电动玩具已经满足不了她了。

自从昨天晚上被周锐给检查过了之后,今天她感觉奇痒无比,浑身少了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等了周锐一个晚上,顾不得上害羞,就直接开口请求。

“好...当然好啊,我这就给你在检查检查”,周锐没有想到秦可依居然提出这种要求,看来这妮子也喜欢上这种感觉,趁着这个机会不如找个借口把她给上了!

周锐把秦可依带到了房间之后,任凭她自己动手脱衣服。

这次秦可依脱衣服并没有昨天那么的慢,想到反正已经让他看了一次。

盯着她裤子里两条大白腿,越发的兴奋了,秦可依独有的少女香味,一看就是还没有被人开发过的圣地。

秦可依那里很旺盛,也很敏感,而且从来没有被男人触碰过。

周锐刚爬到两腿中间,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就要往里面伸。

她立刻夹着腿,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周锐的手,可是那种羞耻的感觉,让她有些眩晕很疲软,她睁眼发现周锐并没有在注视她,而是看着其他地方。

秦可依反而不好意思开口阻止了,干脆假装自己不知道,也没什么感觉。

可秦可依越是压抑自己的感受,越觉得心里的渴望渐渐的被撩拨起来,下面也就更加湿润了。

周锐发现她眼睛闭着,他也心照不宣,知道秦可依的欲望被激发了,假装不知道,继续在她小腹往下游走。

随后他悄悄的看了看她裙子里的内裤,的确有些湿了,这让周锐特别亢奋。

周锐觉得差不多到火候了,就大胆的把一只手伸到她的大腿上。

这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了,秦可依多少有些防备,连忙说道:“锐哥,这里不需要检查拿吧?”

“怎么不需要,如果不是不方便,全身都需要的,可惜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只能按这么多了,你也别多想吧,大不了我闭着眼就是了。”

周锐说的理直气壮,完全没有猥亵的意思,反而让秦可依哑口无言。

“那,我这样就会好了吗?”

“肯定的,你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周锐手指灵巧的滑动游走,刺激着她敏感的穴位。

“啊,嗯呢,是的……”

秦可依被刺激的有些发抖了,脸颊也更红了,她从没有意识到,让男人这样抚摸,会这样舒服,她真有点舍不得让周锐的手拿开了。

周锐也就趁热打铁,手有意无意的朝她的内裤碰一下,每一次触碰,秦可依就张嘴轻轻一叫,那销魂的声音,让周锐的裤子越发的膨胀,突起了。

周锐真想扑上去,分开她的两腿脱去她的内裤,然后好好的占有她。

可是,他很清楚,不能着急,要放长线钓大鱼,只要秦可依喜欢这样,不怕她不主动,迟早要自愿做他的女人的。

秦可依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需要,可是这种事怎么说的出口呢。

她内心里,是渴望周锐的手伸进裙子的,却又觉得,这想法太可耻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周锐的手伸到两腿间了,隔着内裤,摩擦着她那芳草地了。

“嗯,啊,锐哥,慢点……”

相关文章:

计叔扮仙斗县官

灰小狼的风筝

轻一点痛太大了阅读 给我 别停

玉帝审案

法院在何种情况下不受理男方的离婚请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