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奇遇记-15-中央总站

2020-12-14 14:24 · 新商盟-chnore.com

  音乐会结束后,爸爸妈妈那天夜晚要出去。他们留下马里奥照管报摊,并且说他们会回来帮他收摊。马里奥从蟋蟀笼里取出切斯特,让他在自己的手指头上站稳。他和蟋蟀有时间单独在一起,打破平常的老一套,这孩子高兴极了。  马里奥首先拿出一块纸板,他已经在纸板上写好:“下一次音乐会上午八点开始。”他把这块纸板靠在蟋蟀笼上。“这样免得别人来打扰我们,打听你什么时候再演奏。”他说。切斯特叫了一声,但是他心里明白自己明天上午八点不会再演奏了。  “我们来吃晚饭吧。”马里奥说。他解开包好了的一块油炸鸡蛋夹心面包,又从现金出纳机的抽屉里拿出桑叶给蟋蟀吃。(桑叶就在抽屉内放两角五分辅币的旁边那一格里。)饭后的甜食是一条巧克力,从角角上掰下一点点给切斯特,其余的归马里奥。  吃过晚饭后,他们开始做游戏。“跳背背”是他们非常喜欢的一种游戏。马里奥握住一个拳头,切斯特必须从拳头上跳过去。难就难在:马里奥可以把拳头搁在报摊里的任何一个地方,想怎么搁就怎么搁,切斯特必须恰巧跳到拳头的另一边。他们半小时计算一次总分。切斯特跳对了34回,跳错了5回。马里奥把拳头搁在一些很不好跳的地方,把这一点估计进去,切斯特的成绩是很不错的。  捉迷藏也很好玩。马里奥闭住眼睛,数着数,切斯特就在报摊里找个地方躲起来。因为报摊里到处堆满了报纸,他自己又非常小,所以蟋蟀能够找到好多好地方躲起来。如果马里奥在几分钟内找不到他,切斯特就发出一声短促的鸣叫,暗示他躲在哪里。可是,很难说得准蟋蟀的叫声是来自闹钟后面还是纸手绢盒后面,或者是现金出纳机的抽屉里。如果切斯特不得不叫了三次,那就算他赢了这一盘。  十点钟左右,马里奥开始打呵欠,他们停止了游戏。马里奥坐在凳子上,背靠着报摊的侧墙板,切斯特单独为他演奏。切斯特不演奏他学来的任何曲子,而是自己即兴作曲。他奏得特别轻柔,以免车站的人听见了会跑过来。他这次演奏只想奏给马里奥一个人听。这孩子听着听着,眼皮慢慢合拢,脑袋慢慢倒向一边肩膀。可是,在朦胧中,他仍然听得见蟋蟀那像银子一样清脆的声音。  切斯特奏完了他的歌曲,坐在架子上,望着马里奥。地面上传来了“嘘——”的声音,正像切斯特来到报摊的第一夜听到的一样。蟋蟀朝地上望过去。原来又是老鼠塔克,塔克正抬头看着他哩。老鼠塔克脸上的表情总是那么滑稽可爱,给他很深的印象。  “你最好抓紧时间,”塔克低声说:“哈里找来了一份行车时间表,火车一小时后就要开呢。”  “我一分钟后就过来,”切斯特低头对他说。  “好,”老鼠答应了一声,就匆匆跑过车站的地面。  马里奥的右手手掌窝起来,搁在膝上。切斯特跳进马里奥的手掌,这孩子在睡梦里感觉到了,微微动了一下。切斯特担心会惊醒他。但他只换了一个姿势又睡着了。蟋蟀耸起翅膀,轻轻摩擦,把他对马里奥的热爱和告别都寄托在这一声鸣叫中。马里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露出了微笑。

相关文章:

东华高级中学邮编

不要了里面太满了h 岳爱我的大宝贝

云闪付有什么功能作用 云闪付功能作用是什么

千年的美丽,关于美丽说上首页的介绍

温泉泳装美女 番号:200GANA-1332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