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

2020-09-17 09:10 · 新商盟-chnore.com

老张十分意外,他没想到,苏芮当真是在洗澡,而且还裹着单薄的浴巾就跑出来开门。

这情况,简直就是发福利啊!老张的一对儿老眼,都看直了!

只见苏芮裹着短短的浴巾,白皙的脖颈下,高耸挺拔的圆润裸露大半,一双藕臂紧紧抱在胸前,挤压得那对儿饱满呼之欲出。

再看身下,浴巾刚好遮住腿间,露出两条修长的美腿,白花花的格外夺目。

望着眼前身材火辣的苏芮,老张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一下子就被勾了出来。

他笑呵呵的搓着双手,谄媚道,“小苏啊,你可真漂亮,皮肤好水嫩哇!”

说着,老张就不由自主地朝苏芮伸出手去。

“死鬼,别老不正经,一边去!”

苏芮一巴掌打开老张的咸猪手,捂着胸前就往屋内退去。

她一步三回头道,“你在客厅先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

很显然,对于老张的无理,苏芮并没有生气,反而应对起来,游刃有余。

其实,苏芮早就习以为常了,在她看来,这个老家伙无非就是有色心没色胆,言语调戏,手脚揩油,仅此而已。

所以,她才敢大胆的放老张进屋,更何况,老张是房东,能利用总比得罪了要好。

望着苏芮扭动翘臀离开,老张的心突突直跳,心想择日不如撞日啊,今天来的真是时候,一会儿就要把这个极品尤物,就地正法!

对于苏芮,老张早就动了心思,他一直在背地里寻找机会,想要和苏芮弄上一次,今天专程赶过来,就是为了献殷勤、了心愿。

这么一想,老张就满怀欣喜的溜进屋内,一屁股坐上沙发,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支香烟,悠哉悠哉的哼起小曲。

想着过不了多久,性感的苏芮就会在身下娇喘,老张就忍不住激动,连呼吸都有些重了。

突然,老张发现,阳台上居然晾着一件男士短袖,为此他非常惊讶,禁不住狐疑起来,难道这里居住的还有男人?

一瞬间,老张不觉万分警惕,在他的印象里,刘倩和苏芮合租,两人都是单身,而且在租房的时候,他就强调过,房子不租情侣,并拟入租房合同。

若是这所房子里,果真住有男人,那就算她们违约了,老张有权清房解约,甚至可以追索赔偿。

现在看来,这方面似乎还真有点问题,老张连忙掐灭香烟,起身在屋内搜寻证据。

这会儿,他看见侧卧的房门一直关着,就鬼鬼祟祟的走上前去,想要开门看看。

就在这时,苏芮从对面的主卧走了出来,她换上了一套吊带裙,梳理好的波浪卷发披在肩头,出水芙蓉后,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魅力十足。

见老张要进侧卧,苏芮顿时心里一紧,连声喝道,“死老头,你是来做小偷的吗?”

听到骂声,窝火的老张刚想怒怼,可回头一看苏芮那副,风情万种的俊俏模样,顿时就没了脾气,讪笑道,“谁做小偷啊?要偷也是偷你嘛,呵呵。”

苏芮白了老张一眼,拉住老张的胳膊就往客厅走,嘴中故意大声说道,“屋子里又没别人,你到处瞅什么呀,不是要和我说事吗?来呗!”

其实,苏芮这话一语双关,意在告知侧卧内的刘小光,不要轻举妄动,隐蔽起来。

而此时的老张,哪里还有心思继续搜查,当苏芮靠近时,一股沁人心扉的芬芳扑面而来,霎间就让他浴火膨胀了。

因此,在被苏芮拉上胳膊后,老张就顺势揽住她的柳腰,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嗯啊……”

老张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苏芮嘤咛一声。

她连忙从老张的怀里挣脱而出,杏眼圆瞪道,“死鬼,干嘛呢你!别太过分!”

感受到苏芮柔软的娇躯,老张胃口大开,那簇平日里压抑的躁动浴火,瞬间在体内狂蹿。

他一改往日的收敛,搓着手淫笑道,“小苏啊,老哥可是想你都失心疯了,你就从了老哥嘛。”

说完,他就步步紧逼,将苏芮抵在了沙发上。

见老张色心大起,苏芮不由得紧张起来,心想完了,这老家伙要玩真的了。

其实,苏芮早就料到会有今天,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毕竟老张对她可是长期觊觎啊。

不过,苏芮认为,只要她不愿意,她就有足够的理由拒绝老张,她不信,老张还敢霸王硬上弓不成!

然而,这次却完全不是时候,刘小光还躲在屋内,万一弄出点声响,刘小光跑出来被老张发现,那就尴尬了。

怎么办?苏芮现在真是进退两难啊。

这会儿,她跌坐在沙发上,而老张则撅着大肥腚子,双手分别撑在两旁,将她牢牢困在怀里,满是油腻的嘴脸凑近过来,像嗅着待宰的小羔羊似的,玩味极了。

见老张这样,苏芮只觉一阵恶心,但又不敢激怒老张,情爱经验丰富的她知道,在这种时候,女人越反抗,男人越兴奋。

她得想办法稳住老张,哪怕给点甜头,最好能让老张提前缴械,只有这样,或许是最合适的处理。

不得不承认,苏芮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尤其是在面对男人,周旋的能力简直出类拔萃。

这么一想,苏芮迅速调整状态,俏脸上露出一丝挑衅的媚笑,冷哼道,“老家伙,你就这点出息?没见过女人么?”

望着苏芮那张绝美的脸庞,老张忍不住直吞口水,心里怦怦直跳,此时由于角度的原因,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苏芮领口处,鼓囊囊的那对儿饱满圆润,里面居然还是真空的……

我的老天!这样的极品尤物,老张就是宁愿折寿,也要狠狠地蹂躏一番!

听苏芮这么说,老张情不自禁的感叹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张某人在你面前,还真就这点出息!”

“咯咯咯!”见老张文绉绉的,苏芮捂着小嘴笑个不停。

说实话,其实苏芮觉得,平日里和老张发微信聊聊天,还是挺不错的,这位老房东虽然贪财好色,但肚子里的墨水也不少,经常打趣逗人开心,是一名合格的网友。

只是,这些好感仅仅适用于语言行为,若是放在肢体上,就越界了。

苏芮推开老张的大肥脸,笑着撒娇道,“老不正经,你快坐下来嘛,不是有事要说吗?先说事呀,咱也不急这一会儿嘛。”

说完,苏芮还对老张抛了个媚眼。

老张嘿嘿一笑,心想,这女人果然是水性杨花啊,都说外表风骚的女人,内心相当火热,看来今天的计划是成了,要知道,他这次过来,可是带着筹码呢。

见此事十拿九稳,老张也就不再猴急,他一屁股坐上沙发,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一只胳膊搭上苏芮的粉肩,肥胖的手掌来回搓揉着雪嫩肩头,玩味的丢出了筹码。

“小苏啊,我那边有套公寓腾出来了,你可以搬过去单独住,房租全免!”

老张说这话时,十分豪爽,那样子就如一掷千金,牛逼轰轰。

苏芮刚准备打掉老张的咸猪手,闻言顿时一愣,惊讶道,“什么?公寓?免房租?!”

其实,苏芮在和男友分手后,就待业在家,最近一直在找空房,想做一家美妆工作室,之前和老张微信闲聊,咨询过房源的事情,没想到老张记在心里,而且不动声响的就给她办了。

看来这个老家伙,对她还真是上心呢,只是,老家伙却误会了她的意思。

暂且不说,与人合租的生活方不方便,要知道,如今这屋里住进了刘小光,苏芮快活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想搬走啊。

见苏芮反应强烈,老张洋洋得意,心里盘算着,今天可以多弄上几次了。

于是,老张十分肯定的应了声,“对,单身公寓,朝向好,环境优雅,采光一流,老哥我不收你一分钱!”

苏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他们所在的城市,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么好的房源,要值不少钱呢!

这对于远离家乡漂泊不定的她而言,无疑是一种幸运。

苏芮有些木讷,喃喃道,“那多不好意思呀,只是……”

老张一听,沉声道,“怎么?你不要?”

苏芮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无功不受禄,你对我这么好,肯定有所求吧,我可不敢随便接受哟。”

闻言,老张有点慌了,生怕苏芮拒绝,如果连这个都打动不了她,那今天想多弄上几次就悬了,恐怕到最后,还得硬上啊。

然而,老张毕竟是个老江湖,在打嘴官司上,情商颇高,他想了想,说,“没什么不敢接受的,你不是一直想搬出来住吗?我正好有闲置空房,你先去住,房租的事以后再说。”

苏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谁说我想搬出去呀,我和朋友合租挺好的,我看是你老不正经,想金屋藏娇哦!”

被苏芮戳穿心思,老张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道,“看你说的,你老哥是那种人吗?”

老张摆摆手,以此掩饰尴尬,忽然,他反应过来,脸色一变,疑问道,“你刚说啥?不想搬出去住?那你之前打听房子干什么啊?”

苏芮推开老张搁在肩膀上的手,笑道,“我哪像你满肚花肠子,我是想开一家美妆工作室呢。”

听苏芮这么说,老张恍然大悟,心中悬起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因为无论怎样,苏芮对这套公寓而言,还是有所需求的,这也就意味着,老张的筹码依然有效。

“原来是开工作室啊,那不挺好嘛,我那里带床的,工作累了也可以休息的。”

老张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一心想着可以和苏芮创造单独的空间,说不定以后还能发展为长期炮友,那样就爽歪歪了。

见老张执意馈赠,苏芮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但她并非拜金主义毫无底线,若她真是那种女人,就凭相貌姿色,真不知要玩转多少大老板,一个老张又算得上什么。

想了想,苏芮决定还是要吊吊老张的胃口,大家都是成年人,苏芮自然清楚,老张打的哪门心思。

何况,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送走老张,免得节外生枝,暴露了刘小光的存在。

想到刘小光,苏芮的心就急不可耐,要不是老张突然出现,保不准现在她都被刘小光弄得死去活来了。

“嗯,那个,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好啦,现在事儿已说完,你可以去忙了哦。”

苏芮说着站起身来,扯了扯超短的裙摆,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望着眼前婀娜多姿的苏芮,老张心头一热,哪里肯就此离开,况且他今天过来,就是想弄了苏芮。

如今,他又亮出了筹码,那副色胆可谓如虎添翼,他一把将苏芮拉回沙发,肥硕的身体压了上去,嘿嘿一笑道,“小苏啊,我的美人儿,房子的事情,老哥给你办妥了,你是不是也把老哥的事解决下?”

此时,压在苏芮又香又软的娇躯上,老张犹如醉卧花丛,满脑子的精虫都在蠕动,不等话说完,他的一只胖手,就顺着苏芮的修长大腿,朝裙摆里摸进去……

相关文章:

如何用微信『群发助手』群发消息

电脑设置在哪里

SNIS-635 天使もえ作品2016年04月02日

看了会让人湿的图动态图 留守村妇车上他吃我奶好爽

吉林刀切晚霞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