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2020-10-16 11:02 · 新商盟-chnore.com

“刘叔,我吃完药稍微好了点,但还是有一点肿胀感,不舒服。”说着,芳芳已经红了脸,支支吾吾的接着说:“我妈说你推拿按摩的手艺是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

老刘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样,他强压镇定笑道,“那是当然,你这个是小问题,应该是发育太快导致的,我帮你松弛一下经脉就可以了。”

芳芳低着头嗯了一声,其实她在家里就问过妈妈秀琴了,知道过来就要脱衣服被老刘按摩,一开始她是拒绝的,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的身子怎么能被男人乱摸呢,可是后来疼的受不了了,所以只能过来试试。

老刘关了诊所的门,拉上窗帘,“芳芳,躺下来,然后脱掉衣服。”

芳芳太过羞涩,老刘心里一急,竟然直接伸出手去帮她掀开衣服……

老刘的动作把芳芳吓了一跳,伸手抓住老刘的大手,想要推开他。

老刘叹了一口气,“芳芳,你就放轻松,医生看病没有男女之别的,闭上眼睛一会就好了。”

听着老刘一本正经的语气,她松开了手,闭上眼睛捂住自己已经羞红的小脸,有种任由老刘糟蹋的感觉。

老刘难受死了,但是又不敢操之过急,只能慢慢的挑拨着她的神经。

解开芳芳的腰带,再将她胸口的扣子逐一解开,露出了里面的淡黄色里衣了。

老刘干咳了一声,开口问道,“胸部发育成这样,穿戴衣服方便吗?”

芳芳丢羞死了,为什么一个老男人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但是她还是支支吾吾道,“疼了好几年了,穿里衣也只有跑步的时候会……”

芳芳说不下去了,但是老刘似乎看到芳芳在操场跑步的时候,那起伏的上身。

收回心思,老刘已经把里衣也脱了下来,看着她的身体,老刘双手都在颤抖。

老刘内心狂跳不止,但还是忍住激动面无表情的说道,“芳芳,待会可能会有点疼,你稍微忍着一点,如果有其他感觉,告诉我就好了。”

芳芳羞臊无比,轻轻点头,继续用小手捂住脸蛋。

老刘颤抖着手,伸了过去,那触感,直接让老刘血压飙升,那手感,让老刘感觉身体受不了!

不仅老刘刺激,芳芳也是没忍住轻哼了一声。

芳芳能感受到老刘的温柔,那双粗糙老茧的双手都要把自己身子都摸透了,让自己浑身燥热。

老刘摸得相当舒服,但害怕芳芳生疑,停下手说道,“芳芳,你这身子和我猜的没错,胸部发育过好,导致压迫了周围经脉,血液循环不过来才会有肿胀感。”

芳芳闻言顿时紧张起来,赶忙问道:“刘叔,很严重吗?”

“你拖了太久了,要是去省城大医院甚至要开刀的,在上面割刀子就太可惜了。”

芳芳闻言花容失色,她以自己的傲人的上身自豪,总是引得学校里那群男的爱慕尖叫,要是去医院动刀子,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老刘笑道,“你也不用那么担心,在我这边就不用那么麻烦了,这就是中医推拿,你以后两天过来一次,半个月就彻底没事了,而且我手法专业,对你胸脯塑性有好处……”

话说到这里,芳芳既为自己不用动刀子庆幸,也更加坚信了老刘医生的专业,身心彻底放松下来。

老刘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精油在手上抹匀,双手摩擦的温热,然后重新攀附上芳芳的身子。

或许是精油的神奇,芳芳竟然开始动情起来。

芳芳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捂着脸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扣着自己的下嘴唇。

老刘也不是小年轻了,一眼就看出来芳芳是动情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需要再努力一把,让她自己上钩才行。

可是老刘的那玩意已经闲置了很多年了,现在根本受不了这等刺激。

老刘赶紧单手松了松自己的裤腰带。

可是就在自己松开自己皮带的一瞬间,那玩意动了一下,而且恰好是抵在了芳芳的胳膊上。

芳芳眼睛瞥了一眼,顿时脸色复杂,有点害怕,也有点兴奋,心里挣扎的厉害。

可是挣扎了好一会,芳芳也没有动作,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心里告诉自己,只要一小会就结束了,她就能穿衣服回家了,她相信老刘不会对自己做什么的。

老刘此时心里乐的不行,发现芳芳竟然妥协的闭上眼睛,就干脆得寸进尺,身子微微扭动起来,那个感觉简直舒服得不行。

可芳芳就难受了,她的小臂清晰的感受到那物,自己也有了反应。

芳芳心里默念,这只是老刘的小动作,忍他一会就好了,毕竟还是自己的病比较重要。

可是下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错了,老刘伸手在她小腹游走起来,而且还继续朝下解开扣子,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小裙子就已经被解开了,露出了底裤。

芳芳觉得很奇怪,自己越发感觉没力气。

“啊……”

老刘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底裤里,自己的反应肯定已经被发现了,芳芳羞愧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偏偏老刘的速度奇快,还在芳芳不知所措的时候,最后的底裤也被脱了下来。

芳芳低着声音问道,“刘叔……我是胸口疼,下面……不……不疼……”

老刘温柔的笑了笑,“芳芳,你就相信我就好了,今天按摩之后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疼了,你就闭上眼睛,等几分钟就好了。”

老刘心里早就忍不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顺利,鬼神神差的把芳芳底裤都给扒了,这要是不做点什么,可对不起陪了自己多少年的那玩意。

芳芳闻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闭上眼睛,心里想着老刘只是色了一些,要是治好了自己的病,给她摸一下也不吃亏的。

想到这里,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燥的,在老刘的大手下,芳芳浑身就和发烧一样滚烫。

老刘赶紧深吸一口气,然后单手把裤子拉链拉开,那玩意就露了出来,就在芳芳的小脸面前。

芳芳虽然在意乱情迷的边缘,但对周围事物的感觉还是在的,她只感觉一阵异样扫过脸颊,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过去。

相关文章:

个体工商户的所得税

可疑的花匠

籍贯怎么填写 籍贯正确填写方式

请问同居期间有一方发生死亡,哪另一方会有权利继承他(她)的遗产吗?

婚前财产公证制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