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里面太满了h_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旷世医仙

2020-10-12 16:08 · 新商盟-chnore.com

因为小彩虹看不到眼前走的路是什么样的,所以他都不知道自己前面有没有石头,有没有坑。

就在这一个时候,他们刚打算走过去的时候,小彩虹惊呼一声,惨叫的喊着:好疼啊。

老周听到她这么喊的时候,快速的停下了脚步,看到有一个钉子扎进了她的脚里,鲜血瞬间的流了下来,有一种惨不忍睹的感觉,如果自己不是行医多年的话,一定会被这一个场面吓到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控制她的情绪,让她不要太激动,如果她心情激动的话,心里会非常的害怕,也很恐慌,到时候她会自己吓着自己的。

“你先不要动,听我说,这件事情我能帮你解决,但是你千万不要乱动,不要再让钉子继续往里面扎了。“

小彩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她很害怕,只能够听.老周说。

语气有一些颤抖的回答说:“你放心好了,我一点都不害怕,但是真的好疼。”

小彩虹这样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被伤害过,这种疼的感觉,还是.她第一次体会到。

“你先不要乱动,我把你的鞋子脱下来,可能会有一些冒犯,你不要介意。”

因为她穿的是那种连体的鞋子,如果要是把鞋子剪下来的话,就需要把裤子的袋子中一下,只有这样才能够把鞋子脱下来。

可也就是因为这样,也能看到一些春光。

小彩虹现在非常疼痛,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去思考那么多的事情,她只希望快点解决,很想离开这里。

“没事,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经过我的同意,只要能够把钉子拔出来就可以了。”

当老周慢慢的解开她的鞋带的时候,看到她那雪白的肌肤,渐渐有了其他的想法,要是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的话,她是不是发现不了呢?

双手忍不住的在她的皮肤上抚摸。

他不是一个傻子,当然能够感受到,一开始的时候,小彩虹并没有多想,以为他只是在那里工作。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不同的地方。

“你在干什么?这样弄得我好痒很难受,能不能把手松开,而且我的脚现在非常的疼。“

小彩虹说的非常的委屈,她不知道眼前这一个男人到底可靠不可靠,刚才的时候,表现出一副非常温柔的样子,可是现在为什么又这样了?

老周当然知道,自己这样做非常的不好,可没有办法,他心里已经被眼前这一个女孩子深深的吸引住了。

“我再给你按摩推拿一下,你放心好了,等会儿你就不疼了。“

小彩虹确实觉得有一些舒服,而且疼痛的感觉也渐渐的见效。

心里也不是的,相信了他刚才说的话,可是在自己内心深处还是痒痒的,不知道为什么,有其他的想法,可是她又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这种感觉非常的郁闷。

现在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只能够紧紧的握着拳头,任由老周在这里指使自己。

小彩虹,现在把自己所有的信任全部交给了他,相信他一定能把自己的脚治好的。

因为他看不到眼前的光明,她一直都不知道现在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如果两个人还不离开这里的话,恐怕他们两个人,今天晚上就要在大山里过夜了。

“你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我可以回去以后再跟你包扎,但是现在如果把钉子拔出来的话,你会有生命危险的,我们现在回去吧。”

小彩虹紧接着点了点头,她很早就想回去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来,她觉得现在天色已经差不多黑了,再不回去就真的完了。

“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

老周听到她这样问的时候,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如果说自己比她大二十岁的话,她会不会还像刚才一样紧紧的抱着自己呢。

“你可以喊我叔叔,要不然你就叫我周叔叔吧。”老周忍不住吃别人一个豆腐。

他再这样说的时候,忍不住捏了捏她的上半身,觉得非常的柔软,感觉她的肉就像是海绵做的一样。

“可是我现在的腿不能动,怎么办?”

两个人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腿,现在非常的疼痛,不用说用力了,就连抬起来都不可能,怎么用力呢。

老周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老周一时半会并没有回答她,表示出一副犹豫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背你吗?”

小彩虹非常羞涩,他也知道自己这一个要求,有一些无理取闹,可她实在没有力气走下去了。

“我知道这样做可能有一些为难,但是我真的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今天晚上我们必须要下山,要不然我的父母应该担心我了。”

听到他这样说,知道她应该是家里的大千金小姐,并且她身上的穿着,应该能够看出来,她的家庭情况还是很不错的。

“我知道,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天已经渐渐的黑了,我们两个人能不能走下去还是一个问题。”

老周也有一些疑问,他当然知道现在必须要下山了,可是如果他们两个人冒着危险下山的话,他们丧失了生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你父母正在担心你,可是你也要考虑一下你来的时候,山里多么的陡峭,你也知道,如果我们两个人,现在下去,会有一定的危险,能不能走下去,我真的说不准。”

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

“难不成,你想要和我在山里一起过夜吗?”

小彩虹非常的生气,也不管她现在需不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很大声的质问他。

不管怎么样,小彩虹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任何欺负的。

看到眼前这一个小女孩盛气凌人的样子,老周非常生气。

“那你自己在这里吧。”老周说完以后很愤怒,就要离开这里,他不想再管这个小女生的死活了。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小彩虹慌了,她也知道自己刚才任性了,可也没有办法,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讨厌了,他明摆着是在吃自己的豆腐。

可现在这个情况,她就应该服软,如果他真的切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话,那很可怕。

“我知道错了,能不能不要离开这里,我不想一个人在这里,我求求你了。”

看着她眼泪呼之欲出的样子,老周心里也不忍心,她很想跟这个女生一起,在这里共度一晚上,可是刚才她说的话,实在是让人太生气了。

老周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往前面走。

“你不要走,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很害怕。”

小彩虹一边哭一边往前追赶,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老周现在的方向在哪里,所以一不小心摔了一下。

最后还是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扶了起来,觉得一个小姑娘在这里确实很危险。

感觉到老周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小彩虹什么都顾及不到了,抱着她哇哇大哭了起来,她真的很害怕。

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说。

“好了,你不要再哭了,我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只要你不要那么任性,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可是,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我们两个人只能在这里睡觉。”

还好,他来的时候都带了一些干粮,要不然他们今天晚上两个人都要挨饿。

“你先不要哭了,我们两个人找个地方住,要不然晚上山里很容易下雨,会淋湿我们的。”

可是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她腿上的伤口,如果说发炎了的话,以后怎么办。

“你现在这里,等会儿我去给你找一些消炎的草药给你敷上,这样的话伤口可能会好的快一点。”

小彩虹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下意识地把他抓住了,因为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山洞里面呆,着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用,我现在腿一点都不疼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你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好不好,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听到她这么害怕的语音,老周于心不忍,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可是她身上的伤口必须要看一下,要不然一定会发炎的。

“不管你今天晚上怎么说,都要去采一些消炎的草药来给你敷上,要不然你明天发炎了的话就跟一个大手指一样,没有办法去看病。”

小彩虹因为多年在外面,他知道如果这一次不消炎的话,她的腿可能就没办法看了,可是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放心好了,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一点都不疼,要不然你陪着我一起在这里等会儿,等我睡着了以后你再出去。”

等她睡着了,天可能就完全黑下来了,自己出去就有危险,老周这样想的时候,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这样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去,我背着你,但是你千万不要乱动,也不要乱说话,现在晚上了很容易有野狼的触摸,我们还需要捡一些木枝子回来。”

一听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肯定常年在外,要不然他不可能熟悉这么多的东西,而且他肯定经常来这座山。

可是,当他抱住自己的时候,小彩虹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在那里乱摸。

很想阻止他,可是就怕他把自己摔下去,伤着自己。

强忍住他这个咸猪手,可是她心里特别的难受,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想法,为什么要乱碰呢。

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有感觉。

“你在干什么,能不能不要乱摸。”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终于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听到女孩这样说的时候,老周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她竟然还知道反抗可是有什么用呢,自己想要的一定要得到。

如果他今天拿着精油的话,那就好说了,一定要把这个女生治的服服贴贴的,可是今天有一个意外,就是他没有带精油,等一会儿出去的时候看看外面有没有相关的草药,把它抹一抹。

“天已经黑了,我也看不到,所以有一些地方是我不该碰去碰到了的,我先跟你说道歉,但是现在事情非常紧急,你也知道,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早就知道眼前就像是一个老狐狸一样的男人,还一开始自己对他的印象非常好,真的是自己瞎了眼。

强忍住不说话,因为自己还有求于他,如果他要是把自己扔在这里了,那荒山野岭之内自己应该去哪里,而且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没有感受到他反抗的时候,老周更加大胆了,他四处乱摸的肆意妄为,让她想反抗都没有办法。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你要是乱来的话,你信不信我就揍你。”

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老周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就像是一个小辣椒一样,特别的锋利,只要自己碰她一下,她身上的刺全部竖了起来。

“你现在在这里警告我是不是有一点早,等你好了以后能跑能跳也就能看到了,你在警告我,如果现在我离开了这里,那么你想一下你怎么离开。”

知道老周现在是趁人之危,但是小彩虹也没有办法,只能够让他占一些便宜。

“你不是说天气晚了以后就没有办法出去了吗,那我们两个人现在走吧。”

小彩虹实在不想再感受他的那个咸猪手,四处乱摸,不管怎么着,她也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女孩子,他这样做,自己肯定有感觉的。

“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再乱动,要不然,等我好了以后,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她家里也是非常有钱的一户人家,所以,相信老周听到自己这样说的时候,一定有所顾及的。

可是这一次,小彩虹判断错误了,他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相关文章:

前夫去世孩子抚养权归谁

诸葛亮木牛流马

“合乎逻辑”的推理

愚笨的蚊子

男人在床上说你好紧,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