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阄

2020-12-14 14:20 · 新商盟-chnore.com

  吴天

  阿草是姐姐,10岁;阿根是弟弟,8岁;小伙伴们蹦蹦跳跳去上学,姐弟俩还得整天放牛、割草、拾烧柴……阿妈患了重病,长期卧床不起,姐弟俩相依为命,成了阿爸的左右翅膀,驮着全家的重负,艰难飞行。

  牛儿静静吃草时,小学校那朗朗的读书声便随草浪滚滚而来,像山歌一样漫开,惹得满山野草欢舞,兴高采烈。阿草一动不动仰在草丛中,痴痴迷迷听,任草叶间挂着的露水珠一颗一颗滴下,打湿她的眉睫,打湿她的梦幻。阿根骑在牛背上,耳像雷达一样转动,望着山下小学校前飘扬的红旗,双目怔怔,一脸羡慕。太阳无语,只用金灿灿的阳光,熨暖姐弟俩的心扉。山风实在于心不忍,赶紧调转方向,将读书声吹向姐弟俩听不到的地方去了。

  “姐,想读书么?”阿根怏怏地问。很久很久,草丛中才飞出一个字:“想。”阿草抖落眉睫挑着的露水珠,问:“阿根,你呢?”很久很久,牛背上才飘落一个字:“想。”

  姐弟俩的心愿,太阳知道,山风知道,小学校的老师也知道。老师一连几次“登门拜访”,终于攻破了阿爸的层层防线,为阿草阿根铺开了一条通往学校的希望之路。可是,阿爸说他不能失去双翅,还得留下一边“翅膀”,哪怕助一臂之力也好。留下谁呢?阿爸想了3天,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难哪!这样吧,拈草:拈到长的去读书,拈到短的去放牛。别怪我,全凭命!”

  阿草不作声,点了点头。阿根也不作声,点了点头。阿爸转身出去,掐了两根草茎捏在手中,捏紧,只露出齐齐的两根草头。阿爸将拳头伸到姐弟俩中间,目光躲闪,左眼直眨,说:“从小到大。阿根小,先抽。”阿草说:“行,阿根你先抽。”

  阿根的小手快速伸出,直向左边的草头,却一顿,迟迟疑疑地停住了。阿爸一愣,催促:“阿根,抽呀!”阿根不看阿爸,只看姐姐。姐姐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呀!阿妈有病,姐姐就用稚嫩的肩头,担起了阿妈的全部责任,吃苦在先,重活抢着干……姐姐就像是自己的小阿妈呀!

  阿根缩回了小手:“姐,你先抽。”

  阿爸的拳头微微震颤,像是捏了两根针,扎手,只有阿根知道这是为什么。事先,阿爸悄悄对阿根说:“注意我的眼睛,我眨哪一只眼,你就抽哪边的草。”阿根一下懵了,问为什么。阿爸只说:“你是男娃……”就突然住口,不再多说一个字。阿根明白了,阿爸有偏心,只想让男娃去读书。不行,得让姐姐先抽,这样才公平。姐姐的命运应该由她自己决定,而不是由阿爸随意摆布。

  阿草什么也不知道,望着那齐齐的草头,她内心很矛盾。她真希望抽到那根长的草茎,那是“读书”啊!红领巾、小黑板、写字、唱歌……不正是自己梦想的么?可是,阿根就得独自去放牛、去割草、去拾烧柴……你算什么姐姐?阿根毕竟小两岁呀!阿草望了望阿爸,看见阿爸眸子中并排站着两个小人。阿爸也一定很难很难吧?

  阿爸低了头:“抽吧,阿草。”

  阿草好奇怪:“从小到大……”

  阿根抢着说:“不!从大到小。姐,你先抽!”阿根态度很坚决。阿草犹犹豫豫伸出了小手,伸向左边,又移向右边,她发现草头涌出浓浓的绿汁,像是流出的泪滴,叫人不忍下手。阿根的目光紧紧追着姐姐的小手,心儿抨怦乱跳,一会儿紧张,一会儿安稳,说不出都有些什么滋味。普普通通的草茎决定前程,两种选择,两种命运,怎能不揪心呢?摹然,阿草昂起头:“爸,我和阿根都去读书,行么?”

相关文章:

暗地整小人的最狠绝招 冷漠对待尽量保持距离

NGOD-115美谷朱里小黄文瞬间污到你湿身 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

雪染千奈(雪染千菜/雪染ちな)所有作品番号及封面|盘盘云*超极品BT磁力链资料6

女子大生寿司店援交 番号:274ETQT-134

水原恵理 番号:259LUXU-101

文章标签