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2020-10-13 20:01 · 新商盟-chnore.com

“耐子啊,你岁数也不小了,咋还没找个媳妇呢?”

二老看杨小雪不吱声,便和李耐唠起了闲嗑。

李耐很想说,只要别人有媳妇,我就不会寂寞。

可这话里的玄机,他也听得一清二楚,意思就是让他抓紧找个媳妇,这样就不用惦记自家闺女了呗!

这空有文化的傻小子,哪里比得上高壮那种村干部的子女?

“不急,不急,要是相中了哪个,肯定不会放过,嘿嘿!”

李耐也不气恼,他闺女的身子都被自己摸遍了,哪儿还会在意他们的意见?只要一切水到渠成,他们想反对也没有脸面再说出口了。

又想起了昨天的旖旎,这让紧坐在杨小雪身边的李耐一阵心神荡漾,便在身后将他那咸猪手往杨小雪探去。

杨小雪抖了一下,怒视李耐,俏脸绯红,可父母就在附近又不好开口,只得紧紧夹住双腿。

李耐得寸进尺,抓着视线死角,将一根手指猛地抬了一下,便顶在之间,隔着裤子不断摩擦起来。

杨小雪生怕被父母看出端倪,只能一动不敢动,默默忍受。

在李耐猖狂的攻势之下,杨小雪感觉身体的某处逐渐潮湿起来,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可这样的动作,只会让身子受到的刺激变本加厉。

李耐不断动作着,杨小雪臀间隐约传来的湿热感,让他愈加兴奋,幸好今天裤子穿得宽松,不然支起帐篷来就难堪了。

杨小雪难以控制身体的刺激,终于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娇哼。

“小雪,你咋了?”李耐眼珠一转,急忙抽回了手问道。

杨小雪脸色绯红不敢看他,一旁的杨建国注意到不对劲,焦急问道:“闺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耐趁机接话:“估计是!小雪,你还是来我那儿做个检查啥的吧?我好对症给你开点药,都是老同学了,甭跟我客气。”

听着李耐这贱贱的无耻说辞,杨小雪恨不得扇他俩耳刮子,可父母就在这里,她总不能把这事挑明了吧?那样的话,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自己的身子竟然会起反应,小腹下莫名升起的燥热,才是最让她羞恼的原因。

为什么每次被李耐占便宜的时候,她都会获得这样的满足感?她可记得,自己用手解决的时候,可并没有这般兴奋的感受呀……

在家人面前偷偷做这种事情,就好像结了婚的媳妇在出轨偷情一样,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刺激,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湿热的感觉甚至让杨小雪怀疑,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连挪都不敢挪一下。

李耐见奸计得逞,嘿嘿一笑:“建国叔,富贵婶,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劝劝小雪,最好让她去我那儿看看病,早发现早治疗。”

让你看病,我怕是要被占尽便宜!

杨小雪面颊泛红,心中暗道。

但此时,杨父杨母由于关切所致,也在劝杨小雪去查一查,这让她愈发羞恼,却偏偏不能解释,只得点了点头。

“小雪,我先走了。”李耐心花怒放,打了声招呼后就向门外走去。

杨小雪怕被父母发现,连站都不敢站起来,只能怒视着李耐,眼神恨不得要把他生吞活剥。

李耐心里舒服,临出门时,还故意将那根手指头晃了一晃。

他指间那片湿润的水渍被杨小雪看在眼里,更加羞恼,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个不正经的混球,总是能抓住机会撩拨自己,让自己难堪。

如果他能规矩一点儿,还是挺讨人喜欢的,可这家伙不但花心,而且还没个正形。

……

回到小诊所看了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李耐心中暗道糟糕,自己似乎又冷落了唐萱,没有给她做早饭吃。

可找了一圈,唐萱居然没在家里。

这妮子能去哪儿了呢?

李耐想出去找找,却看到刘悦正在自家门外徘徊,神色有点紧张,似乎有啥事。

“小悦姐,你这是咋了,是不是高壮又欺负你了?”

李耐急忙把她迎了进来,开口问道。

刘悦有些羞涩,扯着自己的衣角,俏脸绯红一片,像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一样:“耐子,把门关上说吧,姐有点儿事求你。”

李耐隐约猜到了什么,心里一阵激动,都不用自己找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见李耐关上了门,刘悦这才红着脸缓缓开口。

“姐嫁人挺长时间了,一直怀不上孩子,你大壮哥挺着急的,说我可能是身体有什么毛病……你能不能帮姐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说这话的时候,刘悦脸颊上的粉红甚至蔓延到了耳垂和脖颈,那羞答答的样子,简直把李耐看呆了。

“小悦姐你放心,这个病,我能治!”

李耐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口,就差拍着裤裆保证了。

不孕不育治起来很麻烦,但他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爽快,是因为怀疑病症出在她丈夫高壮身上,压根就不是刘悦的问题。

可这话如果直接说出来,就算是得罪了村主任一家,他可懒得应付这些琐事。

正好,可以装模做样给刘悦看一看,自己还能占点便宜,那不是美滋滋?

“姐,这样吧,我先给你查查。你先躺下,这个病要脱了衣服检查才行。”李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刘悦瞬间慌了神:“大夫看病不是应该把脉么?”

“这都啥年代了,把脉怎么能看明白?姐,怀疑哪里有问题,就要看哪里,我是专业的,听我的,没错!”

刘悦是个害羞的小媳妇,不过她也听懂了李耐的意思,难道看这种不生孩子的病,是要从下面看起?

“姐你怕啥呢,小时候咱俩还一块在河里洗过澡呢,啥没看到过?”李耐振振有词,还搬出了陈年往事来让刘悦放松警惕。

听了这话,刘悦忍不住扑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就你记得最清楚!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咱俩都长大了,男女授受不亲,就这么看了身子……”

李耐脸色一肃:“姐,这你可就错了,生孩子那可是终生的大事儿,咋能被这些事耽误?”

“你就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只是看病而已。”

李耐耐心解释道。

起初刘悦的脸色还有些难堪,可李耐的一番言语攻势,还是让她慢慢卸下了防备。

再说了,如果自己不生孩子的病真的能被治好,这又算得了什么?她可不想因为生孩子的事,再被家里那口子打骂了……

这么想着,刘悦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耐心中一喜,便靠了过来,准备帮她宽衣解带。

随着李耐的靠近,刘悦感受到一股炽热的呼吸从自己脸颊上划过,脸色更加羞红。

再看李耐结实的身子,似乎要比自家丈夫还要雄壮几分,不知不觉间,也就放弃了挣扎,转而沉默着配合李耐脱起了衣服。

不多时,一副水灵白净的诱人身躯,就躺在了李耐身边。

李耐仔细打量起这副身体来。

不同于张桂芳的丰腴,杨小雪的性感,刘悦的身子,可以说有些娇小,羸弱。

如果不是在大学里学到过一些知识,李耐可能真会以为,这副娇弱的身子有什么问题。

那细长的玉腿,前一天还被自己抱在怀里,虽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但如凝脂般的触感,和那股沁人的幽香,李耐至今都还没有忘却。

吞了口吐沫,李耐忍不住摸了一把,如触电一般的感觉,总令他有一番想要把这身体摩挲个遍的冲动。

“耐子,你干啥呢,不是要帮我看病么?”刘悦脸颊微红,缩了缩腿,随手扯了一堆衣服想要盖住身体。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小悦姐,你得把腿张开,我才能看病啊,这样我怎么看?”

刘悦娇羞,还是夹紧着双腿,俏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李耐便试探性的伸出手:“你要是不配合,我就抓你上面了!”

“不行!”

刘悦顿时就急眼了,本能地弓起双腿,虽然还是没有分开,但那处已经被李耐看得一清二楚。

李耐趁机卡住,仔细观察了一番,不禁有些疑惑:“小悦姐,你和大壮哥做过那种事儿吗……就是那个。”

也难怪李耐这样问,他看到的,分明就是一副未经人事的模样,比杨小雪的还要白嫩几分,要知道,杨小雪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黄花大闺女。

可这刘悦分明已经结婚了,怎么会这样呢?

而此时的刘悦,在羞涩的同时也显得有些疑惑:“啥事儿啊?”

李耐顿时瞪大了眼睛。不会吧,难道这小悦姐真的还不懂这些事情?她已经结婚一年多了啊!

看来不止是因为高壮有问题了,很可能那家伙根本就是个太监,没有男人的那东西吧?

李耐更加狐疑。

话说回来,刘悦那白净的地方,让李耐心底也冒起了阵阵邪火。

“呀,这是啥啊,咋这么大呢?”

刘悦无意间发现了李耐身体的变化,不禁惊呼一声。

自家丈夫的那东西,小得像笔帽一样,还是软绵绵的,刘悦又是个单纯的姑娘,以为那种大小就是正常的,办事的时候,顶多就是就是蹭一蹭,几乎没有什么感觉。

可如今见到李耐的大家伙,居然把裤子顶得老高,她真以为自己是见了鬼,这还是长在人身上的东西吗?这李耐该不会是驴子转世吧?

“刘悦姐,这个是治病的家伙,你要是想一次性治好,我就用这玩意儿来弄,只是第一次用的话,你要受点儿罪,要是不想用,咱们可以慢慢来,从按摩开始做起。”

李耐眼珠一转,笑眯眯道。

“耐子,按摩能治这种病吗?我想试试按摩。”

那大家伙让刘悦心惊不已,哪里还敢随意尝试?如果按摩能治好,自然要选择轻松一些的方法,就凭李耐这双有力的大手,说不定,还能按得很舒服嘞?

李耐心知急躁不得,便点了点头,将手缓缓伸向那,轻轻地抚摸起来。

刘悦俏脸通红,想要躲闪,无奈两只长腿被李耐抓着,根本没法挣扎。

触碰到的瞬间,异样的感觉让刘悦忍不住哼了一声:“耐子……你,你为啥要摸这里?”

“小悦姐,我不是说了嘛,哪里出问题就要从哪里治,是这里面的问题,自然要按摩这里。”

李耐满口跑火车地忽悠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不知不觉中,竟然戳入了那处泥泞,直到感觉到了一层软软的障碍才停了下来。

“嗯……”

刘悦眼波似水,身子早就瘫软成了一滩烂泥,发出了一声惹人遐想的娇吟。

这声音更让李耐兴奋:“小悦姐,坚持住,就是要靠这种按摩刺激,才能治好你不生孩子的病。”

刘悦忍住身体里的酸胀感和酥麻感,红着小脸微微点头。

其实她虽然未经人事,但也不傻,李耐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她怎会不知道?

没有阻止李耐的主要原因,是这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妙感觉,自家丈夫的家伙还没有手指头大,哪里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刺激?

“耐子,俺有点儿疼,不会弄裂开了吧?”刘悦皱起黛眉,气喘吁吁地轻声问道。

李耐的手指被包裹着,听到刘悦问话,不禁又是一笑:“放心吧姐,多弄几次就好些了,以后生娃娃都还要从这里出来呢,不适应一下怎么行?”

刘悦满脸潮红,娇躯已经在微微颤抖了:“行……耐子,你,你动一下……不动的话我更难受。”

李耐知道她来感觉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缓缓活动起来。

起初,刘悦只是小声哼唧,但随着李耐速度越来越快,她的声音也逐渐高亢,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

刘悦红润的小嘴微张,娇躯簌簌颤抖,某一刻,她瞳孔涣散,忽地弓起身子,身体一阵颤抖过后,彻底瘫了下来。

李耐强忍着心底那股火,嘶哑着开口问道:“姐,感觉怎么样?”

刘悦喘息了许久,身体上的潮红才逐渐褪去,最终回过了神来,急忙再次夹紧了双腿。

“挺……挺舒服的。耐子,这是不是说明按摩治疗出效果了?”

李耐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小悦姐,每有一次这种感觉,就算是一个疗程,这第一个疗程算是做完了。”

第一个疗程,这意思不是,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疗程?

刘悦本能地想要拒绝,但忽然间想起什么,俏脸更红,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

就在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外面却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这种事都有人来打扰?

“小悦姐,快钻到被子里,虽然是治病,但让人看见也不好!”

敲门声愈发急促,李耐急忙道。

刘悦早吓坏了,俏脸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着衣服藏进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才去开门。

当看到敲门之人时,李耐吃了一惊,差点被吓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儿子,刘悦的丈夫,高壮!

这小子虽然名字里带个壮字,可其实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却常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让李耐有种想狠狠抽他的冲动。

“大壮哥,来买点儿啥?我去给你拿。”

“耐子,这大白天的,你自个儿躲家里干啥呢?”

门一开,高壮就一脚迈了进来,丝毫没有避讳,就像进了自家后花园一般。

李耐翻了个白眼,心里怒骂,当这儿是你自己家了啊?

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壮意味深长地猥琐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这里边藏了啥货啊,也不给我看看呢?”

李耐吓了一大跳,急忙冲上去抓住了高壮的胳膊。

“大壮哥,这个不能动……”

“有啥不能动的?”高壮一脸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决定铤而走险,便笑嘻嘻开口解释道:“大壮哥,我也不小了,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没想到让大壮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脸皮薄,大壮哥你看……”李耐一脸为难之色。

高壮愣了愣才听懂了,敢情这小子是找了个对象,大白天干那事啊?

“耐子,哥不动,哥就帮忙看看,你这对象长得咋样,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学生!”

李耐本以为这么说,这家伙就不会继续了,没想到高壮却忽然间再次伸手,一脸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缩,心跳都漏了一拍。

相关文章:

征收土地如何给予补偿?

luyouqi设置

隋文帝信任赵绰

SSNI-513,想像絶する絶頂潮!ミニマム少女を巨根ポルチオ大開発 逢見リカ番号,2019年07月07号-极性感磁力链资料

夜阑卧听风吹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