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2020-10-10 20:36 · 新商盟-chnore.com

香香晃动着自己浑圆的臀部,牵动着浑身美妙的曲线,动情的发出欢愉的呻吟,将这间出租屋点缀成了人间天堂。

老刘全身心地投入进了香香身体,香香也完全臣服于老刘非同一般的能力,两个人都忘记了年龄,忘记了差距,忘记了现实,更忘记了地上的房东宁姐。

老刘似乎从未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爬山登顶,越登越高,越攀越高,随着香香的剧烈抽搐,他突然间头脑如同升入天堂般一片空白,畅快的感觉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

两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老刘终于上缴了这些年的存粮。

抱着香香,一种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极致的舒畅从老刘体内爆发出来,香香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栗,她第一次享受到这般极致的巅峰,不由得眼神慵懒,神情餍足,满足的趴在老刘的怀里,享受地微笑着。

“教练,想不到你这么厉害!”香香的脸红扑扑的,全是巅峰过后的潮红。

老刘嘿嘿一笑,说:“知道老子的厉害了?以后不要叫我教练,叫赵哥!”

香香毫不扭捏,在老刘的脸上印上甜甜的一吻,脆生生的说:“赵哥,我以后还想跟你做!”

就这么娇娇软软的一亲,老刘的老枪又准备开火了。

香香被他满足到了极致,满心都是他的好,反复地抚摸着他那里,甚至主动低下头来,让他直接感受到了美人的特殊服务。

佳人美意,任何男人都要当场把持不住,老刘只觉得又积蓄好了战斗的能量。

抱着软绵绵的娇躯,老刘心猿意马,他很想来个梅开二度,可是药性经过一次发散后,他的理智也仿佛在此刻找了回来。

清醒过来,老刘又是懊恼,又是愧疚。

一方面,他觉得对不起香香,她是自己的邻居,又是自己班上的学员,对自己那么信任不说,自己也确实把她当晚辈,可自己却稀里糊涂的把她给睡了。

另一方面,他觉得对不起韩萌萌,自己明明那么喜欢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般,每天想着娶她做老婆,就连梦里都是和她做,怎么今天就把持不住了呢?

老刘纠结的表情被香香看在眼里,她大眼睛一瞪,眼泪便掉下来:“赵哥,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个鸡,不想再要我了?”

老刘赶紧给香香擦眼泪,安慰道:“没啊……你别哭……我嫌弃你啥呀,我还怕你嫌弃我个糟老头呢!”

“那你还这个样子……说,你是不是嫌弃我!”香香不依不饶起来。

“怎么会?!”老刘赶紧安抚道。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我!”

香香直接坐了起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老刘,她的眼神火辣辣的,看得老刘心里一阵发虚。

“爱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我们才认识几天,再说,我一个糟老头,哪里养得起你们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拿什么对你负责啊……”

老刘老老实实地说道,他是真的感觉自己没有爱上香香,他的心还在韩萌萌那里。

香香只是闯入他生活的意外,他和香香打过几次交道,直觉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太花哨,不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再说,她毕竟是个**的,老刘虽然一穷二白,但心高气傲,哪能真跟一个**的女人搞在一起。

“哼!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香香这下是真的生气了,屁股一扭就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家里,香香无力的躺到自己柔软的小床上,虽然心里很是生气和郁闷,但她依旧满脸潮红,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

“这个老刘,真的是太厉害了……跟那么多男人搞过,可让他这么一弄,感觉好像以前都白搞了似的……”

她忍不住用薄被将自己的娇躯裹的完完整整的,经历了风驰电掣的她,感觉到自己似乎仍在风雨中摇荡。

此时,香香心里对老刘,已经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她出身农村,家境贫寒,重男轻女的家庭从来就没有给过她什么关爱,甚至还逼着她出去赚钱养家。

愚昧落后的村庄更是笑贫不笑娼,哪怕听闻她堕落风尘,家里都不觉得可惜,只觉得她拿回来的钱多了,是村里头号赚钱人,只是有谁知道她在这城里过得什么日子呢?

那些拿钱睡她的男人,没有老刘这般本钱、技术不说,还都是往死里折腾她,在床上有各种花样,那些不行还心理变态的甚至还想变了花的折磨她……

她在男人身上赚了多少钱,就受了多少折磨、吃了多少苦。

那些不拿钱睡她的男人,非但没有老刘这般本钱和技术,还要往死里用她的,吃她的、喝她的、花她的,甚至拿她的钱去包养大学生,对她根本就没有真感情。

那些骗她人、骗她钱的男人,到头来还要骂她是个鸡……

唯独老刘,他用实际行动,给了她一个女人该有的满足和温柔。

哪怕他年岁已大,可是他的强大,依旧给了她无比的满足和安全感。

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看着黎明将至,睡不着的香香干脆拿起手机给老刘发微信:“睡了吗?赵哥你听好了,我不要你负责,也不要你养,我愿意这样跟着你,哪怕只是做你那方面的伴侣,你要是看到了,就回我一句。”

拿着手机,看着地上的宁姐,老刘苦笑一声,感叹这操蛋的生活,然后回了香香一句:“我会尽最大的能力好好对你。”

看到这句话,香香高兴得捧着手机在床上翻滚起来。

老刘却苦笑一声,他年岁大了,在监狱里也吃了那么多苦,也想有份平凡的感情,有个漂亮的好老婆,可是现实却似乎总把他推向不可控的方向。

眼看着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老刘穿好衣服,去外面买了早餐。

他轻手轻脚的把早餐挂在香香的门上,正打算掏出手机,告诉香香她买了早餐,谁知道他才刚转身,门就开了,一个温热的身体扑了上来。

“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香香一脸的感激与开心,整个人直接挂在老刘身上,激动不已。

老刘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你现在是我的女人,给你买早餐是我应该做的!”

香香却一把将老刘拉进自己的房间,拿着早餐,幸福地说:“你还是第一个给我买早餐的男人!”

昨晚刚被猛烈滋润过的香香,脸色红润,媚眼妖娆,说出这种纯情暖心的话,让老刘忍不住有些心痒痒。

老刘不由得把韩萌萌抛在了一边,抱住可怜又可爱的香香,狠狠地亲了一下她:“只要你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买。”

香香的眉眼一下子笑开了,软绵绵地躺在老刘怀里:“经过昨天那一回,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喜欢你,从头到尾……”

一边说,她一边从他的上面摸到了下面,在裤子上的帐篷处徘徊,口中喃喃道:“赵哥,我伺候过那么多男人,从来没有过昨天那么深入骨髓的感觉,我现在就想天天和你做,在床上,在沙发上,在桌子上,在教练车上……”

老刘被她说的心动不已,笑呵呵的说:“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嗯!”香香重重的点了点头,激动地说:“我们以后一定要多尝试一些更刺激的!”

老刘被香香说的心里兴奋不已,伸手抱住她的腰,便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香香刚坐上来,就感觉老刘坚挺的那里死死顶在她的下身,让她浑身瘫软、口中不断吐着热气。

老刘抱着香香的后腰,轻轻撩起了她的裙摆,然后一路向下,手沿着内衣边缘探了进去。

此时的老刘,只想在这里,再和香香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男欢女爱。

香香也被老刘撩拨得浑身滚烫,主动捧着老刘的脸,在老刘的唇上疯狂亲吻。

“赵哥,我好喜欢你胡茬扎在我脸上的感觉……”香香一脸的沉醉。

老刘疯狂亲吻着她,舌头也突破她的牙关,与她紧紧缠绕着。

香香意乱情迷,伸手抚摸着老刘的胸膛,在他身上不断的扭动,口中轻吟道:“赵哥,人家还想要……”

老刘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裤子与内衣,释放出自己的武器,同时又将香香的内内撩拨到一边。

现在香香跨坐在老刘身上,想要脱掉她的内内非常困难,不如拨到一边比较方便。

香香羞怯的说:“赵哥,你也太图懒省事了,为什么不帮我脱下来……”

老刘嘿嘿笑道:“脱下来麻烦,不如这样省心。”

香香嘻嘻一笑,说:“那我下次买一条开裆的好不好?”

老刘兴奋的说:“那可真是太好了!”

说着,老刘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立刻就准备提枪上马。

这时候,隔壁房间忽然传来一声嘶吼:

“老刘,你这个负心汉!”

听到那杀猪般的嚎叫,老刘知道,宁姐醒来了。

老刘拍了拍香香:“我去处理!你别出面了,她平时就喜欢对你冷嘲热讽的,比较难缠!”

“我要去!她可是打着你的主意!”香香现在可是知道了老刘的魅力,生怕他被其他女人勾搭走,脱口道:“要是她死缠着你怎么办!”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明星!”老刘无奈地一笑。

“怎么不可能,我觉得你比明星还有本钱……”香香不满意的嘟囔着。

老刘哈哈一笑,和香香一起,他觉得自然放松,甚至有种年轻了三十岁,回到十八岁谈恋爱的感觉。

他拍拍香香,哄着她回去吃早餐,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要出来把事情搞得更复杂,然后匆匆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果然,宁姐已经抱着双臂,坐在地上干嚎:“天杀的老刘!你个负心汉!”

其他租客从门口经过,听到这声音,忍不住侧目。

老刘不由得出了一声冷汗,生怕香香出来跟她斗上。

偏偏看到提着早餐的老刘出现,宁姐一下子就降低了分贝,表情也从满脸横肉的凶恶变成了满脸横肉的别扭温柔:“原来你是给人家买早餐去了?!讨厌!也不说说一声!”

“哎不是!”老刘赶紧摆手道:“我不是给你买早餐!这是我给我自己买的,另外,昨天我们两个也……”

“我知道!昨天晚上给你吃的药确实厉害了一点,但没想到我会直接……”

宁姐伸手拿过早餐,自顾自地说:“我就说今天怎么浑身跟车子撵过一样的酸疼,肯定是昨天你太厉害了,把我给弄得晕了过去!”

宁姐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地上,身边满是老刘的衣服,还以为昨天自己那个事儿成了。

当时到处看不到老刘,她觉得,老刘肯定是干完自己就跑路了,所以起来便激动得大吼,想把老刘找回来。

现在老刘提着一份早餐回来,她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甚至还感动的不行。

老刘看着宁姐那张激动的脸,急忙解释道:“不是,老妹儿你误会了,我昨天晚上真没对你怎样……”

宁姐冷笑一声,笑道:“我在你房间里睡了一夜,你说没有就没有?再说,我昨晚给你吃的药效果那么强烈,你没睡我你怎么解决的?”

老刘不由地来了脾气,粗俗的大吼一声:“你这娘们花痴了吧?老子没睡你!我睡的是香香!”

在隔壁一直想出来帮老刘出头的香香,听到这一句,不由得吃着早餐甜甜的笑了起来。

而这边,宁姐听了老刘的话,却觉得,老刘肯定是羞于承认被自己下药硬上了的事情,所以才搬出香香那个**的女人来。

于是她哼哼道:“行!你就嘴硬吧,你宁愿承认自己睡了鸡,也不愿意承认睡了我。”

宁姐说到这里,语气真诚的说:“以后只要你想,随时来找我!”

老刘气愤的说:“你快走,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搬出去!”

宁姐急忙说道:“哎呀你别生气,我这就走!”

说着,宁姐还给老刘抛了一个媚眼,道:“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走了。”

宁姐走了,留下老刘欲哭无泪。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这个老女人这么多年没跟男人搞过,难道自己都察觉不到她身体的情况吗?自己怎么可能会搞她这样的半老徐娘呢?

相关文章:

【北疆硅藻泥】-beijianggzn

小兔拉里睡不着

为什么要做轻微伤鉴定

蟹王子(意大利)

旅行者与骆驼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