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三根手指还不满足_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2020-09-17 10:48 · 新商盟-chnore.com

就在两人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时候,慕容雨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也把原本充满暧昧的气氛破坏殆尽。

慕容雨连忙推开了老张,快速爬起,然后深深地看了老张一眼,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呢?我没带钥匙。”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声音。

“哦,我,我在外面吃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你快点。”

电话那头,很快就响起了嘟嘟声。

慕容雨关了手机,房里也陷入了沉默之中,接着她说道:“张,张叔,跟我合租的那女孩,没拿钥匙,我,我要回去了。”

“嗯,好吧。”

老张暗叹了口气,要不是这一通电话,就差那么一点,他今晚他就可以得手了,这小丫头面子薄,下回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上了。

“那个,今晚的事,张叔你可别说出去。”

慕容雨穿好了衣服,准备下楼,突然转身说道。

“好的,明天我给你开几幅消毒的中药,有空过来拿一下?”

老张有点不死心。

“要不你加我个微信吧,明天你弄好了,跟我说一声就好。”慕容雨想了想,把手机的二维码递了过去。

老张知道今晚没戏了,跳下床捡起裤子穿上,加了慕容雨的微信后,把她送出了诊所。

再次回到床上,满屋子都是慕容雨的味道,他居然失眠了。

第二天,老张熬好了中药,给慕容雨发了信息,结果她并没有回,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都没给老张任何的回复。

这让老张饱受煎熬,那种漫长等待的滋味痛苦极了。

就在老张以为彻底没戏了,傍晚时分,慕容雨突然再次敲响了老张的门。

“张叔,快开门。”

慕容雨满脸焦急地拍打着诊所的门。

老张开了门,扫了她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她的怀里的那个女生身上,看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紧闭着眼,一脸地痛苦。

“怎么了?”

老张皱了皱眉,再次把目光焦距在了慕容雨身上,问道。

几天不见,这小丫头长得愈发的动人了,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T桖,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把她那完美的玉腿展露无余。

慕容雨刻意避开了他炙热的目光,低着头说道:“这是我合租的朋友,叫李小沛,刚才她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就这个样子了。”

“你把她抱进来吧。”

老张侧身让开了道。

慕容雨点了点头,刚进门就看到了角落里煎制的中药,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俏脸一红,轻声道:“张叔,谢,谢谢你。”

而这一刻,老张却目瞪口呆。不知什么时候,慕容雨胸前的扣子松开了。

看到眼前的美景,老张压抑了足足一周的情绪倾泻而出,立刻起了反应。

“张,张叔。”

慕容雨叫了一声,却发现老张呆站在原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就像是饿坏了的野狼,泛着绿光。

想起两人之前的事,她脸立刻红到了耳根。

其实这一周,她也想来找老张,但冷静下来细想,老张是个老男人,真要发生点什么,她又担心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可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空虚和失落就像蚀骨一般,钻进她的心里。

她想要驱散这种感觉,但越是如此,她发现自己就越忘不了老张。

但就算如此,她也拼命地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此刻再见,被老张无礼的目光盯着,她没有一丝的羞恼,反而心里窃喜不已,她对老张的吸引力还是那么大。

“嗯!”

怀里的李小沛痛苦地哼了一声,把两人的思绪都拉回了现实当中。

慕容雨红着脸,把李小沛放到了病床上,然后把松开的扣子又系上了,这一切尽收老张眼底,嘿嘿一笑,看来这小丫头并没有忘记他。

想到这,老张心情大好。

“我先看看吧。”

老张换了白袍褂,戴上了口罩,认真地检查起来,没过多久,他转身对慕容雨说道:“她食物中毒了,得尽快洗胃。我这设备太简陋了,要不你送医院?否则等情况恶劣了,会很危险。”

说话的时候,他故意在慕容雨的身上碰了一下,慕容雨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十分的诱人。

“张,张叔,我相信你可以的。”

老张点了点头,“我尽力吧。你先在这守着,我去熬点药。”

其实李小沛的情况不算严重,刚刚他在检查的时候,已经悄悄地拿银针封住了几个重要的穴道,防止毒性蔓延。

作为一名老中医,针灸是必修的课程,尤其是老张,沉浸此道的日子很久了,下针又快又准。

虽说中医比不上西医那么快效,但用药后对身体的伤害,却微乎其微,尤其是调养身体方面,更是领先西医十几个世纪那么久远。

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弥漫,药很快就煎好了。

“扶她起来,把药喂进去。”

老张把药碗递给了慕容雨,他的一双眼睛却瞄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李小沛,刚才因为天色昏暗,他并没有看得清楚,但这一回,却让他暗暗吃惊。

这李小沛长得很漂亮,眉宇之间有一股天然的魅惑,体形纤瘦,跟慕容雨比起来,她有种妖艳的气质,完全是另一种味道。

自从沉睡了多年的荷尔蒙被慕容雨勾引出来后,老张也不知道怎么了,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想法。

慕容雨这会心思都在李小沛身上,喂了几口药,李小沛都吐了出来,急得她两眼都要冒火。

“张叔,怎么喂不进去?”

“啊?”

老张想了想,说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用嘴喂了。”

慕容雨想了想,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嘴对嘴地喂起了药,但奇怪的是,李小沛根本灌不进去。

“张叔,我,我不会喂,怎么办?”

慕容雨急得满头大汗,白色的衬衫下,那完美的体形慢慢地浮现出来,看得老张暗暗咽了好几口唾沫。

“唉,我来吧!”

老张装作很难为情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虽然他心里差不多都被慕容雨占据了,但在喜欢的人面前,跟另外一个女人亲嘴,想想都刺激。

慕容雨迟疑了片刻,心里说不出的羞恼,可想想只有这个办法了,她有点赌气地把药碗递给了老张,把头转向了一旁,鼓起了腮帮子,似乎生起了闷气。

“傻丫头,别多想,救人要紧。”

老张柔声说着,猛吞了一口药,附身下去……听到老张的解释,慕容雨面色缓了下来,可下一秒,她又很苦恼,她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喜欢上了老张。

这个发现,让她心里一阵慌乱,开始闷头胡思乱想起来。

李小沛的唇舌之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这味道,跟慕容雨身上的女儿香,截然不同,但同样很让人迷醉。

他接着撬开了李小沛的牙关,用舌尖顶住了最深的喉舌,缓缓把嘴里的药灌下。

连续喂了几口,李小沛有些苍白的脸,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红晕。

“好了吗?”

慕容雨转身看着老张,见他总算喂完了药,立即追问道。

“等等看,我去拿痰盂盆。”

老张把所有的都准备好后,李小沛突然“哇”地一声,把肚子的东西都呕吐了出来。

“好了。”

等到清理干净后,李小沛总算清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

“呜呜呜,小雨,谢谢你。”

李小沛抱着慕容雨,哭得像个孩子。

“你不要谢我,该谢谢老张。”

慕容雨说道。

“张医生?就是那个你朝思暮想的人?”李小沛立刻止住了哭声,把目光投向了老张,来来回回打量了他好几眼。

“这么老?小雨,这个真的是那个老张?很普通啊。”

被她一说,慕容雨闹了个大红脸,想要解释,又生怕引起老张的怀疑。

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老张却心里一喜,看来慕容雨跟她的朋友提起过自己,其中的意义自然非同小可,想到这,他心情大好,这一个星期的等待自然也变得没那么难熬了。

“喂喂喂,老张是吧?我没说错啊,小雨,他真的很普通啊。”

李小沛说话很直接,却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顿了顿,她又自言自语道:“难道……老张给你下了什么药?让你对他有了好感?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念念不忘的。”

“好啦,别乱说。”

慕容雨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拉住了慕容雨,生怕她再乱说,这些天她晚上时不时会梦到老张……

老张心里更加惊喜,见慕容雨羞恼的样子,他干咳了一声,立刻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可以说说吗?”

“刚在家吃了点薯片,我也没吃什么啊。”

李小沛蹙起眉头,她努力地回想了一会,说道。

“嗯,看样子,你连吃了什么东西导致的食物中毒都不知道,这样吧!我陪你们回去看看,免得你再遭罪。”

老张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小沛眼珠子一转,瞅着老张看了好几眼,突然梨涡浅浅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好吧,那就麻烦张医生了。”

其实,李小沛的生活阅历远比慕容雨要丰富,这老张她一看,就知道对慕容雨不怀好意,但她并不打算说破。

虽然跟慕容雨合租,两人关系也不错,但李小沛内心深处却疯狂地嫉妒着慕容雨,因为在学校,很多人都暗恋着慕容雨,而她就想抢。

曾经有个很优秀的男生,偷偷给慕容雨递了情书,被她截了下来,然后她去追求了那个男生,这种刺激感让她觉得很爽。

这一个星期,她在慕容雨的耳中听到了不少有关老张的词汇,所以她早就悄悄留了心思,虽然老张是个老年人,但她一点不介意抢过来。

慕容雨虽然觉得老张跟李小沛有点奇怪,但老张的话,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便搀扶着李小沛回到了租住的地方。

“你们先呆着,我在屋里检查检查。”

老张煞有其事地在房间里转悠着,检查了桌上的一些零食,发现居然早就过了保质期了,难怪会出现食物中毒的情况。

说明了这些事项,他尿意袭来。

李小沛大概猜出了老张想要干什么,指了指卫生间,冲他微微一笑。

老张有些尴尬,但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刚解决完,他冷不丁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白色的小底裤,在想法的驱使下,他颤着手,拿了起来。

他把底裤拿起来闻了闻,脑子幻想着慕容雨的样子,忍不住地开始自己折腾起来,脸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舒服完后,老张又有些担心,生怕被慕容雨发现底裤上的杰作,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猥琐,然后从此不再搭理他。

“老张,好了吗?我,我也憋不住了。”

门外传来了慕容雨的声音。

“哦,好了,好了。”

老张来不及清理战场,便把底裤放回了原处,开了门,看到慕容雨那娇俏无双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他脑海中再次生出了邪恶的想法。

相关文章:

【北京高校毕业生就业信息网】-bjbys

驯象记(俄罗斯)

爽的叫动态图女上男下吹潮 十八禁男女动态图无遮拦

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 巨星之名器炉鼎器肉章

喜羊羊的头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