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_熟妇的荡欲

2020-09-15 07:48 · 新商盟-chnore.com

“啊......”

林雅雅的口中发出嘤咛,王虎浑身一颤,将她打横抱起,扔进了卫生间的浴缸内。

他打开了水龙头,对准林雅雅的身上一阵浇。

冰冷的水让林雅雅终于清醒了一些,她慢慢睁开眼睛,见是王虎正在拿着花洒浇着自己。

“王虎,你干什么!”

王虎已经可以无缝衔接那副傻兮兮的表情了,拿着花洒继续浇着林雅雅的身体,脸上带着笑容。

“雅雅姐,你说热,我就把你带到浴室了,这样你有没有凉快一点?”

王虎讨好地闻到,林雅雅感受到自己现在处境,小脸都变得红了。

她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那曲线变得清晰无比。

王虎甚至能从林雅雅薄透的衣服中,隐约看到那美妙的风光。

林雅雅捂住胸口,又气又羞地看了一眼王虎:“看什么呐!我自己洗。”

她没好气儿地将王虎赶走,退出了浴室,可心中却狂跳不止。

林雅雅很意外,明明自己喝醉了,王虎却没有趁人之危,这说明他的确没有恢复正常,而且......这种做法很君子。

林雅雅的心中酸酸涩涩,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她的心头升起。

林雅雅开学了,陈芳也因为公司的安排去外地出差半个月,家中经常只剩下王虎一个人。

好在陈芳担心他自己照顾不好自己,特意为他请了一个保姆。

那保姆今年大概三十岁左右,还带着一个刚满月的孩子,住进了陈芳的家里。

她体态端正,皮肤白皙,孩子还没断食就要出来打工,不禁让王虎的心中升起了几分怜惜。

因为王虎是个傻子,表面上表现的天真无邪,保姆郑慧慧并没有起疑心,每次给孩子喂的时候也不避讳王虎,王虎看着那里,时常暗自吞口水。

“虎子,你帮我把小弟弟大的瓶子拿过来好不好?”

郑慧慧喊了一声,王虎立马答应,拿过小孩子用的瓶子。

只见郑慧慧掀起衣服,正准备挤。

王虎见状,好奇地闻:“慧慧阿姨,这个白白的东西好喝吗?”

王虎的外表是成熟帅气的男子,被他这么紧紧盯着,郑慧慧的心中自然也是不好意思的。她俏脸一红,回道:“当然好喝了,你小时候肯定也喝过呢!”

王虎舔了舔唇,兴奋地说:“那我要尝尝,慧慧阿姨,你让我尝尝嘛~”

王虎撒着娇,一边凑近郑慧慧,郑慧慧白皙的俏脸微红,下意识地转过身,不让王虎继续盯着她看。

“那都是小孩子喝的东西,虎子你长大了,是大孩子了......”

王虎不依不饶:“我就要喝!”

说着他凑近郑慧慧的胸前,一股股的香味儿冲进他的鼻尖,郑慧慧呼吸微乱,却也推不开他。

眼见王虎就要得逞,郑慧慧的电话突然想起,她连忙推开王虎接起电话,王虎也只能作罢。

“唉,看得见吃不着,真是难受!”

王虎心中暗道,不由得摇了摇头。

在家的日子是极其的无聊,王虎在琢磨着要不要找点事情做,毕竟现在林雅雅和陈芳都不在他的身边。

他有考虑过是不是要将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母亲吴怡蓉,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

吴怡蓉现在正在外省做生意,事业正是关键时期,若是被母亲知道他恢复正常了,肯定就会放下外省的公司回到家里来照顾他。

王虎不怪他妈为了事业放下了他不管,毕竟这些年吴怡蓉赚的钱大多也花在治疗他的病上。

而且如果不是母亲将自己寄样在陈芳家,他又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福利呢。

这件事被王虎暂时压在了心底,除了他自己,谁也没有告诉。

表面上啊,王虎还是那个每天只知道嘻嘻哈哈的傻子,而私下里,他却准备干一件大事儿。

王虎小时候,父亲还没去世时,家里曾经有不少传家宝。

后来父亲过世,母亲痛苦之下将那些传家宝低价出售,才成立了现在的公司。

现在想想,那些价值不菲的古玩字画,金银玉石,若是放到现在,价值肯定早已不可估量。

最重要的是,这些东西是父亲留给他们母子俩的唯一念想,王虎清醒了,人不傻了,他想要赚钱,赚更多的钱,将曾经流失在外的传家宝赎回来。

他记着,母亲曾经有一个笔记本,记录着当年的买家,为的也是有朝一日能够赎回他们王家的东西。

不过现在吴怡蓉的声音虽然已经赚得很多,想要赎回这些东西还是不太可能。

当年她低估了这些东西的价值,低价卖给了王志海的老友,没想到却被人坑了。

那些东西放到今天,每一件都可以当成是传世的国宝。

想要赎回来,以吴怡蓉的财力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这些东西被王志海的老友再出手转卖,早已经流落到许多大财阀手中,王虎想要拿回来,着实得费一些功夫。

好在他脑子聪明,对于做生意一道天生就有兴趣,正好这么些年吴怡蓉给他的钱他都攒着,手头也算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

他进行着周密的计划,过不了多久,他的公司就可以正式成立了。

不过首选还要选择场地,为此,王虎跑了很多家中介,准备先将公司的地址确定下来。

他首先看重了一套创业园的房子,价格不算太贵,环境很不错。

准备交付定金的路上,王虎路遇不平,直接见义勇为。

那是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正在被两个混混模样的人勒索,老人身形挺拔,精气神很足,除了外表完全看不出一丝老态。

“老头,包里装着什么啊,还不快交出来,哥几个还能放你着老骨头一把!”

老人家正气凌然地看着他们,重重地哼了一声:“几个破皮无赖,赶紧滚远点!”

他声如洪钟,字正腔圆,那几个小混混没有见识听不出来,王虎却是一下就听了出来,这老人以前肯定是当过兵的。既然碰上了就不能见死不救,虽说是当过兵的老人,但是面对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还是招架不住的。

王虎上前一步,挡在老人的身前,冷声道:“识相的赶紧滚,几个大老爷们儿勒索一个老人,要不要脸?”

他此言一出,对面几个小混混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甚至还掏出了刀来。

“你小子谁啊,别妨碍小爷们做生意!”

在外人面前,王虎丝毫不掩饰自己依然恢复正常的事实,此刻的他退下了那傻气的笑容,满脸都是让人不敢侵犯的威严气息。

他差点被几个小混混气乐了,就凭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然还敢自称小爷?

“你小子认识你小爷我吗!老子可是着青龙街大哥手下的兄弟,滚远点,再妨碍我们信不信我一刀捅了你!”

王虎诚实地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什么青龙街大哥,但是你们欺负老人,这就是不对的。既然被我看见了,就不能不管。”

他不但没有丝毫害怕,反而还上前了一步,紧紧地挡住了老人的身影。

那老人见王虎的气派,目光中不由得带上了一丝赞赏。

“小伙子,有种!”

几个小混混闻言,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既然你小子找死,那也别怪小爷们不客气了。”

“知道这是什么不,德国产的三棱军刺,一刀下去,你小子的肠子都得牵出来!”

几人逼近王虎,心里带着志在必得的笑容。

“你就一个人,怎么打得过我们三个?”

为首那个矮个子邪恶地笑着,“告诉你,别看老子这样,当年可是赢过本市地下拳王的银腰带!”

“你小子给我乖乖受死吧!”

王虎翻了个白眼,没见过打个架还这么墨迹的选手,他长腿一伸,直接踹到了那位地下拳王的胸口,直接飞出了三米远。

“嗯,地下拳王?”

王虎脸上带着嘲讽的微笑,其余的几个小混混不由得看楞了。

这一脚,简直像是武侠片里演的那么玄幻了!

矮个子的这个叫老赖,他们跟着老赖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小子确实有些拳术功底,平时在青龙街跟人斗狠,很少落下风。

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子给踹飞了三米!

老赖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胸口,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好小子,有几分力气!妈的,给我上,打死这小子!”

四五个小混混一起冲了上来,王虎虽然没怎么打过架,但他反应灵敏,一时间躲过不少的攻击。

他的力气奇大,这一身力气也不知是遗传自谁,反正王虎的父母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他每一拳都实实在在地打在实处,拳拳到肉,虽然没有多少章法路数,但好在身手灵敏,没吃多大亏。

反观那几个小混混,受了王虎一拳的,连忙躲到一边揉胸口去了。

只剩下那个名为老赖的矮个子,凶狠地看着他,眼里绽放出不屑的光芒。

“打败我这几个兄弟算什么,臭小子,你的身手也不过如此,我和他们几个,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身后的老者提醒道:“小伙子,小心一点,小子是个练家子。”

王虎点了点头,沉稳地看着面前的这个老赖。

他不急不躁,沉着应对,身后的老者不禁频频点头,看来这小子是个好苗子,可以带回去好好培养。

老赖一脚提来,角度刁钻,别看他个子不高,但浑身上下都是精肉,这一脚蕴含着不小的力道。

王虎抬起胳膊去挡,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心里不禁暗暗吃惊。

这小子,果然很难对付!

老赖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怎么样,怕了吧!早就跟你说了,我青龙街地下拳王的名字,不是吹的。虽然很多年没打拳了,但是对付你这么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虎的心里也来了一股气,他站稳身形,同样也是一脚过去。

老赖用手掌挡住,同时后退了一步,另一手握成拳,迅速向王虎挥来。

“小心!”

老人提醒道,王虎偏头躲过,左拳以惊人的速度,打在老赖的太阳穴上。

众所周知,太阳穴是人身上最脆弱的一个部位之一,若是被打中了这里,轻则重伤,重则没命。

好在王虎还顾忌着,手下留情,但老赖还是后退几步,猝不及防地倒了下去。

王虎趁机上前,在他身上狠踹几脚。

“地下拳王很牛X?老子还是着云中市的霸王呢!”

他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刚才好险,差点被这小子毁容。

老赖一口鲜血吐出来,愤愤地瞪着王虎:“你小子等着,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的,我大哥不会饶过你......”

王虎冷笑一声,都什么年代啦,这可是法治社会,谁还信你大哥极道那一套啊?

王虎掏出手机刚准备报警,却被身后的老者制止了。

“小伙子,刚才很感谢你救了我。不过这几个人就不用麻烦警察了,我来处理就好。”

说着,老者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一脸加长宾利开到了两人的面前,从车下走出几个身高体壮的西装男,对着老者恭敬道:“何老,请您指示!”

这几人中气十足,霸气外显,脸上身上带着大小不一的新旧疤痕,王虎心里琢磨着,肯定是退役下来的特种兵。

老者一个眼神,那几人立马心领神会,拖起地上的小混混,塞进了后来的一辆宝马里,随后扬长而去。

王虎瞠目结舌,看来这老人也是深藏不露啊,或许刚才完全不用自己出手,人家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老人看着王虎,脸上露出一个可以说是和蔼的笑容。

刚才这个小辈儿勇敢的表现,让何老很满意。

他笑着对王虎道:“这位小友,不知道你贵姓?”

“我叫王虎。”

“刚才多谢你救了老朽。”

王虎揉揉脑袋,不以为然地说:“嗨,都是小事儿,不用我,您那几个保镖大哥也能轻松解决。”

老者摆摆手,道:“不,该谢还是得谢的,这样,老朽做东,请小友吃顿饭如何?”

“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相关文章:

若隐若现

XVSR-135 千金小姐 長瀬麻美作品2016年05月09日

毛晓彤演过的角色令我们记忆深刻的电视剧?

涉谷果步(澁谷果歩)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集合

苏轼“欺”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