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2020-10-13 17:05 · 新商盟-chnore.com

  “楚楚,你这是开窍了?我就说这钱好赚,你还跟我犟。”电话那头,娟姐笑的有些开心,随后顿了一下道,“不过...现在没有现成的单子,但我会帮你留意的,你这段时间多注意饮食,别坏了奶味儿。”

  “我记下了。” 这么直白的对话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很快我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回头有单子我联系你。”

  电话刚挂断,老公回来了,我赶紧收起手机。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公司念在我昨天加班的份儿上,今天给我放半天假。中午我们出去吃饭怎么样?”

  我们结婚以来生活都很拮据,为了省钱,一般都在家里做饭吃,我下意识想拒绝,可老公抢先一步堵住我说:“这顿饭公司报账,咱们放开肚子吃。”

  “有这种好事?”我惊喜道。

  “本来轮不到我,不过老板无意间知道你跟我闹别扭的事儿,说是对我昨天加班的补偿。”老公笑嘻嘻地说,“虽然是老板报销,咱们也不能太黑心,出去吃火锅怎么样?”

  “我还要给宝宝喂奶呢,不能乱吃东西。”

  “没事,你吃清汤。”

  难得我们两个人可以单独出去吃饭,还可以找老板报账,我也禁不住诱惑,在老公的催促下换了衣服,跟他一起出门。

  不知不觉我渐渐淡忘之间的不愉快,甚至自责怎么会对老公产生那样的误会。

  刚吃完饭,就接到张玉萍的电话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过去一趟,因为她奶水不够,孩子去娘家不到两天就一直哭,不得已只好带着孩子回来,让我下午过去给安安喂奶。

  我想到陈寿心里一阵害怕,犹豫着。

  “对了,正好你过来也有段时间了,这两天有时间我先给你结一部分工资。你尽快过来吧,安安哭得厉害。”

  “好张姐,我马上打车过来。” 提到工资,我动摇了,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虽然陈寿让人恶心,可钱对我现在的处境而言也很重要,我想着都已经在张玉萍家里干这么长时间了,要是没能拿到工资也不划算,更没办法解决娘家的困境,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张玉萍家里。

  怀着忐忑的心情按响门铃,开门的人张玉萍。

  “陈、陈老师在家里吗?”我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他有事不在,进来吧,都来这么多次了你还这么拘谨。”张玉萍没觉得什么不对,说完这句话,还热情地邀请我进去。

  刚进屋就听到安安在哭,为人母的我瞬间心疼到不行,大步走过去将孩子抱起来,抚摸着他的娇嫩脸蛋儿道:“乖安安不哭不哭,阿姨这就喂你吃奶奶,乖啊。”

  如愿吃到奶,安安很快停止哭泣,小眼睛圆溜溜地盯着我,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我的母性被激发出来,看他这样可爱,暂时忘记陈寿带给我的阴影。

  “楚楚,安安就暂时交给你照顾了,我有事出去一趟,桌上有吃的,你要是饿了随时可以吃。”不知道什么时候张玉萍换了身漂亮衣服,拎着包从主卧走了出来。

  她虽然是陈寿的老婆,但比陈寿年轻十来岁,又很会打扮,整个人看起来很有气质,可惜她跟了陈寿那样的男人。

  “嗯,我会照顾好安安,张姐你放心吧。” 我垂下眼睛,轻声回应道。

  外面传来关门的声音,我开始跟安安自说自话,看着小家伙迷迷糊糊的模样,母性泛滥,渐放松下来,却没注意到危险正在靠近。

  感受到身后不同寻常的气息,我回过头猛地对上陈寿放大的嘴脸,吓得惊声尖叫。

  “啊……唔!”

  “嘘。”陈寿捂着我的嘴,把我往主卧里面拖,“别吵到安安,咱们到卧室去。”

  “唔唔唔!”

  被陈寿捂着嘴,我根本发不出像样的音节来,用尽全力去挣扎,却抵不过陈寿的力气。

  他从后面一只手捂着我嘴,一只手抱着我的腰把我禁锢再他怀里的同时把我往主卧拖,意识到危险来临,我慌忙抓住门框,手指扣在上面不敢松懈。

  对我而言,那不是卧室的门,反而是一张要吃人的血盆大口,只要被陈寿拖进去,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恐惧爬满了心头,呼吸又不畅快,我很快被憋红了脸,拼着最后一口气不肯妥协。

  “呵呵!”

  陈寿靠在我耳边轻笑,风轻云淡地说:“别挣扎了,你要是不配合,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反正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客厅更刺激,你说是不是?”

  说着,陈寿还不忘吹了扣热气,气息撒在我后脖子那边,让我瞬间起了层鸡皮疙瘩。

  我知道他这个禽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心中犹豫:要是他真的就在客厅……不,这也太疯狂了!

  就在我犹豫的当头,陈寿猛地一用力,双手揽着我的腰把我甩进主卧,晕头转向之间,我被扔到了床上。

  陈寿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眼神贪婪地锁定在我身上,一步步朝我靠近。

  看着他眼里冒出来的光,我心惊胆战地说:“别这样……求你了,别这样对我!”

  “楚楚,别害怕嘛,老师还能吃了你不成?”陈寿完全化身衣冠禽兽,脸上的笑惊悚得很。

  我吓得紧缩一团。

  “老师,放过我,放过我。”

  “放过你?别开玩笑了。”陈寿一只手摸上我的胸,我不自觉地抖了抖,怕到了极点,又听他紧接着说,“你要是真的不想跟我做,在明知道我对你有那方面想法的情况下,怎么还坚持来我家?楚楚,你就承认吧,你喜欢被我摸,也喜欢我对你这样。”

  陈寿一副自以为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气得不行,心里大喊着我不是这样的女人!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胸口的空了一下,但很快那种感觉就消失了,我尽量拉开跟陈寿的距离,昂着头对他说:“我是过来辞职的,等张姐明天把工资结算,我再也不会过来。”

  “什么!”

  一听这话,陈寿瞬间变了脸色,恐怕他是真的没想到我会因此辞职,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从容,冷笑着说:“想辞职?没那么容易,除非你不想要这段时间的工资,只要我不想给,你一分钱都拿不到。那你要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我慌张道:“就算你不给我工钱,我也要辞职!这里我待不下去了,你别想缠着我不放。”

  我豁出去了,那些钱对我来说的确很重要,我宁愿去当给别人“奶妈”也不想再多面对陈寿一秒,陈寿这样假惺惺的人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陈寿板着脸,忽然抓住我衣摆。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吓得大力挣扎,但是抵不过他的力量,衣服被掀起来,因为刚刚给安安喂奶我还没把胸罩扣上,这会儿直接被他推到了脖子上,胸部彻底暴露在他眼前。

  我扭动身体想挣脱,陈寿眼疾手快压住我肩膀,还用双腿压在我的大腿上,整个人把我覆盖住。

  陈寿银笑着说:“楚楚,好歹咱们师生一场,你怎么能对老师这么绝情呢?你看看你这么漂亮,奶水也多,都溢出来了,多浪费,老师这就来帮你接住。”

  说着,他俯身一口含住我的左边,刚刚喂过孩子的地方畅通得很,一股热流流出身体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身体卸了大半的力气。

  心里再不愿意,身体却不争气,我气我自己又羞得说不出话来。

  “啧……”陈寿故意吸出声音。

  我伸出手隔在他和我胸口之间,却软绵绵起不到什么阻挡作用,反而显得欲迎还拒。

  陈寿吃了几口,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收起之前的剑拔弩张,用舌头在丰乳上舔一口,笑着说:“还是你的味道好,你上辈子是奶牛吧,我没见过哪个女的像你这么多奶水。”

  “噌”的一下红了脸,我气急败坏地说:“亏你还是当老师的……”

  “说起老师,我有个好东西,你要不要看看?”

  说着,陈寿慢吞吞拿出手机播放一段视屏。

  “老师……不要……”

  女人娇媚的声音传出来,我浑身僵硬住,不可置信地看向他:“这?”

  “怎么样,好看吗?”

  陈寿故意把手机屏幕对着我,上面赫然是上次去宾馆的录像!

相关文章:

征收土地如何给予补偿?

luyouqi设置

隋文帝信任赵绰

SSNI-513,想像絶する絶頂潮!ミニマム少女を巨根ポルチオ大開発 逢見リカ番号,2019年07月07号-极性感磁力链资料

夜阑卧听风吹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