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合不垅腿攻,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2020-10-09 18:59 · 新商盟-chnore.com

镇上的饭店,哪里有独立卫生间,一般都是家里独立卫生间。

周贵生整个人压着服务员,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借着身高优势,周贵生的眼神不时往那里瞄。

周贵生心痒痒,正准备找机会摸一下,只听服务员说:“到了!”

周贵生抬头,面前有一排小平房,而他们正站在其中一间屋子前,红色铁门经过岁月的摧残,此时上面刻了不少锈铁。

服务员掏出钥匙,开门,把周贵生扶进去:“叔儿,卫生间就在里面,你自个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谢闺女了。”周贵生大笑两声,踉跄着往里走。

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电视机,桌子,几把椅子,虽然简陋,但也不差。

再往里,有两间房敞开着门,其中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张粉色床,床单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另一间,放着两张小床,天蓝色的床单,旁边是书柜,放着各种玩具模型。

周贵生立马猜到,粉色床是服务员的房间,他心思微动,脚步突然右拐,走进那间房。

正在喝水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拉住他:“叔儿,不是这里。”

周贵生靠着墙壁,吹胡子瞪眼:“什么不是这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卫生间!”

服务员皱眉:“叔儿,真不是这里,这是我房间,卫生间还得往后去呢。”

无论服务员怎么说,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

没了那种生活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就是抓住了这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服务员说这种话。

周贵生用手掌摸了摸那片隆起:“闺女,叔儿这还行吧?”

服务员羞红了脸,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不过,的确行……

见她不说话,周贵生又问:“妹子,想不想摸摸看?”

色到深处,连称呼都变了。周贵生的话仿佛会蛊惑人心,服务员缓缓伸出手,在他的注视下,往那儿摸。

距离目标还有几厘米时,门外铁门被人推开,“咣当”一声,有两个小男孩跑进来,脸蛋儿红扑扑的,背着书包:“妈!妈!”

服务员回过神,赶紧收起手,看向小孩:“放学了?”

俩小孩齐齐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妈,今天在学校,王老师表扬哥哥了,说哥哥的字写的好看!”

服务员揉了揉俩人的头发:“真棒!”

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把户主交给他家里人,周贵生便也回了家,算计着时间,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务员家的方向走去。

周贵生心里还是忘不掉,服务员那双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门口,周贵生直接敲门,服务员来的很快,见来人是周贵生时,她眼里闪过惊讶。

周贵生把身子从门缝挤进去,饭香味扑面而来,他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两盘热菜,显然已经是吃剩下的了。

服务员关上门:“叔儿怎么来了?”

周贵生捞把椅子坐下:“来看看你,孩子们呢?”

“刚睡下。”

服务员说着,开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工作服,可能是没来得及脱,此时女人背对着他,衣服被她撑得紧绷着,身后的带子清晰可见。

周贵生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走到她身后:“妹子,我帮你。”

两年不碰男人,多少个日日夜夜,服务员都记着呢,如今被异性主动靠近,她的身体早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那儿难受的厉害。

周贵生的手臂从她身侧绕过去,乍一看像是在拿碗筷,实际上手掌早已改变方向,从她职业裙下面探进去,摸她的大腿根部。

她的身子特别敏感,只是轻轻一触碰,那儿就有东西流出来,一股儿凉凉的感觉传来。

服务员夹紧腿:“叔儿,你干嘛呢。”

周贵生得寸进尺,手指从底裤伸进去,挑弄着那儿:“妹子,都这样了,你说我干嘛呢?”

瞧瞧这湿的,周贵生不禁赞叹,难为她一个人过了那么久。

这么想着,周贵生再也不耽搁,揽着她往房间走,反锁上门,周贵生带着她的身子转身,把她压在门板上,嘴唇贴上她的红唇。

一来二来,服务员被他勾起火,仰着脖子努力回应他,那儿传来一阵冷意,原来是职业裙被他扯了下来。

周贵生握住她的手,引导着她,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那里热的烫人,服务员差点没撒手。

下午就觉得那里不简单,现在亲自摸,比她想象中的大,如果进去,肯定会很舒服。

越想越难受,服务员皱着眉叮咛,主动解开上身,她抱着周贵生,主动往他身上蹭。

这样挑弄,周贵生哪里受得了,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

这场迷乱来的太突然,直到两个人缠绵起来,服务员还是懵的,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

转念一想,自己是寡妇,又两年不碰男人,论谁谁都会寂寞,自己这样算是正常现象。

说服好自己,服务员彻底放开自我,叫声越来越大,嗓音婉转好听,勾的周贵生魂儿都要没了。

周贵生喘着粗气:“妹子,你真美!”

他夸人的功夫虽然称不上好,但是在做这种事的同时称赞,倒显得十分好听。

服务员爽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叔儿也…是,叔儿真棒!”

相关文章:

激素脸逆光疹子怎么办 那激素脸排毒多久不会痒

潮崎美亚骑着abp-486牌自行车热汗淋漓的正式表演!

曹翰缓击更鼓计

聪明的长工

360免费wifi电脑版怎么用?360免费wifi下载安装教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