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床叫真好听(让攻让受在上朝时带道具)首席职员

2020-10-16 16:25 · 新商盟-chnore.com

“可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林倩虚弱地说完,蹲在了地上。

“你难过什么?兴许他们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久了,难免会有点好奇心。”

最近这些日子,张建一直在这样安慰自己。

他埋怨自己没有本事,要和别人合租。

如果能单独出去生活,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所以,他凭什么去怨刘媛呢?

何况,他自己也对林倩产生了别样的想法不是么?

“为什么会这样么?”

林倩蹲在地上,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肩膀。

张建看她这样,瞬间有点心疼。

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也跟着蹲在地上,双手搭在了林倩的肩头。

“我刚才确实有点冲动了,现在我跟你道歉,但是,也希望你能原谅我,理解我。你想想,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

张建的态度还是蛮好的,给林倩受伤的心灵带来了一点安慰。

“那你想怎样?”

林倩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无解地看着张建。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

张建本心不坏,这个时候竟还用商量的语气。

“嗯。”林倩点点头。

现在,她心里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就是和张建已经站在了一条船上,因为他们都是被背叛的人。

“他们既然能这样,我们也能。”

张建说的很含蓄,但也很直白。

林倩听完耳根一红,又低下了头。

其实,她对张建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只是她很清楚,她是我的妻子,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

所以之前的反抗才会那么强烈,才会誓死不从。

现在看来,这真是个笑话。

“没事,你不用不好意思,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自己想想吧。”

张建又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拿着衬衫就要走。

“我,我会考虑的。”

林倩也跟着站起身来,声音糯糯的,很小很细微。

她说的没有一点底气,像是要做什么亏心事。

“你不要这么心虚好不好?本来就是他们犯错在先啊,我们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张建嘱咐了她一句,怕她太有负罪感。

他要的,是痛痛快快地复仇。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勉勉强强地讲究。

说完,他转身离开,出了家门。

家里的气氛实在太憋闷了,他想出去溜达溜达。

而林倩则迅速地收拾好自己,坐在床上发呆。

时不时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能肯定的是,她肯定很痛苦很纠结。

未来的很多时候我都会后悔,如果当初我和刘媛不走出这一步,会是什么样?

我和林倩,应该会一直平淡稳定地生活下去吧。

但老天爷就是这样,往往不给你顺风顺水的生活。

总是要增加点磨难和挫折,甚至是困苦给你。

晚上我回到家,林倩表现地和往常一样。

准备了简单的饭菜给我吃,倒是张建一直没回来。

“那个,刘媛,你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

看她自己缩在床上吃零食,我心软地叫了她一句。

这样正常地沟通,老婆不会发现什么吧?

此时此刻,我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呢,以为林倩不会发现我们的事。

说完,我还瞥了她一眼。

林倩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我说完这句话后,屋内安静了几秒。

可能刘媛是没等到林倩邀请她,所以才拒绝了。

“没事我不饿,你们夫妻俩吃吧。”

她把“夫妻俩”三个字咬的很重,听起来没什么,但仔细品味,又觉得很奇怪。

气氛变得很诡异,我低头吃着饭,林倩时不时给我夹菜。

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却又像是隐藏着危险。

吃完饭我主动去洗碗,林倩和刘媛坐在屋里,谁都没说话。

难道是林倩发生了什么?

不对啊,要是她真的发生了什么,肯定不会这么淡定啊!

再说我们做的天衣无缝,她应该不会发现的。

我安慰了自己几句,又平静下来。

回到卧室内,我装作嘻嘻哈哈的样子。

“曾强,你会不会吃鸡啊?一起玩?”

突然,刘媛问了我一句。

“好啊。”

我下意识地就答应了,一点都都没犹豫。

可答应完我就后悔了,老婆还在旁边呢,这样会不会被怀疑?

我看了林倩一眼,意思是要问问她的意见。

“玩吧,我不太会就不参与了。”

她强行挤出一抹微笑,随后转身去了浴室。

我以为她要去洗澡,就没有多想。

她走后,我就赶紧跟刘媛开了游戏。不得不说,我们搭配得超级默契。

很快这一把就吃到了鸡,我们俩开心地击了个掌。

就在这时,林倩开门进来了。

看到我们俩这个动作,她愣了一下。

“赢了啊,祝贺~”

她咧嘴一笑,轻盈地走到床边。

“老公,我有点不舒服,你可以帮我按摩一下吗?”

她温柔地开口,声音软的快滴出水来了。

“哪里不舒服?快躺下。”

听到她不舒服后,我立刻担心起来。

“肚子疼,你帮我揉揉吧。”

林倩撒娇般地对我说,然后躺在了床上。

隔着睡裙,我给她按摩起来。

“你是不是那个来了?”我小声地问了一句。

话音一落,林倩瞬间脸红起来。

“讨厌~这还有人呢~”

她小拳拳锤了我一下,一脸娇羞的样子让我有点懵。

我说什么了吗?她怎么脸红成这样?

那边的刘媛瞥向这里,脸色立马不好看了。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避免自己看到这一幕。

林倩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眼里带上一丝笑意。

“这样行吗?”我柔声问。

“嗯,再用点力,舒服多了……”

她弱弱地说,声音非常娇嫩。

顿时我心里痒痒的,感觉林倩今天有点想诱惑我的样子。

“老公,今天晚上我想……”

半途中,她突然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开口问。

“你不是身体不舒服么?”

“那还不是想你想的。”她很快回答我。

实话说,听完这句话后,我汗毛都要张开了。

林倩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了?

让我恨不得现在就爬上床,好好整治她一番。

面对娇妻的求欢,我怎么会拒绝呢?

我在她耳边亲了一下,算是答应了。

随后,我专心地给她按摩身子,没有再交流。

我不知道的是,她瞥着刘媛的方向,眼神中充满得意。

那个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原来是被利用了。

她就是要在刘媛面前秀恩爱,就想告诉她,我是她的。

女人的占有欲,可怕程度不亚于男人。

刘媛背对着我们,戴着耳机看电视,时不时发出嘻嘻的笑声,好像我们的一切动作她都没有在意。

半夜,张建才回家,而且是一身酒气。

他向来不会如此,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

没脱衣服也没洗漱,直接就往床上躺。

刘媛都要睡了,我和林倩正亲热着,他回来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正准备进入主题呢。

看见他进来,赶紧缩在了被子里。

“哎呀,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刘媛果然醒了,有点嫌弃地责怪张建。

“应酬,不行吗?”

张建的语气有点强硬,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原因。

平时,他对刘媛几乎也是唯命是从。

老婆说东,他不敢说西。

起初刘媛没有说话,可能是不想和一个醉鬼计较。

“我给你脱衣服,赶紧睡吧。”

随后,她又轻声地说。

小手刚搭在张建身上,就被一把反抓了。

“不赚钱怎么卖大房子?怎么叫你过上好生活?”

张建可能是真的喝多了,借着酒劲发泄着平时的压力。

“你说什么呢!他们都睡了,你别吵。”

刘媛还以为我们睡下了,故意压低了声音。

“他们……呵,是啊,连说话的自由都没了,这就是穷人的悲哀啊!”

张建自嘲一句,不再开口。

刘媛有点不耐烦了,用手扇了他胳膊一巴掌。

后来,那边便没了动静。

刘媛帮张建脱完衣服,便躺下休息了。

酒气很重,甚至有点令我们犯恶心。

我和林倩没了兴趣,也早早就睡下了。

临睡前,我看到刘媛给我发的消息——

“怎么办,我现在越来越讨厌他了,每天抱怨,一点都没男人的担当。”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毕竟张建是我的同学。

说回来,还是我对不起他。

所以,我装作没看见,关了手机。

一夜无话,转眼到了第二天。

刘媛走的很早,剩下张建还在呼呼大睡。

林倩做早餐的时候给他留了一份,我没有介意。

今天是月底了,公司要做业绩评估了。

如果不出意外,我们组的销售额应该是第一。

作为其中之一的员工,我可能会有一万块钱的奖金。

虽然这钱是杯水车薪,但总比没有强。

有了这个,我能给林倩买个戒指。

虽然我和刘媛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但在我心里,林倩才是第一位的。

我想好好对她,以后有钱了再补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但是,刘媛又发微信给我了……

相关文章:

激素脸逆光疹子怎么办 那激素脸排毒多久不会痒

潮崎美亚骑着abp-486牌自行车热汗淋漓的正式表演!

曹翰缓击更鼓计

聪明的长工

360免费wifi电脑版怎么用?360免费wifi下载安装教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