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想要嘛人家想啊你快点嘛

2020-09-15 09:22 · 新商盟-chnore.com

但是看着美艳的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老苏再也难以把持,屁股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久都没,没这么舒服过了,苏大哥,你……嗯嗯……你的好大好粗。”

好久都没有被滋润过的那处,在老苏卖力的耕耘下,舒服得让王秋兰忍不住放声浪叫起来。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苏每一次卖力地挺入,王秋兰都忍不住扭动起娇躯,主动迎合着他。

察觉到王秋兰的反应,老苏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恪守妇道,端庄的王寡妇,做起这事来是如此的放浪形骸,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嘿嘿,妹子,你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骚,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苏故意狠狠的挺动了两下,顿时王秋兰娇躯一颤,肥臀稍稍抬起,双手搂住老苏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

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

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使得两片雪白硕大的饱满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种姿势冲刺了有两三分钟,老苏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气喘吁吁的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王秋兰,“妹子,哥厉害不?”

“厉,厉害,我都快被……快被你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啊……”

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王秋兰此刻只想忘情的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苏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就跟躺在云里一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的身子,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立马达到那不知多久都没有达到的顶峰。

而老苏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人都是压抑了很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现在交缠在一起,可谓是干柴遇烈火。

“啪啪啪……”

斑驳破败的小屋里,年近五十多岁的老苏,压在号称村里第一俏寡妇王秋兰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

而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的王秋兰,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苏大力的挺入,她总会抬起肥臀,卖力的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苏想要喘口气歇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则搂住老苏的脖子,主动怼撞起来。

真是一个骚寡妇,看来平日里那模样都是假正经,其实早就想要得不行!

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王秋兰,老苏一鼓作气,立马将王秋兰送到了顶峰。

只见王秋兰突然用力的搂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胸上摁,同时娇躯一僵,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老苏的粗腰,一动也不动。

下一秒,老苏只觉那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自己酥麻难忍,就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样。

“你个骚娘们,老子今天搞死你!”

用力的在两片雪白柔软上抓了一把,老苏整个人跟打桩机似的,掐住王秋兰的水蛇腰,低吼一声,“妹子,老哥来了!”

“给我,全部……啊……喷给我……”

王秋兰眯着眼睛,满脸骚媚。

“好烫,烫死人家了。”

完事之后,两个人气喘如牛的躺在床上。

老苏压在王秋兰身上,一动也不动,而王秋兰红唇微张,双眼微眯,一脸满足。

“妹子,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

歇得差不多了,老苏翻起身,在王秋兰柔软上抓了一把,嘿笑着看着她。

听到这话,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样儿,还不是被你弄成那样。”

说着,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裤裆扫过,芳心不由一颤。

这么大的部位,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舒服了吧妹子?以后这方面有需要,尽管来找哥。”

迎上老苏灼热的目光,王秋兰柔媚一笑,“苏大哥,你今天跑到我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

这话一出,倒是把老苏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时候应该不早了,连忙翻身坐起。

“妹子,今天就先到这里,日后有需要直接来找哥,哥包你满意。”

说完,匆匆清理了一下,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

“苏大哥,那我以后……以什么名义找你呢?”

听到这话,老苏先是一愣,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简单,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想找哥瞧病。”

王秋兰撇了撇嘴,没说什么,不过看向老苏的眼神却有些幽怨。

好一个怨妇,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

“妹子,那哥就先走了啊。”

老苏嘿嘿一笑,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胸前抓了一把。

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

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

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

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笼罩大地,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

老苏敲了敲烟锅子,从藤椅上翻身坐起,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苏小纯,“小纯啊,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爹爹,晚上想吃啥?”

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苏,苏小纯有些心疼。

雅婷嫂嫂也真是的,涨奶了就去卫生所看,干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看把爹爹累的,回来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动,真是的。

“今晚吃点好的吧,爹去杀只鸡,咱们蒸米饭吃。”

说着,老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鸡笼走去。

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当时还没觉得啥,回来这一躺一歇,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

唉,到底是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在心中一叹,老苏逮了一只鸡,提着向后院走去。

但在经过苏小纯身边时,她也刚好起身,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哟。”

苏小纯顿时娇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

老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你这丫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小纯没事,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

苏小纯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另一只手指了指鼓囊囊的胸脯。

老苏顿时一愣,这小丫头最近该不会是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有感觉了呢?

见老苏有些发呆,苏小纯眉头一皱,突然抓住短袖,一下撩起。

“爹爹,你快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

老苏立马当场呆愣,因为苏小纯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白花花一片。

两座规模不大不小的雪白柔软,就这么暴露在他视线中。

外形饱满,轮廓圆润,就跟刚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一样。

上面两点粉嫩的嫣红,好似还没有熟透的樱桃,看上去诱人极了,让老苏不禁生出一种想要一口含住的冲动。

“咕咚……”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你,你这丫头,怎么里面啥也不穿?赶紧把衣服放下来。”

“不嘛,爹爹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嘛,为啥轻轻一碰就麻麻的,还有点胀痛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苏深吸口气,艰难的将目光从苏小纯胸前移开,同时松开了手。

“你这丫头,爹爹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这是正发育呢,比较敏感,所以一碰就有感觉,没有啥大事。”

“真的吗?”

苏小纯瞪着一双清澈滚圆的大眼睛,半信半疑的看着老苏,略显青涩稚气的俏脸,流露出懵懂好奇的神情。

见状,老苏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故意板起脸,瞪了她一眼,“爹爹的话都不信了,赶紧把衣服放下来,生火做饭!”

“哦,小纯知道了,爹爹不要生气。”

苏小纯乖巧的应了一声,立马跑进灶房,生火做饭。

但因为她从来没有弄过鸡肉,没切两三下就把手给切到了,顿时鲜血直流,老苏只好帮忙搭手一起做饭。

不大一会儿,香喷喷的晚饭终于做好了。

菜很简单,一荤两素,外加一个西红柿青菜汤,两碗白米饭,但父女两人却吃得格外起劲儿。

因为家里很少弄肉,只有来客人了,或者逢年过节,老苏才会杀鸡割肉,沾点荤腥儿,平常都是粗茶淡饭。

晚饭过后,苏小纯只觉得身上黏糊糊的,想洗澡,但因为手割破了不方便。

思来想去,只好求助的看向老苏,“爹爹,小纯想洗澡。”

正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老苏顿时一愣,“洗啥洗,手都割破了,沾水就会感染,等好了再洗。”

“可小纯就是想洗嘛,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听到这话,老苏顿感无奈,“那你说咋办,难不成让爹爹给你洗澡?你都多大了,还让……”

“好呀好呀,爹爹帮小纯洗澡喽。”

不等老苏将话说完,苏小纯立马蹦蹦跳跳的去打水。

见状,老苏一脸呆滞,片刻过后,苦笑摇头,“这丫头,真是……真是坑爹啊!”

不一会儿,苏小纯从后院跑了出来,“爹爹,小纯把水打好了,快来吧。”

“知道了,你先泡进去,爹把院门关上。”

看着苏小纯高挑妙曼的背影,老苏心里没来由一阵悸动。

匆匆将院门上了闩子,老苏来到后院儿,苏小纯已经泡到了木桶里。

再往前稍稍走近,老苏脚步顿时一滞。

只见苏小纯浑身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躺在木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下巴以下全部泡在水里。

尽管如此,可那白花花的娇躯根本无法被清水遮掩,完全暴露在老苏的视线中。

两片雪白的柔软,和成人拳头大小一样,飘荡在水里,随着苏小纯双手划水嬉闹,不时轻轻的摇晃颤悠着。

视线下移,是毫无任何赘肉纤细的小蛮腰,以及平坦的小腹。

再往下看,老苏顿时两眼发直。

那一抹稀稀落落的黑草地带,呈倒三角形,完美的占据在肚脐眼下方,配上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是那样的诱人,看的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爹爹快来帮小纯洗澡呀。”

苏小纯一只手搭在木桶边沿上,另一只手在桶里不断的划水嬉耍。

见自己老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呆愣在原地,立马招了招手。

老苏这才如梦初醒,艰难的咽了几口唾沫,“来,来了。”

来到木桶旁,看着女儿白花花的娇躯,老苏喉结滑动了下,颤巍巍的伸出两只粗手,一只手抓住苏小纯白嫩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拿起香皂,开始滑打起来。

先从两只胳膊开始,然后从脖子一路下滑,当要给苏小纯胸前打香皂时,老苏犹豫了。

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啊,虽然是继女,可他是当爹的,咋能在女儿胸上胡弄呢?

但就在他纠结犹豫时,苏小纯突然开口,“爹爹,小纯要不要站起来?这样方便爹爹打香皂。”

说着,不等老苏回答,苏小纯蹭的一下从桶里站了起来。

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雪白的香肩以及背上,两片柔软随着动作无助的乱晃着。

晶莹的水珠从上面肆意滑过平坦的小腹,没入神秘区域。

相关文章:

腾达w303r \ \/ 304r路由器如何快速打开远程管理功能?

h中文黑白漫画 卡通动漫-乳豚[88p]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曾经两社共有的强者…夏川あかり(夏川明)引退

巴尔干战争:欧洲火药桶迸发的火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