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乱伦小说 宝贝儿你都湿透了还说不要

2020-09-17 08:14 · 新商盟-chnore.com

“真的吗?那小子抓到了?”老马十分惊诧,他没想到吴晓燕办事效率这么快。

“目前正在全力搜捕,不过邱兰馨已经醒过来了,我们的人和她了解过,你的口供属实,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吴晓燕收拾了桌子物什,准备送老马出门。

老马稍微的愣了一下,就从椅子上很轻松的走了下来,如今案情水落石出,他刚才暴躁的情绪瞬间没了。

瞥了眼无语的年轻小伙,老马对吴晓燕点头笑道,“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会积极配合你们的检查!”

吴晓燕亲自把老马送出了警局,不是愧疚,而是因为那种莫名的相熟感,只是一时半会儿却记不起来,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多问老马一个字。

老马也一样,出门前一直和吴晓燕说着客套话,中途有几次差点问起来,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吴晓燕,老马径直去往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一脸苍白的邱兰馨。

一夜不见,邱兰馨似乎又消瘦了,两只大眼睛毫无昔日的风采,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

“兰馨,好点了吗?”老马心疼不已,刚准备捋顺邱兰馨额前的刘海,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见到老马来了,邱兰馨无助的眼神大发光彩,旋即又俏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马叔叔,你,你没事吧?”

她想到了昨晚的情景,想想都没脸见人了。

老马并不在意,此刻,憔悴的邱兰馨让他内心一阵怜惜,他甚至都有些内疚了,如果昨晚不去牛大江的家里喝酒,他就会在家里陪着邱兰馨,那么或许酒吧里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老马真是越想越惭愧了。

“兰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昨晚那个人是谁?你怎么会和他去了酒吧?”老马心中有愧,对此事就更加耿耿于怀,他恨不得马上去亲自抓住那小子,将他绳之以法。

“马叔叔,我……”邱兰馨欲言又止,两只玉手紧紧攥在一起,如葱的手指捏的有些发白。

老马见了邱兰馨这个样子,连声说道,“不想说咱就别说了,你肚子饿了吗?我回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成熟的男人在面对女人时,不仅会察言观色,而且一开口就能直达心灵,这是一种难得的体贴,恰巧邱兰馨在张小军那里很缺乏,当下鼻子一酸,轻声抽泣。

老马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自己钟意的女人。

他急忙坐上床沿,用纸巾给邱兰馨揩泪,并极其温柔的安慰着,“兰馨,没事了,你别哭,这不是有叔叔在吗?啊,别怕!”

邱兰馨哪里感受过这般厚爱,转眼间梨花带雨,哭得更为凶猛,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用泪水流出来。

老马这下是真慌了,他一把搂住邱兰馨,一双大手在邱兰馨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像哄小孩子一样念叨着,“兰馨乖,咱没事,啊,别哭了,哭花了眼睛就不好看了哦。”

邱兰馨依偎在老马结实的胸膛,心底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两只藕臂情不自禁的环抱住老马的腰躯,不一会儿就停止了抽泣。

由于昨夜在医院里呕吐过,邱兰馨身上的裙子脏了,今天一早就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了一套新病服,里面却挂着真空。

此时,邱兰馨紧紧的抱着老马,两人的上身贴在一起,使得老马不知不觉身体有了反应!

这可是在医院啊,虽然病房里只有邱兰馨一个人,但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下,老马还是相当顾忌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后,赶紧松开了邱兰馨,以免失态。

然而,老马松手了,邱兰馨却依然抱着他的腰躯,紧紧不放。

“丫头这是?”老马不禁有些纳闷,可转念一想,邱兰馨刚经历了一场变故,又独自一人在医院熬了整夜,心灵上肯定极度受创。

老马顿生怜悯,又重新搂住了邱兰馨,想着给她疗伤。

可是刚搂入怀里,邱兰馨就贴了上来。

“马叔叔……”邱兰馨娇嗔一声,在老马的怀里扭捏着。

老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低头去看邱兰馨,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已然红晕,此刻她微微的扬起头,眯着眼睑,一张红唇娇艳的翕张,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兰馨!”老马如梦般呓语,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下去……眼见彼此的嘴唇即将贴在一起,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声响,一名女护士推着仪器走进病房,“19号床的病人该做检查了,家属请回避。”

两人赶紧分开,老马尴尬的笑了笑,“兰馨,我先回去给你煲汤,你检查完了好好休息。”

邱兰馨双颊绯红,羞答答的点点头。

老马刚走出医院,便接到了张小军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显得十分焦急,“马叔,你在哪儿?打你好多电话都没打通啊!”

老马这才想起来,昨晚在警局里关了一夜,手机什么的全被没收了,今天一大早放出来,只顾着来医院探望邱兰馨,却忘了给张小军回电话。

“小军啊,我手机出点故障,刚修好呢。”见张小军还蒙在鼓里,老马心里就有数了,自然不会把昨晚的事告诉他,毕竟不光彩,还影响夫妻感情。

“马叔,兰馨人呢?我一直联系不上啊,昨晚你去酒吧找到她了么?”张小军已经焦头烂额了,并没有怀疑老马。

“哦哦,你说兰馨啊,昨晚我去酒吧没见着,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家了。”老马心里虚,但嘴上却很流利。

“咦?那不对啊,她的手机到现在还没有开机呢!”张小军顿了顿,又说,“马叔,你回去了帮我带句话,要她给我回个电话,谢了。”

说完,张小军就挂了,似乎是对邱兰馨的行为有些生气。

老马抹了抹嘴,老脸忒红,他还是第一次帮人圆谎,内心忐忑不安,如芒在背,感觉就像是自己做了坏事一样,为以防万一,老马又折回了病房。

进门的时候,女护士刚走,邱兰馨的病床边拉上了围帘,老马顺手撩开帘子,“兰馨啊,我跟你说个事……”

话没说完,一具火辣的胴体就呈现在眼前。

邱兰馨光着身子坐在床沿上换衣服……

这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老马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娇躯,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

相比之下,昨晚酒吧里的光线太昏暗,老马并没有看清楚,而今天却恰恰相反,病房内阳光充沛,视线极佳,邱兰馨的娇躯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像一件圣洁的女神雕塑,让老马叹为观止。

邱兰馨最先反应过来,她神情紧张的盖好被子,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老马,脸蛋发烫。

“兰馨,我,我……”老马心跳急促,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遮住身体后,邱兰馨很快平静下来,不慌不忙的问道,“马叔叔,怎么了?”

见邱兰馨没有计较,老马也释然了,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撞见了,于是清了清嗓子,便把张小军打电话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邱兰馨。

老马的行为让邱兰馨万分感动,她没想到这个房东叔叔为她考虑的如此周全,当下,神色激动的坐起身来,对老马说,“马叔叔,谢谢你!你真好!”

的确,自从邱兰馨醒过来后,她就一直忧心忡忡,发生了这样难以启齿的事,她最怕面对的那个人,就是张小军了。

如今,深思熟虑的老马却为她一马当先,轻松解决了她的心病,如此一来,她也好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一时间,邱兰馨竟忘了自己还光着身子,从被窝里猛的坐起后,赤裸的上半身也就露了出来。

老马看得心潮涌动,赶忙别过头去,结结巴巴的说,“兰馨,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邱兰馨的脸颊刷的红了,急忙又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在外边。

此刻,病房里的气氛变得很微妙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老马毕竟是过来人,缓了缓,也就梳理好了心绪,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笑着说,“兰馨,你赶紧给小军回个电话吧,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忙了。”

邱兰馨躲在被窝里点了点头,目送老马出了病房,她这才起身换上了衣服,而后打开手机,拨通了张小军的电话。

幸好这一次有老马帮她圆谎,否则还真是纸包不住火了,邱兰馨随便找个理由,然后又在电话里撒了几句娇,这才安抚好张小军的心。

挂了电话,邱兰馨如释重负,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老马的身影,这个房东叔叔不但细心入微,而且处事有方,和他相处总叫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感。

相关文章:

如何用微信『群发助手』群发消息

电脑设置在哪里

SNIS-635 天使もえ作品2016年04月02日

看了会让人湿的图动态图 留守村妇车上他吃我奶好爽

吉林刀切晚霞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