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读书成就“嫦娥之父”

2020-09-15 11:09 · 新商盟-chnore.com

  对金庸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如数家珍,“我最佩服乔峰的坦荡大气和家国情怀”;小小的一个永新县城,屈指可数的几家旧书摊经常被他翻得底朝天;《科学》杂志激发了他对地球之外世界的探索欲望……这个毫不讳言自己是“金庸迷”的人,正是被誉为“嫦娥之父”的欧阳自远,这位著名的天体化学与地球化学家,中国月球探测工程的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在回首幼时那段“野读书”的时光,依然倍感幸运。

  欧阳自远1935年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市,父亲从医,1 946年在永新县开了个“九州药房”,收入稳定且颇有人缘。这给了欧阳自远一个宽松的成长环境。

  “那时候我乱七八糟的书都看。这对我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我主张看些野书。”欧阳自远说,他现在带学生,最头痛的就是他们语文根底差,鸡兔同笼的算术题都掰不清楚题目意思,写的文章不是假话就是套话,也缺乏人文历史素质的积淀。

  在他看来,能看野书的中学时代,是一个自由的时代。欧阳自远读书的习惯是从初中开始培养起来的。

  那时候,欧阳自远住校,晚上还得上自习。由于学校没电灯,晚自习时,每人掏出一个小铁灯盏,里面有灯芯,倒点菜油进去,点着,就在豆大灯光下看书。

  条件虽然艰苦,但学业不重,用欧阳自远的话说,“那时书包不像现在那么沉”,因此有大量的时间读野书。彼时永新县城很小,书店也很小,但他经常会去那些书店乱翻书。

  看武侠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这位老武侠迷说,中学时代他就开始看《蜀山剑侠传》一类的书了,神话、武侠、幻境充斥其中,文笔华美,想象奇特,让他爱不释手。对于中国传统名著也是魂牵梦绕,像《隋唐演义》、《薛刚反唐》、《三国演义》、《水浒传》等,金戈铁马、笑傲江湖等,令他欲罢不能。

  书杂了,路子也广了,后来也接触到很多科普书籍,像开明书店出版的各种少年读物和科普书籍以及上海出的《科学》月刊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科学》月刊是留美学生任鸿隽等在上海创办的,介绍科学故事、科学家、科学前沿问题、科学方法、科学精神等,“华罗庚就是在《科学》上崭露头角的。”

  受各类野书的影响,欧阳自远对地球之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很憧憬,想搞明白是怎么面事,高考的时候,一度想考天文系。

  语文老师刘燕江、地理老师袁家瑞、化学老师贺祖煌……除了这群优秀的师长,欧阳自远说,中学对他最大的启示,就是得法比获知更重要,“学会怎么掌握知识远比掌握知识本身更重要。”

  欧阳自远知道,在中学时代,怎么根据各个科目的特点有序地掌握知识点,掌握这门学科的规律,应该是学习的重点,像地理,有太多图表,就应发挥形象思维;像历史,穿越时间长河,就应当把历史事件串起来学。如果每门学科都只是机械重复,根本无法抓住本质,理透精髓,更不能做到融汇贯通,这就是不得法,“我在中学时代明白了这点以后,以后的学习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和困难。”

  他说,现在接触到很多学生,非常聪明,知识也很广博,但就是不太知道怎么做研究,“这就是因为中学学习不得法,光是机械地积累知识,结果在研究上没上路。”

  大学期间,欧阳自远尽管专业是地质,但他从来没有抛弃自己从小对探索宇宙的欲望。1g57年,前苏联发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当时正在攻读矿床学专业研究生的他敏锐地意识到,尽管新中国尚没有开展空间探测活动的能力,但中国迟早会有一天面临这样的挑战。

  于是,他把研究视野转到地球之外,并从1995年开始全力以赴从事月球研究工作。打小浸润各类“野书”的欧阳自远,终于厚积薄发,成为中国最顶尖的探月工程的科学家之一。

相关文章:

朱高炽:老实人因肥胖症差点丢失皇位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

几米漫画全集下载 几米漫画下载百度网盘

王祖贤曾经塑造的经典角色,王祖贤认第二,无人敢居第一!

陈可辛_是泰国人_老婆_个人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