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去男朋友家不准我穿胸罩

2020-10-16 11:25 · 新商盟-chnore.com

陈正脑瓜一想,两眼金光,“是不是跟上次你喂宝宝,被蚊子咬了一样啊?”

林子惠扑通乱跳,“嗯,对呢。”

“那不行,我得去找村医……”陈正装的很着急,要走的样子。

林子惠一下就慌乱了。

自己刚上了头,反正自己现在干啥,这个傻子小叔都不懂,胆气就更大了。

“别啊,这点小病找医生干嘛?你上次帮了嫂子,嫂子这次也帮你啊……”

“噢。那就快点吧。”

陈正心底早已激动不已,但还是强压着,装傻道。

“好”

林子惠颤抖着抓住,再揉捏了一阵。“上次你用嘴巴帮我,这次换嫂子帮你,好不好?”

“能行吗?”陈正故意表现一脸茫然。

林子惠俏脸滚烫,樱桃小嘴,滑腻腻,又软又柔,这要是能……岂不是要成神仙了?

“阿正,你就好好坐下,剩下的你就交给嫂子吧。”林子惠温柔道。

说完,林子惠端来一张木凳子,陈正乖乖的坐下,将腿缓缓张开。

林子惠眼睛迷了一层雾,眼珠子滴水般的清澈,随后半蹲下来,两手一压,小嘴微微张开,埋下了头。

喔……

阿正身子猛地一紧,忍不住长呼一口气。

这是一种钻心的爽啊。

抬头看着嫂子那张俏脸,羞涩中带了无尽的魅惑,这种体验无与伦比。

林子惠埋头辛苦了一阵,顿时红着脸,停下,抬头望着陈正,娇滴滴道:“阿正,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舒舒服……”陈正装着一脸呆滞的模样。

听了这话,林子惠更加坚定起来,继续埋着俏脸。

一阵狂风暴雨即将席卷而来!

又是一阵幸福的折磨……

林子惠微微抬头,“阿正,现在咋样了?”

“嫂子,我想尿尿……好奇怪哦。”陈正两眼一直。

林子惠闻言,一抹坏笑,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不想折磨快结束,好不容易逮到这么好机会,一定要好好享受。

“阿正,你一定要憋住啊,不然就治疗不好了……”

‘知道了,我听你的。’陈正乖乖点头。

可能是半蹲的姿势太久,想站起,身子微微发抖,胸前的胖圆滚溜的,差点儿摔倒。

陈正简装,赶紧伸出手去扶,故意将手拖在前面,只感觉掌心一阵酥滑,很有分量。

隔着衣服,有甘甜渗出,太美妙了。

陈正轻舔了下发干的唇角,内心焦灼的等待。

林子惠回眸,盯着恐怖,心口都融化了,颤抖的说:‘阿正,你先不要乱动,嫂子来就好了。’

“好难受啊,嫂子,你快点啊……”陈正装的一脸痛楚。

林子惠一下就上钩了,突然转过身去,将裤子往下一拉。

修长大腿扎现眼前,再一拉。

她这是要干嘛?

正焦急等待,突然林子惠抬起翘臀,微微后退。

一屁股坐了下来……

顿时一股温热遍布全身,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几乎让人欲仙欲死。

陈正差点儿一个没忍住叫出口,抬头,看到林子惠红润的脸,手不自觉的搂住林子惠的腰,依旧装傻充愣的模样:

“嫂子,我好难受。”

“等会儿就不难受,乖。”林子惠哪见过如此恐怖。虽说陈伟也给过鱼水之欢,可远远比不过陈正的感觉,他的硕大就顶在自己的里面,感觉全部被塞满。

林子惠靠在陈正的肩上,两个人将身体贴的天衣无缝,低声在陈正的耳边道:

“知道吗,今天嫂子给你看病的事情不能告诉外人知道吗?”

陈正眼底闪过一丝笑,他当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可谁让他现在是个二傻子。

所以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嫂子,我知道了。”

听到了陈正的回答,林子惠最后一点理智也被掐灭,两只手抓在陈正的肩膀上,半个身体微微起来,准备开始运动的时候,旁边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到这个动静,林子惠登时清醒过来,快速的从陈正的身上起来,原本被温热包裹着的地方,如今裸露的暴露在空气中,陈正实在难受的紧。

可是偏偏又不能在嫂子的面前表现出来,红着脸痴傻的笑着:“嫂子,我难受。”

“乖,等会儿嫂子帮你治病。”林子惠笑着说完,身上只是披了一件格子衬衣,光着腿到了堂屋门口打电话。

来人的正是国外务工的陈伟,虽然声音有些老实巴交,不过说老实话,结婚几年,陈伟对自己还算不错。

除了那方面不行之外,吃穿从来都不缺,对宝儿也算是尽心尽力。

陈正虽然是个傻子,可好歹也是个男人,况且是陈伟的弟弟,想到这儿,林子惠的心里闪过一丝愧疚感,语气难得柔和了很多:

“孩儿他爸,你啥时候回来?”

“刚离开村里,估计要一年多。”陈伟在那边道,然后林子惠听见他打火机的声音,刚要阻止,听见陈伟开口道,“阿正怎么样?”

他这个弟弟虽然是个智障,可是从小到大,他这个做大哥的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照顾。

如今他不在家,自然要托付给妻子。

林子惠听完,想想刚才的事情,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随后勉强笑了笑:“阿正他很好。”

“就是这几天可能有点感冒,我明天带他去镇上看看。”

随后夫妻两人寒暄了几句,然后便挂断电话,外面的热风吹在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凉意,林子惠一屁股坐在门沿上,想想自己刚才做的事情,又想想丈夫说的话,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愧疚感。

她怎么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不曾想这一幕被后面的陈正尽数看在眼里,身上的衣服还没有穿上,陈正赤身裸体的坐在椅子上,原本还想着和嫂子好好翻云覆雨,享受鱼水之欢。

不过看看嫂子失魂落魄的样子,陈正也知道没有机会,所以装傻着喊道:“嫂子,我冷。”

一句话将林子惠的回忆拉了回来,她起身,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眼皮懒得抬起,随手将堂屋的门关上,怅然若失道:“就这么睡吧。”

“砰——”房门关上,陈正的眼恢复了正常,看了眼下身的庞然大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如果不是该死的电话,他恐怕正在嫂子的身上策马奔腾。

“妈的。”陈正一身咒骂,直挺挺的躺在凉席上,一夜无眠。

次日,天刚刚亮,陈正听见自家院门被打开的声音,一溜烟爬起来,发现嫂子将渠里的水提上来,开了门,正在种玉米。

不同于晚上的风情万种,白天的嫂子看起来很是本分,穿着小碎花的绿色裙子,头发用皮筋随意的固定着。

可能是早上天气凉,她并没有戴草帽,做农活的样子很是熟练。

陈正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脑袋里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大清早不由得难受起来。

正胡思乱想着,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声音,陈正顾不得多想,随手套了个外套,跑出去,然后就看见嫂子坐在地上,不住的嗯哼。

陈正心里一急,顾不得自己还是个傻子,急忙跑到嫂子的旁边,将嫂子从地上抱起来,声音也是有些急促:“嫂子,你没事吧?”

“我……”林子惠有些愣愣的看着陈正,心里有些疑惑,这还是昨晚那个连衣服都不会解开的小叔子吗?

相关文章:

松浦广美_松浦ひろみ_个人资料_作品

小青蛙学本领

国家千人计划名单,青年千人计划

八尋麻衣 番号:1073DSVR-0298

富商与罪犯的童年回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