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白杨树

2020-12-09 22:46 · 新商盟-chnore.com

  那棵白杨树呢?那棵秀颀挺拔,银白色树干满是眼睛的白杨树呢?孙老师,你总该告诉我吧——告诉你的学生、那棵美丽的白杨树现在在哪里……

  (一)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作家,我读过他写的散文《白杨树》

  到了初三,教我们语文的就是孙老师了。

  孙老师是全校有名的语文老师。他师专毕业10年,7年教初三毕业班。每年升学考试的成绩都在全县各乡镇中学的前头。所以,他每年教初三毕业班。

  孙老师三十四五岁,上等个儿,黑脸膛,大眼睛,穿一身黑色西服,庄重中透出几分潇洒。以前我们也熟悉他,可现在他站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课,我们就更加敬重他。他讲课不急不躁,干脆利落,同学们都非常爱听。

  我喜欢语文,特别是作文。因此,我更爱上语文课,希望得到孙老师的表扬。可他不表扬我——他不爱表扬学生。当然,也不爱批评学生——一次也没批评过。可同学们都听他的话,尽管他不是我们的班主任。

  课程进行两个月,讲到《孔乙己》。

  同学们都知道孙老师写小说,还是作家,就说:“孙老师,您给我们讲讲您的写作吧。”

  听同学们一说,孙老师愣了一下,把目光投到窗外,似越过好多东西看出很远。过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撤回:“写作?我不写作。”

  然后马上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下“孔乙己”几个字,开始讲课。

  大多数同学并不十分了解孙老师。我了解他。他几年前就加入了省作协,是省级作家。

  我最早读到他的作品,是他发表在上海一家刊物的散文《白杨树》。

  读过那篇作品,我一直忘不掉。心里总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世界是那么美好呀!也就是那时,我对写作产生了兴趣。

  孙老师一教我,我就写了一篇散文,我拿给孙老师看,希望得到他的指点。

  孙老师却说:“你这篇散文以后再看吧,你先收起来。”

  孙老师教了我们三个月。

  一天,讲完课,孙老师来到我的桌前,站了好一会儿,也没说话。我抬起头来,正碰上他看着我的目光。那目光很复杂,究竟包含着什么内容,我说不清。这样他又看了好一会儿,说话了:

  “春河,你是个有志向的少年,你行——这话在我心里放了好久,可我一直没说。现在我告诉你:春河,你行!”

  听了孙老师的表扬,我很激动。可没有想到,这是孙老师第一次表扬我,也是最后一次。(二)我们的孙老师把白杨树写得很美,他写道:白杨树秀颀挺拔。

  银白色的树干满是眼睛

  表扬过我的第二天,我们听到一个令我们震惊的消息:孙老师辞职了!

  接着又是一个叫我们震惊的消息:

  孙老师上街烤地瓜了!

  我不相信,那样的好老师,而且是作家,怎能上街卖烤地瓜呢?

  可就在当天,这个消息得到了证实——几个同学说,他们亲眼看见孙老师在商店门口烤地瓜。

  一时间,午休时不少同学都去买烤地瓜当午饭。都说孙老师烤的地瓜好吃。

  我想,这也许是同学们考虑孙老师的生意。

  我恨同学们又很感谢同学们。

  过了一星期,学校叫马老师来给我们上语文课。

  马老师有五十上下岁的光景。矮个儿,白胖,有点儿谢顶。他从教20多年,也算上老资格了。

  二年级时马老师教我们,现在又来教。

  我们对语文的兴趣没了。课堂很沉闷。只听马老师一人讲,声调平直,没有半点儿活气。

  见我们对语文课依然冷漠,马老师就发脾气,甚至骂我们,说不好好学,将来升学语文成绩低可别怪他。

相关文章:

【2018年】篠宫玲奈单体作品封面以及番号 持续更新

鞑靼怎么读

通过IPCOM无线路由器查看网络流量【图文教程】

八十四、耶罗波安

木兰情歌词 孙燕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