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看你水流这么多,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2020-10-13 11:26 · 新商盟-chnore.com

看着赵月因为李龙突然的用力而激动起来,都没发现李龙已经开始用上了双手,还握住了她另一边。

这已经不可能用检查来解释了,可赵月还是没有反抗。

老李在心里痛骂了一句骚货,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男人给弄的神魂颠倒的,自己之前还费什么劲儿,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弄,估计她也不会反抗的。

虽然说赵月现在的样子让他特别有感觉,可看到李龙竟然把手伸向赵月的裤子时,老李还是动了。

他要是继续欣赏下去,赵月可就要被人给抢先一步了。

他还没尝过的东西怎么能让别人先得手呢。

老李绕回了诊室里,敲了敲门在外面说了一句:“怎么还没好吗?我站累了,能进来休息一下吗?”

敲门声把赵月的思绪拉回来,她一睁眼,看到李龙一手握着她的那地方,一手在拉自己的裤子。

裤子都已经被拉下去,看的到她里面的裤子了。

这场面,显然要不是有人敲门,就要往那方面发展了。

她惊恐的推开了李龙,赶紧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裤子,脸还是潮红潮红的。

李龙恨死了那个打断他们的人,他刚才可差点儿就要趁着赵月神魂颠倒的时候碰到之前他没碰过的地方了。

可再生气,他也不能做什么,毕竟这是医院,自己做的事情也不能摆上台面。

老李听到没有人回答,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赵月低着头坐在李龙对面,李龙还是一副很正直的样子对赵月说:“你的身体没什么大事,好好休息就行了,我一会儿给你开点儿药,吃完就没事了。”

他说的赵月像是真的有病一样,赵月也很配合的点点头,两人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要不是老李都在外面看到了,还真以为他们就只是在看病而已。

老李也没多说,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当自己累了想要休息。

他不急在这一时,赵月这么想隐瞒刚才的事情,那他心里就有了一个计划了。

装作正常的看完病,赵月也冷静了下来,面色正常些后她就带着老李离开了,对李龙一直是不敢正眼看的状态。

李龙也看出她的躲避了,不过他不着急,今年的体检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他一定要想办法再给赵月做个体检,那时候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赵月拿着药跟老李出了医院,回去的时候赵月不敢再坐公交车,直接打车回去了,出租车里,老李总不能对她做什么。

老李本来就没有准备做什么,就算是在公交车上也一样,他现在有别的计划了,一路上看着赵月躲着自己,坐出租车都要前后坐,他就像是看被蜘蛛网网住的想要逃跑的蝴蝶一样。

有些凄惨,但是飞不出他的手掌心,现在让她放松一点儿,就当是乐趣了。

看赵月纠结,害怕,有时候又很遗憾的模样,老李也真的是觉得很有趣的。

两人到了家里,赵先进屋,老李随后跟上。

在赵月换鞋的时候,老李走到她的背后问:“你舒服吗?”

“什么?”赵月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在医院,被那个医生挑逗的时候,你舒服吗?”老李问的更直白了一些,声音也更邪恶了。

听到老李这话,赵月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说什么呢,什么挑逗,他是,是在给我看病呢。”

赵月骗老李,同时也骗自己说。

那不是挑逗,只是正常的检查身体而已,不然自己怎么会不反抗呢。

“是吗?”老李拿出手机,把自己拍下来的照片递到赵月面前问:“你们检查身体就是这么检查的?”

赵月看到照片以后,再说不出什么狡辩的话。

她开始以为老李只是因为进来看到自己的状态不对猜到了什么,没想到老李什么都看到了,还拍了下来。

照片当中,她坐在椅子上,自己把衣服拉起来,让李龙站在自己面前,双手更方便的在她那两团软肉上揉捏着,她自己一脸享受的闭着眼,还张着嘴。

赵月仿佛听到了那时她的叫喊声,那么放荡和下贱。

她赶紧转开头,不想再看自己那个样子。

“别转头啊,我还有很多呢,我也不明白你们检查身体这么做对不对,反正明天我要去上班了,不如问问其他医生和护士吧。”老李装作不经意的说。

“别,不要让别人看到。”赵月赶紧拉住老李的手说。

“那你老公不算别人吧,等他回来,我给他看看,我是弄不懂你们这些城里人的事情。”老李从容不迫的说。

赵月更慌乱了,眼神哀求的看着老李:“不要,也不能让我老公知道。只要你帮我保密,把照片删除了,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老李听到赵月最后的那句话,兴奋了,放下手机确认了一遍:“做什么都可以?”

“对,我给你跪下都行。”只要是那东西不传出去,她什么都愿意做。

要是让医院的人知道了,她的工作可能会没了不说,同事们肯定会说她闲话,在背后骂她不知廉耻啊什么的,自己就会沦为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

老公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原谅她的,谁能原谅一个新婚期就出轨的妻子呢,说不定王石还会觉得她很脏,直接就跟她离婚了。

自己的生活才见起色,不能就这样被这些照片给毁了。

老李听到她的确认以后笑的邪恶了起来,直接说:“我不要你下跪,当然,如果是跪下给我舔,我是乐意的。我要的是你的身体!”

“什么?”赵月才明白跪下舔是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脸红,就听到了后面的那句话。

“我要跟你做,只要是你让我满意了,我就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照片我也会马上删除的。”

“你说的是真的?”赵月有些犹豫,照片和自己的身体,她还分不清是哪一个重要。

“当然,反正你也很饥渴了,你满足我,我也可以满足你的。”老李突然靠近,在赵月的禁地上抓了一把。

“啊!”赵月赶紧挥开老李的手,挡在了双腿之间,不让老李继续袭击她。

“挡着干什么,你刚才不是还心甘情愿的想让别人去摸吗?现在害羞了?”老李笑着说。

赵月从他的笑容中看到了嘲讽,她很想反驳,无奈老李的话都是真的,她无法解释自己在医院里的状况。

她那时候确实是心甘情愿的,甚至是渴求的,因为李龙的动作她的身体很兴奋,那种感觉一回想起来,她的身体又开始酥酥麻麻了起来。

只是想想就这样,说自己下贱还真的是不为过。

赵月有些自暴自弃了,还有刚刚老李抓的那一下,让她受到了刺激。

“怎么选择你自己是决定。”老李给她时间,要是她不同意,怎么能玩儿的尽兴呢。

赵月没有办法,只能说:“好,但是只有这一次,做完以后,你就要删除照片,不能把事情说出去。”

“好。”老李答应的很爽快。

赵月就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任由老李动作了。

老李走过去,抱起了赵月把她带到了房间里。

赵月一直很紧张,直到被放在床上,赵月才敢睁开眼,一看,这竟然是她跟她老公的房间。

床头上自己跟老公的是结婚照还挂着呢。

“我们不能去你的房间吗?”在这里,赵月觉得很奇怪。

“就在这里,这里的床大一些。”老李坚持要在这里继续。

“可这是我跟我老公的房间。”自己身下的床是他们的床,每天晚上都是他们两人在这里睡的。

在这里,赵月感觉自己在明目张胆的背叛老公,而老公好像就站在这个屋子里看到自己一样。

老李可不管那么多,他把赵月放倒以后,就栖身贴上去,把赵月压在身下。

赵月抬眼看着老李,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偏过头。

老李不管她的扭捏,伸手就开始脱赵月的衣服。

赵月没有拒绝,配合着老李,她现在就想让这件事赶紧结束。

老李看出她的想法,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笑了一下,他才不会火急火燎的睡了她,她还要好好的玩玩呢。

在公交车上他没做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如愿以偿了,他脱光了赵月的上身,摸了上去。

“你自己说说,你这个地方被多少人玩儿过?”老李问赵月。

“你什么意思?”赵月有些生气的问。

看到她这样,老李手上用了一些技巧,挑逗着赵月。

强烈的刺激让赵月再也气不起来。

老李就在这时候继续说:“看你这个样子,肯定是有不少人玩儿过了,你没结婚之前就有男人了吧,你结婚的时候身子肯定不干净。”

听到最后一句话,赵月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

她被老李戳到痛处了,她跟王石结婚的时候确实不是处女,自己之前是有过男人的。

而且那个男人,还很喜欢玩弄现在老李抓着的地方,这让赵月的记忆被带到那个时候。

她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了起来。

老李是看出来她的变化,一边玩弄赵月,一边问:“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赵月现在已经有些迷糊了,听到问话,回答说:“校长。”

“校长?”这个答案让老李有些意外了。

他还以为赵月之前是有男朋友,却没想到竟然是她的校长。

这让他很感兴趣,就问:“你自愿的吗?”

“不是,他威胁我。”

“怎么威胁?”

“在我毕业的时候用工作威胁我。”

她上的是技校,学的护理,但是学校每年分配工作是有限定的,赵月成绩中不溜,不是很好,她以为学校分配工作自跟自己是没关系了,谁知道校长找到了她。

这就是前年的事情,她二十岁,在此之前,她都没有过男朋友,也没有跟男人有过亲密的时候。

被叫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她很紧张,一进去就觉得可能要发生些什么,但是她没有离开。

还是站到了校长的面前。

校长上下打量着她,眼神是没有掩饰的下流。

赵月被看的很不舒服,就主动开口问:“校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要毕业了是吧?”

“对,马上就要毕业了。”

“那你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不好找,现在女生选择这个专业的人太多了,我的成绩不好不坏,很难找。”赵月如实说。

“那如果我说我可以给你分配一个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赵月很惊喜的看着校长。

校长就在这时候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暧昧的抚摸着说:“当然是真的,不过我给你分配工作,你总是要报答我一下吧。”

赵月被他摸的很难受,缩着身子却没有躲开,而是问他:“我能怎么报答你?我家里很穷,没有钱的。”

“不要钱,你陪我一会儿就好了。”校长说。

赵月没有纠结太多,点头答应说:“好。”

只是陪着校长一会儿,被他摸几下,换一个好的工作,赵月觉得很划算。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校长可不止是想摸摸她而已。

答应了以后,校长就把她带到了休息室里,一个很小的空间,还很黑,她都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什么样子,只能感受到一双男人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意抚摸着。

她没有经历过这些,很快就被挑起了反应,然后就被校长给睡了,过程中她不记得别的东西,就只是记得身体被破开时候的疼痛,还有一些让她兴奋快乐的感觉。

她承认,那一次的感受,要比她结婚以后跟王石做的时候要快乐的多了,可能也是因为那时候太快乐了,后来在王石这里没有得到满足,她才会这么难受的。

“没想到你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出卖了自己的身子了,难怪现在也这么接受了,你那不是被威胁的,是你自愿的,你内心本来就是渴望男人玩弄你的。”老李说。

赵月从记忆力走出来,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把回应里的事情都跟赵月说了,就跟中魔了一样。

老李还说那是自己自愿的,她就是想要男人,真的吗?

赵月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了。

相关文章:

【读书笔记大全】-i1766

张韶涵的qq号是多少

未成年人可以购买贵重物品吗?

贪污罪量刑标准2017

宿州社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