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极品轿夫

2020-10-12 18:41 · 新商盟-chnore.com

原本以为终于大功告成的柳如烟,听王大柱这么一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要是山神离开,自己白遭了那么多罪也没把病治好不说,以后还能不能遇到山神,也是两说啊!

一想到这里,柳如烟不由得哭求道:“山神,求求您别走,您一定要帮帮小女子啊……”

王大柱用无比炽热的目光,看着那儿,猛咽口水道:“你有所不知,这妖邪实在狡猾,本神在上面做法,它就跑到下面藏着,本神在下面做法,它又躲到了上面……”

“如此棘手的妖邪,想要在短时间内,成功将它逼出你的身体,唯有一个办法,不过本神怕你接受不了啊……”

柳如烟就仿佛那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哀求道:“只要山神您能帮小女子,无论吃什么样的苦,小女子都能接受!”

王大柱要的就是这句话,兴奋道:“如此甚好,你且转过身去,像刚刚那样把屁股翘起来,本神用法力堵住妖邪逃跑的路,再从你上面施法,如此一来,那妖邪便再无藏匿之处!”

“这……”

“你若是不愿意,本神现在就离开,绝不强迫你!”

柳如烟沉思了许久后,这才银牙一咬,道:“小女子愿……愿意……”

说完话后,柳如烟再次两手扶着墙壁,缓缓转过身去,将翘臀高高抬起,似乎是在向身后的王大柱发出邀请一般。

此时此刻的王大柱,再也忍不住心中高涨的火焰,直接解开腰带,随后两手抱着柳如烟那纤细的腰肢。

与此同时,他更是用尽全身力气,死命的往前一挺腰……

“轰隆隆”数道炸雷接连响起,把王大柱吓了一大跳,他眼神无意间扫过一旁威严的神像,心中有些心虚。

“该不会是惹得山神动怒了吧……”

只是看着眼前自家小姐扶着墙壁,等着自己尽情享用,王大柱一狠心,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

可低头一瞧,那儿竟是带了一丝血红。

这种关键的时刻,她竟然来了月事!

眼下这情况自然无法得逞,不过要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下次还想成好事可就难了啊!

久久不见山神动静,柳如烟声音颤抖道:“山神,您……您还没开始替小女子驱邪吗?”

王大柱刚想说话,忽然灵机一动道:“你的情况,比本神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啊!”

“啊……山神何……何出此言?”

王大柱伸手朝柳如烟的身下摸了一把,严肃道:“你体内的妖邪正在吸收你的精血,若是本神猜得不错的话,你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有几天,这个地方会流血?”

柳如烟娇躯一颤,惊恐道:“正……正是如此……”

“流血的时候,是不是还有浑身无力,剧痛难忍的症状?”

自己的情况,被山神一一说中,柳如烟愈发惊慌,苦苦哀求道:“山神,求求你救救小女子吧……”

“本神也想救你,奈何这妖邪入你体已久,不能妄动……这样吧,你先回府去,本神会附在你府上凡人身上,继续替你施法医治!”

得到山神承诺,柳如烟总算放下心来,千恩万谢之后,穿好衣衫便离去了。

回到家后,王大柱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自家小姐那身无寸缕的身子,总是浮上脑海,怎么都睡不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大柱忽然坐起身来,暗道:

“虽说小姐来了月事,可吃不到嘴里,也能做点别的事情啊!”

一想到这里,王大柱就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夜晚时分,王大柱偷偷摸到后院敲门。

正打算关门歇息的柳如烟,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顿时眉头一蹙,娇声斥道:“王大柱,深更半夜的,你来这做什么?”

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的说:

“你有求于我,这么快就忘记和本山神的约定了吗?”

柳如烟面色一变,慌忙连连叩首道:

“原来是山神大人,恕小女子眼拙,未认出您来!”

王大柱昂首阔步走进屋,反手将门一关,回头细细打量着柳如烟玲珑有致的娇躯,暗吞口水的同时,故意叹了一口气。

“你之所以会每月有几天流血不止,皆是因为有妖邪藏在你的身体中吸取精血,长此以往,你不仅难有身孕,更恐会有性命之忧!”

柳如烟俏脸一白,如水的眸子泛起了涟漪,惊慌无措的哀求道:“求山神救救小女子!”

王大柱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沉默片刻后,对柳如烟招了招手。

“也罢,你且过来,待我渡些神力给你,助你扛过妖邪吸取精血的这段时间,等他消停一些,我再帮你将妖邪从体内吸出来。”

说完话后,王大柱一屁股坐在床头。

柳如烟面色一喜,急忙拭去眼泪,莲步轻移,来到王大柱身边顺从的站好。

“我现在调动神力,不便行动,你且将我的裤子脱下。”

柳如烟精致秀美的脸颊,顿时浮上了大片红晕,他长这么大,连丈夫的裤子都没主动脱过,如何替山神行事!

可瞧见王大柱双目紧闭,专心致志的模样,又恐惊扰了他,便心一横朝着王大柱腰间探去。

亵裤滑落在脚边,柳如烟一低头,便看到那儿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她,吓得柳如烟俏脸一红,忍不住惊叫出声。

“此物乃是本山神汇聚神力的位置所在,你先用手握住,上下摇动,助我唤醒神力。”

王大柱喉咙干涩的坐在床边,看着踟蹰的柳如烟,只见她紧抿着嘴唇,一只手死死的攥着衣角,迟迟不肯行动,于是又催促道:“快些行事,若是神力涣散,本山神需要休养一年才能恢复神力!”

多等一年,她就要多遭受府上的人一年的白眼,柳如烟哪里还敢耽搁,急忙跪坐在王大柱的面前,伸出手去。

嘶~

王大柱浑身一紧,几乎要闷哼出声!

多少个午夜梦回,王大柱幻想过这一幕,如今竟然真的实现了,知县之女,自己的梦中仙女,此时此刻就在帮自己。

“快些动!”

王大柱嗓音都有些沙哑了。

柳如烟紧抿嘴唇,俏脸涨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按照王大柱的指示,缓慢动作着。

“不行,你的速度太慢了,神力驱动不出来,需要加快速度!”

王大柱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柳如烟,精神上的满足和身体上的双重刺激,让他舒爽得快要疯掉了!

尤其是他说完之后,柳如烟就加快了速度,更是让他爽到了极点!

不……还不够!

王大柱喘着粗气,忽然握住了柳如烟的手,柳如烟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可王大柱的力气很大,她根本就无法反抗!

“你且专心一些,我教你如何更快的唤醒神力!”

王大柱抓着柳如烟的手,一边动作,一边抓着她另外一只手,按在了丸子上道:

“轻抚这里,会加速神力的凝聚!”

柳如烟娇躯一抖,按照王大柱教自己的方式,一边轻抚,一边动作,伴随着王大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也越来越不满足!

似乎缺少点了感官的刺激感!

“神力马上就要出来了,趁着现在,快些将衣衫褪去,方可为加速神力的吸收做准备!”

“什么,还需要褪……衣服吗?”

柳如烟娇躯一抖,顿时慌了神,几乎快要咬破了嘴唇,她的身子,除了她的丈夫和……山神,就没人看到过了!

虽说山神现在就附身在王大柱的身上,可柳如烟就是迈不过这个坎,要知道眼前这人,只是他们家的轿夫,一个地位低贱的奴仆啊!

可事情都进行到这个地步了,难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放弃?

“若是有衣衫阻隔,神力吸收不到位,反倒会被你体内的妖邪利用,让你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一听后果如此严重,柳如烟被吓得不轻。

迟疑许久后,早已满脸羞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并微微闭上眼睛,随后用颤抖的小手缓缓扯开了自己的衣带……

相关文章:

前夫去世孩子抚养权归谁

诸葛亮木牛流马

“合乎逻辑”的推理

愚笨的蚊子

男人在床上说你好紧,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