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张开点爹地进去 乱肉怀孕系列小说

2020-09-17 08:35 · 新商盟-chnore.com

“啥?”

今天他到底是走了什么桃花运?这小妮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这不是梦,真的很疼。

“刘叔,你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吗?人家可是让你看了全身,再说了,我们是侄女和叔叔的关系,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陈晴晴的小脸上写满了幽怨,那样子好像非要看老刘的话儿不可。

要知道,这些坑蒙拐骗的台词,可都是自己应该说的,她怎么开始说这些话了,竟然还开始摆清关系,让自己不要介意。

“呜呜呜……刘叔不给人家看,刘叔看光了我的身子,我要告诉萍姨!”

见老刘还不答应,陈晴晴突然撒起了泼,呜呜的开始哭了起来。

虽然知道她是“干打雷,不下雨”,假装哭而已,但是老刘还是有点心疼她。

这可是自己的梦中情人,自从上次的事件以后,老刘夜不能寐,茶不思饭不想,都瘦了一大圈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他哪舍得放弃,只不过是放不开而已。

“好好好,我的小乖乖,刘叔叔给你看。”

说着,老刘无奈的把裤子脱了下来。

这一脱,陈晴晴被惊的长大了嘴。

“它好大啊!刘叔,你看,它好像在向我示威呢!”

陈晴晴指着它,既恐惧又喜欢。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就是这个家伙,蹭了她的腿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巅峰。

如果它真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那得多舒服,肯定比自己用手来的刺激!

想到这儿,陈晴晴的脸色一片绯红,自己怎么能堕落至此,甚至还想着这么色的点子。

“还可以吧,你见过这东西吗?”

老刘笑眯眯的问道,要知道,陈晴晴可是个处女,他恐怕也就在片子里面见过吧?

“见过,有一次,我爸上厕所的时候,我不小心看见的,不过没有刘叔的大,刘叔的比他大三倍!”

陈晴晴说起话来,依然显得那么天真无邪,如果他爸在场的话,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你可真是个小骚蹄子!”

老刘也大胆了起来,捏着她尖尖的小下巴,一点也不轻浮,就像是在挑逗小孩子一样。

“刘叔,我能摸摸他吗?”

陈晴晴也大胆了起来,她这几天看了片子,发现里面的话儿都不小。

但是再看老刘的大家伙,简直比美帝那些白人黑鬼的还要大。

相比之下,老刘的话儿就像是神话一般,百年难得一见。

“啊?”

老刘傻眼了,这小妮子也太大胆了,这不是诱拐自己犯罪嘛!

“刘叔,你看那个女孩,她吃这个的时候,显得那么投入,一定很好吃吧?”

听到这话,老刘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该不会是想……

不行了,这个想法一出,老刘就把持不住了,那话儿被陈晴晴紧紧地握住,又温润又柔软,让他差不点缴械投降了。

“它好烫啊!”

陈晴晴充满了好奇,在老刘的话儿上捏来捏去,不经意间,竟然熟练地活动起来。

“刘叔,它好吃吗?你看那里的女孩吃的那么香,不如,我也尝尝?”

“什么?”

老刘又懵住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尝尝嘛,人家只是单纯的好奇,刘叔,你应该不会不答应我吧?”

陈晴晴又开始卖起了萌,简直诱人急了。

看她那淡淡得小红唇,老刘更兴奋了!

“好吧好吧!”

所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老刘这种了,人家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他竟然还一副无奈的样子,就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一样。

不过,他这招反其道而行倒是很好用,每次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都是陈晴晴的主动融化了他。

“唔!”

她是第一次口,技术还不够纯熟,以至于牙齿刮的老刘生疼。

“哎呦!”

老刘忍不住浑身一颤,真的太舒服了,他的话儿简直都要融化掉了。

“疼吗?”

陈晴晴抬起头,一副天真的样子看着老刘。

“有点,第一次嘛,难免的!”

老刘有点尴尬,人家小姑娘主动给他口,他总不能说人家活儿差,没给自己伺候好吧?

“那好吧!”

听到老刘这么说,陈晴晴果然很伤心。

看来,片子里都是骗人的,那个男人明明那么爽。

但是,有一件事是真的,她觉得老刘的话儿的确很香。

咸咸的,琳琳的,还有点小骚气,像臭豆腐一样。

“刘叔,你看,那个男的用他的大家伙在蹭女孩的胸脯,我也要……”

陈晴晴躺在床上,摆好了姿势,准备等待着老刘的侵犯。

“你也要?”

老刘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非要疯了不可。

不过,他越想越爽,索性装作很勉强的答应下来。

“好啊,不过,就一次啊!”

说着,老刘端着自己的话儿,朝着陈晴晴雪白的胸脯上蹭去。

这回片子里又没骗人,这样弄的确很舒服。

尤其是陈晴晴的胸脯超敏感。

“啊……刘叔……就这样……使劲的蹭……”

“是吗?”

老刘越发兴奋了,力气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腰上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

突然间,陈晴晴抽搐了一阵,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刘叔,我好舒服啊!”

她红着脸,双眼迷离,爽的脑袋都晕晕的了。

她躺在那里,盯着老刘的话儿,狐疑的问道:“刘叔,你看片子里那个男的,他会喷出白白的东西,就像上次你喷在人家肚皮上的那个,为什么你没有啊?”

陈晴晴还是那么天真,天真的让老刘又爱又怜。

“傻丫头,那个白白的东西,要情到深处才可以,刘叔哪能那么轻易就出来。”

老刘摸着她的小脑袋,忍不住笑了,这傻丫头,不会是让自己给干傻了吧?

“刘叔,你快看,男孩把大家伙放在女孩子的那里了,那女孩的下面没我的漂亮,刘叔,你要不要试试我的?”

“试试?”

老刘有些傻眼了,这是要进入最终步骤了?

她可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大姑娘,而自己,一个半截腰入土的糟老头子,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那岂不是陷她于不利之地,如果自己真的弄进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啊!

“丫头,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刘叔这要是进去了,你这辈子可就要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了。”

本来,这正是老刘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但是事已至此,他竟然开始犹豫起来。

也许是脑海里有个白天使正在提醒他,如果他干了,或许会下地狱啊!

“说什么呢,刘叔,我们只是做做男女之间的事而已,我们又不生孩子,又不成家,我那个室友,都交了七八个男朋友了,每次都上床了,她不也没和人家过一辈子嘛!”

陈晴晴竟然在劝阻老刘,这是老刘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得怪事。

老刘不知所措了,这都话赶话都赶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不上,那岂不是说明自己白长了个那东西?

“我……”

老刘还想解释什么,却见陈晴晴低声道:“刘叔,你不想试试人家的吗?”

“我想啊,可是……”

话都坦白到这个地步了,老刘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既然你不想,那我走好喽,反正刘叔也不喜欢我,刘叔一定认为我是随便的女孩子了,算了,我走了!”

说着,陈晴晴将要起身,那两个胸脯猛地一颤。

颤的老刘心里发懵。

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

都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在顾虑什么?

想着想着,他竟然鬼使身材的把陈晴晴按在了床上。

他紧紧地压着陈晴晴的身子,捧住陈晴晴的头,把嘴贴在了陈晴晴的嘴唇上。

“唔!”

多少年了,老刘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他的技术一点都没退步。

几秒钟的功夫,他就撬开了陈晴晴的贝齿,吸吮住她的香舌。

“唔……刘叔……人家舌头都麻了……”

两三分钟过去了,陈晴晴终于尝试过了接吻的滋味。

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去勾引一个糟老头子。

要知道,她可还是一个处女,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

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疯掉了。

“啊……”

下一秒,老刘进击了。

“刘叔……好麻……”

不知为什么,陈晴晴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空虚感,下面很痒。

“刘叔,你快把你的大家伙放进来好不好?”

陈晴晴在祈求老刘,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在充满暧昧气息的氛围里,她只想让老刘快点进来,那大家伙一定能帮自己止痒。

老刘再也忍不住了,捧着自己的大家伙,打算直冲进去!

“叮咚!”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老刘吓了一跳,这时候怎么会来人呢?

“谁呀?”

老刘有些不耐烦了,这可是至关重要的时刻,如果是什么查水表收电费的,就让他滚蛋,不要耽误自己的功夫,所以他才这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柔媚的声音。

“刘哥,是我啊,阿萍!”

听到这话,老刘和床上的陈晴晴面面相窥,同时大惊失色。

“有……有事吗?”

老刘傻眼了,来人竟然是陈阿萍!

如果她发现自己差点上了她闺蜜的女儿,还让她闺蜜的女儿来了好几次高朝,她一定会跟自己拼命吧?

所以,这门怎么都不能开。

“刘哥,你快开门,我找你当然有事了!”

陈阿萍在催促老刘,那声音带有勾魂摄魄的诱惑感,很明显,她不是来找陈晴晴的。

“晴晴,你萍姨要进来,快穿衣服,被她发现,我以后都没法给你弄了!”

老刘急忙把衣服给陈晴晴扔过来,还催促她赶快穿衣服。

这人倒霉啊,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陈晴晴也有点发慌,毕竟这属于捉奸在床,如果被发现了的话,那就惨了。

“刘叔,那我怎么办啊?”

陈晴晴有些慌乱,连内衣都没穿,胡乱的就把裙子套上了。

老刘捧着她的脖颈,亲在了她的小脸上。

“晴晴啊,我们下次接着玩,刘叔肯定能让你舒服,这次就委屈你了,你躲进衣柜里吧!”

让这么可爱的美人躲进衣柜,老刘有些心疼,所以他亲了陈晴晴一口,以示安慰。

毕竟危难之际最考验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耐性,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对你好,那就是真爱你。

就像老刘,他已经爱陈晴晴爱到无法自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好!”

慌忙之下,陈晴晴躲进了衣柜里。

而老刘则是整理了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一块块地图,都是陈晴晴留下的痕迹。

想想刚才的事,真是太美妙了!

如果不是陈阿萍突然敲门,说不定自己已经拿下这个极品尤物了。

叹了口气,老刘去打开了门。

此时,门口的陈阿萍已经等待多时了,她很随意的闯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由于在游泳队待过几年,又经常健身,所以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岁虎狼之年的少妇一样,很有味道。

她的腿也很细,也很修长,当年在游泳队的时候,也是一枝花。

最出名的要属她肥美的臀部,又大又翘,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漂亮。

记得当初,自己就是喜欢她的大屁股。

想想已经多少年过去了,老刘刚刚被陈晴晴撩起一股火,现在又来了这么个有味道的女人,他心中的那股子邪火再次升腾起来。

“刘哥,这么多年,你生活的还好吗?”

陈阿萍的眼中多了几抹柔情,好似在心疼老刘。

她的脸上有几条淡淡的鱼尾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的颜值依然那么高,他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整容,所以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以至于陈阿萍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岁月催人老,让她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几分当初的靓丽。

“我……我还行啊……阿萍……你怎么这么问啊!”

老刘有点惊讶,他总感觉今天的陈阿萍怪怪的。

陈阿萍突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裙,轻轻地贴了过来,竟一屁股坐在了老刘的大腿上。

她的臀部依然那么大,那么有弹性。

只不过轻轻一蹭,就让老刘将要软下去的话儿重新竖起了大旗。

“刘哥,我……我过的并不好,当年我嫁给了刘明强,以为他会待我很好,可是……他根本给不了我幸福,每次都是几秒就结束了,这么多年,我都快被憋坏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啥?”

老刘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里,陈晴晴可还在衣柜里呢!

而她的萍姨陈阿萍,此时正横坐在老刘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微微闭上眼睛,竟然是在索吻呢!

“阿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

“怎么还是那么色,对吗?”

陈阿萍毫不避讳,在老刘面前,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

“对,我是骚货,但我只色给你一个人看啊!我嫁给刘明强这么多年,我都不幸福,每次那个的时候,我都像一条死鱼一样,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来过一次高朝,他不配让我在他面前骚,我也不会骚给他看!”

说着说着,陈阿萍就越来越气愤,听起来不像是假话。

“阿萍,你……”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骚给你看,十多年不见了,刘哥,你下面还依然坚挺吗?”

感受到老刘的大家伙正在顶着她的大臀部,陈阿萍心神一漾,渐渐有了满足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想象着能和老刘再弄一次。

终于,半年前,她在游泳馆见到了老刘。

那时候,她就想和老刘再续前缘,求她和自己温存一番。

但是,因为伦理的束缚,她已经嫁人了,自然抹不开面子。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没日没夜的想念老刘的大家伙。

她越想越难以耐得住寂寞,今天,终于厚着脸皮来找老刘了。

而且,她抱着很大的信心,今天一定能让老刘狠狠地弄自己一次。

“阿萍,你……你别摸……这不太好吧?”

老刘有点心惊,要知道,陈晴晴还在里面呢!

万一她看到自己的萍姨正在摸自己的话儿,这么浪荡的画面,老刘都忍不住脸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你忘了,当初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你跟我说的山盟海誓都忘了?我不管,我今天非要得到你,我就要你狠狠地压在我身上。”

陈阿萍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大声,屋子里的陈晴晴一定听见了。

“阿萍……”

老刘被她摸的起来了,已经按捺不住寂寞了。

“刘哥,抱我进屋,人家想和你重温当年的刺激!”

说着,陈阿萍抱紧了老刘的脖颈,希望他抱自己进屋。

相关文章:

捷强烟酒_上海捷强烟酒官网

日本漫画工番口番全彩 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NKKD-007 巨乳 星野ひびき作品2016年02月04日

羊祜边境攻心战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