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SZ-51なつめ爱莉男人团2新版入口更新 桔梗双腿白色液体

2020-10-13 10:08 · 新商盟-chnore.com

JMSZ-51なつめ爱莉男人团2新版入口更新 桔梗双腿白色液体

  不知不觉,就到了云南,而这时离我离开景云已经过去了三年零三个月。现在正是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我曾经到过云南的丽江去旅游过,那里美的像画一样,不知在古代,还是不是一样的美。进了云南的地界,首先来到的是大理,只是和现代的不一样,和想象中的也不一样,没有那么美丽,只是比较大,跟之前去过的几个县城比,热闹了一点。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来,洗完澡吃了点东西,已是

在那里愣住了,然后口里的鲜血喷涌而出,我站在他面前,冷笑了一声说(今日给你个小小的惩戒,要是日后你在敢作威作福,别怪本公子取你性命!)

  我刚一说完,他就倒在地上不能动了,之前的那三个男子见状,赶紧蹲在地上围着他,安顺摇晃他的身体,说(表弟,表弟!)

  (他还没有死,但是你们记住,以后若是在敢作恶,你们的命,一个一个,我都不会放过!)我看着他们说。

  听我说完,他们看着我,有害怕,也有愤恨,然后几个人抬着他,灰溜溜的跑出去了,等他们一走,大厅里的人开始鼓掌,然后大家议论纷纷,掌柜走过来,弯腰对我说(谢谢这位公子了!我替这里的百姓谢谢公子了!)

  我笑了一下,说(老板不用客气,我现在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好,好,公子尽管出去,公子在这里的一切开销,本店都免了。)掌柜说道。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我沿着地上的血迹一路跟着他们,很快,他们就进入了一家医馆,我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看着。过了很久,那个叫安顺的男子先出来,脸上带着慌乱,然后就朝另一边快步的走去,接着另外两个男子也走了出来,我躲在柱子后面听着他们说话。

  其中一个说(现在怎么办可好?要是出了事,我们大家都玩玩!)

  (是啊,要是安烨出了事,安公侯府的人追查下来,势必就会知道我们平常的所作所为,他们两个怎么说都跟安公侯府有联系,咱们两个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另一个说道。

  看来,这安烨和安顺并不是安公侯府里的人,只是和他们有亲戚关系,而且安公侯府并不知道他们的事。接着,又说(现在安烨受伤了,安顺要先回去稳住安烨的家人,不如,我们趁这个机会赶走逃吧!等风声过了在回来!)

  (好,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我们现在先赶紧回家收拾收拾东西!)两人说完,就急冲冲的朝巷口走去。我飞上屋顶,一路跟着他们,很快,他们就先到了一座庭院,看这样子,平常收刮的一定不少,虽然房子不大,但是装修的极其豪华。里面还有好几个丫鬟奴才,他们刚一进去,就从里面走出一位头发已花白的老奶奶,这两人一看到老奶奶,赶紧上前,其中一个说(祖母,孙儿们现在有事要外出一趟,您就在家里,有人伺候您的,过两天孙儿们就回来了!)

  (大水,小水,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老奶奶说。

  (祖母,孙儿们要去谈一笔大生意,等谈好了,就可以赚好多钱回来孝敬您了!)其中一个说。

  (哈哈哈,我的孙儿们又本事啊!那你们去吧,记得,在路上小心哈!)老奶奶说。

  然后那两人赶紧跑进去,不一会儿各自手里都有一个包袱,然后出来跟老奶奶说(祖母,我们走了,您自己小心。)

  另外一个男子,招呼了一下正在打扫的丫鬟和奴才,等他们都围过来,他说(你们照顾好祖母,我和弟弟有事出去几天,回来要是看到我祖母不好,小心要那么的命!)

  那些人一听,赶紧都地下头,说(是,老爷!)

  然后又转过身看着老奶奶说(祖母,那我们先走了哈!)

  (哎,那你们小心点,早去早回哈!)老奶奶拉着他们两人的手说。

  (好的,祖母。)兄弟两同时说。说完他们转身就出去了。

  等到走到巷口的时候,我跳下来,挡在他们的面前,两人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和恐惧。我看着他们,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看着他们。其中年纪稍大的点,应该是大水了,看着我说(公子,不关我们的事,你已经教训过我们了,现在我们兄弟两有事,请放我们过去!)

  我看着他们说(两条路,要么现在跟我一起去安公侯府,要么我动手带着你们去安公侯府。)

  听我说完,他们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看着我,马上跪下来说(求公子不要带我们去安公侯府,否则我们兄弟俩就活不成了,求您了,求您了!)一边说,一边给我磕头。

  我冷笑了一声,说(当你们和安顺安烨一起为非作歹的时候,可曾想过别人的性命,今日,你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一说完,就用手里的绳子甩出去,瞬间他们就被绑在了一起,我走到他们面前,说(现在你们是要我拉着你们去,还是你们自己走路去?)

  他们眼泪都流了出来,然后点头如蒜的说(去,去,我们自己去。)说完他们就自己站起来,往前面走去。我牵着绳子在后面走。一路上他们都在求情,一会儿说自己从小无父无母,是祖母一手养大的,跟着安烨安顺势逼不得已,一会儿又说可以把他们的钱财全部给我,只让我放了他们,我只是听着,一路都没有说话。他们也带着我走的都是小巷口,偶尔有几个路人看着我们,都对他们两人指指点点,他们开始还狠狠的瞪着人家,被我用绳子拉了一下,就不敢了。走了半个时辰才到安公侯府,果然侯府就是不同,四面的墙都是红色,牌匾上安公侯府四个大字写的是磅礴大气,门口还有四个侍卫在守着。走到巷口的时候,他们两个怎么都不肯走了,我只好用绳子一直拽着他们走过去。到了门口,看其中两个侍卫伸出手,拦住我们,其中一个说(来者何人?)

  (我是安烨公子的朋友,他遇到点儿事,请小哥进去通报一声,在下求见安公侯!)我说。

  他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大水小水,想了一下,说(那请公子在这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禀报。)

  (谢谢!)我笑着说。

  然后他转身就进去了,我就站在门口等。看样在安公侯还是在家的,怎么说他也是苏月的外公家,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都不来找苏月呢?照理说他们应该和苏月是很亲近的人了,但是这么多年又为什么不去看看她呢?算了,反正苏月已成过去了,我也不想在和任何人有联系,没有必要纠结这些了。x

  这时,从里面出来了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年纪四十左右的妇人,穿着绸缎贵妇装,发式上带了好几根发钗,看到她的打扮,我想起来一句话,暴发户!她的后面还跟着两个丫鬟,还有刚刚的那个侍卫。那个女人昂起头,斜着眼睛看着我,说(就是你要找侯爷吗?)

  我看着她,说(是,在下有事找侯爷!)

  (好了,你找侯爷什么事,跟

过来,余下的十来个杀手也都一起蜂拥而上,我运了运内力,等到他们刚上来,离我三米远的样子,我伸出双手打出去,瞬间他们就倒下了,口里都吐着鲜血,我拍了拍手,看着倒在地上的杀手,我只是用了五成内力,他们死不了,但是起码也得修养几个月了,武功高就是好。然后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记住我刚刚说的话,再有下次,一个不留!”

  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了,三三两两的围着一起看着我们,窃窃私语。我径直走出人群,朝另一条街上走去。这也是一条很热闹的街,刚好街口有一家茶楼,我走进去,找了个空桌子坐下,小二走过来,弯着腰说“这位公子,请问喝点什么?”

  “来壶热茶,上点小点心就可以了。”

  “好勒,您稍等下,马上送过来!”说完小二转身就走了,不一会儿,就端上来一壶茶,一个杯子,还有两盘点心。“公子慢用,有什么事随时叫小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倒了一杯茶,还没有喝呢,就见一个男子坐在我的对面,面带浅浅微笑看着我,我看着他,年纪大约二十五岁左右,一双眼睛透着一股子算计,虽比不上景云的风姿,但也算是俊俏的少年郎。我没有说话,既然他不开口,我也没有必要先开口,我端起茶杯喝完,然后又倒了一杯,放在嘴边吹了吹,等到微凉的时候喝掉,之后放下杯子,拿起一块点心尝了尝。他就一直这么的看着我,嘴边始终带着微笑,不知为何,我很反感这样的人,一声不响的坐在我面前,还那样的看着我笑,又不说话,玩什么神秘感。

  正想着,他终于开了口,说“在下秦朗,不知能否有幸请这位兄台去吃个饭?”

  我没有理他,也没有看他,等嘴里的点心都下肚去了,才说“没有时间。”没有一丝感情的说着。

  “是吗?是没有时间还是不想去?”他问,自始至终都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只是这微笑真的很令人厌恶。

  “有区别吗?”我说。

  “哈哈,在下只是想和兄台交个朋友,没有别的意思。”

  “我从来不需要朋友,也不会交朋友,你怕是找错人了。”

  “是吗?那在下是不是荣幸能成为兄台的第一个朋友呢?”他继续说着。

  这时候,我已经很反感他了,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我从衣袖里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就准备走,刚要转身,只见他已经站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看来还是个高手!只是不知我与他,究竟谁的武功更好一些,想到这,我立马出手对着他就劈过去,他反应很快,马上就把头转到另一边去,身子也侧到另外一边,用双手挡住我的右手。我浅笑了一下,看着他说“不如我们今日来比上一比,看看谁的武功要更好些?”

  听到我这么说,我放下手,然后站直了身体,拍了拍身上的,最后笑着说“兄台误会了,在下只是想与兄台交个朋友,别无他意,在下安公侯府大少爷安通!”他双手抱拳说。

  原来是侯府的人,这安通怕是也知道我是谁,是真想交朋友还是要找我的晦气呢?呵呵,都无所谓,只是安通是侯爷的儿子吗?要真的是,这父子两个的性格到还真是一样一样的,都缠着我不放,非要交个朋友。我看着他,说“原来是侯府的大少爷,在下有礼了,只是知道的还以为安少爷这是在怪在下多管闲事,要找在下的晦气!”

  “哈哈哈,苏兄说笑了,安某只是很欣赏苏兄,想与苏兄交个朋友。”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

  看我不说话,安通继续说“这马上就要到中午了,安某想请苏兄吃个饭,不知苏兄赏脸吗?”

  哎,算了,管他是真心还是有坏心,我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再说他也是苏月的表哥,吃个饭,也免得他再次来烦我。我笑了笑,说“既然安少爷盛情,在下依了便是。”

  “好,前面有一家如珍宝,是这云南数一数二的馆子,我们就去那里吃吧!”

  “随便,哪里都好。”

  说完,我们便一同出了茶馆,在路上,安通说“不知苏兄是哪里人,怎么会一人来到这云南?”

  “在下从小便跟着父母一起四海为家,后来父母相继离世,在下便继续游历天下。”

  “难怪苏兄的性子如此随意,看来安某想邀苏兄随我一起去侯府小住,苏兄也是住不惯的。”

  果然是父子两。

  “确实住不惯!”我说。

  “既如此,安某也不勉强苏兄,”

  之后一路我们都不在说话,很快就到了如珍宝,果然这里是数一数二的,无论装修还是格局,都非常的上档次,很豪华。我们刚一进去,站在柜台前的老板一看到我们进来,马上跑出来,弯腰对安通说“安少爷来了!不知今日有几位客人,需要什么包间?”

  “就我们两个人,但是包间还是要大一点的,饭菜都上你如珍宝的拿手菜。”安通看着客栈老板说。

  “好的,那您请上面坐,小的这就给您安排!”说完朝站在旁边的一个小二说“请安少爷和这位公子到楼上的荷叶厅。”

  “好的,安少爷,这位公子,这边请!”说完用了一个请的姿势,安通便在前面走,我跟在他的后面,小二在最后面。上了二楼,安通径直朝着最里面走去,看来对这里是相当的熟悉了。进了屋,我们都坐下,小二为我们倒了一杯水,便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就见几个丫鬟手里端着饭菜进来,一一放到桌子上便退了出去。

  “苏兄,我们来喝几杯酒怎么样?”安通说。

  “在下不喝酒。”我笑着说。

  “那好吧,那我们今日就不喝酒。”说完他便夹了一筷子鸡肉放在我的碗里,说“这家的饭菜可与皇宫里的御厨相比,你吃吃看。”

  看到碗里的肉,我心里不禁的皱了皱,假如他要是在菜里下毒,我这一筷子吃下去,岂不是就中了毒!”

  我一直看着碗里的菜,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筷子,良久,他才尴尬的笑了笑,把他面前的婉跟我的换了换,然后每样菜都先吃了一口,最后才放下筷子,看着我说“你现在可以放心吃了吧!”

  我浅笑了一下,说“出门在外,小心一点总归是好的。”说完我就拿起筷子夹了快鸡肉放在嘴里,确实不错,看望终于开始吃了,安通笑了笑,说“出门在外,理当如此。”

  之后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了,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然后吃着饭菜,过了一会儿,我们便把这桌饭菜都解决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完。然后看着安通说“安少爷,现在饭也吃了,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

  “苏兄如此就急着走,一刻也不想与在下呆在一起吗?”安通看着我说。

  “是。”我微笑着说。

  “哎,早知道我就不如此问了,明知道你这性子,还自讨没趣,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就这样吧,改日有机会在去见苏兄。”

  “在下告辞了。”我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走出去了。

  走出客栈,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心情也不自觉的好了点。看来这云南也不能长住了,苏月和苏月的娘本就长得很相似,虽然这么多年安公侯府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苏月,但是万一景云和太后曾到过这里来寻我,他们也会留意。而且,如今这侯爷和安少爷看起来对我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还是先撤的好。不如进趁今晚就走吧,东西也先不买了,到下一处就在去买也可以,现在就到处逛一逛。于是我一路走一路看,逛了两条街才回到住的客栈。向小二要了些热水和洗澡的木桶,逛了一天的街,现在就想洗个热水澡,然后休息一下,晚上好赶路。

  脱掉衣服钻进木桶里,瞬间心情都要愉悦起来,来到这异世已经三年多了,慢慢的没有像开始那样急切想回到现代去的心情了,其实在这里也不错,反正不管在哪里,我都是一个人,没有任何家人。在现代,还要不停的去赚钱,赚钱,学习新知识,在这里,钱刚好够用,又有一身的武功,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只是想到景云,心里还是放不下,也好,人这辈子总要有个牵挂,心里什么都没有的人,也算白活这一世了。不知他现在过的怎么样,是否还记得我,还记得当初他的情意绵绵。

  女人啊,永远都是这么的不可理喻,要走的是我,如今怀念他,放不下的人也是我,也许现在的他早就忘了当初的我,也许他的身边早就出现了一个她,取代了我。

  慢慢的,水开始变冷了,我起身拿起凳子上的浴巾围着身体,然后绕过屏风,到床上穿好衣服,之后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息。现在就要养足了精神晚上好赶路。等在醒来已经是下午了,穿好了衣服来到楼下,随便点了两个菜。菜刚一上桌,想不到侯爷就坐下来了,然后朝小二挥了挥手,说“这边在加几个菜和一副碗筷!”

  “是。”小二答道。

  我看着侯爷,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侯爷笑了笑,说“怎么?苏兄看到本侯,如此的不快吗?”

  “在下只是好奇,这侯爷是派人跟踪在下吗?怎么在下刚一下来,侯爷就知道了。”

  “哈哈,要是被本侯说不是,只是凑巧,苏兄相信吗?”

  “当然不信!”我说。

  “哈哈哈,哈哈,本侯就喜欢苏兄这随意的性子。本侯确实是过来看看,能不能有运气碰上你,没有想到,运气还不错!”

  “是吗?那侯爷的运气确实不错。”我说。

  “既如此,本侯刚好也没有吃完饭,就不客气了。”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很快,小二又端上来三个菜和一副碗筷,我和侯爷都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吃起来。很快救吃完了,侯爷倒了两杯水,然后拿起自己的那杯喝完看着我说“哎

>

,你可知,本侯现在已经回不去侯府了!”

  我楞了一下,然后想到昨天出现在门口的那位老夫人,想必是侯爷重罚了安烨,那老夫人不依了。我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说“侯爷不是有很多的院子吗?”

相关文章:

bl游戏h 最新bl游戏

MEYD-347 女教師NTR 本田岬作品番号2018年02月16日|盘盘云*超极品BT磁力链资料6

excel页码怎么设置,多个工作表如何连续

美咲结衣下马番号RED-197作品封面、剧情截图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剧情解析 布兰史塔克成为关键人物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