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2020-09-15 22:45 · 新商盟-chnore.com

孙妍蹲下身子,想要伸出小手,却见吴宝库摇摇头。

“继续用脚吧,为师觉得你上次做的很不错。”

闻言,孙妍并未多想,只是想着给师傅消肿。

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伸出两条长腿就要开始。

对于李妍那双脚丫子,吴宝库着实是着迷的很。

小巧玲珑不说,皮肤还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试过一次,他就贪恋到不能忘怀。

吴宝库大手抓过那白嫩脚丫,正说要开始享受,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吆喝。

“闺女!快出来帮忙!”

孙大国这一嗓子吓的吴宝库一激灵,忙的起身,着急忙慌的提起裤子,还不忘了嘱咐孙妍一声,道:“刚才的事不许跟你爹说,知道吗?”

“嗯,知道了师傅。”

孙妍点点头,跟着吴宝库出了屋。

院内。

吴宝库一出门就看到孙大国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满头汗。

“老吴,过来搭把手。”孙大国道。

闻言,吴宝库上前正说要帮忙。

可当目光看到孙大国身后的那道倩影时,却愣住了。

亲娘咧,这是个什么神仙颜值?

孙大国旁边那女孩儿,一身COS风水手服,白色泡泡袜,黑丝小皮鞋,扎着两根马尾,手里还牵着一只大黑背。

再看向长相,一张精致的娃娃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动,直接勾走了吴宝库半个魂儿。

罗莉!

这是实打实的罗莉!

“老吴,你愣着干啥?”孙大国开口道。

闻言,吴宝库回过神来,下意识擦擦口水,接过吴宝库手里的行李,眼神却一直瞟着那罗莉。

后来吴宝库才知道,这罗莉叫郭雪,是孙大国媳妇儿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书,现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时间。

自进屋之后,吴宝库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网上看到过一些玩Cosplay的罗莉,现在亲眼看到之后,又有点蠢蠢欲动。

尤其是两根马尾辫,这要是能一手抓一个,骑着罗莉开车的话,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着想着就出了神,什么孙妍,王瑶瑶,全被他抛在脑后。

“对了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让你吴叔瞅瞅,他可是专业的兽医。”孙大国突然说道。

闻言,郭雪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吴宝库,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碍于孙大国的话,她还是把手里黑背牵了过来。

吴宝库给黑背检查一番,当时就发现不对劲。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秃秃的,还有不少伤口,显然是被认为剔过毛,但是伤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诉叔。是不是给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这几天还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

见吴宝库一下就说中,郭雪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前的疑虑也尽数大小,点了点头。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当然,这样吧,你先跟我回诊所,我给它看看。”

郭雪点头答应就要跟吴宝库回诊所,孙大国倒是说家里还有活儿要忙活,把孙妍也留下,没跟着一起去。

两人到了诊所后,吴宝库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辈子,女人他见了不少,也碰过不少,可像郭雪这种从城里来的罗莉,也是头一次见。

可显然郭雪对他一直有种戒备,倒是让吴宝库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只得乖乖给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来按住它,我给它上点药。”

郭雪点头答应,蹲下身子按住黑背,吴宝库开始给狗的那地方上药。

兴许是因为药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开始挣扎。

郭雪这娇弱的身子,力气怎么抵的过黑背,突然娇呼一声,小手被黑背爪子划出一道口子。

见状,吴宝库忙的抓过郭雪的小手,一个劲吹气。

“小雪,没事吧,疼不疼?”

说着还轻轻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无骨的触感,让吴宝库爽的打个哆嗦。

他这举动倒是让郭雪有点害怕,抽出小手连连后退,毕竟是在城里念过书的女孩儿,也知道男女有别。

见郭雪对自己有这么强的戒备心,吴宝库可犯了难,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严肃的说道:“小雪,叔问你,你这狗,是不是没打过疫苗?”

“刚买回来的时候打过一针,后来就没有打过了。它一直没有生病,我同学说不需要打。”郭雪道。

一听她这话,吴宝库乐了,寻思着机会来了。

“胡闹,谁说没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只要是宠物就会携带狂犬病毒,你这狗虽然没发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须得打疫苗,不然一旦发病的话,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过或者抓伤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识,原本还没怎么当回事,可眼下一听吴宝库说的话,也有点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办?你快带我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叔就是兽医,我给你打就行。”

说完就转身到里屋拿出了针管和药瓶,见郭雪还站在原地,吴宝库说道:“还愣着干啥,到床上爬着。”

闻言,郭雪有些犹豫,道:“叔叔,你是兽医……打针这种事,能行嘛?”

“兽医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猫挠啥的,都是叔给打的疫苗。你不会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这岁数都能当你爹了,你还怕这个?”

似是觉得吴宝库的话有些道理,郭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走到病床上,弯腰趴在床边。

见郭雪背对着自己,弯腰撅着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绷的笔直,吴宝库喉头一阵涌动。

城里的丫头真是不一样,光是看个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来。”吴宝库道。

“还……还要掀裙子?”郭雪道,属实有些难为情。

让她当着一个岁数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着实让她羞涩。

“谁家打针不露屁股的?”

吴宝库的话也没毛病,郭雪犹豫了一会,小手解开腰带,缓缓把裙子掀了起来。冰蓝色水手裙下,浑圆翘臀展露。

吴宝库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为王瑶瑶的皮肤就够白了。

可郭雪这萝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肤跟雪一样洁白,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

萝莉的外表,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

吴宝库舔了舔嘴唇,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开始消毒,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

饶是随意的触碰,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还是让吴宝库来了反应。

而此时的郭雪,更是下意识绷紧了身子。

酒精很凉,可吴宝库的手指却很热,以前她分明也打过屁股针,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雪,放轻松,你的血管太细了,叔都看不到了,万一扎错了可就不好办了。”吴宝库道。

这话还真让吴宝库蒙对了,以前打针的时候医生就说过郭雪血管细,她还真没怀疑。

按照吴宝库的话,她尝试放松,甚至还刻意抬高了屁股。

她的迎合,让吴宝库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大手就不老实起来。

看着眼前萝莉任自己摆布,吴宝库心里没来由的升出一股自豪。

要不是怕引起郭雪的怀疑,他是真的巴不得给那碍事的小猪佩奇小裤直接扯下来,好生研究一下,这萝莉的美妙,到底有何与众不同。

“叔……叔叔,还没好嘛?”

郭雪的声音有点软,吴宝库的手实在太热了,还很粗糙,让她觉得很痒,实在有些受不了。

闻言,吴宝库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寻思再不做点正事的话,估计也说不过去。

找准血管后,他给郭雪打了针疫苗。

针管刚抽出来,郭雪忙不迭的放下裙子,耷拉着脑袋,小脸通红。

这模样让吴宝库看的着实心痒,已经开始寻思着要怎么一步步把这萝莉吃到嘴里。

“叔叔,现在可以了吧?”郭雪道。

按理来说,打完疫苗确实也就没事了。

可对于送上门的萝莉,吴宝库岂会白白放过?

只见他又装模作样的思考了片刻,说道:“疫苗是打完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叔再给你检查一下吧。你以前肯定没少被自己的狗抓伤过,对吧?”

“嗯,那……要怎么检查?”郭雪道。

闻言,吴宝库从桌子里拿出听诊器,以前他都是用这玩意给家禽检查,这还真是头一次用到萝莉身上。

“放心,就跟你到医院体检一样。来,你坐下。”

见吴宝库带着听诊器,还真有那么几分专业的架势,郭雪倒是没有怀疑,乖乖坐在凳子上。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拿着听诊器放在郭雪心口,看着很是正常的检查起来。

看似是在检查,可吴宝库的心思压根就没在这。

这听诊器越在郭雪胸腔附近一个劲乱动,最后慢慢竟是慢慢朝着上方探了过去。

到这时候,郭雪甚至还没发现什么异常,依旧以为吴宝库是在给她检查。

殊不知,正是她的默认,让吴宝库胆子越来越大。

听诊器放在郭雪的胸口,吴宝库当即就感觉到自己的手碰到了阻碍。

可惜……有点小了,不过弹性很不错。

虽说是隔着衣服,可吴宝库还是一下就确定出了郭雪的型号,比不上王瑶瑶和孙妍的,可胜在弹性。

隔着衣服占了会便宜后,吴宝库始终觉得有点不过瘾。

这有衣服碍着,总归感觉不到真实的手感。

他眼睛滴流一转,说道:“小雪,你把衣服掀开,叔进去检查一下。”

说着就要把听诊器塞进郭雪的衣服里。

见状,郭雪忙不迭的双手护在身前,起身后退两步,一脸的警惕,道:“叔叔,你干嘛?以前我在医院检查的时候,都不需要掀衣服的。”

被郭雪这么一说,吴宝库不由得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咳嗓子,强行解释,道:“咳咳,那是城里的规矩,我在村里一直都是这么检查的。”

她寻思着郭雪岁数也不大,随便糊弄一下就可以了。

可说到底,郭雪毕竟不是孙妍,没有那么好糊弄,也不说话,可双手还是死死护在身前,显然是不信。

吴宝库也知道,自己多半是有点着急了。

这城里长大的丫头就是有点脑子,不想孙妍那么好糊弄。

想到此处,他忙不迭的说道:“不过叔刚才检查过了,你身体没啥大毛病。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万一身子再不舒服了再跟叔说。”

他话刚说完,郭雪忙不迭的牵着黑背离开。

直到郭雪离开后,吴宝库这才暗道一声可惜。

郭雪越是对他有戒备,他就越是想吃到嘴里。

男人么,享受的永远是征服的过程。

他也不相信,自己还搞不定一个黄毛丫头。

打这天开始,他有事没事就往孙大国家里跑,借着喝酒的缘故,各种跟郭雪搭话。

虽说郭雪对他爱搭不理,可吴宝库依旧乐此不疲。

这天,吴宝库正在诊所里呆着,心里郁闷的紧。

自从上次给郭雪打完疫苗之后,就再没机会占过便宜。

越是吃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是惦记。

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郭雪穿着水手服,在自己面前翘着屁股的模样。

正在此时,孙大国突然着急忙慌的跟孙妍跑进诊所,身上还背着郭雪。

“老吴!快!快看看我侄女这是咋回事!”

闻言,吴宝库忙的上前。

只见郭雪小脸苍白,胳膊和腿上起了不少红色小点。

一看这情形,物包括着实也吓的够呛。

他寻思自己是个兽医,平时整个跌打损伤啥的还行,摊上这病,他可不敢治。

可当孙大国说郭雪这是因为狗毛过敏之后,他心里多少有了点把握。

“老吴,这病你能治不?实在不行我就给小雪送到县里医院了。”孙大国道。

一开始吴宝库还没啥把握,可检查之后,他也确定郭雪这就是正常的毛发过敏。

他刚接触兽医的时候身上也起过这东西,只要抹点药膏就能解决。

“放心吧,这东西能治。估计是因为那狗身上细菌太多,小雪成天跟它接触,这才过敏得到,不是啥大病。来,你给她放里屋。”

闻言,孙大国点点头,跟着吴宝库到了里屋。

吴宝库拿了药膏,正说要给郭雪上药,可扭脸一看孙大国和孙妍就眼巴巴在旁边看着,就说道:“你俩上外面等着。”

孙大国虽说不放心自己侄女,可听吴宝库这么说了,也没多想,带着孙妍离开屋子。

待两人离开之后,吴宝库这才眼神火热的打量着躺在病床上的郭雪。

“小雪阿,身子是不是很痒?”吴宝库道。

郭雪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身子不住扭动,显然是过敏的挺厉害。

只见吴宝库抓了把药膏抹在掌心,而后抓着郭雪的小手就开始在她胳膊上涂抹。

一开始我倒也挺有分寸,没占啥便宜,老老实实抹完两条胳膊之后,突然说道:“小雪,把上衣褪了,叔给你上药。”

郭雪一听要褪上衣,当时小脸通红,摇摇头,道:“不用了叔叔,我自己来吧。”

“这怎么行,这上药可是讲究手法的。你要是不小心抠破了咋整,到时候留疤了多难看,听话,让叔给你抹。”

疤痕这种东西,每个女孩儿都怕的很,郭雪自然也不例外。

一听可能会留疤,当时就慌了,加上也确实痒的厉害,郭雪犹豫了一会只得点点头。

只见郭雪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吴宝库缓缓解开上身水手服的口子,上衣缓缓脱落,耷拉在半空。

相关文章:

教师节送什么礼物

工作绩效怎么写 客服绩效考核表怎么写

【生物探索】-biodiscover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动态图片 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MIDE-705,我从未有过的愉悦,我从自己的意图中脱颖而出,达到了顶峰番号,2019年11月13号|极品磁力链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