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2020-09-15 18:42 · 新商盟-chnore.com

我坐在一个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的长街,这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我刚准备拿出来,余光就瞥到一个穿着正装面相和蔼的中年人走到我面前。

“这是我们餐厅的经理,姓刘。这是刚刚说要来面试的,我看您刚好在,就直接让他在这儿等着了。”

清秀的女收银介绍了一下就回到了柜台,只剩下我和经理,面对突然的面试,我有些紧张。

中年人见我窘迫的样子,笑着挥了挥手,“小伙子你不用介绍,我只问你三件事。通过了,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

我略微皱眉,虽然紧张,但我不傻,面谈工作的时候不提工资待遇吗?!

“好,您问。”

不过我还是点点头。

“第一个问题,能吃苦吗?”

经理说完就盯着我,似乎想看出我脸上的表情波动。

我摇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算吃苦。”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我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开始,我自己都能理直气壮的说假话了。

经理点点头,“好,第二个问题,你知道,我们餐厅是一家家常菜馆,最近在做外送服务,需要招一名负责配送的员工,而这份工作需要的不是你多能吃苦,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对周围的街道,路线熟悉吗?”

我点头应是,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即使我并不是真的痴痴傻傻,对各个地方算的上是了如指掌。

经理又随意问了几个地名,见我都能从善如流的回答上来,这继续道:“第二个是餐厅最关注的问题,第三个则是你最关注的问题。相信你也看得到,做我们这行实际上并不需要什么学历,也就是说,他的专业性很低,因此待遇不会很高。如果是你对周围路线很熟悉……”

经理略一沉吟,继续道:“我可以给你开到五千的固定工资,或者是两千的底薪,但每送一单,都会有四块钱的提成。只有这两种方案,如果你要求的更高,请另谋高就。”

我长舒一口气,既然经理这么安排,肯定是两种方案实际上的待遇差不了太多。

换句话说,如果我选择在这家餐厅上班,一个月撑死能拿到六千块,而这距离我身上背着的沉重债务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我想起刚刚手机的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一条银行的提醒,之前在M国计算的巨额债务现在已经正式从我父母的公司接到了我的身上。

整整九百八十万。

“谢谢经理,容我再考虑考虑。”

我失魂落魄的起身,然后离开。

在离开之前,我好像听到经理焦急的大喊,问我六千块愿不愿意给他干活。

……

这世上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即使只是一间小小的餐馆,也会选择能用五千块留下我,绝不多花一分钱。

这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

回到家里纠结再三之后,我还是拨通了柳芳芳的电话。

……

“喂,小浩?”

柳芳芳的声音很好听,清冷中带着点诱惑,她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号码。

见我不说话,柳芳芳继续道:“小浩?!你是不是想通了来姐这里?!”

说话的时候柳芳芳周围的嘈杂声变小了很多,估计是换了个地方。

我犹豫一下道:“芳姐,你之前说给我介绍工作,其实就是去你那里上班?”

柳芳芳在什么地方上班?

我不知道,但她工资肯定不低,经常都能看到她挎着稍显含蓄设计印着“LV”和“gucci”的包包,她身上的衣服我认不出品牌,但那晚我看到她内衣一个不起眼角落上的香奈儿英文。

如果我去她那里上班,的确有可能还上这笔债务,但我更不希望她为了优渥的生活将自己推入火坑。

柳芳芳犹豫一下道:“不错,我想让你入我们这行,因为对于你而言,只有这个行业是最适合的。并且在我看来,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可能再比这个更加有前途。”

“那芳姐你能告诉我,你们是做什么?”

我说完就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想听清楚她说的每一个字。

没想到等了几秒钟,电话里却传来嘟嘟声,我正奇怪,手机震动了一下,柳芳芳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让我在家等着,她马上就回来。

我将柳芳芳的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可愣是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问题,只好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点燃一支烟。

没多久我就听到汽车在门前停下来的声音,发动机停止轰鸣,然后房间门便被打开,柳芳芳直接走了进来。

“小浩,你又抽烟!”

她还没进门,淡淡的香水气息和一股浓郁的酒气就充斥了我的鼻腔。

她有我家的钥匙,以前是因为住在我家照顾我,而在我恢复之后她也没有要还回来的意思。

趁她锁门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两眼,柳芳芳穿着及至大腿的短裙,裙摆以下是一条肉色的丝袜,显得十分性感而富有弹力,盈盈一握的腰肢以上则是一件白色的T恤,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胸前的饱满幅度。

只是她脸上隐藏在笑容下的淡淡忧愁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柳芳芳不开心。

我摇摇头,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等柳芳芳靠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半躺,我才问道:“芳姐,现在能跟我讲讲关于工作的事情了吗?”

闻着柳芳芳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酒气,我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她真的是做那一行的,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她回头,就像她昨晚说的那样,现在这世上,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姐弟。

柳芳芳抬起头,眼神里还有一丝水波,我连忙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柳芳芳喝了之后似乎才舒服了些,戏谑的看着我道:“小浩,你觉得姐是做什么的?!”

“芳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做那个的……”

柳芳芳沉默片刻,突然掩嘴轻笑,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月牙儿,“小浩,你说说,你觉得姐是在做哪个?”我犹豫起来,如果我想错了,柳芳芳可能会很伤心,但如果我不说,她多半也不会告诉我。

柳芳芳似乎注意到了我脸上的纠结,笑道:“小浩,你不用纠结了,姐直接跟你说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姐我可不是那么放荡的女人。”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原来柳芳芳早就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只是想逗逗我。

“嗯,那芳姐,我的工作……”

知道了柳芳芳不是在做某种被经常被严打的工作之后,我又对她之前提到的那个很适合我的工作起了兴趣。

既然已经确定了柳芳芳是清白的,那么她提供给我的这个工作想必也属于正经工作。

我以为柳芳芳会很高兴的说出那份工作是什么,没想到柳芳芳先是伸了个懒腰,将自己姣好的曲线完全展露出来,又转头看向另外一边,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急了,叫道:“芳姐,怎么了?”

但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道:“小浩,我好困啊,我先睡会儿。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

我无语道:“芳姐,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

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这才悠悠然起身道,“看你以后还跟我耍花样。先把烟灭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柳芳芳已经伸手掐灭了我手中的烟头,只剩下半个烟蒂。

我悻悻的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问道:“芳姐,现在你能说了不?”

柳芳芳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浩,你了解化妆品吗?”

我摇头。

“你了解时尚品牌吗?”

我摇摇头。

柳芳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道:“那你了解女人最需要什么吗?”

我继续摇头,眼见柳芳芳还要发问,一头雾水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道:“等等,芳姐,你问的这些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柳芳芳不疾不徐的道:“当然有关系。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让你去做什么了。”

“做什么?”

尽管之前我都努力地保持着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此刻还是有些激动。

如果真能达到柳芳芳所说的,一月几十万,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债务,重归自由身。

“小浩,你听说过公关吗?”

柳芳芳一边说一边盯着我,似乎想要看到我的反应。

“公关?没听过。”

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印象,问道:“这是做什么的?”

柳芳芳嘴角微勾,带起一个笑容道:“先别急着问。姐先给你讲讲姐的工作。”

见她完全不慌的样子,原本还有些焦急的我也轻松了下来,说道:“行,芳姐,你说。”

“姐现在在一家高级会所担任总经理,相当于那里的老大。”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妥,将自己的短裙裙摆收了收。

我忍不住道:“姐你就别收了,又不是没看过,那天晚上……”

我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要完,果然,我话才说到一半,就注意到柳芳芳的脸色由白转红,然后羞怒交加的柳芳芳直接伸过来一只手,照着我的耳朵就拧了起来。

“说!那天晚上怎么了?!”

柳芳芳愤愤的道,脸上的红晕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

“疼!疼!”

我一边捂着柳芳芳攥着我耳朵的手,一边大叫,以期借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嘴上也连忙道:“我错了芳姐,我真的错了,什么那晚?哪一晚?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啊!”

柳芳芳这才收回手,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似乎只要我再敢提这个,她就要了我的狗命。

我倒是有些纳闷儿了,当时柳芳芳以为我是傻子,什么事都愿意跟我做,甚至还主动勾引我,没想到现在我恢复正常了,柳芳芳和我之间反而像是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边赔笑道:“芳姐,我真的错了,我刚刚脑抽,说错了话。我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晚,又发生了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见此又要过来拧我耳朵,我连忙后退,逃出柳芳芳的攻击范围。

柳芳芳呆滞了一瞬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咬牙切齿的道:“小浩,我知道你是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样子,好让姐安心。但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不存在也没意义。只要你答应我,不管怎样都不要告诉别人就行了!”

柳芳芳说完就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试图验证我即将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嘿嘿,一定一定,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见此我连忙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抬起手来,面对窗外的天空信誓旦旦的发了誓。

柳芳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个小捣蛋鬼。我还是继续跟你说说姐的工作吧。”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了解化妆品,时尚品牌,女人需要的东西,甚至还要听柳芳芳的工作,但既然她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听着。

“我们会所的名字叫夜来香……小浩,你什么眼神?咱们这是一家正规会所!”

柳芳芳被我气得牙痒痒,却又发不出气,只好不停地在我身上剜来剜去,我毫不怀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千八百次。

“我们会所的主要目的是服务……”

柳芳芳说着突然脸颊赤红一片,不可否认此刻的她诱惑至极,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我此刻关注的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我愣愣道:“服务什么?”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启粉唇道:“服务于那些老女人。”

“老女人?”

我懵逼了一瞬间,皱眉道:“芳姐,你不是说你不做……”

“打住!”

柳芳芳眼睛紧张的打断我,“小浩,你先听我说完。”

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柳芳芳道:“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老女人服务赚钱,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依靠肉体,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

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心里畅快了很多。

“小浩,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时尚品牌,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

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摇摇头,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

相关文章:

免于举证的情形包括哪些?

shrink是什么意思

河南洛阳高铁爆炸

男主整夜不拔出来好疼好大 公交车上的x刺激

香奈尔,刘黛希几岁了 网友好奇刘黛希几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