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黑社会 光谷熊海燕案件

2020-09-17 17:29 · 新商盟-chnore.com

高旭愧疚的低下头:“但事实上,确实是奴才传错了话,是奴才没有仔细向皇上确认就急忙跑去告诉良妃娘娘的,这一切都是奴才的错。”

秦梓昀看着他,眉头一紧,半信半疑:“你说的都是真的?”

“奴才说的句句属实,绝无虚言。”高旭跪在地上,说的非常坚决,说完,还无奈的重重叹了口气:“皇上和王爷请千万不要为了这样的小事伤了和气。”

“这不是小事…”秦梓昀脱口而出说着,忍不住抬头看了秦陌离一眼,很快别开眼,说:“至少对于本王来说,这不是小事。”

“不管是不是小事,阿昀…”秦陌离忽然抬头向秦梓昀看了过去,一脸认真和严肃。

看到秦陌离这样的神情,秦梓昀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答应一句:“是…”

“不管是不是小事,她现在是朕的女人。”秦陌离目不转睛的看着秦梓昀,伸手一指左左道:“你说话行事也最好有个分寸,也不要再说什么后悔之类的话,她既然进了宫了,就不可能回到那个什么七里镇去。”说着,他停了一下,紧盯着秦梓昀的眸中闪过一抹精光,说话的声音也随即一沉:“更不用说是你的逍遥王府了,明白吗?”

秦梓昀猛然一眯眼,皱起了眉,没有说话。

秦陌离见状,脸色瞬时又是一沉,稍稍提高嗓门,再次问道:“明白了吗?这二十多年来,我们兄弟几乎从未红过脸,朕不希望看到你为了这样的小事跟朕起争执。”

秦梓昀愣了一下,迟疑了片刻,不由自主的缓缓垂下头:“是,我明白。”

“明白最好,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你的皇嫂,你也最好注意避嫌,免得到时候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风波来。”秦陌离又说。

“…是,臣弟明白。”

秦陌离闻言,脸上的愠色稍解,看着他低着头沉默不言的模样,忽然关切的问道:“身上的伤好了吗?”

“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秦梓昀依旧低着头,说:“今天,我就想搬回王府去住了。”

相关文章: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卫校潜规则

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从前面动插图前如有声音,高辣快穿吃辣之旅

所以这两所学校改名为四川联合大学,只好改回原来的名字,网友,真尴尬

12306二代身份证怎么核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