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龙根停了进去_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2020-10-09 20:45 · 新商盟-chnore.com

李梅见有人来了,连忙想把那里从娃儿的口中抽出来,用来遮掩一下,但当她看到是李大牛这个瞎子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又从衣服里弄出来,继续塞进孩子,同时懒散的问道:“大牛啊,平时你妈不是都不让你出来买东西吗?”

李大牛的目光落在李梅那半露出来的丰满上,又大又白,看得他有些火大,同时又暗爽起来,装瞎的好处还真是多啊,谁都不避讳自己,自己想看就看,而且还能光明正大的看,别人根本就不会说自己是色狼,因为村里的女人都知道李大牛看不见。

谁要是说李大牛偷窥她,那传出去大家都得笑话她!

“梅姐,我随便看……”李大牛刚想说随便看看,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是瞎子啊,所以又赶紧改口了,说:“梅姐,我不是来你这买东西的,我是来给你聊天的。”

要买那种药,李大牛可不敢直接说出来,不然像李梅这样的女人肯定会查根问底,问这药是用在哪家姑娘身上的,所以李大牛不敢开口,只能通过别的办法来循循善诱。

李梅心中好笑,这家伙咋想到跟自己聊天了?不过她也是闲得慌,咯咯笑着说:“聊啥啊,给姐聊搔啊?”

李大牛心中大骂,连瞎子你都调戏,真不要脸,不过李大牛自然也不拒绝,他假装尴尬,嘿嘿笑了两声道:“梅姐,我听那些女人说,你这进了啥治疗男人肾的药啊?大夫说我可能肾脏方面不好,所以我想来问问,你这药效果好不好啊?”

一听这话,李梅噗嗤一笑,她心道这瞎子真是天真啊,要不,逗他一下?正好自己在这店里也闲得慌。

这么一想,李梅就开口道:“大牛啊,我这里的确有那方面的药,效果好着呢,要不姐先拿给你试一下,要是觉得好了,你再买,咋样?”

李大牛一愣,难不成她这里还真有治疗肾脏的药?李大牛哭笑不得,自己肾脏好着呢,根本不需要吃药,可是话都说出口了,这回算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李大牛只能苦着脸说:“那好吧,梅姐,你拿来给我试一下吧,要是效果不好,我可不买。”

李梅的眼神在李大牛身上滴溜溜的转了几下,她表面正经,可心中却偷着乐呢,这傻小子居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小卖部怎么会有药卖呢,不过她也乐得其中,笑眯眯的对李大牛说:“大牛,放心吧,效果好着呢,姐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李梅就抱着还在吃乃的孩子,走到柜台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颗粒状的药物,她望着那包药,心中就想笑,待会给这瞎子吃完之后,他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李梅十分期待了起来!

她拿着那包药,就用杯子泡开了,然后把那杯水递到了李大牛面前,想着李大牛喝下去的场景,李梅情不自禁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牛啊,你喝一下试试吧,梅姐不会骗你的!”

此刻的李梅,十分靠近自己,她还在给孩子喂乃呢,这时候的李大牛,简直是把李梅那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李梅笑得发颤的时候,那胸口也跟着一起发颤,就跟个水蜜桃似的,特别的诱人,让李大牛恨不得狠狠的咬一口。

不过李大牛可没那胆子,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

他端起那杯水,有些纳闷,想到这是治疗肾脏的,他脸色发苦,迟迟都喝不下去。

但李梅却眼巴巴的看着呢,见到李大牛还没喝,她的心脏忽然砰砰跳了起来,有种干坏事的刺激感,这傻小子咋还不喝啊,她还等着看笑话呢!她开口说:“大牛,咋啦?你快喝啊,姐都帮你泡好了,喝下去就知道效果好不好了。”

李梅的催促,让李大牛一咬牙,便把那杯水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

看着李大牛全部喝了下去,李梅心情大好,她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傻小子,待会就让你出洋相。

“怎么样啊,这药的味道不错吧,十分钟内见效,大牛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李梅轻笑起来,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

李大牛见李梅那么奇怪,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不过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没过几分钟,李大牛就感觉从腹部突然冒出一团火,一直往脑袋上冲,冲得他脑袋晕晕的,他情不自禁的问道:“梅姐,这药是肾药吗?怎么脑袋怪晕的。”

啥肾药啊,这是增强那啥的药呢,脑袋不晕才怪,李梅痴痴的笑了起来,看向李大牛的裤裆,她发现已经有一点成长的趋势了,这惹得她更加想笑了。

“大牛啊,这不是肾药这是啥啊,难道姐还会害你不成?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发热?”李梅稀奇的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还真就是这样,李大牛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甚至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了,这回他望着李梅那地方,竟然产生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邪念,让他想要伸手就抓过去。

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浓烈,李大牛完全控制不住。

这下,李大牛纳闷了,这到底是啥啊,怎么喝完之后,就浑身发热呢。

见李大牛那一副难受的表情,李梅憋着笑,又看了李大牛的裤裆一眼,发现那里越来越大了,都支撑起一个小帐篷了,看着那变化,饶是李梅的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的本钱还不小呢,估计比自己丈夫还要大一点。

而就在这时候,李大牛突然哎哟一声,一手拄着盲杖,一手在空中摸索,最后,好巧不巧的碰在了李梅的两团上。

李大牛这是故意的,不知道为啥,他现在看到李梅那雪白的前面,就特别想伸手过去试试看,所以就假装看不见,一手直接碰到了李梅。

那简直让李大牛浑身一颤,那种想要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了。

放在平时,李大牛是不敢这么猖狂的,因为李梅的老公是村里出了名的壮汉,这要是被他看到,非得扒了李大牛的皮不可,可李大牛喝了那药之后,就啥也不想管了,满脑子都是李梅的身子。

放上去后,他又碰了碰。

李大牛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说:“梅姐,我这是抓到你们店的面包了吧?咋软乎乎的,跟个馒头似的啊?”

李梅耳根子都红了,但那种舒适的感觉却是让她呼吸一促,又听到李大牛说这是面包馒头,她忍不住想,这傻小子,长到二十多岁估计还没碰过女人吧,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自己那里,能是馒头和面包能比的吗?

不过,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一碰,那种感觉还挺刺激的,出于女人的本能,李梅是应该后退一步,赶紧遮住的,可一想到这小子是个瞎子,啥都看不到,既然他想要把这当做面包馒头,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呗,正好自己也能借着他舒服舒服。

反正他也不知道这是啥,更不会说出去。

“怎么样,这面包香不香啊?要不要买一个回去?”李梅脸色微红,暗道自己真是羞耻啊,连一个瞎子的便宜都占。

相关文章:

TP-link无线路由器最多可以几台进行WDS桥接?

没有被列为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当事人,且无过错或者无明显过错的情形。包括有哪些?

解决手机WIFI连接不上无线路由器的问题

荣辱与共的意思

在我们这个年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