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和阳生人发性关系,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2020-10-09 20:55 · 新商盟-chnore.com

“结果怎么了?芳芳怎么了?”听到村长欺负芳芳,老刘顿时急了,声音顿时变得大了起来。

“芳芳没事,张寡妇看到村长欺负芳芳,想拉住结果他,村长将张寡妇一把掀翻在地。”说着,刘大富的声音越来越低。

听到这,老刘更急了。

虽然他对张秀琴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但是她怎么说都是芳芳的妈妈啊,这要是……

“你快说啊,怎么回事?”老刘有点怒了,一边着急忙慌的往张秀琴家跑去,一边问道。

“老刘你怎么忽然这么急了?”刘大富忽然发现老刘急了起来,觉得有点奇怪,问道。

可这时候老刘压根不想搭理他,说话跟个娘们一样。

“是这样的,村长一把把张寡妇掀翻在地,结果刚好不巧,撞到了桌子了,现在头上都是血。”刘大富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赶紧说道。

“芳芳呢?”

“芳芳没啥事,村长看到张秀琴流血了,顿时吓跑了。”

听完刘大富的话,老刘没再跟他说一句话,赶紧往芳芳家跑去。

别的不说,就冲她张秀琴对老刘这份情义,他也不能不管啊。

……

等老张跑到张秀琴家的时候,张秀琴家门口已经站着十来个村民了,可多那么看着,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助芳芳这个清纯弱小的小姑娘。

这一刻老刘只觉得人心是那么丑恶!

但这时候他也顾不上感慨,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村民,挤了进去。

“芳芳,怎么了?”老刘关切的问道。

“刘叔,你……你终于来了,快救命啊,我妈……我妈妈她……呜呜呜。”

芳芳这时候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了,看到老刘来了,刚刚还只是啜泣,现在泪水直接决堤!

老刘焦急的看着昏迷之后的张秀琴,说道:“放心,刘叔在这了,你先起来,我怎么都要把你妈妈给救回来。”

老刘一脸严肃的看着头上全是血的张秀琴,从芳芳怀里接过来张秀琴,抱在自己怀里。

这时候张秀琴的呼吸已经有些微弱了,老刘一看,张秀琴的后脑上还在流血,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扯了一个布条,给张秀琴止血。

“来个人,快帮我一下。”老刘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喊道。

可是他喊完几秒钟,都没个人上来帮他。

这让老刘气的直哆嗦!

“你们一个个都是瞎了吗?看着自己村里的人被欺负就这样?还有一点人性吗?”老刘手指着外面的那些人,气的手指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今天要是张秀琴有什么事,你们都是那狗杂种的帮凶!”老刘吼道。

直到这时,远处才有一个急忙跑过来的少年喘着粗气过来帮老刘。

说是少年,看着年纪也就跟芳芳差不多,是村里今年跟芳芳一起考上大学的准大学生,叫李峰。

“李峰,快帮我把她抬到我诊所里,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没办法止血消毒。”

老刘认出了这少年,赶紧说。

“好好好,刘叔你先等下,我找个东西。”李峰看到这场面,吓得面无血色。

但他还是很坚强,来帮老刘。

“找个屁,直接把这门板歇了,快点。”

老刘看着这少年,心里头多少有点感触,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思想觉悟就是高。

“哦哦,好。”说着,李峰直接把芳芳家的门板给卸了下来。

而这时候刘大富也追了上来,看到老刘跟李峰两个人抬着笨重的门板,赶紧上前搭手帮忙。

虽然这刘大富看着不像个好人,但这时候他比那些平日里看起来的好人要高尚很多很多。

刚刚老刘还对这刘大富有点不待见,现在心里对他的看法已经变了。

抬着张秀琴,老刘一边用手在张秀琴的身上几处穴位按了按,然后又掐了下她的人中。

做完这些老刘才松了口气,因为他感觉到张秀琴慢慢微弱的呼吸已经停止了继续衰弱。

这时候他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看着一个寡妇跟一个弱小无助的小女孩,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出手帮忙,全都在一旁在看戏。

这真的是让老刘气的不行,不管是谁,遇到人命关天的事情都不可能这样吧。

现在他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了,亏他还平日里对村里人都不错。

之前他给这些人看病的时候也就拿个吃饭钱,像按摩这些手艺,在外面可都是很吃香的,可是这些自己不发代价就能弄的,他都是无偿给人看病。

而且这张秀琴虽然是个寡妇,但她心肠不是一般的好,平常村里有人有个什么事,她都会去帮忙。

可是她还来的是什么?冷眼旁观!

今天看到的这一切让老刘彻底对村里人失去了任何信心,他现在不那么恨村长了反而有点感谢他让自己看清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

“李峰,你有手机吗?等下打电话报警,然后去镇上跑一趟,今天这事……没完!”老刘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好好刘叔,你等会有啥直接安排就好了。”李峰大口喘着气,说道。

等到了诊所,老刘连门都开,直接一脚踹开了。

“大富,你去里屋,里屋有我的一个箱子,你把箱子搬出来。”

把张秀琴安放好,老刘自己一个人在他的药柜里翻腾,一边吩咐刘大富。

刘大富也不说什么,赶紧就去找了。

“李峰,赶紧打电话报警,然后你拿着这个东西,去镇上找镇长,说是我刘天虎找他。”

老刘从自己兜里摸出一个玉镯子,丢给李峰,然后又从柜子里翻出瓶瓶罐罐。

李峰拿着老刘给的东西,一句话有不说,憋红了脸直接走了。

刘大富从里屋搬出一个箱子,老刘看了一眼就让他房在地上,然后老刘直接拿着酒精跟药棉开始给张秀琴消毒。

“大富,找个赶紧的毛巾,沾水,给张秀琴擦擦脸,把脸上的血都给擦干净。”

老刘已经给张秀琴的伤口消了毒,幸好他发现伤的不是很严重。

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没有伤到骨头。

昏迷过去,估计是脑震荡了。老刘按照他从医的经验推测着。

就在这时,芳芳气喘吁吁的忽然跑了进来,说道:“刘叔!村长带着十几个人来了……”什么?这狗杂种还有脸来!”老刘刚给张秀琴收拾好就听到芳芳气喘吁吁的喊道,顿时气的骂出声来。

老刘看了一眼还昏迷的张秀琴,嘴角露出冷笑,朝外面走去。

“来了也好,几天老子就好好替他老子管教管教这个杂种。”老刘气鼓鼓的出了诊所大门。

这时候芳芳已经跑到老刘跟前,身上的碎花裙子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芳芳这模样看的老刘心疼不已,安慰了两句就让她先在诊所等着。

虽然芳芳担心老刘会在村长手里吃亏,但老刘执意要求她进诊所等着,她拗不过老刘只能进诊所。

老刘远远就看到这种一群人往这边走到村长,直接破口大骂起来:“张家杂碎,你还有脸来老子这里?”

被老刘这么一骂,村长那张通红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时村长身边一个男人呵斥道:“老刘,你骂谁呢?”

只是老刘没有理会他,就死死地盯着村长看。

“刘叔啊,今天这事怎么连你都惊动了啊。”村长张成林强忍着心里的火气,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

“你别叫我刘叔,我当不起你这一声刘叔。”老刘铁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当张成林走近的时候老刘才发现这小犊子喝酒了,估摸着也就他喝了点酒才敢这么胆大妄为。

可是老刘不算忍着他了,这一次,张成林彻底让老刘生气了。

村里人几乎都不知道老刘有一层背景,那就是他早些年给一个老爷子治过病,算是把那个老爷子的几十年的老病彻底给治好了。

而那个老爷子的儿子正好是现在镇上的镇长,老刘一直没有动用这层关系。

本来他不是一个喜欢依附别人的人,再加上他确实没什么需要别人办的事情,也就让对方一直欠着这个人情。

那镇长也是念旧情,这些年一直偷偷摸摸给老刘送点东西,看着他单身一个人,怪可怜的。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他拿自己工资给老刘买的,有些老刘收了,有些贵重的老刘就没收过。

本来老刘是不打算跟这些人有啥交际的,但是他没想到这人确实是个好人,知道给老百姓谋福利,老刘这才认可了他。

可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被张成林知道了,所以才会有点害怕老刘。

以前他做什么事情,都会避着老刘,老刘也懒得管他。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可是现在老刘忍不下去了,张成林现在做事是越来越过分,偶尔捞点酒钱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准备做这种强迫民女的事情。

如果这种事他都能忍,那还了得?

“刘叔,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一时头脑犯浑吗。”说着,张成林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用黑色袋子抱住的东西递给老刘,说:“刘叔这是一点孝敬您的东西,您别生气,可别惊动了上面。”

老刘看着张成林的模样,只觉得心头一阵恶心,这人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什么?”不过老刘是个精明人,他做事情向来考虑的周到的很。

接过张成林递过来的黑色袋子中的东西,老刘直接当着众人面给打开了。

“大伙快来看啊,这张成林想给我塞钱。”说着老刘直接把黑色袋子里露出来的RMB高举起来,然后大声喊道。

听到这声音,顿时在附近观望的村民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纷纷过来围观。

这张成林平日里在村里可没少欺负人,很多人都是不给好处不办事,尤其是喜欢欺负穷人,有些穷的生活都有点过不去的人家他都欺负。

尤其是这两年来越来越过分,听说是认识了什么厉害的人。

至于是什么人,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自然是没法知道的;反正他们都知道这张成林惹不起。

以前村里有个想办个补助的人,结果没给好处,张成林没给办。

为此那人还去找人告状,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人给打了一顿。

明面上没人说是谁干的,但是村里人可都觉得是张成林干的,所以从那以后他们对这个村里恶霸全都是敬而远之。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村里这个老医生竟然敢当出头鸟,这顿时让他们兴奋了起来。

虽然他们不敢把张成林怎么样,但是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就觉得高兴。

“刘叔你……你这是做什么?”张成林顿时就慌了起来,赶紧两步上前抓住老刘的手,说:“刘叔你快收起来,这是孝敬您的,让人看见不好。”

老刘一听,火气更旺了起来,甩手就给了张成林一嘴巴子。

“你还真是有脸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老刘骂骂咧咧的把钱直接扔给张成林,说:“谁在乎这几个臭钱?而且这些钱是你的吗?这可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

老刘说的慷慨激昂,完全没有注意到张成林铁青的脸色。

“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连一对无依无靠的母女你都欺负,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张秀琴男人在世的时候可没少帮你吧。”

老刘越说越气,整个人感觉血压都上去了。

“姓刘的,你别给脸不要脸!”

被老刘这么一说,张成林顿时老羞成怒起来,咬牙切齿的对老刘说。

“张成林你还要脸不?”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在外面捏着嗓子喊了一句。

这没人开头就算了,老金开了个头,刚才还有人冒着得罪张成林的危险也喊了一句,顿时把愤怒的群众心里的怨气给激发了起来。

“就是啊,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当个村长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臭不要脸。”

这些跟风骂人的有男人,也有女人,反正他们现在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义愤填膺。

而这也正是老刘的目的,他不知道张成林这逼崽子带这么多人过来是为了干什么,但只要等到派出所的人来了就好了。

跟在张成林身后的那十来个壮汉这时候面色也都不好看,在外面喊着骂张成林的人里面还有他们媳妇。

被平日里对他尊敬无比的人讽刺如麻,张成林也怒了,冲老金大喊一声:“去你的老东西!”

相关文章: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18岁末年禁止观看免费

简答提起上诉的条件?

重金难动爱国心

菱智1.6油耗

200GANA-2129,♪高難度の予感,拍摄时尚快照并将其带到突击接送和酒店番号,2019年08月08号|极品磁力链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