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R-051封面预览我和壮汉在山里 受逃跑抓会被灌满

2020-10-19 08:20 · 新商盟-chnore.com

  次日一早,欧阳春照例去市场买早餐,依旧与马骏飞结伴去的市场,但因为马驰的原因,欧阳春的神色总是显得不够自然。

  马骏飞显然也感觉到了欧阳春似乎有意无意在躲闪自己,但他以为欧阳春心情不好,也没往心里去,更丝毫没有想到是与他的二儿子马驰有关。

  从市场回来,放下买的油条豆浆,欧阳春冲孟春桃说到:“也不知道怎了,象我做了什麽对不起老马的事了似的,这一早上,我见到他就特不自在。”

  孟春桃一边拌着凉菜一边说到:“按理说,为了孩子好,咱是应该告诉老马的。可是,就凭看到那麽一眼就把事做实了,实在有点武断。你也用不着觉得不好意思,全当没见过。”

  欧阳春将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说到:“说是这麽说哟,见过了就是见过,怎麽会视同没见?爱怎麽着怎麽着吧,反正是不能说的。”

  孟春桃把拌好的菜端到桌上,叮嘱到:“对,绝不能从咱们嘴里说出去,那马驰我看也不是什麽省油的灯。”

  欧阳春忙阻止,道:“快打住,什麽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味,话说得这麽难听,马驰还是一个孩子,会变化的。”

  孟春桃扁着嘴,道:“好好,我说错话了,总之一句话,你绝对不能把这事告诉老马。”

  欧阳春不等儿子回来,先坐在桌边边吃饭边说到:“知道啦,我不会说的。”

  吃过早饭,欧阳春早早出门上班,今天他要早去单位一会儿,手头有点急活。

  由于出来得比平时早,大街上的自行车并不是很多,欧阳春夹杂在自行车队伍中,却怎麽都静不下心来。

  临出家门时,欧阳春虽然答应孟春桃,不把马驰和李迎娣的事告诉马骏飞和李家和,但他隐约觉得这样做不合适,而且于情于理都说不通,更过不去他心里的那道坎。

  毕竟是一起参加工作,做了十年的邻居,彼此处得象是哥们,又是亲眼看着孩子们长大的,欧阳春真的不想看到孩子们走弯路。

  可是,欧阳春又觉得告诉了也不见得就好,马骏飞和李家和两家势必会阻止两个孩子在一起,两家人弄不好会伤了和气,二十多年的交情也就付之东流、毁之一旦了。

  思来想去,欧阳春还是觉得先不把实情告诉马骏飞和李家和,先等等再说,万一两个孩子幡然醒悟,迷途知返,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欧阳春这样做出了决定,也就摆脱了一种纠结,但却并没有让他的心里变得略为轻松一些。

  因为快到单位大门口的时候,欧阳春又想到了陈红和那个礼品盒,相比两个孩子的事,陈红和礼品盒更让欧阳春牵肠挂肚,心绪难宁。

  不知道为什麽,欧阳春总是感觉到陈红送给他茶叶和蜂蜜似乎有着别的什麽意思,这种意思似乎超出了同事和领导的层面。

  上千元的茶叶绝对不是一般同事关系应该送的,上好的蜂蜜也绝不会是普通的同事之间的关心和温暖,这让欧阳春心里感到惴惴不安。

  陈红是刚刚参加工作两年的大学生,孤身一人从杭州来到抚东钢厂工作,人不但长得高挑苗条,聪明秀气,更精通人际关系,逢人不笑不说话,处事老道,一点都不象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这一点,令欧阳春对陈红刮目相看。

  可是,经过两年多的接触,欧阳春总能感觉到陈红成熟内敛、热情大方的外表下,似乎隐藏着一种不为外人知道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春清楚地记得,陈红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问过他,她找什麽样的男朋友合适,还说她从小没了父亲,喜欢成熟稳重的男朋友,想找一个父亲一样的男人照顾她、关心她,这让欧阳春感到隐隐的后怕。

  欧阳春正胡思乱想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尖利的刹车声,将欧阳春从纷乱的思绪中猛地拉了出来,紧接着又听到司机的怒骂声。

  “你找死呀,赶着投胎去呀?不要命啦?”

  欧阳春猛然捏住车闸停下自行车,用脚支着地面,抬头向侧前方看去。

  只见一辆大货车停在马路中央,司机正一脸怒容地打开车门跳下车。

  大货车的前面站着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地上躺着一辆山地自行车。

  那个中学生早已吓得呆在原地,满脸

二意,为了就是一个出行平安,这是他的意愿,也是他的信条。

  可是,这一次,欧阳春不但三心二意

但毕竟是一个孩子;有的人立即反驳,任何人都必须遵守交通规则,都不遵守规则,马路上还不乱喽?也有的人同情那个孩子,说孩子吓坏

了,看着真让人心疼。

  人们七嘴八舌,边议论边向前骑行。

欧阳春只是静静地听着,听着听着,就又感觉后背冒起一股凉风,正顺着他的脊柱向上攀爬,穿过颈椎,直达后脑,又顺着脑乾升到头顶,令他头皮发麻。

相关文章:

什么是表见代理(无权代理与表见代理有什么区别)

CAD怎么画指定角度的角

赛高酱 真实 身份信息 承受他的贯穿占有

我不是蜡笔小新蜡笔小新壁纸

IML-005 大家の妻 前園希美作品番号2017年02月24日|盘盘云*超极品BT磁力链资料6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