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高h小说-水泥工老头把校花

2020-10-13 08:00 · 新商盟-chnore.com

张大奎则是深深看了她一眼,没多停留直接离开,他怕停留会被郑雪云看出破绽。

  走出诊所,张大奎找了个没人的胡同里小心翼翼拆开药品包装。

  看到手中药品名时,张大奎愣了下,这里面不是千鞭丸,而是另外一种壮阳药,名叫万鞭宝。

  从千鞭丸升级成万鞭宝,难道李德柱那方面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如此一想就说得通了,估计李德柱吃千鞭丸已经没什么用处,所以才会让赵成才给他带万鞭宝。

  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万鞭宝肯定是比千鞭丸更猛的药。

  而李德柱一直都是靠千鞭丸来维持那方面功能的,现在突然换成万鞭宝,他的身体多半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如此想着,张大奎脸上忍不住露出笑意。

  李德柱啊李德柱,看来以后文若娴那曼妙的身子你可是享受不到了,不过你也不要担心,老子会帮你享受她的。

  重新把包装纸包好,虽然张大奎不可能还原之前的包装,但李德柱也不会怀疑什么的,毕竟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张傻子”。

  回到办公室里,张大奎把万鞭宝交给李德柱。

  看到这包药,李德柱眼里现出兴奋之色。

  张大奎猜想的没错,李德柱的身体的确比之前更差了。原本他用千鞭丸还能勉强做那事,但是现在就算是吃了千鞭丸他也不行了。

  上次虽然没有和文若娴做成,但是回到家后他老婆也是逼着他交了一次公粮。

  就在这时李德柱才发现自己吃了千鞭丸的效果似乎大不如从前,而且根本没办法真正开展战斗。

  这下子他可是慌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靠着千鞭丸才能和文若娴做那种事情。要是自己不行了,文若娴绝对不会再搭理自己。

  实际上李德柱对文若娴也是没有什么约束力的,毕竟人家是正儿八经的人民教师。虽说他这个校长是有很大的权力,但是在这种偏僻的穷地方,有人愿意来当老师就不错了。

  等自己的身体不行后,文若娴绝对会放弃他的,这点李德柱百分百肯定!

  所以他当即就给赵成才打了电话,让他托关系把最猛的壮阳药送来,于是就有了眼前这包万鞭宝。

  据说这已经是国内最厉害的壮阳药了,如果李德柱吃了万鞭宝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状况,那赵成才也就没有办法。

  看着手里这包药,李德柱的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他多希望这包万鞭宝能起到作用。

  “那个大奎,你这事做的不错,回去吧,改天校长考虑下把你前两个月的工资发下来。”李德柱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显然是非常激动。

  张大奎故意装傻嘿嘿笑着:“好的校长,那我就去干活了,您忙您的。”

  等出了门,张大奎却是冷哼一声:“老家伙,都一把年纪了还想这种事情,就不怕自己死到女人身上吗?”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要是李德柱这厮吃了万鞭宝恢复了战斗力咋办,那时候他肯定还是会去找文若娴的。

  而现在文若娴成了张大奎的人,张大奎下意识也不想让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鬼混。

  如此想着,突然办公室里传来李德柱的声音:“文老师嘛,我是校长李德柱,有点事要找你,你赶紧来我办公室吧,尽快!”

  听到李德柱的声音,张大奎哪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多半是打算叫文若娴过来试验试验万鞭宝了。

  可自己却是不能让他成功,张大奎眼珠子咕噜一转,脸上露出笑容:“李德柱,你最好庆幸万鞭宝没效果,不然待会你在你未来儿媳妇面前就要丢脸了!”

  按照张大奎的记忆,这会林嫣然和文若娴都在办公室,所以他直接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走在路上,张大奎很快就遇到了匆匆过来的文若娴。

  看到张大奎,文若娴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老实说自从尝过了张大奎的滋味后,她对于李德柱那种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可是李德柱叫她,她又不好不去,毕竟俩人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要短时间内完全摆脱还是很困难的。

  “文老师。”张大奎傻呵呵的和她打招呼,“我刚才从校长那里过来,校长又让我去郑医生那里拿药了。”

  张大奎表面上一句无心的说法,却让文若娴立刻停住脚步:“你说什么,校长又让你拿药了?还是上次那种?”

  张大奎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不知道啊,不过包装和上次差不多,就是个头小了点。”

  文若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旁人不知道,但是她却是知道李德柱的情况。

  自从她和李德柱开始偷情后,李德柱先后换了三次壮阳药。等换到千鞭丸时李德柱就曾无意中说过,如果哪天千鞭丸没用了,恐怕就很难找到能让他继续战斗的药品了。

  当时文若娴还觉得非常失望,毕竟李德柱虽然是靠着吃壮阳药才起来的,但却比她那个废物老公周一蒙强得多。

  如果李德柱哪天不行了,文若娴就找不到别人满足自己了。

  现在看来,千鞭丸已经对李德柱无效了,弄不好他接下来吃的药也不一定会有效!

  “大奎,这件事你告诉我一个人就行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哟!”文若娴拍了拍张大奎的肩膀笑着说道。

  张大奎傻呵呵的点点头,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要让文若娴先了解到李德柱那方面快要不行了的事情。

  只要她失去了期待,那待会的事情就好办了。

  接下来就要进行第二步,把文若娴去李德柱办公室的消息透露给林嫣然!

  这件事其实要冒着很大的风险,把林嫣然骗过去容易,但是事后想让李德柱查不出自己从中捣鬼就很难了。

  正当张大奎在思索该如何让自己抽身的前提下,还要把林嫣然给弄到李德柱办公室里时,突然间不远处传来的上课声音提醒了他。

  对啊!还有周一蒙可以利用!文若娴是他老婆,要是让他知道老婆单独去了李德柱办公室,那肯定会立刻行动的。

  不过张大奎又不敢保证周一蒙有没有胆量直接去找李德柱,所以考虑了下,他还是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不变,但是中途加上周一蒙这一环。

  张大奎找到个角落,随手捡起一张废纸写上一句话:“你老婆单独去了校长办公室,找林嫣然过去!”

  张大奎的字迹所有人都不认识,事实上很多人都以为他不会写字。不过他在十六岁之前是会写字的,只是后来那几年忘了。

  这样反而更好,至少别人根本认不出他的字迹。张大奎走到教室后面,偷偷用废纸包着小石子扔了进去,直接砸中周一蒙的肩膀。

  “哎哟!”周一蒙痛呼一声,当他往石子扔来的方向看时,张大奎早就跑的没影了。

  周一蒙捡起砸中自己的石子,当发现上面的废纸还有废纸上的内容时,当即脸色大变。

  老婆文若娴可是周一蒙的命根子,要是李德柱把文若娴找过去,然后要对她做些什么的话,那自己不就被绿了!

  想到这里,周一蒙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冲到李德柱办公室把老婆救回来。

  可下一秒他就迟疑了,那可是校长啊,自己归人家管,要是过去后发现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该怎么办?

  迟疑了几秒,周一蒙最终还是朝着教师办公室方向跑去,还是按纸条上说的去找林嫣然。

  如果是林嫣然去的话,作为李德柱未来儿媳妇,李德柱当然不会生气。

  在张大奎的策划下,周一蒙去叫林嫣然到校长办公室看看。

  而此时此刻,李德柱也在校长办公室里烧水等着吃药。他一边烧水一边看着旁边的文若娴,眼里冒出淫光。

  “宝贝,这两天想我了没?”李德柱说着就要搂文若娴。

  谁知文若娴却往后一闪,反手指着办公桌上的万鞭宝说:“这是什么情况,你又换药了?”

  闻言李德柱有些尴尬,但还是咳嗽一声说:“没有,这就是上次拿回来的千鞭丸,他们改名了。”

  “切!你那点破事我还不知道!实话告诉你,待会你吃了要是能有反应,那咱们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接着怎么来。”文若娴冷哼道。

  顿了顿她又说:“但如果你没有反应,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以后你我之间的私下关系就一刀两断,谁也不准干涉谁!”

  李德柱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也猜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文若娴纯粹就是为了满足欲望才和自己待在一起的,如果自己满足不了她,那她绝对不会留下来。

  “没事的宝贝,相信我肯定能成功!”李德柱说着干脆也不烧水了,直接倒了一杯生水,打开万鞭宝吃了下去。

  万鞭宝果然比千鞭丸更厉害,才吃下去不到十秒钟李德柱就觉得浑身发热了。

  与此同时,他下面也开始有了反应,眼见着就要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同时门突然打开了,林嫣然也走了进来。

  看到未来儿媳妇进门,李德柱差点没跳起来。刚才文若娴进门时就想过待会如果李德柱不行,自己就赶紧离开和他撇清关系,所以她也没关门。

  “小林,你……你怎么来了!”李德柱大惊失色,匆忙间赶忙把万鞭宝收了起来,幸好没被林嫣然看到。

  “是这样的校长,刚才周老师说你有事找我,所以我就过来了。怎么,你没找我?”林嫣然疑惑道。

  闻言李德柱心里立刻对周一蒙破口大骂,没想到竟然是这小子把林嫣然找来的。

  不过他脸上还是勉强挤出笑容:“没有啊,我是找文老师过来,也许周老师听错了吧?”

  “这样啊,那我就赶紧回去了,还有不少作业要批改呢!”林嫣然先是疑惑的看了眼文若娴,然后就走了出去。

  周一蒙可是文若娴的老公,他能听错自己和文若娴的名字?

  等林嫣然走后,李德柱满脸阴沉:“周一蒙,这小子知道咱俩的事了?”

  文若娴也是非常震惊:“不可能,我一直都瞒着他。”

  “哼!这小子一贯的阴险,估摸着是发现什么了,所以才让林嫣然过来查看。幸好咱俩刚才没做什么,否则的话这事就瞒不住了!”李德柱满脸阴沉道。

  文若娴点点头:“我去看看,这会那废物应该在上课啊,他怎么知道的?”

  不知为何,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张大奎是知道自己过来的,难道他泄露给周一蒙了?

  但是转念一想她也觉得这不太可能,先不说周一蒙正在上课,按照规定张大奎根本不能过去打搅上课。

  就算周一蒙在办公室里,张大奎是个傻子,也没办法去通知他啊!

  文若娴走后,李德柱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赶忙用手试探了自己某个地方,毫无反应!

  他瞬间慌了,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马上就要起来的时候被吓到的缘故?

  想到这里他又吃了两颗万鞭宝,吃完坐在那里静等效果。一如既往的发热,只不过那个地方却是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李德柱瞬间懵逼了,他不是蠢人,当然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从今以后,他李德柱恐怕吃什么都起不来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周一蒙!要不是周一蒙找林嫣然过来吓自己一跳,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德柱满脸阴沉,心中更是恨意滔天,他现在真想冲出去把周一蒙给宰了。

  不过他终究是老油条了,要对付周一蒙当然不会用那种低级的方式,他已经开始在思索该怎么才能让周一蒙真正的痛彻心扉!

  看到老婆文若娴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躲在附近的周一蒙才松了口气,重新跑回教室里继续上课。

  不过他心里的疑惑却是更重了,到底是谁给自己扔的字条?

  字条上的字迹他对照过了,和学校里任何一位老师的字迹都不同,而且又不像普通大老粗写的,那字写的很漂亮。

  张大奎从小学时候就喜欢练字,所以他虽然成绩不算太好,但是写的字却是不输给这些老师们。

  “难道是某个老师用左手写的?”周一蒙忍不住想。

  除了思考给自己扔纸条的人以外,周一蒙还在思考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究竟有没有被绿。

  这到底是文若娴第一次去李德柱办公室,还是去了不止一次了?

  各种念头充斥在心头,周一蒙也没心思再上课了,直接挥了挥手让学生们自习,自己则是坐到椅子上思索起来。

  此时张大奎正乐呵呵的和门卫大爷聊天,给周一蒙送了字条后他就来这里了,当然也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虽然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身上来。

  虽然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但至少李德柱这次没弄到文若娴,这点就已经达到张大奎的目的了。

  自己弄过的女人,那就只能由自己继续弄,这是他现在的行事原则。

  就在这时,李德柱突然从学校里往这个方向走,而且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

  看到李德柱这神色,张大奎心中一喜,李德柱越是脸色难看,那就情势就对张大奎越是有利。

  “大奎,你过来!”走到近处,李德柱阴沉着脸把张大奎叫到一旁。

  看到他的脸这么黑,就连门卫大爷都没敢吭声,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再惹怒了李德柱。

相关文章:

为什么192.168.1.1回车(显示)中国电信?

法治新报2017年广告价格,法治新报最新广告报价

木田梦乃 番号:259LUXU-938

一个添下面两玩上面哦,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AVOP-152 三上里穂_个人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