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上最耻辱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2020-12-10 15:35 · 新商盟-chnore.com

  1941年5月,国民党第一战区军队在晋南对日作战。

  若是提起中国抗战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场战役,无疑是史上称之为的中条山战役,也称作晋南会战。这场战役,国军被俘三点五万人,遗弃尸体四点二万具,而日军仅被打死六百七十三人,负伤二千二百九十二人。连蒋介石这个国军的总司令也不得不承认,晋南会战是“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中条山战役,又称晋南会战,日方称之为中原会战,这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在山西范围内的唯一大规模对日作战。

  百团大战之后,遭到重创的日军更加认定深入其后方的八路军是华北治安肃正的最大癌症,必须集中全力予以剿灭。但是中条山地区近二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存在,牵制着日军三个师团,如果首先将其消灭,日军即可自由行动,那时候就可以全力对付共产党的八路军,因而决定发动中条山战役。

  中条山位于山西省南部,紧靠晋、豫、陕三省边界地区和黄河大转弯处北岸,东西约一百七十公里,南北约五十公里,是华北沦陷后中国正面战场在黄河以北所保有的唯一较大而突出的阵地,东至太行山、太岳山、西接吕梁山,向西屏障潼关,西安、向南护洛阳,向北接同蒲路,是华北、中原和西北的战略枢纽地带。

  中方守军十六师,约十五万人。日军六个师团,近四个混成旅,三个飞机飞行团,总兵力约十万人。

  中国守军有利条件还是很多。中条山附近一直是双方自内战爆发之后的前沿地区,在战役爆发前的三年之中,互相对峙。但是国军一直没有修筑较好的防御工事,到战役爆发时,才仓促应战。1941年5月7日,中条山外围的日军在航空兵的支持下,由东、北、西三个方向开始全面进攻。

  从整个战役来看,“中国守军处处被动挨打,毫无积极主动精神可言,有利条件荡然无存,甚至没有还手之力”。

  道路崎岖,交通困难,兵力机动和补给运输均感不便,各部队均无粮食储备,正式开战仅四天,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刘茂恩就致电蒋介石,说“大军已绝食三日,四周皆有强敌,官兵空腹血战,状至可悯,若不急筹办法,恐有溃散之虞。”

  武器装备落后,炮兵极度缺乏,日军拥有七十五毫米以上口径火炮五百门,而中国守军平均每师只有一门,根本无力封锁山口道路,更别谈打破日军封锁。

  日军空军威胁极大,交通线、通讯联络经常被切断,作战第一天,师以上司令部多数被袭击。日军进攻中大量使用毒气弹,使中国守军无法坚守,难以长时间与敌周旋。另外,守军各部队待遇不一致,严重影响了部队团结合作。

  还有一条兵家大忌,晋南中条山因为屡挫进犯之敌,每谓中条山有金汤之固,有恃无恐,思想松散,警戒疏忽。鉴于上述双方兵力士气、武器装备等种种因素,这场战役的结果可想而知。在日军叫嚣“达到了消灭敌军主力的目的,收到事变以来罕见的战果”的同时,蒋介石却在哀叹说,中条山战役是“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然而,这场战役无疑又是最为惨烈的一场战役。国军参战的十五万军人竟有四万二千人战死于日军的枪炮之下,而其中死伤的将校军官也不下好几百人,涌现出像王竣、唐淮源、寸性奇等一批杀身成仁、以身殉国的国军著名将领。

  1941年5月9日,国军第八十军新编第二十七师师长王竣,在晋南中条山与日军作战时牺牲。王竣,1902年生,陕西蒲城人,1924年冬考入黄埔军校。1929年,在十七路军任营长。1932年,参加“围剿”刘志丹的红军陕甘游击队。1935年升为旅长。1937年11月,太原沦陷后,率部担任黄河防务,同日军作战。1939年,所部改编为第一战区陆军第八十军新编第二十七师,先任副师长,后升任师长。1940年春,王竣奉命率部进驻晋南中条山地区。

相关文章:

win7系统如何更换设置切换输入法快捷键

诚惶诚恐造句

英语 口语

妈妈我想对您说

好心分手歌词 JC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