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性欧美欧美巨大

2020-10-13 08:41 · 新商盟-chnore.com

他急忙看了一眼院内,发现杨婉清面色忽然一白,捂着肚子痛苦的坐了下来。

柳如烟急忙上前查探,惊慌不已的问道:“清儿姐姐,你……你这是怎么了?”

杨婉清单手撑地,无力地说道:“肚……肚子好痛,怕是……怕是月事快……快来了……”

王大柱一听到这话,心中狂喜不已,刚刚还在发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现在理由直接就送上门来了啊!

想到这里,王大柱迫不及待的敲响了院子门。

柳如烟才刚一打开门,就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脑海中瞬间就想起前几日那荒唐却又刺激的一幕幕,一张俏脸瞬间就涨成了血红色。

“山神,您……您怎么来了……”

柳如烟今天的衣服十分轻薄,胸前的领子也因为刚才和杨婉清在嬉闹,被扯开了大半。

她这一低身行礼,美妙的风景线,就那么直接出现在王大柱视线中,看得他直咽口水。

似乎是察觉到了王大柱贪婪的神色,满脸羞红的柳如烟急忙伸出玉手,遮挡在了胸前的同时,还往上拉了拉衣领,想要遮住自己外泄的风光。

王大柱收回了目光,阔步走进院子后,故意装作面色凝重的神态,道:“你们不用多说,本神已经察觉到妖邪在作祟了,你们两个速速进屋来,本神帮你们想想办法。”

王大柱凝重的语气,和紧皱着的眉头,让杨婉清和柳如烟芳心一颤,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惊慌和害怕!

跟着王大柱进了屋子后,王大柱反手将门闩一拉,偷偷在二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后,指了指床榻道:“你们先去床上坐好。”

杨婉清正是害怕之际,听到王大柱的吩咐后,根本就不敢耽搁,急匆匆的往前走。

因为走得太快,杨婉清脚不小心踩到了腰带,结果身上的薄衫瞬间滑落,露出雪白的香肩!

“啊!”

杨婉清又羞又臊,面红耳赤的将薄衫拾起,重新穿在身上。

看到这一幕,王大柱强压下心中的急色,故作正经道:“孙夫人,在本神面前,你又何必在意自己的皮囊?你穿与不穿衣服,在本神眼中都是一样,所以无须害羞!”

杨婉清听后,顿时臊的满脸血红,只好假装没听到,脚步凌乱的坐到了床上。

眼见两个绝色的美人儿乖乖的并排坐在床上,像看救世主一样看着自己,只等着自己尽情享用,王大柱再也按捺不住了。

“孙夫人,你体内的妖邪本和如烟体内的是一体的,因为你们两个经常在一起,妖邪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才将分身附在你的身上,分别吸收你二人体内的精血。”

杨婉清听后脸色大变,惊慌的坐起身来,泫然欲滴的跪倒在王大柱的面前,抱着他的腿惊慌的哀求道:“求山神救救小女子!”

王大柱低头一瞅,就看到了杨婉清敞开的衣襟里风景。

特别是她抽泣时,那儿也在不断地摩挲着自己的小腿,那种美妙的感觉,让王大柱一下就来了感觉。

“你们两个速去床上躺好,本神现在就想办法为你们祛除妖邪!”

杨婉清转忧为喜,急忙抬起玉手拭去了眼角的眼泪,起身之后顾不得自己已经滑落大片的衣衫,和柳如烟一起乖乖躺在了床上。

望着两个仙女般的美人儿,美目紧闭,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神态,如此场景让王大柱咕咚一声狠狠咽了口口水。

随后,王大柱急切的命令道:“你们先帮对方将身上的衣服褪光。”

“什……什么?”

柳如烟和杨婉清不约而同瞪大了双眼,尤其是杨婉清,脸色更是涨的血红,死死的咬着嘴唇,捏紧了自己的衣衫。

为何……为何忽然要褪衣服?

“孙夫人,你难道忘了当时我为你渡神力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有衣衫阻隔,很耽误事。”

王大柱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眼神贪婪的在杨婉清曼妙的娇躯上不断扫过。

“可是……”

羞耻感在杨婉清的心中翻涌着,虽说她和柳如烟自小就是好朋友,也经常同睡一张床,可那也是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啊。

她要如何……如何当着柳如烟,还有王大柱的面,褪个……褪个精光?

一旁的柳如烟也面色涨红,这实在是……实在是太羞耻了啊!

瞧见二女迟迟不肯动作,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道:“你们越是耽搁时间,妖邪吸收精血的速度越快,附身在你体内的妖邪分身就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就连我,也奈何不了它,你们两个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杨婉清听后,大惊失色,吓得连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连带着那泄露的风光光都跟着起伏。

情急之下,她急忙捉住柳如烟的手,颤声道:“如烟……我们……我们还是听山神的,快……快些开始吧……”

就连脖子根都已变得血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迟疑许久之后,才低声道:“好……”

柳如烟哆嗦着玉手,朝着杨婉清的腰间探去,将她的腰带解开来。

没有了腰带的束缚,柳如烟只是伸手捏住杨婉清衣角轻轻一扯,罗衫便沿着杨婉清光洁的肌肤缓缓滑落至腰间,只留下一条红色的肚兜遮羞。

“快点褪光,时间一长,本神神力就会消散。”

王大柱呼吸粗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们光着身子的画面,到时候他左拥右抱两个大美人,简直不要太爽!

“还有,如烟你也别光顾着褪孙夫人的衣服,你自己的也赶紧褪掉,这样我才好帮你们一起医治。”

王大柱的不断催促,让柳如烟只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得吓人,随后下意识的捏住了自己的衣服。

虽说她不是第一次王大柱看光了身子,可是骨子里保守的她,还是克服不了如此放浪的行为。

可若是不脱,山神要如何为自己和杨婉清医治?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柳如烟再次说服了自己,缓缓褪掉了自己的衣服。

强烈的羞耻感,让柳如烟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腿叠在一起,并用左手遮掩着那最羞人之处,另一只手则是挡在自己胸前。“没错,你和孙夫人身上的所附身的妖邪之物,本是一体,若是你和孙夫人用嘴互相堵住,本山神再设法为你二人渡神力,便可趁机削弱妖邪实力,立即就可以减轻孙夫人肚子疼的症状。”

杨婉清未经人事,并不知道这一动作到底是何等羞耻,所以听到王大柱说可以削弱妖邪,首先就动摇了。

“如烟,我肚子快疼死了,我们……我们还是快些开始吧……”

看着自己的闺中密友,眉头紧蹙,满脸痛苦的样子,柳如烟根本无法拒绝,只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见两个女人终于上钩,王大柱愈发兴奋,于是来到床边,开始手把手教授她们要如何去做。

他先是让让杨婉清劈开腿,呈人字形仰躺在床上,又吩咐柳如烟摆出一副和前几日一样的姿势,双手伏在床头,跪在床上。

如此一来,柳如烟便正好坐在杨婉清脸上。

柳如烟在将头俯下去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味道被吸入鼻子后,竟是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杨婉清也好不到哪里去,从柳如烟琼鼻出喷出的热气,拍打在那儿,那种从未有过的奇怪快意,让她全身都开始战栗起来。

如此刺激的一幕,让王大柱只感觉自己都要爆炸了。

“趁现在,快些堵住!”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柳如烟和杨婉清,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再被王大柱这么一催促,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王大柱见状,干脆伸出粗糙的大手,直接在柳如烟的香肩上用力一按。

下一刻,猝不及防的柳如烟,整个人直接就坐到了杨婉清脸上。

随后,一股似曾相识的强烈快意,让柳如烟感觉自己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脖子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头,软软的向下落去。

正在极力挣扎的杨婉清,顿时如遭雷击,身体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王大柱还不满足,一手抓着柳如烟的头乱摇。

如此猛烈的刺激,让两个女人娇躯乱颤,阵阵仿若仙音的低吟,更是不断从她们喉咙中发出,让王大柱心脏都快炸开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终于憋不住气,猛地抬起头来。

王大柱此时再也忍受不住了,“趁现在,快将妖邪的路堵住,本山神要施法了。”

柳如烟还没准备好,就感受到一个温热的感觉凑了过来。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了,但那阵阵汹涌的感觉,还是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让柳如烟羞耻的几乎要低吟出声来!

但是她死死的咬着牙关,艰难的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久违的舒爽感和刺激感,让柳如烟的头皮阵阵发麻,双腿下意识的并拢,将杨婉清的脑袋禁锢在双腿之间。

“如……如烟,快些松开,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杨婉清被柳如烟这么一禁锢,憋闷的她都快无法呼吸了。

柳如烟娇躯一抖,拼命控制自己放松下来,好不容易才将双腿分开。

杨婉清终于解脱之后,大口大口呼吸的同时,带着一丝哭音道:“山神,我……我根本没法坚持太长时间,这可……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坚持一下,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再来一次……”

王大柱说完,干脆再次伸出手,将柳如烟的脑袋,猛地往杨婉清那儿一按!

杨婉清的脸色倏然间变得通红不已,她紧绷着自己的身躯,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这种感觉……

为什么如此奇妙……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好似触电一般传遍了杨婉清的整个身躯,她从未经过人事,稍微一撩拨,就快要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强烈的刺激,让杨婉清的彻底沦陷。

“就快成功了,再加把劲。”

“我已经看到妖邪从你的嘴边要溜走了,孙夫人,快些将他封印住,若是他逃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王大柱的话,杨婉清吓得不轻,急忙伸出舌头。

突如其来的动作,柳如烟终于受不了如此大的刺激,高昂着头,嘴里发出了分外羞耻的声音!

“婉清,不要那样……”

天啊,我怎么能让婉清吃……

就在柳如烟羞愤难当,自责不已之际,王大柱再次命令道:“不行,这个妖邪太过狡猾,我们得换一种办法了……”

“如烟,你转过身用口堵住孙夫人的嘴巴,然后你们两个各自用手堵住妖邪的出路,若是妖邪的分身汇聚在一起,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强烈的快意,让杨婉清感觉自己肚子疼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她还以为这真的是王大柱施展神力的结果。

所以王大柱话音刚落,她便侧身用嘴堵住了柳如烟的唇,纤纤玉手探到了自己的身下。

“啊……”

瞧见柳如烟已经褪光了衣服,杨婉清也豁出去了,美目紧闭的同时,也将自己身上的衣衫全部褪下。

她那清纯的娃娃脸,和那傲人形成的强烈对比,瞬间就让王大柱亢奋了起来。

见时机已经成熟,王大柱终于可以实施,自己心中那个疯狂的念头了。

他迫不及待的吩咐道:“如烟,你转过身去趴在孙夫人的身上,用嘴堵住她身下,孙夫人你也一样,这样可以防止妖邪逃窜。”

“这……这怎么可以……”

相关文章:

负重才能过独木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格莱斯顿测试自己的耐性

【HND-506】ビビアン・リン台○料理屋さんで出会った日本めっちゃ大好き娘4ヶ国語でイキまくる

【医梦园国家医学考试网】-exam76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