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2020-10-12 18:20 · 新商盟-chnore.com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给刘富全一家人心里添堵。

相信发生这件事后,刘富全短时间内是没心思继续打他家鱼塘的主意了。

果不其然,一连着好几天,村里人都没怎么见着刘富全出门,偶尔见他出来了一两次,也都是铁青着一张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天,陈小宝正坐在鱼塘旁边看守,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他想都不想,一起身就朝身后跑去,将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用力抱住,“嫂子,你终于回来了,小宝饿了!”

一边说,他嘴巴还不停的李香兰怀里蹭着。

李香兰面露无奈之色,却只是揉了揉陈小宝的头发,没有推开他。

自从上次两人差点突破最后一步后,平日里这种程度的接触,李香兰并不排斥,心里反而有一些期许。

毕竟只是这样接触的话,第一不会违背伦理道德,第二又能稍稍缓解一下她对某些方面的渴望。

而且就算被同村的人撞见,也只是觉得陈小宝傻的可爱,不会传出什么闲话。

所以这也算是一举多得了。

“小宝,嫂子今天听到一个好消息,真的很开心,只是你不懂这些,不然就跟你好好分享一下。”李香兰将陈小宝扶正,眼神里充斥着无奈和喜悦。

陈小宝微微一愣,随后装傻道:“说,说,小宝要听嘛!”

说着,他还不停摇晃着李香兰的胳膊。

李香兰没办法,只好点头道:“好好好,嫂子说给你听,你别着急。”

“我刚在田里摘菜,听说王老三的女儿要从大城市回来了,而且这次回来,还带着一个朋友,据说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好像是有开发咱这个村子的想法,建成什么度假村之类的。”

“具体的我也不懂,但听王老三的意思,只要咱这地方被人看上了,以后大家都不用愁吃穿了!”

“诶,真好啊,王老三的女儿到底是村里唯一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这都能带大家一起发财了,我的孩子将来也一定要这么能干才是!”

最后两句话,李香兰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也没管陈小宝能不能听懂,只当是找个人倾诉下心里的好心情罢了。

而陈小宝在听到“王老三女儿”几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不禁僵住了。

不过为了不被李香兰发现异常,他立马低下头,蹲下去玩起了泥巴,依然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

他会变成这样,自然是有原因的。

王老三的女儿叫王秀娟,在出去上大学之前,是村子里少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之一。

并且她打小就和陈小宝关系好,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小宝哥哥。

而就在她出去上大学的第二年,村子里遭遇大洪灾,他哥哥不幸去世,而他也成了傻子。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陈小宝并不记得这两年间,王秀娟有没有回过村子,更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自己,只是说心里话,他还是有点想念那个臭丫头的。

“哎……”

心里悄悄叹了口气,陈小宝爬到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睡了过去。

等天色渐暗的时候,陈小宝突然被一阵嘈杂的鞭炮声给吵醒了。

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踮着脚尖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视线尽头,村子里唯一那辆牛车正从外面缓缓开了回来。

在车斗高高堆起的干草堆上,还坐着两道苗条的身影,只可惜离得太远,陈小宝并不能看清两人长啥样。

但结合白天嫂子跟他说的事情,这两人估摸着就是王秀娟还有她那个朋友,好像还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具体的也不清楚。

“要不要去看一眼?”

陈小宝心里纠结不已。

在犹豫了将近十分钟后,终于还是下了树,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在这种偏远山村,走出去的大学生回来,那都是值得全村齐贺的大喜事儿,所以王老三自然要摆出几桌宴席,让大家一起来吃顿饭,热闹热闹。

李香兰自然也被邀请过去了。

不过她没带陈小宝,毕竟陈小宝现在是个傻子,带到那种正式的场合总是不太像样,万一他闹个什么笑话,那丢的可是伏龙村的脸。

陈小宝也没在意,他自己选择隐瞒真相,自然就要承受相应的结果。

偷偷摸摸走到王老三家附近,借着那茂盛草木的掩护,陈小宝看到了在王老三家院子和门前,都摆上了大圆桌。

村里那些熟悉的面孔,此时都围坐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甚至连村长刘富全,和他老婆王桂芬今晚也在列,看来过去了这么多天,王桂芬和刘富贵之间的风声,终于淡了下去。

而在不远处,牛车已经停了下来。

车斗上的两人一前一后下来,走在前面的那个女子,正是陈小宝印象中的王秀娟。

只不过如今的她,比陈小宝记忆中的那个臭丫头,更漂亮,漂亮的差不多是另一个人了。

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漂亮衣服,长发齐肩,发尾烫成微卷的女子。

陈小宝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他嫂子仔细打扮一下,应该和她差不多,但现在对比的话,李香兰还是显得逊色了一点。

“阿爸,我回来啦!”

正当陈小宝看那女人看的入迷时,王秀娟已经一把抱住站在门口的王老三,欣喜万分的喊道。

王老三拍了拍女儿的后背,示意她先起来,而后看着女儿说:“好闺女儿,给阿爸看看瘦了没有。”

王秀娟摇了摇头,喜滋滋道:“我才没有瘦呢,阿爸,你不知道外面的生活有多好,我现在只担心自己会不会太胖,哪还会瘦呀!”

“对了,阿爸,还有各位叔叔伯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柳明月,这次和我回来,是想考察一下我们村子的情况。”

“如果我们村子合适的话,明月姐可是会在这里投资建度假村,到时候大家都能赚到钱!”

这话一说出来,那些坐在桌子周围的村民,纷纷呼喝了起来,一个个笑的都合不拢嘴了。

虽然不知道度假村是什么情况,但只要能赚到钱,管他是什么玩意儿。

伏龙村穷了一代又一代,大家实在是穷怕了。

谁敢想象在伏龙村这种地方,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家没搭上电线,更别说电视电脑,手机和一些现代化电子家具了。

很多迟暮的老人,都快嗝屁了,还没见过手机长什么样。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村子实在太偏远了。

这时,王秀娟把那位叫柳明月的女子带到大家面前,想让她给大家说几句话。

伏龙村的村民此刻也看直了眼睛,显然在他们的印象中,还没看到这么漂亮,这么精致的女人。

一些有家室的男人还好,只敢偷偷瞥几眼,就赶紧收回目光,生怕被家里的母老虎发现端倪。

而一些老光棍就大胆多了,眼神赤条条的在柳明月身上扫动着,嘴巴还不时的咂几下,那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柳明月悄悄皱了下眉,但没有露出什么愤怒的神情。

她嘴角微微一扬,对着面前的一众乡亲鞠了个躬,十分有礼貌道:“各位叔叔阿姨,伯伯婶婶,我叫柳明月,是小娟公司的老板。”

“但是私底下,我和小娟的关系很好,就和亲姐妹一样,所以她的长辈,自然也是我的长辈,大家不用对我太客气的。”

一旁的王老三听到这话,脸上那紧张的表情也消散了几分。

这次听说女儿要带老板回来,他就担心女儿带回来的,不止是位老板,还是尊要大家都供着的菩萨。

那这穷乡僻壤里的村民,一个个可没什么好脾气,保不准就要闹出点事儿来。

现在见柳明月这么好说话,他心里也就松了口气。

随后,他走到柳明月面前,笑道:“柳老板……”

“王叔,你喊我明月吧,我和小娟关系很好的,你喊我老板我反而觉得很奇怪。”还不等王老三把话说完,柳明月便笑着纠正。

王老三搓了搓裤边,迟疑下后才说:“那好,我就喊你明月吧,你和我闺女儿那么大老远赶来,肯定很辛苦,先坐下吃个饭,然后好好歇息一下,工作什么的,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行,就听叔叔的安排。”

柳明月显得很随和,直接答应了下来。

这让王老三脸上不禁浮现出欣喜的神色,他回身面对众多村民,大手一挥喊道:“大家可以开吃啦,都不用客气,今天饭菜酒水管够!”

这话一说出口,立即迎来一片欢呼叫好声。

跟着伏龙村的村民也没客气,抓起筷子就开始吃喝,现场气氛一片热闹。

柳明月和王秀娟,被王老三带到刘富全那桌入座,毕竟后面要是有建度假村的想法,当然还是要和村长商量,所以提前认识一下也是应该的。

陈小宝一个人躲得远远的,看着那边的欢闹,心里不禁有些羡慕。

如果他还是个傻子的话,或许不会有羡慕的情绪,可他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再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波动的。

叹了口气,陈小宝回头朝鱼塘那边走去。

李香兰在凉棚给他准备了饭菜,所以也不至于饿着他。

三两口将饭吃完,他又爬上了树,躺在树干上开始休息。

原以为可以一觉到天亮,但是没睡多久,迷迷糊糊间他就听到有人在喊他。

睁眼一瞧,他才发现在不远处的小径上,有一道手电筒的光线朝这边照来,而那喊他的声音,竟然是王秀娟。

“小宝哥,小宝哥,你在吗?”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亲昵的称呼,陈小宝心里感慨万千。

这一刻,他恨不得立即跳下树,去和这傻丫头相认,可一想到自己还要借用这傻子的身份,对付刘富全他们,就只好忍耐下来。

等王秀娟打着手电走到凉棚附近时,陈小宝故意从树上跳下来,嘿嘿傻笑着说:“哈哈,有人找小宝玩了,有人找小宝玩了,小宝好开心啊。”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朝王秀娟跑了过去。

在他设想中,黑灯瞎火的情况下,他这样朝女孩子跑过去,一般女孩子绝对会被吓跑,所以他也可以不用面对这个儿时的玩伴。

可谁能想到,当他跑到王秀娟面前时,王秀娟不仅没有躲开,反而一把抱住了他。

这让陈小宝愣在了原地,一时竟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小宝哥,对不起……”

忽然,耳边传来了女孩那带着哭腔的声音。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受伤变傻的事情,我两年前就应该回来见你的,可我的学业实在太紧,而且一毕业又要马上工作,所以没办法回来,小宝哥,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这段话一说出口,顿时让陈小宝心口剧烈一缩,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喘不过气来。

但他立即反应过来,决不能让王秀娟发现他不傻的事实。

所以他一咬牙,一把将王秀娟抱了起来,往凉棚方向跑去,边跑边喊:“哦,小宝有媳妇儿了,小宝媳妇儿终于来找小宝玩咯。”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秀娟心里一紧。

她轻轻拍着陈小宝的后背,焦急道:“小宝哥,我是小娟啊,你忘了吗,我是喜欢跟在你身后的臭丫头啊,你,你快放我下来。”

但陈小宝却开始装聋作哑,直接闯进凉棚里,把王秀娟丢在了那竹床上,随后便开始脱衣服。

看到这一幕,王秀娟终于感到害怕了。

她只是好久没看到小时候关系那么好的哥哥,难耐想念之情,忍不住连夜过来看看。

当然因为陈小宝现在变成了傻子,所以王老三并不同意她过来,她还是趁王老三没注意,才偷偷溜过来的,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陈小宝也不是真想对王秀娟做什么,他一边脱着衣服,心里还一边念叨着:“快来啊,快来啊,再不来我就演不下去了!”

仿佛上天听到了陈小宝心里的呼声,他念头刚落下,凉棚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唤声。

相关文章: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四根贯穿np ,一家亲爱季亲卿

“グレイト 风子”作品番号,代表作“Pカップ×芸能人 解禁ギリモザ”|超可爱个人简介,出道作品大全

妇女的合法权益被侵害时,应怎么办?

一个人单干做什么赚钱 适合单干的行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