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用嘴做,抵在洗手台顶弄

2020-10-14 08:56 · 新商盟-chnore.com

“行,我晚上来找你。”

老杨笑着抬头看向李蓉,这一望去,不经呆住了。

李蓉倚在墙上,一件白色T恤被她两团胸脯绷得紧紧的,平坦的小腹露出了一截皮肤,跟水晶似得晶莹通透,一张小脸妩媚动人,鼻梁精致挺巧,小嘴性感无比,整个人都美到无可挑剔。

而她下面穿着条白色热裤,几乎都快包不住她浑圆的翘臀,一双长腿饱满,腿心一点缝都没有。

老杨也是一把年纪,很清楚这种腿型的女人,一般男的要是弄起来,根本超不过三分钟就要投降。

“等你哟!”

李蓉笑着朝他抛了个媚眼,扭着身子走回店里。

老杨被他勾的火上来了,恨不得马上天黑,好去吃了这个尤物。

晚上八点,老杨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就像个青涩的小伙子去见心上人一样,衣服试了一套又一套,最后选中了一套他上半年去参加订货会买下的西装。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

老杨穿上西装之后,整个人气质更好了,显得英俊不少。

九点钟,他把店关掉,敲响了李蓉家的门。

李蓉从猫眼里看了一下,发现是老杨后马上开门。

今晚李蓉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丝质连衣裙,露出白皙的香肩和均匀的大长腿,原本黑长直的头发也被她刻意处理过,变成大波浪的卷发,加上她还精心化了个妆,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老杨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下腹立马就有反应了。

李蓉往下瞥了一眼,满意的勾唇笑道:“杨哥,愣着干嘛,快进来呀!”

老杨进门后,李蓉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他不光那里别样的强大,人长得也非常好看。

老杨原本就不显老,今天穿上这一身西装,整个人年轻帅气了不少,那种中年大叔特有的气质也出来了,看得李蓉的心砰砰直跳。

“杨哥,要不要喝点酒助助兴?”李蓉伸手点在他的胸膛,慢慢的画起圈圈。

“蓉蓉,你是嫌我满足不了你吗?”

老杨觉得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不满的顶胯,让李蓉感受到他炽烈的温度。

“不敢,杨哥可要怜香惜玉呀!”

李蓉抬起头看他,白皙的脸颊变得有点红,比抹了腮红还漂亮,老杨被她看得心痒难耐,下半身的西装裤又涨了一圈。

不再废话,老杨把李蓉推到在茶几上,拉下连衣裙的拉链,她那又大又白的丰满看得老杨眼睛都瞪直了,想到待会就能和这个尤物那个,他心情更是激动得不行。

李蓉舔了舔嘴唇,媚笑着说:“杨哥,快开始吧,茶几有点冷呢!”

老杨就等李蓉这句话呢,他从昨天开始就惦记着这个尤物,当即便把手伸了过去。

触碰上的一瞬,老杨内心极度激动,那股火烧的无比旺.盛,忍不住就下手重了许多。

“啊……”

那种重重得手感,让李蓉感觉全身像是触电了一般,整个身子都感觉麻了起来,这种感觉,让她舒服的忍不住叫了起来。

摸了几下,她就能舒服的叫起来,那如果深入,还得了啊!

老杨越想越兴奋,双手也不断向下,往李蓉身体上的隐秘地带摸索而去,那柔软充满弹.性的手.感,差点没让老杨欲.仙.欲死。

“啊……”

李蓉感受到那股大力,顿时就惹得她满面绯红,尖叫一声,她发现自己的渴望越发的强烈起来,尤其是老杨的大手,摸向她的隐秘部位时,她满脑子只想跟他一起沉沦。

没想到李蓉今晚居然只穿了半透明的蕾丝小裤,因为老杨的动作,使她顾不上仪态,两腿张得半开。

只见雪白的两腿之间盖着若隐若现的蕾丝布,腿跟的那个神秘地带甚至透出了一丝轮廓,好像只需轻轻撕开,那蕾丝后的真容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心里这么想着,老杨忍不住伸出手把蕾丝布扯开,摸上了李蓉那敏感的地带……

“啊~!”

那一瞬间,醉人心魂的欢吟,响彻在整个卧室内,久久不散。

李蓉脸色绯红,一双大眼变得迷离,老杨粗糙的手掌在玩弄她的那里,她不由自主的夹住他的手掌,想要更深入一点。

“杨哥,快……嗯、快点来……”

李蓉的催促让老杨暗自得意,轻拍了一下她的臀部,满意的看着她身子一抖,说:“对男人,不能说快的。”

随即更是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不停地触碰,给予她最为强烈的刺激。

李蓉疯了似的喊:“唔……好哥哥,我错了,给我吧!”

老杨默默的又加了两根手指,她难受的扭动着身子,而老杨的拨弄也愈发急促,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那一瞬间,有股子强烈的欲火猛地钻出了腔子,化为欢吟冲出。

她感觉好快乐,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

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李蓉全身无力的摊在茶几上。

老杨邪笑道:“这么点就受不住了,哥哥我还没出大家伙呢!”

李蓉舒爽后的媚态,让他觉得下面要爆炸了,不过她那么浪,肯定跟别人也有关系,他要让李蓉欲罢不能,食髓知味。

于是他解开裤头,握住李蓉那双性感的小脚丫,凑在自己那里,轻轻揉动着。

李蓉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她算是明白了,老杨不想那么早给她,那里都涨得那么大了,都不上来。

李蓉感觉到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为了撑住身体,她拿双手撑在茶几上,整个身体向后斜倾。

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轮廓更为明显。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宝贝儿,老杨纵使再拿着李蓉的小脚丫干那事儿,也忍不住急起来。

更何况,这尤物还故意用脚趾在他那里上下活动,他怕是要控制不住了。

“嘶……”

顶端被碰到,老杨再也忍不下去了。

抛下手中的小脚丫,他跨坐在李蓉身上,扶着坚挺对着那处冲去……

关键时候,李蓉伸手拦住:“等一下!”

“怎么了?”硬生生的停下,老杨不高兴的看着她。

李蓉指了指卧室,说:“要做一下防护措施,东西在床头柜。”

老杨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虽然戴上会影响他的感觉,可他还是从李蓉身上下来,快步跑去了卧室。

见老杨进了卧室,李蓉更满意了。

如果老杨不同意,她下次绝对不会找他,毕竟药吃多了伤身体,她再注重享受,也不会拿身体健康开玩笑。

李蓉卧室有两个床头柜,老杨随手打开第一个,顿时惊了!

好家伙,里面都是一些女性满足需求的玩意,大大小小的,各式形状的都有,可以看出李蓉是有多饥.渴了。

老杨猥琐的笑了起来,要不是还没得手,他肯定要取点东西过去,让她更快乐一点。

在第二个柜子找到东西,老杨拿了几个走出卧室。

出来见李蓉坐在沙发上,朝他勾了勾手指,当即套好一个,扑了上去。

双手如同两只大碗,扣向了她身前高耸的山峰,可他的手再大,也扣不住李蓉那对惊人的美好。

李蓉当时就受不了了,腔子里爆发出醉人的娇吟声,宛若天籁。

那娇吟声中斥满了欢快感,钻进老杨的耳朵里,几乎要酥掉他整个身子。

李蓉那里不但大,还特别的富有弹性,狠狠按一下子,都会瞬间回弹,力量十足。

感受着手掌心的那对温热美好,拨弄着顶端的两粒果子,老杨再也忍不住的咬了上去。

“啊……”

老杨一边卖力的允吸、啃咬,一边耸动着精壮的腰身,力度适中,一下一下的,顶弄的李蓉舒服到不行。

她都能感觉到,下面已经是一片泥沼了,但最深处、却越发难受起来。

她娇媚入骨的哀求:“好哥哥,蓉蓉的花都要枯萎了,你就可怜、可怜蓉蓉,嗯……让、蓉蓉……啊!”

老杨兴奋的用力顶了一下,截断了李蓉余下的话。

那一瞬间,李蓉只感觉到下面仿佛活了过来,竟然不受控制的抽动着,就好像是一张饿极了的小嘴儿,在等待着爱的吞噬。

老杨见时机已到,把李蓉的腿架在肩膀上,对准流水不断的桃花源,雄赳赳的往前冲去。

这次万事俱备,他一定要吃掉李蓉!

信心不过三秒,就崩塌了!

老杨无语的盯着那红红的东西流出来,彻底没了兴致。

见老杨没动,李蓉催道:“杨哥,来啊!”

老杨苦着脸说:“你姨妈来了。”

“大晚上的,我姨妈不可能过来找我的。”李蓉满脑子被那事占着,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你低头看下。”老杨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有些无奈的说。

李蓉低头一看,尴尬的叫了一声、飞速冲向浴室。

老杨见她慌慌张张的衣服都没拿,不由摇了摇头,真是太马虎了,换洗的衣物都没拿,等下又要出来跑一趟。

李蓉洗澡的时候想到了,眼珠一转喊道:“杨哥,帮我到衣柜里拿一套衣服过来,包括小衣哟!”

“好,你等一下。”

打开衣柜一看,老杨又被刺激到了。

满满的一柜子,都是暴露的衣裙,其中还掺杂了几件情趣内衣,看来李蓉的渴望很强啊!

他拉开下面的小柜子,发现里面都是一些镂空、超薄的小衣裤,脑中瞬间闪过李蓉穿着这些勾引他的模样,下面不知不觉坚挺起来。

虽然不能那个,但是还有别的办法啊!

这样想着,老杨拿了件超薄小裤,一件白色抹胸背心和一条黑色的齐根短裤出来。

“蓉蓉,开下门。”

李蓉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白皙的手把衣服取走,砰的把门又关上了。

老杨见她半点身子都不露,顿觉兴致全无,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李蓉笑嘻嘻的说:“杨哥慢走啊,下次再请杨哥过来浇花。”

得到暗示,老杨放心了,他刚刚还以为没有下次了。

“蓉蓉放心,杨哥浇花的技术可不是吹的,那是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老杨在说到某个字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读音,李蓉自然一清二楚。

从老杨撩拨她开始,她就明白这是一名老手,而且、老杨还会顾及她的想法,这样的人可不多见,她下次一定要尝尝他的滋味。

老杨觉得日子变得难熬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看见刘寒梦了。

一天还可能是错觉,接连几天这样,他就知道刘寒梦在躲他,整个人都恹恹的,没了精神。

一个身穿阿尼玛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说:“老板,给我拿包九五至尊。”

老杨把烟递给他,指了指墙上的牌子,“在那里付款就行。”

男子看都没看,从兜里拿出钱包,甩了一百块出来,嚣张的说:“不用找了。”

老杨慢悠悠的回道:“没说要找钱给你。”

男子掀开门帘的手一僵,几步走了回来,伸手指着老杨的鼻子,咄咄逼人的问:“你说什么?”

老杨晃着脑袋说:“年纪轻轻耳朵就不行了,啧啧啧……”

男子气的爆了粗口:“我靠!你个糟老头子,信不信我让你这家店开不下去?”

年龄戳到了老杨的心,他开始愤怒起来,大声说:“我觉得你不止耳朵有问题,眼睛也有毛病。”

“我擦!你有种再说一遍!”

男子气的推到了一个架子,巨大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围了过来看热闹。

这时候刚好放学没多久,外面很快围了一圈学生,老杨看了一圈,没找到刘寒梦,随即失望的收回视线。

伸手指了一下烟柜,淡淡的说:“九五至尊,一百块一包,你给我一百是刚刚好的,却施舍的说让我不要找钱给你,我回你说本来就不用找,你就跟疯狗一样开始咬人了。”

周围的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男子觉得他们都在嘲笑自己,气愤的一拍桌子,喊道:“你放屁!不一直都是九十九吗?”

“这人脸皮真厚,就算是九十九,就一块钱,他这个也太过分了吧?”

“是啊!看他穿的衣服不像是没钱的,做人还那么没品,别是个暴发户吧!”

“这人我认识,是大二的王浩,经常去堵大一的刘寒梦。”

“看他追校花的德行,像是做得出这种事情的人。”

听到刘寒梦的名字,老杨瞬间来了精神。

老杨仔细想了一下,怪不得声音那么阴阳怪气,原来是王浩,这次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相关文章:

前夫去世孩子抚养权归谁

诸葛亮木牛流马

“合乎逻辑”的推理

愚笨的蚊子

男人在床上说你好紧,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