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和妈妈提出那个要求

2020-10-14 10:21 · 新商盟-chnore.com

路上,白鸽心情很复杂,她觉得杨二牛的话里有话,但不管自己想的对不对,她都对这个年轻的杨二牛产生了别样的情愫,就刚才给自己捏脚的那种感觉,她还想要。

虽然白鸽是村里最钱的女人,可她的苦没人知道,刘军已经好久没碰过她了,白鸽觉得也许是嫌弃自己了,或者是他力不从心了。以往感觉来了时,都是自己偷偷摸摸的宽慰自己,可是今天她发现,杨二牛的这种手法,和自己宽慰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想着,白鸽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直到看着白鸽俏丽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杨二牛才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他跑出来不仅是为了化解尴尬,还要到镇上补充药品……

下午六点多,杨二牛拎着整整一大包的药回到了青牛村,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可他依旧忘不掉那份尴尬,可是现在不回去不行了。杨二牛猜想,王艳丽应该早就已经看了那些东西,她要是把自己当做流氓可怎么办呢?

最终他还是来到了嫂子家的门口,看着那扇门,自己的手像是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王艳丽。

这个时候忽然门开了,而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王艳丽。

杨二牛羞的都没敢看王艳丽第二眼,他提着那袋药品低着头奔向了房间,此刻杨二牛还报着一线希望,希望王艳丽没有打开那个箱子。

然而,当他看到箱子上面放着的那盒已经拆开包装的胶棒,他知道这次自己可是丢大脸了……

直到杨二牛和王艳丽离开,在去往村卫生室的路上,他们的周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他也没有和王艳丽再说一句话。只见杨二牛一路背着个大箱子,手里还提着个大包,闷不作声的跟在王艳丽的身后。

青牛村是个大村,下辖还有几个小村落,而村委设在半山腰的青阳沟,所以路程有一段时间。

一直走到了晚上,俩人已经进入到了林子之中,王艳丽这才打破沉寂开口说:“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到村卫生室还要多半个小时,而且我现在也有点饿了。”

在杨二牛嫂子家里的时候,平时很能吃的她没好意思多吃,加上走了这么多的路,肚子里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光了。

“嗯。”杨二牛闷哼一声,将所有东西都放了下来,然后从包里取出食物和水递给王艳丽,接着杨二牛看都不看她,独自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吃了起来。

“我说……”王艳丽吃了两口,便来到杨二牛跟前坐下,她瞅着杨二牛有些羞涩的问道:“你那箱子里的东西,到底……到底是……”

“没什么,是镇卫生所发的,都是给你们用……”杨二牛欲言又止,他觉得这话有些怪,虽然没错,毕竟青牛村的大部分男人都死于化工厂爆炸中,没死的也中了剧毒,失去了自理能力,所以青牛村的这帮女人太需要生理需求了,别的东西又不卫生。不过这么说总是别扭的,索性杨二牛继续低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也不解释了。

“我知道……”,王艳丽没想到杨二牛会说得这么直接,顿时脸上一红。

不过她还是十分好奇,那种东西到底是怎么用的,自己弄了半天也没搞明白。

虽然有说明书,可是她并不识得那几个字,就靠着盒上印的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王艳丽还是有些恍惚,所以想在杨二牛医生这里问个明白,于是继续问道:“我只是想问问,那东西,到底是怎么用的呢?”

“要不……你先发我一个吧,反正这东西不也是给我们准备的吗,等回去了我就给你钱,怎么样二牛大夫?”,见杨二牛怔怔的不吭声,王艳丽突发奇想的问了一句。

“啊?!”王艳丽的话吓了杨二牛一跳,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还有一整口面包没有吃下去,于是一张滑稽又惊慌的脸展现在了王艳丽眼前。

而杨二牛这一抬头,正好和王艳丽刚刚身子前倾打了个照面,此时她的衣领已经开到了最大,那美妙的风景直接暴露在了杨二牛的眼底,加之她没穿束缚,顿时看的一清二楚……

杨二牛不由得起了反应,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一团火,随着这团火在身上燃烧,杨二牛做出了一个亢奋的决定。

杨二牛瞄着那制高点,用力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声音十分细微的说道:“我倒是可以先发给你一个,不过……不过我要在这里教你怎么用它……”

听着杨二牛声如细蚊,王艳丽先是蹙着眉头探头努力的听,当她听到自己可以现在就有一个,而且还能得到杨二牛的亲自指点,心里顿时就要乐开了花。

“太谢谢你了二牛大夫。”说着,王艳丽不由得在杨二牛那已经滚烫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许诺道:“二牛大夫你放心,等到了家,我就把钱给您补上。”

王艳丽哪里知道,想要学这东西的用法,自己还要做非常多的准备活动……

“不……不用谢,钱就不用了,就算是我送你的。”

见王艳丽并没有反对,杨二牛的心才稍稍的安定下来,随即他站起来走到箱子边,挑选了起来,看看应该给王艳丽用个什么型号的。

一会儿的功夫,杨二牛挑好了一个觉得合适王艳丽的,即不会弄得她太过疼痛,又会让她很舒服的型号,他一边拆着包装一边说道:“你准备一下吧,马上就给你演示一下这个东西怎么去用。”

此时的杨二牛说的有板有眼,他一改之前那种愣头愣脑的样子,看上去还真有了几分大夫的样子。至于王艳丽,她对杨二牛还是非常信任的,只是听了杨二牛的话以后有一些为难。

纠结了一会儿,王艳丽小声问道:“二牛大夫,我要怎么准备呢?”

说罢王艳丽将头埋在了胸前,生怕杨二牛笑话自己什么都不懂。

“就是将裤子给脱了。”杨二牛说得非常干脆,此时他已经将东西拿在了手里。

现在哪怕王艳丽不想了要停,他都怕自己会停不下来了,所以话说的也比较强硬,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医生在命令自己的病人一般。

“啥?”王艳丽惊呼一声瞪大了双眼,然后失声叫道:“为什么要我脱掉裤子啊?”,

说着,王艳丽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裤带处,生怕杨二牛会亲自动手。

杨二牛见王艳丽的反应这么大,顿时也有些慌了,他在心里暗怪自己不应该这么着急,应该慢慢来才对。只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由不得自己再收回去了,于是杨二牛只好硬着头皮指着那盒子上的女人说道:“你看看这上面的,如果你不脱的话,就没有办法教你了。”

王艳丽注视着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这才想起来,这东西用的时候,自己是不能穿着衣服的,现在她有些后悔,不应该答应他在这里教自己。

见王艳丽蹙眉不言语,杨二牛知道她在做心里斗争,于是他也有了信心。因为刚刚自己太过急躁,所以这回他装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深呼吸了几次,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急了,特意让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却还是有些紧张的盯着王艳丽……

等了一小会儿,虽然王艳丽还是有点不自在,不过她却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明知道在这里和到村卫生室里学没什么两样,自己却还这么的紧张,而且刚刚还有一瞬间,竟然还把二牛大夫当成了坏人,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吧,不过……二牛大夫,你能不能先把脸转过去啊?”

“大夫”这两个字,被王艳丽喊的很重,她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夫,反正回去了也得让他看,那还不如在这里就先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这时杨二牛转过了身,王艳丽见状咬着嘴唇,缓缓的将自己的裤子连同那贴身布条一并的褪了下来,这时山里的清风一吹,王艳丽感觉有些凉飕飕的,但是十分的舒服,而她的脸上却显露着紧张。

学着那图画上的女人,王艳丽也坐在了地上,然后向着杨二牛的方向将自己的双腿摆了个诱人的弧线,接着深深的低着头小声说:“二牛大夫,现在……请您教我吧……”

听到声音杨二牛慢慢的转过身来,此时杨二牛的心里十分的忐忑,只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就连这眼前的景色,他都感觉有些变得朦胧不清了。

直到……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定格在了这一瞬间,那是多么的优美,……

就在这一瞬间,杨二牛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已经沸腾了,血液直冲大脑,恍恍惚惚间,那有些僵硬的双腿,不知是如何已经来到了王艳丽的面前。只见他缓缓的蹲下,一只手就像受到了强大的吸引般,不由得伸了出去……

王艳丽听到了杨二牛的脚步声,可她却没有抬头,更加不敢看向正注视着自己的二牛大夫,只好将自己的头埋得更低。

忽然王艳丽感觉一只火热的手与刚刚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比刚才更加的真实,更加的让自己渴望。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也许是对方更加深入的探索,也许是希望这一切快点过去……

王艳丽现在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外界的一切,似乎都完全脱离了她的世界,随着触摸渐渐深入,王艳丽忽然觉得有种由内而外的释放感。

她似乎已经忘记了现在正发生的一切,也忘了除去自己,没有给任何人看过的身子正丝毫没有遮拦的,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自己才认识不到一天……

这种感觉王艳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个没上过几天学,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女人,就更加不清楚现在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感觉自己仿佛是进入到了传说之中的天堂一般,伴随着自己不由自主的扭动,她只想让这一切来的更加猛烈些,她感觉自己已经疯了……

此刻的杨二牛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正陶醉的用一只手轻抚着,另一只手则有颤抖的紧握着那根长长的胶棒,动作很轻,生怕弄痛了自己面前这个纯洁的小天使。

而自己的那儿正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这时王艳丽忽然猝不及防的扑向杨二牛,她紧紧的抱住了杨二牛的头……

在这种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木里,晚霞在这林之中映下了一片红光,怀抱着这样一位未经人事的少女,当杨二牛大脑之中的两个声音完全变成一个的时候,他手中的胶棒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他此时的手中,则换上了自己的……

随即杨二牛微微的低下了头,他的双唇向着那张香气微吐,似张未张的樱桃小口印了上去,紧跟着便用舌尖撬开了一个缝隙,与那小口之中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杨二牛才有些不舍的放过了这张小嘴,只见他轻轻的将怀中的王艳丽放倒在地,然后身子直接印了上去……

相关文章:

苍蝇“越狱”记

将她奶尖含入口中—鲤鱼乡猛烈顶撞

谁是伞的主人

卡特恩城堡的公主

行政案件起诉须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