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插着相拥入睡,睡不着把女儿睡了

2020-10-14 17:19 · 新商盟-chnore.com

赵月早上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打开衣柜,第一眼就被这黑色的蕾丝内衣给吸引了。

她昨天晚上洗完澡以后随便拿的,穿的不是一套,就剩下了这个。

其实傍边还有很多其他的内衣,可赵月就像是入魔了一样只能看到这一件,最后也就拿起来穿上了。

老李看到这个内衣有些惊喜,早上他做的事情赵月都是看到了的。

就算这样赵月今天还是穿了这个,这说明赵月心里也一直记着那件事,还不抵触。

那么她第二次到卫生间,是不是也是猜到了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想装作意外看一看呢,这个想法让他很激动。

下面的反应也就更热烈了。

果然他没有挑错人,也没有看错人,这个赵月果然开放。

其实这一点,老李还真的是误会了,赵月早上第二次进去不是故意的。

她自己在房间里冷静的等了很长时间,觉得这么久过去老李应该出来了,自己对的衣服还丢在地上,想回去捡起来。

走到门口也没听到里面有水声,才打开门走了进去,意外的撞见了那一幕。

不管是因为什么,老李现在反正是兴奋了,也不再犹豫,手绕到了后面,非常熟练的解开了赵月的内衣扣。

这下他的手就可以没有阻碍触碰赵月身前的那两团东西了。

就在他的手要碰到赵月那地方的时候,公交车里的喇叭突然响起来。

“尊敬的乘客,第四人民医院到了,请到站的人员拿好自己的东西,准备下车。”

这一声直接把赵月从幻想中叫醒了,察觉到现在的状况,她赶紧躲避了一下,让老李的手落空了。

人群也开始走动了起来,赵月抱着自己的身子,对老李说:“我们到了,赶紧下车。”

老李很遗憾,也觉得有些后悔,自己要是没有在赵月的腹部多耽误一些时间,那现在肯定已经得逞了。

这要下车了,他就是想继续也没办法,只能遗憾的跟着赵月下车。

突然从紧密的车厢出来,感受到了周围开阔的环境和清醒的空气,老李的身体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不过赵月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她的内衣扣被解开了,只要是一走,内衣就会磨蹭自己身前那两个地方。

她又不能一直抱着自己,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了,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竟然内衣被解开的走在大街上,她也没脸见人了。

所以她只能控制自己走路的方式,减少自己身体和内衣的磨蹭,不让自己有奇怪的反应。

可她这么走着,身体就是你一扭一扭的,老李走在她的身后,就看到她的臀部一甩一甩的,就像是在勾引自己一样。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冲动,现在又有点儿冒头了。

只能在心里暗骂了赵月一句,不止是个荡妇,还是个妖精,专门勾引男人的妖精,早晚他要把这个妖精给吃下去。

就这么欣赏了一路的臀部,赵月跟老李一起到了医院,到了这里,赵月心里也就放松了一些,毕竟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走路也正常了起来。

她对老李说了一句:“你在大厅的座位上等我,我去一趟卫生间。”

说完就自己一个人跑了,把老李丢在了医院门口。

赵月是急着到卫生间去整理自己的衣服,免得一会儿被同事看到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老李看着她跑了,自己走进医院,赵月已经没影了。

赵月是用自己的思维对老李说话的,她忘记考虑一点儿了,这个医院太大了,好几栋楼,好多个大厅,老李根本不知道赵月说的是哪一个。

他们之前又没有交换电话号码,想问问都不行,老李没办法,就只好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晃荡着。

这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周围都是树木,是个小树林,也没看到有人。

老李就打算掉头离开,一转身就听到了一点儿动静。

“你个臭婊子,敢勾引我嫂子的男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这是男人的叫骂声。

老李有些好奇,就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在树林里,三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围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白大褂,但是里面的衣服就比较性感了,大红裙,领口还开的很低,能看到那两团浑圆挤出的深沟,她还化了妆,不过妆容因为哭泣的原因已经花了,看不出原本长什么样子。

“不是,我没有。”女人哭着解释说。

“什么没有,你这个项链不就是我大哥送的,我可是看着他买的,物证都在你还敢狡辩,当我们是傻子吗?”男人一把扯下了女人待着的项链。

勒的女人的脖子出现了一道红痕,显得更加可怜了。

不过女人越是可怜,男人就越兴奋,欺负她的那几个人也一样。

其中有一个男人就看女人身材非常好,还很弱懦的样子,打起了坏主意,凑到自己老大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老大听了以后,也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看着女人说:“既然你这么骚,这么想要男人,那我们几个满足你,今天就让你要个够,看你还敢不敢勾引我们老大。”

女人一听他们这么说就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了,慌张的抱住自己就想逃跑。

可她一个女人怎么能逃过三个男人的包围,跑了两步就被抓住,然后被推向了另外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很下流的在她身上摸了两把说:“身体好像还很好,没有被玩儿坏。”

说完又推给了他们老大。

他们老大就更放肆了,直接伸手拉开了女人抱住自己的手,在她那两团上捏了两把,力道大的女人立刻痛呼出声,满脸的痛苦。

那男人还很高兴的说:“弹性也不错,看来老大不太喜欢玩儿她这个地方,都没给她玩儿塌下去了。”

“二哥你不是很喜欢女人这个地方吗?老大没给他玩儿下去,今天你就好好的玩玩儿,让她感受一下你的功力。”那两个小弟开始拍马屁了。好啊!”二哥发话。

那两个小弟立马过来,抓住了女人的胳膊,把她的身体拉来,展示在二哥的面前。

二哥看着女人挺立的地方,满意的点点头说:“还挺大的,弹性也不错,就是不知道那地方还翘不翘,要是不翘的话,我可看不上。”

他喜欢女人的这个地方,但他也是有要去的。

更何况着女人还是他大哥的女人,要是没有吸引力的话,他就玩不起来了。

“二哥你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们给你控制着她呢,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速度要快点儿啊,兄弟们两个都有反应了,想赶紧尝一尝。”

“你们放开我,我叫人了!”女人听到他们这么邪恶的对话,害怕的喊了起来。

“你叫啊,我二虎可还没怕过谁呢,你把人叫过来,我就当着他们的面把你给扒光了,然后告诉他们是你个荡妇勾引我大哥,看你以后还有没有这个脸面继续在这个医院待下去。”

听到二虎的威胁,女人闭嘴了。

她不能失去这个工作,更不能让人知道那些事情,不然自己就完蛋了。

没办法叫人,这些人也不可能放过她,她只能咬着牙无声的哭着。

眼泪就跟水一样的哗哗往下流。

二虎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心烦,本来妆容毁了就很难看了,再这样就更难看,他甩了女人一巴掌说:“别哭,扰了爷爷的性质。”

这下女人哭也不敢哭了。

二虎脾气这才好了一些,又伸手捏了捏女人身前的那地方,感受着它的弹性。

“像是小皮球一样,还真的不像是被玩过的女人,没想到还捡到个宝贝啊!”二虎有些惊喜,刚才只是匆忙感受了一下,现在才发现,女人这地方比他之前玩过的都要好的多了。

他兴致来了,也不腻歪,直接撕开了女人的裙子,从领口撕开的,那衣服就像是破布一样散开,女人大片的皮肤暴露在空气和四个男人的眼中。

老李看的也很刺激,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是在医院的原因,那女人的身体看上去也很光滑,一看就知道是个极品了。

他不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但是他怜香惜玉,觉得这么个女人不管长的怎么样,被那三个男人上了实在是暴殄天物。

那三个人看到女人的身体就兴奋了。

“我还以为她快四十岁了,皮肤肯定是又皱又丑的,没想到这么好,看来我们今天真的是要享福了。”抓住女人的其中一个看着女人这样,口水都要留下来,很猥琐的对另一个人说。

因为他们知道二虎是只玩儿女人的上身,是不碰下面的,那一会二虎结束以后,剩下的都是他们的。

“你们会有报应的。”被抓住的女人没办法反抗,也没办法叫人,只能恶狠狠的诅咒他们。

“什么报应,我们只是在惩罚你而已,你一个有老公的人,发骚也就算了,还去勾引有老婆的男人,那还是你的病人,老天爷这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派我们过来收拾你。”二虎说。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女人还在否认,但是从她的眼神当中是可以看到一些心虚的,她的话不可信。

二虎立马笑了,说:“别否认了,连你们开放的发票我大嫂都找到了,不过你也放心,大嫂让我们划花你的脸,可是我比较善良,只要是今天你把我们弄舒服了,以后也别出现在我大哥身边,我就放过你。”

说完,二虎就开始动手想玩儿这个女人的那东西了。

就在这时,老李走了过来,大声的喊了一句:“二虎。”

二虎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停了下来,转头看到了老李。

见是不认识的人,他立马戒备了起来,毕竟现在他们做的事情严格来说是强j了。

“你是什么人?”二虎问。

“你过来,是你大嫂让我过来找你的,她有话跟你说。”老李脸不红气不出喘的说谎,也没觉得这场面有多怪异。

二虎虽然没有见过老李,但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还说到了大嫂,最主要是他还上了年纪,防备心也就没那么重,真的走到了老李的身边去。

老李带和他到了一边,远离了这里的三个人,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二虎走回来就对女人毫无兴趣了,还跟自己的小弟说:“大嫂说放过这个女人,我们走。”

“怎么可能,二哥,他骗你的吧,大嫂之前还说想杀了她,为了让她更痛苦一些才改成划花她的脸,现在怎么就要放过她了。”小弟不相信。

最主要是现在走了,那到手的鸭子就飞了,这也太可惜了。

“大嫂这么命令的,我们不能动她,你要是敢动她,那就是跟我作对,别怪我动手了。”二虎开始保护起这个女人来。

虽然很怪异,可这两个小弟还不敢跟二虎作对,更何况是二虎这么说的,要是有什么责任也是他的问题,两人虽然心有不甘,也不能放肆,只好放开了女人。

二虎立马就带着他们离开了。

他们一松手,那个女人就倒在了地上,老李过来看到的就是她倒在地上动也不动的样子,裙子还是被撕开的,那地方就这么朝着上面顶着,场面过于的香艳了。

老李蹲下来,伸手往她胸前碰去,女人这次才会过神来,打开他的手说:“你想干什么。”

“我就是想帮你遮掩一下而已,你反应太大了。”老李说。

“你跟他们蛇鼠一窝,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女人蹲着,用腿部挡住自己露出的风光,防备着老李。

“谁跟他们蛇鼠一窝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那你刚才……”

“我是陪着人过来看病,就是你们医院的赵月,然后迷路了,过来看到了他们欺负你,想叫人又怕影响到你的名声,听到你们的对话才想出一个主意,骗他们离开的,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把我跟他们比作一类人,过分了。”老李冷着脸说。

相关文章:

公共场所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

【kawd系列】清纯小妹作品番号KAWD-578封面以及番号

自述在车上一次又一次挺入动态图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山城袍哥传奇

《空间食魔》 弗兰克·贝尔克纳普·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