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_快穿寻找粗跟h

2020-10-09 20:13 · 新商盟-chnore.com

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

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

我脑袋在外面,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齿偶尔会碰到我,每次都会疼一下,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

相反,这种发自内心的取悦,让我很感动,我看到林荫关上房门后立刻掀开被子让莹莹停下,然后下床快速关好门。

关上门,我拉过莹莹用力的吻了上去,莹莹被我亲的双颊绯红,闭上眼睛搂住我的脖子,我压住她,不断的亲吻,一直将她吻的快要窒息,我才放开。

莹莹笑脸羞红,却是笑着看向我,我则是刮了一下她秀气的鼻子,说道:“你这个小白兔要成精吗!”

莹莹也是笑了,说大灰狼都成精了,就不许小白兔变妖精吗!

我已经彻底忍不了了,我翻身就压在她身上,但想到林荫在隔壁,我又很快下来了,莹莹看我这样,不解的问我怎么了。

我紧紧抱住她,说道:“这次不行了,我要给你一个完美的第一次,林荫在家,我们都放不开,再找时间,我一定让你快快乐乐的!”

莹莹俏脸一下红了,然后将脸贴在我胸口,细弱蚊蝇的说道:“谢谢你成阳哥,我好幸福。”

我心里暗道真是个傻丫头,不过我这样也是在难受,虽然不能现在要了她,可是却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释放。

我低声道:“刚刚还不错,要不要再试试!”

莹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红着脸妩媚异常的瞪了我一眼,这一眼那种风情真的让我差点该注意现在就吃了她。

小妮子感觉到我眼神的炙热,急忙钻入被窝,很快,我就再次享受到了莹莹的生疏的特别待遇。

我眯着眼睛一边享受,一边低声指挥着她,告诉她该怎么做才会让我更舒服,这丫头还真是好,完全按照我说的做,很快就有些驾轻就熟的感觉了。

自然,我得到的享受也升级了。

本来享受的好好的,可是林荫又来了,这个妹妹真的让我哭笑不得,她进来都不敲门,直接闯进来,然后焦急的问道:“姐夫,你知道莹莹去哪了吗?她衣服都在,人却不见了,我里里外外都找了,她不见了!”

我哭笑不得,难道我还能说莹莹大早上不知是的诱惑你姐夫,现在被我压在被窝里调教吗!

我只能笑着说道:“莹莹出去了,跟我说了,似乎有点急事,很快就回来,没事,你放心吧。”

我以为这么说可以了,但林荫依旧很是着急的说道:“可是她的手机钱包都没带走,她有什么急事呀,不行,我要出去找找!”

“小荫……”

我没说完话,林荫已经风风火火的离开了,我听到关门的声音,苦笑着再次掀开被子。

脸色红红的莹莹抬起头,她抬起头看向我,我突然发现莹莹表情不对,急忙道:“怎么了?不喜欢这样做吗?那我们不……”

“成阳哥!”莹莹突然扑到我怀里,搂着我低低的哭泣起来。

我不明所以,急忙安慰,莹莹却说她对不起林荫,她知道林荫喜欢我,但是她也喜欢我,她觉得这是在和最好的朋友争抢,她听到林荫刚刚的话了。

这让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小姐妹的事情,却让我夹在了中间,我只能搂着这丫头,轻拍她光洁的后背。

突然莹莹抬头看向我,那眼神让我心里毛毛的,她说道:“成阳哥,要不,要不你也要了小荫吧,她……”

“打住!”我急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我自己都剪不断理还乱,根本不敢和她说这些。

如果我真那么禽兽,昨晚我也不会悬崖勒马了,一个电话怎么可能让一个男人在那种情况下停下,我是真的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莹莹不说话了,但幽怨的看着我,那表情分明是说在埋怨我为什么不两个都收了,可是,我有苦说不出,如果可以,哪个男人会放弃齐人之福呢。

我搂过莹莹,转移话题道:“你快起来穿好衣服,然后给林荫打电话,就说你回来了。”

莹莹恍然急忙起身,可是她刚下床却停下了,然后脸色一下红了,之后我就看到她无比羞涩的伸手一会挡住上面一会又挡下面,忙的不亦乐乎。

我看的自然也是不亦乐乎,这美妙香艳的画面,我是百看不腻的。

她有些慌张的穿内裤,然后将睡裙捂在胸口跑了出去,没一会,我就听到她给林荫打电话的声音。

我长出一口气,重新躺会床上,感觉这一早上好忙,不过这种忙碌,真的很美妙。

关好门,我穿上衣服,林荫回来了,我和莹莹也就不可能继续了,何况林荫和莹莹下午要一起离开。

林荫回来后着急的问莹莹出去干什么了,怎么电话钱包都不带,莹莹结结巴巴的说了个蹩脚的理由,我听着都尴尬,然而,林荫这傻丫头竟然信了。

我没有笑话她们,相反,我突然为她们能有彼此这样的好朋友开心。

我重新坐在餐桌旁,看着两个小美女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聊天,感觉生活好幸福。

粥凉了,不过我依旧喝的很开心。

感觉到下面慢慢的软了下去,果然,绿豆粥还是要凉着喝的,更去火。

下午林荫和莹莹去学校了,而我却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送走两个丫头,我打开电视没看一会,门铃响起,我以为是林荫他们又忘了什么,开门一看,竟然是徐敏!

“徐姐,你,你怎么来我这了?”我意外的问道。

只看徐敏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就是林荫用过的那种振动棒。

徐敏看我穿着睡衣,下面还鼓起一块的样子一愣,出奇的脸红了一下,然后道:“我,我打电话回访了一个顾客,她说感觉,感觉很好。”

我点头,问然后呢。

徐敏这才反应过来,瞪了我一眼,恢复了清冷,说道:“她说可以见面谈,你现在跟我去。“为什么非要我去?”

在徐敏的车上,我奇怪的问她。

徐敏皱眉说道:“顾客是女的,而且不愿意跟我谈,那位顾客觉得这个产品的设计师……也就是你,说你很有想法,所以想要和你谈。”

我莫名诧异,就因为觉得设计师有想法,就要见一面吗?我就问徐敏这个疑惑。

徐敏也是耸耸肩,说道:“那个女人说你是个有趣的灵魂,说话听着就是个文青,点名要见设计师,还说要谈合作,她认识个消瘦成人用品的大客户,而且只想和你谈。”

我这才点头,原来是因为这个徐敏才特意找到了我家,我不免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女顾客产生了兴趣。

我们很快到了一个小区,门卫显然接到了通知,登记之后就让我们进去了,看到这么尽责的门卫,我才想起这个小区是我们市有名的昂贵小区。

想来那位女顾客家里一定很有钱。

接着徐敏告诉我门牌号,就让我自己去了,看她的样子,似乎之前和女顾客谈的并不是很愉快。

我按照地址找到了位置,按响门铃等了一会,门就开了,看到门里的人,我一愣,那是个漂亮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只是裹着浴巾!

女人一头栗色的长发,还滴着水珠,没有化妆的脸上五官精致,看上去似乎是二十六七岁的年纪,身材高挑,浴巾包裹着她的身体,但是香肩雪白,露出的一双腿更是笔直。

我看的有点呆,那女人确实微微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刚在洗澡,请进。”

我点头不敢再看她,生怕被她认为我轻浮,进了门我看到这个房子的装修很考究,处处透着主人的独特品味,而一些细微处,的确看得出主人的文艺范儿。

“我叫向小云,你就是设计师吗?看着好年轻。”向小云说道。

我点头,说道:“我就是设计师,不知道您想找我谈什么。”

向小云似乎不着急,说了句‘随便坐’之后转身走进了厨房。

看着她曼妙的背影,我暗暗吞了口口水,这女人虽然裹着浴巾,可是她漂亮的不像话,这幅打扮真的是要人命啊。

没等几分钟,她就端着两杯咖啡走出来了,我看到她一手一杯,不像是之前那样捂着胸口,就生怕她身上的浴巾会滑落,但好在,虽然她走路时候曼妙的身材会扭动,但是浴巾却依旧老老实实的包裹着她的身体。

放下咖啡,她自然的坐在了我的对面,双腿交叠在一起,然后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短期咖啡,问道:“你这么帅,怎么会进这一行的?”

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就随口说道:“只是机缘巧合而已,我长得一般没你说的那么帅,呵呵。”

向小云却摆手很真诚的说道:“你真的很帅,我可没骗你!”

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想再聊这么尴尬的话题,就转移话题问她:“你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

向小云一直看着我,眼神似乎有些炙热,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发现她偶尔起身抬腿这些小动作,都仿佛是在勾引我一样,我总能无意间看到一些不该看的。

我脸有点红,向小云却是说道:“那个振动棒设计的很棒,尤其是前端的勾形设计,很让我喜欢,看得出你的别具匠心。”

说着话的时候她脸色微微泛红,看上去美艳极了,我一直看着她,自然将这幅美景收入眼中。

一时间就觉得身体燥热,很不舒服,尤其是下面还有了反应,这就让我尴尬了,我连忙将公文包放在腿上遮挡尴尬。

向小云似乎看出了我的异常,她竟然慢慢的起身然后坐在了我身边,离得近了,我闻到了她身上好闻的沐浴液香味,这让我更加受不了,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我都能看到她胸前浴巾没遮挡住的一片雪白。

我就觉得更加火大,急忙转移话题:“听说你认识……”

向小云突然打断我,她笑着说道:“我很好奇,你当初是真没想到的这样设计的,是不是有什么真实体验啊?”

“真,真实体验?”我被她问的有点蒙,那前端勾形的设计,让我怎么真实体验。

不过我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因为向小云说着话的时候,竟然朝我慢慢靠了过来,这下我看的更清楚了,她发梢的水滴甚至都滴在我大腿上了。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向小云,感觉这女人不太对劲,似乎真的是有意在勾我一样!

不过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她竟然又起身坐回了对面,不过她举手投足见散发的魅力,还是让我呼吸都变得粗重了。

尤其是这女人走过去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坐好,而是弯腰双手拄着茶几,为她的咖啡加了一块方糖。

于是浴巾下的幽深沟壑就更加明显,看得我一阵眼热,我急忙扭头看向别处,暗道这女人是个妖精。

向小云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她此刻的动作非常诱惑,依旧不紧不慢的又加了奶昔,然后还问我要不要加,我摆摆手示意不用了,她这才重新坐好。

似乎一下她就从之前的妖精变成了大家闺秀,坐的端端正正的问我:“李先生,设计产品的时候你是不是要结合实践啊?”

我哭笑不得,果然大家闺秀什么的都是错觉,这女人就是个妖精,我说道:“并不需要,我们有自己的渠道,可以模拟。”

接着她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却感觉自己注意力不那么集中,只以为内她给我的诱惑太大了,尤其是举手投诉显露出的优雅魅惑并存的那种气质,真的很勾人。

但是这时候向小云却说道:“我卖了之后还没用上一次,不怎么会用,所以,你能教教我吗,我想试试。”

我听到她这个要求心就一颤,怎么试?难道她想当着我的面?

我想到了林荫在房间里的那一幕,若是换做了眼前这个女人,我没法想,一想就感觉自己蠢蠢欲动。

见我不说话,向小云嘟起嘴,好像撒娇一样的说:“难道你不想帮我吗?”

我急忙摇头,道:“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你想怎么试。”

向小云笑着起身,道:“跟我去房间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眼神媚态流转,看得我喉咙干涩,心里好像有只小猫在抓。

相关文章:

为什么192.168.1.1回车(显示)中国电信?

法治新报2017年广告价格,法治新报最新广告报价

木田梦乃 番号:259LUXU-938

一个添下面两玩上面哦,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AVOP-152 三上里穂_个人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