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宝贝我有点大你忍一下

2020-09-15 20:18 · 新商盟-chnore.com

我跪坐在那,深呼吸一口气,将手朝着会阴穴按了过去。

“啊……”

作为女性最敏感的几处穴位,当我手按上去的一刹那,刘翠压抑了半天的情绪在我碰触到会阴穴的瞬间一下喷发了出来。

在她两腿本能夹紧的一瞬间,细腻的肌肤一下将我的反应刺激得更加强烈。

心中的那股邪火,顿时腾腾燃烧了起来!

“小翠,叔问个问题,你别生气,想回答就说,不想回答你就不用说话。”右手被她那两条玉腿紧紧夹着,我手上的力量不自觉加重了一分。

“啊!嗯,叔,你,问吧!”刘翠压着嗓子,身体开始微微地扭动起来,让我尽情地感受那细腻的肌肤。

“你平时是不是总是用手解决呀?”

这话就仿佛没经过大脑,说罢我心脏扑通一阵狂跳。

刘翠显然没料到我会问这话,娇躯一颤,大概迟疑三十多秒这才很羞涩地回道:“嗯,我老公经常不在家,所以……”

“哈哈,叔是过来人,能理解。小翠,马上就要按玉泉穴了,你看你这内裤,是不是……”

刘翠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

当她看见我那反应强烈的地方,顿感惊讶,呼吸一下有些粗重了。

眼中透着一丝渴望,她几乎没有犹豫,玉腿顺从的微微一弯,形成一个半抱的诱人姿势,当着我的面慢慢将内裤往下脱。

看得我忍不住靠近了一些,等她彻底脱完,整个人几乎瘫靠在我的怀中。

“叔,你扶我躺下吧,我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了。”刘翠低着头说话有些羞涩,可我却明显感觉到,她那两道目光正直勾勾盯着我那高昂之处。

从她那炙热的眼神,我几乎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此时,我还依然还是跪坐在她的两腿间,虽然她刚才把腿收了回去,但是她脱完内裤后,又伸了回来,这让我内心再度激动了起来。

“好。”

轻声应了一下,我没有错过这好机会,用手把她的腿向外移了移,一只手拖着她的头,另一手支撑着床,慢慢地把她放平躺在了床上。

“小翠,叔开始了!”

当她自觉的分开双腿,我慢慢伸出手指,就朝那神秘地带探索了过去。

刘翠先是娇躯微颤,口中发出声声的哼吟,可随着我刻意的动作,她双腿突然夹住了我的手,一把抱紧了我。

“老杨,我……我要想要……”

看到刘翠那迷离的美眸,满脸的渴望,我哪里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只觉得浑身的血yè仿佛沸腾了一般,涌向了那多年未曾征战的武器!

“小翠,别急,叔这就帮帮你!”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有些激动地收回手将短裤一脱,就趴在了刘翠的身上…我试探地在刘翠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

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后,又将眼睛闭了起来。

此时,我的心脏已经挤到了嗓子,怀着忐忑的心情,撬开她的牙关,贪婪地品尝着她的气息。

五年来再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感觉整个人随风飘荡着。

刘翠那激扬的表情已经达到了极致,迷离着眼眸深情地看着我。

“小翠,叔可以和你再进一步吗?”我轻声地问道。

“嗯,你要温柔点,我怕承受不住!”刘翠扭动着身体,激动地声音有些颤抖。

我做好一切准备,准备开始。

“爱是用我的心,倾听你的忧伤欢乐,这世界我来了……”

一首刀郎的《爱是你我》响了起来。

刘翠连忙推开我,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我一眼。

我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刘翠看着我,声音轻颤着。

突然,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恶趣,看着正在接电话的刘翠,我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刘翠见我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王生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刘翠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王生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

刘翠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我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阵阵电麻感传遍全身。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伸了过去,为她按摩起来。

刘翠被我的突来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

“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王生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刘翠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老杨,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我一看刘翠的动作,知道今晚没戏了,跳下床捡起裤子穿上后,失落地离开她家。

回到家后,又一次的失眠了。

整整一个星期,我给刘翠发信息,她也不回,上家里敲门,也不给开门,痛苦地煎熬了整整一个星期。

今天傍晚,刘翠突然再次地敲响我的门。

“老杨,快开门呀!”

刘翠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我家的门。

我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

我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

我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叔,我回去换身衣服。”刘翠慌张地说道。

我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体温,39度1。

我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刘翠也赶了过来,“老杨,孩子没事吧?”

我看了眼她,气愤地说道:“没事才怪,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9度1,你去西药柜儿科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我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体温后,37度2,我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刘翠看见我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一下子抱住了我。

“谢谢您,老杨,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我轻声地说道。

刘翠立刻从我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我,抱起孩子跟着我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我正跟刘翠交待一些注意事项时,尿意袭来。

“小翠,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我说道。

刘翠看着我的样子,大概已经猜出我要干什么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卫生间,冲我微微一笑。

我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白色的小底裤,在想法的驱使下,我不禁拿了起来。

上面还有些异样东西留下的痕迹,我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把底裤放在鼻子旁边,嗅着女性特有的气息,我的渴望席卷而来,忍不住自己折腾起来,连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当我终于忍不住时,通体一阵舒服。

我还来不及清理战场,刘翠就敲门了,“老杨,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

“马上就好!”我赶紧把内裤放回去,硬着头皮走出来,祈祷着刘翠洗衣服时不要翻看,直接扔进洗衣机。

“刘翠,叔就先回去了!”

“嗯,晚安!老杨!”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却迟迟无法入睡,总是担心刘翠发现内裤上我的杰作,她会不会觉得我很猥琐?会不会从此鄙视我?万一她以后再不搭理我怎么办?

我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着了,辗转难眠,带着复杂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很晚才起来,简单地吃口饭后,准备去诊所看看。

刚出屋子,就看见了刘翠。

她竟然只穿着内衣,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

看也看到了我,脸色瞬间通红,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门口后,却停了下来,转身羞涩无比地低着头说道:“老杨,昨晚谢谢你。”说完,快速地闪身进屋。

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想起昨晚那一幕,脑海中再次生出了个邪恶的想法

相关文章:

GDTM-096 悪魔女子 跡美しゅり作品2015年12月04日

北京晚报2017年广告价格,北京晚报最新广告报价

建国60周年科学精英:钱三强

《两世欢》热度持续飙升,陈钰琪灵动可爱,于朦胧却演技尴尬

关键岗位轮岗制度,轮岗机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